八零后的感慨,微型小说

雨天的心情几个人有过,又有几个人了解过。
  
那种在微微泛蓝的天际,有着淡淡泥土气息的空气里,和那留下脚印的水坑,渐渐的让原本没有的变成了路,脚印慢慢的没有,却磨灭不了它曾经的存在。
  
现在的我,现在的心情就象雨天过后。在滂沱大雨后,我的心依然潮湿,留在心中的痛慢慢在流失,可是原本的印记却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上。
  
下雨是因为老天在伤心,在为自己伤心,在为世间的怨伤心,我也是,痛的心在下雨,而且是一场好大好大的雨,每个人在选择错了,通常都会说好后悔曾经的选择,可是本质上却没有任何的改变,错了就是错了,痛了就是痛了。
  
为了爱他,我没有了面子;为了爱他,我向所有的人妥协了;为了爱他,我的心一次一次被自己用刀子划了又划;可是为什么当我都做完了,都如愿了,我却依然压抑,我却依然很痛,这种痛让我慢慢的逃避他,慢慢的麻木自己,今天的我已经没有了曾经为爱喜悦的那种感觉,也让我慢慢没有了他爱我的那种感动,雨天后的路让人们踩了又踩,汽车过后的路边溅的都是水。是呀,虽然雨过了,虽然第二天的路依然很平很干,却在那很平的路上留下了无数的脚印,这些脚印就象留在我心上的伤痕,愈合后依然会痛,仍然会再次的被撕裂。
  
昨天的我,为了得到一个答案,为了和他有没有以后,不曾合眼,两天一夜没有睡的我,虽然人很困,心很累,却迟迟不敢入睡,怕我睡着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怕睡着了就什么都变了,那种心情就象老天想下雨却又犹豫的感觉,没有人明白,没有人懂,而人们通常都只会说:“要下就下,不下就别老是阴天。”是呀,阴天的心情总是落寞的,总是会有挥不去的烦躁和不安。
  
我和他之间,他放弃了我一次,而后的我天天都在追悼自己的爱情失败,让自己不争气的眼泪来掩饰心里的痛,用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伪装自己,来挽回自己失去的面子。现在看来,好可怜啊,在我们的最后一次联系中,我说了,“你会为你的行为而后悔,你会为你的行为而付出惨痛的代价。”是啊,我如愿了,在我慢慢的忘记中,我不再傻傻的追悼自己的爱情,我不再为了所谓的面子伪装自己,我放下了我自己,也同时放下了他。而后的半年多我努力的活,不让自己一个人呆着,却在平静的同时又一次的接到了他的电话,为了我曾经该做没有做的想法,我再一次的踏进了属于他的那个城市,犹豫伴着我的每一天,始料不及的却是我没有再离开这个城市,原来我一直没有放下对他的爱,所以在今天的我有了雨天的心情,有了雨天的痛和了解。
  
爱让我累了又累,想潇洒的离开他,离开对他的爱,让自己活的自由一些,快意一些,却又深深的不舍,所以我努力的安慰自己,努力的给自己一个充分的理由来满足自己,却越来越觉的自己可怜,越来越觉的自己不快乐,不再觉的以后的日子美好,不再觉得有他的日子快乐,我也越来越消极,心象是走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一样。
  
我的天变成了黑色,呆呆的我躺在不属于我的世界里,在想什么,也没有在想什么,只是眼前空空的,心也空空的,不再为难自己不敢睡,不再为了等一个结果而伤害自己,我变的没有目标,没有生存的意义,形体就象是一具行尸走肉。好可怕,现在的我不再为他的一句话而开心一天,现在的我不再想和他的以后,现在的我更不会因为我们的爱而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只是昏昏噩噩的过着形式,顺其自然的面对他,因为我明白,沟通越来越少的我们会渐渐的远离对方,最后逃离我们已破碎的爱情,做一个感情的逃兵,这是预感吗?
  
一无所有似乎会是我以后的写照,没有感情的婚姻也许会是我逃离这段感情后的归宿。

又是一个不眠夜,今已是立秋时节了,可是依然很热,凌晨两点的我热醒了,看着窗户外面,黑压压的死寂,偶尔有几盏灯火依然亮着,不免让我有了遐想,想那些没睡的人都在做什么。亮着的灯光会引来鸟儿翅膀拍打纱窗的声音,那声音有节奏却不动听,透过纱窗会吹进来丝丝的凉风,让人很舒服,那种热带来的烦躁也随之而散。耳边听着熟悉而经典的老歌,让人会有很多的感触和回忆,也让我有了很多的灵感,社会的进步,人们的忙碌,让我们的生活中少了很多的乐趣和闲暇,那些让人遗忘的歌曲,却最能触动我们的心灵。作为八零后的我们面对着生活的辛苦,面对着房贷的高压,面临着日趋老龄化的走势,会让我们在挫败后后悔自己是八零后,总觉得所有的不幸都落在了我们八零后身上。可是,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视频,让我对自己的想法有了彻底的改观,看到那些依然没脱贫的地区饿肚子的人们,看到那些绝症病人顽强的活着,看到先天残疾后天残疾的乐观,真的是让我汗颜,作为一个正常的我,作为一个没有饿过肚子的我,还依然有那么多的抱怨和不平。其实,想比之下,我已经是生活在天堂了。让我有了更加努力活的信心,我要好好活,活出我的价值,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做的事,尽我所能的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虽然我的帮助如沧海一粟。但是,我相信在所有想我所想,思我所思的人的努力下,那会是一股很大的力量,让我们一起努力,加油!

朋友的妹妹被妹夫牵连进了监狱,刑期一年。
  朋友的父亲去世多年,七十岁的母亲健在。
  让母亲知道真相不但于事无补,还非常可能让母亲病倒甚至发生更严重的后果。
  朋友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对母亲瞒天过海。
  朋友跟所有可能与母亲有联系的人全叮嘱一遍,给母亲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卡,暂时封锁了可能让母亲知情的通道。
  朋友的妹妹平日个八月不去同村的母亲处去探望也是常事,基于这个情况,朋友就编了一个妹妹跟人去俄罗斯种菜不知哪天回来的谎言。
  母亲听说很多人都去老毛子那边儿种菜去了,看样子她是相信了。
  到过年的时候,母亲还不见种菜的闺女回来,有些打蔫儿,朋友以妹妹的口气给母亲发了条拜年短信,母亲叨咕着老毛子那儿冬天还能种菜,朋友说是大棚种的。母亲就不怎么叨咕了,只是大正月的还是感冒了一场。
  朋友知道母亲的病因是思念。
  后来,隔上一段时间,朋友就以妹妹的口气,编一条假短信给母亲看,内容无非是“我在俄罗斯挺好的,不用惦记”等。
  母亲每次看短信,都不等看完那寥寥的几句,就哭出了声。
  平时,只要母亲提起妹妹,朋友就会说妹妹那些比如“她在家也不总看你”什么的不是,来淡化母亲对闺女的想念。母亲的态度则是含糊其词的。
  看着母亲无言的牵挂状态,朋友干着急又没有办法改变,他只能用加倍地对母亲好的方式来缓解一下。
  有一个外出去中俄边境的机会,日程不紧张,朋友就带母亲去了。
  在滔滔的界江边,朋友不停地指点着对岸的楼宇兴奋地向母亲介绍俄罗斯。
  母亲哦哦地答应了几声之后,却忽然问朋友:“一条江,那边就是别的国家了,你妹妹是不是就在那儿种菜啊?”
  朋友一听,顿时对带母亲来散心的行为后悔死了:他忘记了撒谎的那个茬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