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征文,微型小说

心音征文,微型小说

  微小说“三题两版”
  微小引子:网络时代、微博流行,微小说渐成时尚。我个人理解所谓微小说,乃指140字内的精短微型小说也。基于凑趣,尝试原创“三题两版”微小说,以期拍砖。
  (悲情版)
  邂逅
  陌生异城,他与她不期而遇。曾经的梦想期待,曾经的黯然神伤在彼此眼神里穿透明镜般的心扉,冲动、痴迷、憧憬、犹豫汇聚一起,悄然演绎。春来冬去,时空难以扭转,岁月在哭泣。
  纠结
  祖辈的恩怨,父辈的仇视,却没能阻止他与她两小无猜的情谊。毕竟青梅竹马由深仇大恨开启,爱情最终屈服于世俗,注定爱情愈坚贞悲剧愈演绎。在黄昏的绚丽晚霞里,殷红的鲜血流淌在爱恨交加的河流里。
  夜雨
  深夜在哭泣,潸然泪下。圆满躲在乌云里暗自伤悲。她躺在他曾经激情却已冰冷的怀抱里,分不清是洞房还是灵堂;也不知是地狱还是天堂。废墟下,似乎仍有余震还在摇晃。她绝望地呐喊、求救,然而、倾盆的大雨声渐渐掩盖了她的声音。
  (温情版)
  邂逅
  他与她不期在异城而遇。彼此梦想与期待的眼神穿透明镜般的心扉,自此思念、牵挂、梦呓、憧憬,悄然演绎。月圆月缺,花落花开,好事多磨,原本平行的两道人生轨迹,终于在彼此身心交织交汇。
  纠结
  祖辈恩怨情仇,孕育出他与她两小无猜的情谊。深仇大恨被青梅竹马的童贞感化,原本纠结的爱情,最终战胜世俗,原本悲剧的演绎被坚贞的爱情逆转了剧情。在黄昏的绚丽晚霞里,爱如潺潺流水清澈见底。
  夜雨
  深夜原本在哭泣,圆满躲在乌云里暗自伤悲。她绝望地躺在他即将冰冷的怀抱里。废墟下,似乎仍有余震还在摇晃。大雨倾盆,她更加绝望。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豁然映出几个穿迷彩服的男人在挖掘的身影,头顶上闪闪的红星顿时给她带来温暖和光明。
  

那宏伟壮观的一幕以这样离奇诡异的情节在我脑海徐徐展开,我知道那肯定是命运之神在启谕我们。
  我家后山坡上,黄花地里,突然如神话里的”撒豆成兵”一般,到处站满了人。这是我记忆中最宏大、壮观的场面。
  大家汇聚一团,是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攻占莫斯科。
  莫斯科城的人们看到城下如此人潮汹涌、气势如虹。只好大开城门,让这些人全部进来。
  我和妹妹、玉梅等一起随着人潮进了城。
  但我明白,莫斯科人迟早会把枪口对准我们。他们这样做,是想来个瓮中捉鳖。
  既然如此,我还是趁早找到出城的路为好。我带着他们七转八折,终于到了一个大拐弯处,我发现下面有一条宽敞的下水道。我对他们说:咱们从这儿走出去,他们一定不会注意到我们。
  我们钻进下水道,出来时发觉进了俄罗斯一个政府部门的办公室,一名端起枪喝问我们:
  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旁边的一个翻译指着我妹妹的小孩说:带小孩去看病。
  卫兵犹疑了一会,便摆摆手放我们过去了。
  我们进去后,撒丫子就跑,误打误撞进了莫斯科大学城。
  我们从市四中的后门拐进大学城的核心区域,然后又拐了出来。
  出来发觉我们已置身莫斯科的郊外。
  令我们欣慰的是,我们的翻译找来了几个俄国士兵给我们带路,他们负责护送我们回国。
  快到我家门口那口大池塘边时,那名持枪的士兵突然跳进塘里,然后把枪口对住我们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开了一枪,那人应身倒地。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令我们惊慌失措,大家嚷嚷着要把这个俄国士兵怎么怎么啦,争来争去,也没个结果,
  最后还是决定让他们自己回去算了,我们不愿把事情搞大,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和信仰。
  送走他们后,我和妹妹单独走到一块,我担心最后这段路,还会有变故,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们决定还是从大西南方向迂回返家。
  我们在陡峭的环山公路缓缓前行,好容易才发现一辆车,我们决定坐车回家。车上的人不多,他们听我们说起那边的乱象,都要求车子掉头行驶。开了没多久,车子出了毛病。
  我们只好下车继续赶路。走了一段路,后面追来一个人告诉我们:车子修好了,你们快去坐。
  可我们此时有心无力,正好看到前面有所房子,还是在这里歇息一阵吧。
  我们刚坐下,便听到头顶有飞机的轰鸣声,肯定是他们来追杀我们啦。
  我们下意识的卧倒,房子下面有个坑,正好能容一个人进去,我看了看,还是决定就地卧倒。
  过了一会,飞机飞走了。
  于是我们便站起身来,重新坐上那台中巴车,继续踏上归家的路程。
  

图片 1
繁华京城,炎炎夏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劈头盖脸的瓢泼下来,一时间商场、车站、候车厅、地下通道、酒店餐厅,成为人们避风躲雨的港湾。皇城根下原本全局的燥热突然转变为局部的人群骚动。
  劲风狂吹,乌云密布,大雨滂沱。看来,一时半会儿雨难停歇。
  他索性又走进这家小酒店点了两道小菜,要了一瓶二锅头,准备一边躲雨,一边独酌。
  这家京城风味的小酒店面积不大,却装修得典雅而有品位。酒店的对面就是他上班的写字楼。因此,凡有同学、朋友、老乡出差进京来探望他,他基本就在这里招待小聚。如今,皇恩浩荡,处处显赫,张扬炫富的繁华首都,难得有这样一个价廉物美的酒司。对于独自漂泊京城,至今孤身一人的他,这里如同一个港湾。平常这里的客人并不多,他喜欢在这里一边欣赏着轻音乐,一边品尝着烈酒的火辣和孤独的清静。
  今日的暴雨,让这平日略显清静的小酒店,突然爆满而热闹起来。周围都坐满了顾客,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唯独他的桌子对面,空着一个位子,凸现几分孤寂。看来繁华闹市之中却不乏寂寞孤独之人呀。
  他算是这里的常客,连老板娘也认识他。今天客人突增,原本不多的几个服务员自然忙乎不过来,老板娘也亲自出马为顾客端菜。
  “怎么还是一人独酌?”老板娘关切地小声问道。
  他自嘲地说:“我爱的人名花有主,爱我的人惨不忍睹。老板娘,你今天能否陪我喝酒?”
  徐娘半老的老板娘被他的话逗乐了。满脸堆笑地说:“你小子,假装老实,原来也是花花肠子。改天找个小姐陪你,非把你灌醉不可。”
  正说话间,外面又是一道闪电,随后雷声、大风、暴雨,联合行动。
  突然一个身影仓惶推门而入。老板娘职业反应,立刻转身到门口迎接。
  他顺势望去,顿时兴奋起来。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小店遇到她。
  她是他的同事,但不能同日而语。她是真正的北京人,听说家庭背景深厚,人又长得漂亮,虽不象郭美美那样炫富,但平常穿戴也都是名牌。而他尽管是名牌大学毕业,如今是一家跨国公司在北京分支机构的职员,也算是白领阶层吧。但他在北京无房、无车、无户口,仍然是“三无”人员,一个普通的京飘。
  他对她早生爱意,心仪已久,却从来没有敢在她面前表露过。本来,有几次同作项目的机会,让他们彼此之间都有所了解。但是,越是如此,他的自卑感愈强。她的一举一动让他着迷,但他始终没有参透她对自己微笑的真正涵义。
  此刻,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暴雨淋湿了她的秀发和漂亮的衣裙,看似有些狼狈的样子,更让他着迷。
  她急速地扫了一眼酒店,没有看到空余的桌位。有不少男人的眼光向她肆无忌惮地盯瞅过来,被淋湿的衣裙似乎是有意的想暴露她身体优美的曲线,甚至想裸露她的美艳。此刻,她感觉有些尴尬。
  或许是几杯二锅头刺激了他的神经,怂恿了他的胆量。他突然鼓足勇气站起来,呼喊她的名字,招呼她到这边就座。
  老板娘送外卖时,到过他们的写字楼,知道他们是同事,赶忙随机应变地说:“你怎么才来,那边你一个同事正等着你呢!”
  她本来有些犹豫,但老板娘如此一说,她就不好推辞。何况外面狂风暴雨呢。
  她似乎是别无选择。她在他的对面坐下来,轻轻地理了一下湿润的秀发。
  他闻到她秀发的清香,更嗅到她身体的芳香。他感觉这是天赐良机,他尽力抑制住自己慌乱的心跳,递给她一块纸巾,让她擦擦脸上的雨水。
  他让老板娘再添两个菜。她很惊讶,他点得两道菜都是她平常最爱吃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老板娘似乎也分外殷勤,新添的两道菜很快端上来。老板娘微笑着小声对他说:“你今日命犯桃花,要好好把握呀!”
  他抬头看看她绯红的脸蛋,真的好似三月桃花。他问道:“您喝点什么?”
  她反问道:“不会让我就这样直接陪你喝二锅头吧?”
  他对老板娘说:“能不能帮我调治一杯劲风?”
  老板娘疑惑地说:“劲风?是什么东西?”
  她心里又吃一惊。她就喜欢喝这种叫“劲风”的略有二锅头味道的鸡尾酒。她心里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个呢?”
  他说:“麻烦你让你的厨师过来一下,我告诉他怎么调治。”
  老板娘说:“厨师这会儿正忙着给其他客人炒菜呢!要不你告诉我,我亲自给你调治?”
  他说:“还是我自己来吧!麻烦你给我准备些材料好吗?”
  老板娘按照他的要求,端来了糖粉、鲜牛奶、冰咖啡、冰块等,然后站在旁边好奇地看他如何操作。
  只见他熟练地把一茶匙加入到一个容器里,再倒少许水使其溶化,然后加入三块冰块,依次倒入约十毫升牛奶、十毫升咖啡和二十毫升二锅头酒,用力摇晃,使牛奶、咖啡和白酒融合在一起,然后,缓缓地倒入一个高脚酒杯中。
  转眼间一杯“劲风”端在她面前。她更加惊讶,他竟然能亲自调治“劲风”。
  老板娘疑惑地问:“这就叫劲风,这玩意能喝吗?”
  他没有理会老板娘,略有歉意地对她说:“抱歉,这里工具简陋,没有摇酒器。调治的与酒吧可能有些差异,你就凑合着喝吧。”
  她此刻有些感动。说实话,同事好几年了,她很少关注过他。他也不像其他男生那样主动与她搭讪。但是,她没有想到,在这个夏日的暴雨天,他会亲自给她调治一杯她喜欢喝的“劲风”。
  她轻轻地端起酒杯,慢慢地品一小口。竟然觉得与酒吧里调治得几乎没有差异。她疑惑地问:“你怎么会调治劲风?”
  他低声说:“上大学时,我在酒吧打工过工。”
  她又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劲风?”
  他说:“我们同事第一年,单位年终活动在酒吧凯歌时,我看你点的就是劲风。”
  “哦!谢谢,你如此用心。”她再次被感动。
  他说:“应该谢谢今天窗外的劲风暴雨,不为躲雨,也就难得在这小酒店遇到你,不因狂风,难得请到你共进晚餐。来,喝酒。”
  他举起酒杯,忽然想起陶渊明的诗《饮酒》,不觉随口吟出前几句:
  “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
  念着,念着,他忽然感觉有些心酸和悲哀。
  没想到,她突然接过去,吟出后面的诗句:“因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