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喜欢你屋顶的乌鸦,创业故事

但不喜欢你屋顶的乌鸦,创业故事

我爱你,但不喜欢你屋顶的乌鸦
  寒冬飘雪时,甜蜜拖着沉重的身子,一进张家门,张甘就指着他妈介绍,甜蜜看着准婆婆,脱口就来了声“妈”。
  竹芳瞅着准儿媳妇高高的个子、长长的乌发、端庄的五官,心中不免窃喜:“儿子眼光。”但目光触及到鼻梁上架着厚厚的镜片时,不免又皱了眉头—–农家媳妇,视力不好,怎么能行?看着微微凸起的腹部,又转忧为喜—–要不了四、五个月,我就做奶奶了!
  两下相安无事,婆媳姑嫂间都客客气气,相敬如宾。甜蜜甜蜜,真是抹了蜂蜜的小嘴,一口一个“妈”、一口一个“大”。这老两口眉开眼笑:这么懂事的闺女、乖巧的媳妇,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混账魔王、邋邋遢遢的儿子能找到这样的女子为妻,这可是我们张家祖祖辈辈福阴护佑所致呀。老天呀,真是开了眼,就像是上苍给老张家送了个媳妇,似乎是在茫茫人海中捡拾到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热热闹闹的新年气氛在这个偏僻的农家渐行渐远,看着甜蜜一天天隆起的肚子,一家人又喜又慌—-这个小家伙,一落地,花费是必须的,如今的孩子可比不得往日。奶粉,至少是中等吧?亏谁也不能亏孩子呀。奇怪了,如今这年轻人竟然没有奶水。各类开支,竹芳和老张越想越烦。
  家庭会议决定,老张和儿子张甘、妹妹张凤出外打工,婆婆在家照顾儿媳妊辰,孩子出生后,伺候月子。
  时光的脚步像美国的导弹“飞毛腿”越走越快,一晃,预产期到了。
  初产的甜蜜有点慌乱,怀疑自己年初支持老公到南京打工这一决定是否正确,在这交通尚不发达的山高沟深的村庄,只剩下十个老弱病残者留守,为这门婚事和爹娘又闹翻了脸,所以,每天只能眼巴巴的盼望着张甘发来的短信聊以自慰了。她告诉他—-时间往前走,我却想停了。
  时光还是义无返顾,迈着大步,慷慷慨慨,大步流星。活脱脱的一个男孩从母腹中脱颖而出,声音洪亮,健壮,健康。忙得不可开交的婆婆叫回了老张,单纯的相依为命的婆媳关系一下子复杂起来,成了婆媳、夫妻、姑翁。老张说给媳妇买鱼买猪蹄买排骨下奶,竹芳皱着眉头说:“我们那时没吃这些东西,奶水不也吃不完吗?”一天五顿大鱼大肉,媳妇见了饭,胃部就条件反射般地翻江倒海,竹芳耷拉个脸,愠愠地说:“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吃了?”都都—都都,张甘的短信来了,甜蜜委屈的泪光中,回复道—-糖罐里有五彩糖,却没见了笑容。张甘的甜言与蜜语让甜蜜无所适从,淡淡地回复道—我爱你,但不喜欢你屋顶的乌鸦。
  微妙中,婆媳渐渐不睦起来。
  婆婆坚持要给孙子过满月,结婚时给亲家过的几万彩礼钱分文未动,这次待客,亲家能空手而来吗?而甜蜜死活不愿待客,婆婆恨恨地琢磨:你操什么心?你总袒护你妈,难道我家不是你久留之地?这样思量着,就多了一份防人之心。
  姜还是老的辣,躺在床上的媳妇如何斗得过精明过人的婆婆?可是,能赢多大人就能丢多大人,。
  那天雨大如注,来人稀少,几乎都是捎来之礼,人算不如天算,剩菜剩饭无数,又有五月气温的助纣为虐,一群一群红头苍蝇飞舞着,喧嚷着,恣肆着。甜蜜忍受不了这污浊的腐败味,酣畅淋漓地发出“没有蜡烛,就不要庆祝”。短信一经发出,心中积淀数日的恶气一吐为快,终于可以扬眉剑出鞘了!顿觉身体无限的变大,轻飘飘的,像云朵一样,飞上了蓝天,瓦蓝瓦蓝的;大地上,崇山峻岭,沟壑纵横,绿树红花。
  在以后的日子里,甜蜜逗着可爱的小宝宝,乘着岁月的桨奋力地滑翔着,但也有倦怠的时候。端详着尘封已久的书,默默地揩净灰尘,指尖流淌出一行字“只带着皮箱流浪,装着自己的灵魂”。
  甜蜜端详着可爱的宝宝,就想不明白一个问题—–大家都盼宝宝、爱宝宝,可宝宝来了,婆媳关系咋就这样呢?她指尖弹出—安东尼说:“像我们这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就是靠被喜欢的人喜欢而支撑着活下来吗?”
  
  

  
  马上要过年了,母亲又来信催促张生回家过年。是啊,离开家乡多年,母亲想见孙子,该回家了。
  张生带着家人,坐着马车,一路颠簸回到乌镇。想不到几年不见,乌镇变化真大。盖了许多新房,添了许多店铺,就连镇上行走的人也多了许多,一个人也不认识。
  拐过前街来到后街,看见街上的人们都站成两排,像是在夹道欢迎什么大人物。
  张生向一位小伙子打听:请问壮士,这么多人是在欢迎什么人呢?
  小伙说:听说是郑大人回来了。郑大人在京城奉旨破案,没想到牵连出朝廷里的很多大官。有的人向郑大人求情送礼,有的人向郑大人威胁恐吓,都遭到了郑大人的严厉拒绝。有的人狗急跳墙派人行刺郑大人,被一侠士营救。这样一来,更加坚定了郑大人破案的决心。经过多方调查取证,终于把这些人抓捕归案。受到了皇上的表彰,皇上赐给郑大人一块金匾:“铁面无私郑青天”。镇长听说郑大人回来了,派人清扫街道,欢迎郑大人回家过年。
  张生在外面也听说过郑大人,非常钦佩郑大人为人处事的原则。这次回家能够见到郑大人,也是一件幸事。不仅看望了母亲和家人,还见到了心目中的青天大老爷,可谓一举两得。
  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走来,手上拿着一截树枝,别到衣服扣袢里说,我要戴红花了,我要结婚了。
  张生问:这个人怎么了?
  旁边一位秀才感叹:他是关大人的侄儿子,当初胡家为攀附权贵和关大人的侄儿子订亲。后来见关大人入狱丢官,马上退婚,逼着女儿和高家成亲。女儿反抗不成跳井自杀,关大人的侄儿子听说后痛不欲生,以后就变成这样疯疯癫癫,一直想要娶媳妇。
  关大人现在呢?
  经过郑大人多方调查,证明了关大人是冤枉的。原来是有人行贿不成就栽赃陷害。通过这次的起落,关大人也看透了官场的险恶和对朝廷的寒心,就递交了辞呈,决心告老还乡。皇上再三挽留,无奈关大人去意已决,皇上才获准他回家养老
  那是欢迎关大人回家过年?
  早就听说关大人要回来了,肯定是欢迎关大人。
  正在这时,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吵了起来。一个说:黑龙帮的人不是人,是畜生。
  另一个说:黑龙帮的人是好人。他娘在路上被土匪抢劫,是黑龙帮的人把土匪赶跑救了他娘。
  黑龙帮本身就是土匪!
  黑龙帮不是土匪!
  黑龙帮欺负了我姐就是土匪!
  黑龙帮救了我娘就不是土匪!
  两个孩子说着说着就动上了手,被人们拉开。
  张生不解,这黑龙帮到底是土匪还是好人?
  一个中年人说:以前黑龙帮的人是土匪。他们一来,不是抢了李家的闺女,就是砸了王家的店铺,乌镇就乱成一团,官府拿他们也奈何不得。后来镇长和黑龙帮的帮主订立了同盟协议,互不干涉,咱们这个乌镇,才能平安无事。
  原来是这样啊。
  听说黑龙帮的帮主要回家过年,肯定是欢送黑龙帮的帮主。
  哦?
  到底是欢迎还是欢送?
  张生摇摇头。你瞧他们,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都是真的。张生随众人的目光朝路上望去:只见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白白胖胖的,在人们的簇拥下走过来。
  这就是郑大人?张生问小伙子。
  小伙子摇摇头。
  那就是关大人?
  秀才摇摇头。
  那肯定是黑龙帮的帮主喽?
  中年人也摇摇头。
  那他是谁?
  正在这时,张生看见一个中年人朝自己走来,非常面熟,像是邻居王朝,多年不见,他也不敢贸然相认,试探着询问:请问,你是王朝大哥?
  中年人看见张生也是一愣,仔细辨认:你是张家的二小子张生?
  张生连连说:我就是张生啊!
  真得是你?
  王朝也非常高兴,把张生拉到一边亲切地问道:你这是从哪里回来,你现在做什么?
  张生说:我刚从河北回来,做些小生意。你现在做什么?
  王朝说:还是在衙门里当差,老样子了。
  张生又问:刚才这个人是谁呀,怎么有这么多人夹道欢迎他?
  王朝说:这位是以前的县令大人,因贪污罪被捕入狱,在监狱表现好提前释放了,让他回家过年。
  啊?(1470)
  
  
  
  

图片 1
且说那容儿和赵芳芳自从挂上了“星海文化艺术学校”金字招牌之后就更忙了。招生接待、管理策划、教学培训……是应接不暇,教室从一个变成四个。最近还新招聘两位专职教师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李艳和王娟,她们就是日后享誉中外的四大创业“皇后”。
  
  李艳,读大学时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在图形设计上可是一绝,多次在全国创意设计大赛夺冠。而且在理化教学上也有一套,其教过的学生大多考入全国名牌大学为人称颂。看她那聪慧机灵的眼神,敏锐独特的目光,浓而乌黑的眉毛与秀发披肩;高高的鼻梁上一幅无色透明眼镜显得格外的秀气,圆圆的脸庞上时常写满微笑……让人感觉是那么的亲切与随和;一身粉红的连衣裙和咖啡色的长靴,怎么看都是一个典型的才女形象。王娟呢?一口流利的英语,让你一下子听不出她到底来自何方。一字眉、瓜子脸、马尾辫与深蓝的职业装……让你看不出她有多么的深沉与幽默。
  
  “姐妹们,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福同享有难共当,好不好?”容儿接着说,“其实我们刚出学校,有好多地方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这就更需要一个团队的力量。”“是啊,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我们之所以走到一起就是要取长补短,人尽其才。”赵芳芳接过容儿的话道,“我们都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我们要生存要发展但更重要的是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尽可能的化解与避免风险。”“是啊,咱们四个一个负责整体策划和作文教学及网上征文与广告宣传语创作,一个负责学校外交与数学课题研究和教学设计改革;我和王娟呢?一个负责网上征集的图形和标制设计与初高中理化授课,一个负责英语教学与演出、旅游和组织各种比赛。当然学生家长会和家庭课堂我们都要参加了……”李艳答道,“我们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让我们一起为美好的明天加油,我们学校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啊。呵呵……”王娟最后一个说话,却也不失几分幽默。
  
  春天就要过来了,到处是滚滚的麦浪与枝条飞扬。人们的身上的衣服也由毛衣换成了裙子、凉鞋……特别是女孩子更显示出青春的诱惑和一种曲线的美。雨,似乎也是这里的常客!这不,轻风细雨说下就下了起来;那份柔和与浪漫决不亚于月光下的情侣约会。此时已是4月15日上午10点了,容儿和赵芳芳她们四个人正在谋划发展纲略。“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学生报名已经达到60余人连同双休单补和特殊训练的。我们用一个月的时间发展了这么多优秀学员可真是不容易啊”“对啊,要是我们春季能把学校注册下来就好了。这几天还有不少人来我们学校参观呢,听他们说的意思可是想加盟我们的呀!”“是吗?这下我们马上就要有分校的了啊,一个学校的加盟费两三万呢!要是发展好的话,不出三年我们的学校就会遍布全省了。”“是呀,是呀!到那时我们几个结婚买房子的钱肯定不在话下了。呵呵,净想好事!”
  
  她们正要准备往下商量,一天时间安排和分工的事呢。突然,“怦怦怦,怦怦怦……”一阵熟悉的敲门声急速传来。“谁呀,请问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容儿连忙迎上前去,只见一位中年女子出现在眼前。花白的头发、浅显的皱纹写满面颊,一身浅蓝色职业经理的打扮——显然,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生意人。“我们是开商场的,也是两三家合伙。听说你们的学校办得挺有特色,就想和咱们来谈一下合作办学的事……”。“快,里面坐。我们刚才还在说这事呢!前几天就有几个同行过来,不过我们的办学许可证还没有正式颁布下来在审批之中呢。可能最快也得一个星期,最迟不会超过半个月。要是暑假开班,肯定不会耽误你们的事!不过,我们目前只能先发展一个分校。一下子分校多了就会管理跟不上这也是为合作双方利益着想,但往后可以每年发展一所。我们必须保证发展一个,成功一个。”“没关系,你们也可以到我们那里考察一下。我们那交通十分便利,学校名字要是挂在楼上,路上老远就能看见也利于咱们这的宣传啊。说实在的,第一期我们并没打算挣多少钱;只要不赔就行,搞好教育至少可以解决自己家孩子的学习问题吧……”。“你们也可以到别的学校比较一下,晚上来我们这听一下课。至于详细的合作方案,我们改日再谈。”“好,你们年龄不大还挺干的嘛!再见”“慢走啊,再见!”
  
  女人刚走,她们便立即讨论起暑假分校人选的事来。“我觉得要发展一个学校首先要看对方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实力”容儿说,“做生意的都比较滑而精明,合作方案的事由我们共同起草,由赵芳芳和李艳负责谈判怎么样?”“我看可以,她们俩一个个都是伶牙利齿肯定没问题。不过,我觉得合同版本还是按网上现有的逐条填写为妥。要不要,以后纠分起来打官司可就麻烦啦。”“是啊,我们先起草好合同版本。再和她们商量修改,一定签订我们可就有加盟费花了。”赵芳芳接过陈娟的话道,“看来我们两个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不过学校管理和教学的事就拜托给容儿和王娟二位了,事成之后我们还要招聘教师和管理人员进行培训呢……”。她们刚聊了两句,这不又来人啦。干嘛呢?好像是街道办事处的,全国经济普查也就是填写基本单位目前经营状况的。嗨!这一晌也真够热闹的。不知不觉已到中午12:00啦,外边的学生一个个熙熙攘攘。叫喊声、说话声、车辆声……整个一片酿成了“音乐”的海洋。
  
  
“星海”这叶满载汗水与希望的小舟,在改革创新与和平发展的大潮中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用青春与热血谱写着一曲曲生命与光辉的赞歌。远方,一朵朵鲜艳的小花在竞相开放,那美丽与淡淡的花香刹那间弥漫着整个天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