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困惑,微型小说

读书的困惑,微型小说

图片 1
1999年网站开始在中国的大地上异军突起,与此同时教育培训与技校的发展也迎来了灿烂而明媚的春天。容儿,是一个活泼而聪慧的女孩。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同学们有的忙着考研、有的忙着找工作。而她却在脑海里,孕育着一个宏伟而美丽的童话。
  
  春天的夜似乎浪漫而又温暖,到处花香四逸、百鸟齐唱。皎洁的月亮挂在树梢,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容儿,一个人独坐窗前静静地眺望远方。那弯弯的柳眉、高高的鼻梁与厚而娇小的嘴唇镶在圆圆的脸上,秀气中迸发着一种青春的火花—–灿烂而恬静。她知道找工作是稳定些,但发展空间很小;即使考研出来学校就二十七、八了,既要面临成家又要寻找工作、工资多少也很难说。与其这样,还是不如和一、两个同学一起发展事业,到底做什么好呢?俗话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思来想去,她决定先发展教育培训再增加网络策划方案经营、由少而精起步向多元集团化发展。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拿起笔来,在日记上写下了“不做笼中鸟,大鹏展翅飞”的豪迈誓言。主意已定,她不由得会心地笑了。宛如一朵刚刚盛开的牡丹,富贵、典雅而灿烂。
  
  第二天早上,阳光格外地灿烂;不时地还有一阵阵微风拂面,清新而自然。外面隐约中还听到一些人说话与车辆路过的声音。容儿,从朦胧中睁开双眼。昨晚什么时候睡着了自己竟然一无所知,只记得一个人对着窗外望了好久。“芳芳,你这鬼丫头!你起床时怎么也不喊我一声,让我一个人睡这么久。看,太阳就这么高了……”。“呵,还说起我来了,谁知道你昨晚得的什么病啊?一个人发什么呆呀!一定是又暗恋哪个帅哥了吧?要不要帮忙给你牵牵线啊?”说话者并非别人,正是容儿的同室好友赵芳芳。且说这芳芳,是一字眉、瓜子脸、狮子鼻、樱桃嘴,一身的紫色连衣裙和咖啡色的靴子、秀发短齐而精神。平时两人关系特好,就是爱斗嘴。这不又对上了,“呵,我暗恋别人?追我的人多去了,本姑娘甩还甩不掉呢!我哪有那心思呀,不和吓扯了。我在想我们毕业之后的事呢!”说话间容儿已梳洗完毕,秀发披肩。乳黄色的毛衣下接黑色的短裙,黑色的长靴已在脚上。这1。63的个头还真像个淑女哎!“你考研了吗?毕业后有何打算?”容儿反问道。“没啊,我都二十四、五了,再上几年不老了才怪呢!找工作还没想好—-我在市里又没关系,要是等学校分配肯定是下去的料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走,我们到外边转转边走边说。”
  
  说着她们来到一个池塘旁边,静静地湖面上一条条水纹清晰可见。四周石栏旁垂柳伏地,青翠而柔嫩的枝芽迎风招展。同学、老师、情侣……依稀可见。“我们两个一起创业怎么样?”容儿接着说“我们从刚起步的教育培训开始做起再向集团化、品牌化的连锁与多元发展。”“可是我们既没有资金,又没有多少经验啊?”赵芳芳反驳道,“关键是创业并非一帆风顺,我们是挣起赔不起啊?!”“没关系啊,我们可以先从家教、招生和作业辅导做起,然后向预科、培优补习和签约一对一发展啊,等条件成熟了我们还可以做职业规划、问题孩子教育并著书立说啊,到时还可以增设网上经营啊。关键是起步时的分工与策划,边干边摸索嘛……”听容儿这么一说,赵芳芳似乎脑海里清晰了许多。“嗯!你抓文我抓理,你负责策划我负责外交怎么样?”“这才是我的好姐妹嘛,知我者芳芳也。”
  
  万事开头难,为了筹集资金她们不仅做家教、发传单、帮别人找老师还、代理大学生招生,一个个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她们终于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虽然才仅仅四、五千块钱。但是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实验田”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这天,她们终于花了300块钱在东大街243号租下来一间门面房。楼上可以住人,院子里也有两间空房子便于以后发展。崭新的浅黄色课桌、乌黑明亮而又宽大的黑版、洁白而干净的墙壁……让人有说不出的舒畅!“我们终于有根据地了……”她们禁不住地欢呼起来。“先说我们做家教吧,有的学生一补成绩就上去有的却怎么也教不会,还有的根本就不学就知道玩与上网……更让人不解的是小学生有的都开始谈对象了,真是让人不可思议,那么小他们懂什么呀?”“是啊,现在的小孩多早熟呀,竟然有一个上一年级的小孩对我说‘为什么伤害的总是我?’;郁闷呀!”“再说我们发广告吧,接张广告有什么不好,至少可以可当废纸用吧;可是他们有的就是不要,有的接了就扔或者接到就撕碎撒一地,真不讲卫生和社会道德!看来发广告对我们办学来说也不适用了啊……”听,她们在讨论得多么热烈啊。最让她们闹不明白的是,一些行政执法和城管人员为什么总和小商贩过不去;有精力干嘛不把道路和街道绿化一下,把尘土飞扬的土路变成石油路呢?
  
  该招生了——对于春季来说,必须在三月份里开办班;因为四月是春季班的旺季,好多学生面临着升级和升学,她们自然不会错过。为了创办特色教育——容儿决定用讲座或演讲拉开序幕,讲什么呢?她思考再三,通过社会调查和网上搜索决定:主讲一个人的如何才能成才?如何培养一孩子的良好生活习惯和学习兴趣?如何选择辅导学校与家教老师?等等,地点选择公园与广场。结果可想而知,招生这天咨询和报名的人山人海就像赶集赶会一样。阳光也是分外的明媚,偶尔有一阵阵轻风掠过。“老师,为什么我学习很努力成绩总是上不去啊?”“那是你的知识不系统,学习方法不得当”;“为什么,我说的话孩子总是听不进去呢?”“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的兴趣和爱好,不会欣赏孩子的长处和没有及时鼓励他的进步哪怕是一点点……”。家长、孩子一个个问题不断,容儿和赵芳芳是有问必答。后来他们还表演了活泼有趣的文艺节目,像歌曲《我的祖国》、《妈妈再爱我一次》、诗朗诵《故乡情》等,那悦耳动人的旋律响彻四方。那醒目而鲜艳的红底白字条幅,精美而内容独特的招生宣传板,幽默而风趣的演讲与认真而详细的问题解答……让人们仿佛看到了无限的希望与眷恋。瞧,干事业策划方案与合作伙伴是多么重要啊。为了迎接她们精心策划的学校开课!容儿和赵芳芳还制定了系统而全面的教学管理制度、并精心调选了各科学习辅导资料、还挂上了那耀眼而神圣的几个大字“星海文化艺术学校”。忙碌而快乐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一个个汗流夹背满载而归,已是日落西山。
  
  原本打算先招一班试试看,可万万没想到不仅六年级到初三四个晚班全满,就连双休日的特色班“魅力课堂”、“家庭教育讲座”、“潜力开发动力车”也已报满。“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我们真没想到耶!我们的教室可坐不下啊,再说我们俩个也忙不过来呀!”“是啊,我们还没当老师呢,就要当校长了!那天真是把我累坏了,呵呵……”看,把她们一个个激动的!我和她们虽然是同行,但往来并不多,不过我为有这样的朋友而骄傲;为她们的初战告捷而自豪。青春扬扬洒洒、岁月来去匆匆,你是否会记住这一片片漫过香山的红叶呢?!
  
  

佘登云是远近闻名的“千田子”。他虽然有良田千亩,家财万贯,可这些财产都是他自己苦作苦熬、小心谨慎地放债收利而来的,因此他对每一分钱财都非常珍惜。他中年得子,家业有了继承人,心里非常高兴。同时,又想到“挣财容易,守财难”;为了让儿子能知道他创业的艰辛,他给儿子取了个叫“知家”的名字。意思是要他知道家中的产业来得不容易。
  
佘登云对儿子的教养时时处处从节约、“合算”着手。父子俩在一起喝酒,小斟慢饮。才开始知家不肯喝,说:“这酒不好喝。又苦又辣,还又值钱,喝它干嘛?”佘登云说:“你小子懂个啥?喝酒为得是摆阔,做样子给人看的;不然谁知道我们有钱呢。”他们喝酒,摆几样好菜,其中有鱼、有肉、有黄豆。佘登云每呷一口酒,用筷子捻一粒黄豆,咬半粒,留半粒待下一口再吃。知家呷了一口酒捻了一粒黄豆吃了;佘登云一个巴掌打在知家嘴上,说:“像你这样,哪有这许多菜给你吃?”
  
他饭桌上那些摆着的菜,佘登云对知家说,这都是看的,不要吃。有一回家里来了客人,与他父子一起吃饭。佘登云客气,直叫客人吃肉;客人捻了一块肉,放进嘴里,正准备来嚼。知家见着急了,说:“阿爸,不得了啦!他把我们的看肉吃了。”弄得客人嚼也不是,吐也不是。佘登云拿筷子的手挥了挥,脸笑了笑说:“吃吧,吃吧。小孩子家莫要吵!”客人这才羞涩地将到嘴的肉咽了下去。
  
知家果然非常“知家”。他家一头母牛租给佃户耕田,并且由佃户牧养。有一天,佃户来对佘登云说:“东家,猀牛(母牛)昨天晚上下了(产生)小牛啦。”知家听了,忙问:“下了几条?”佃户笑了笑说:“少东家真会开玩笑,哪有牛能下几条的事呢?”知家说:“那你说下几条了?”佃户说:“下了一条。”知家说:“那肯定不对。我家小狗一次下了四条,隔壁五哥家母猪一次下了二十条;我们家这么大的牛一次只下一条,再怎么说也没有人相信啊。这肯定是你把我家小牛藏起来了,想留着自己要。”佃户望着佘登云,没法争辩。佘登云说:“知家说的也是,要是真能多下几条才好呢。”佃户说:“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呢。”知家说:“把我家小牛给藏起来了,当然没有听说过呢!”佘登云和佃户相视而笑;知家却一本正经。佘登云说:“我的小知家还真知家,晓得家里的东西是好的哩!”
  
有一天清早,知家先起床开了门。佘登云在床上问他:“知家呀,今天是什么天?”知家看了看天回答说:“花天。”佘登云又问:“刮的什么风?”意思是问东南西北什么风,知家看见门口几棵柳树被风刮得垂了枝,说:“趴风。”佘登云说:“我的儿子真聪明,话不明讲,要人去猜。”
  
知家到村前看人捉戏水(下雨时鱼逆水嬉戏)鱼。由于水急,冲走了捉鱼人的捞鱼兜。捉鱼的人顺水去摸,久没摸着。知家指手画脚地说:“你真笨,为什么不到上水去找?鱼戏水都跑到上水来了,为什么鱼兜就不跑到上水来呢?”捉鱼的人知道知家是白痴,没有理会他。他却气乎乎地回家告诉佘登云。佘登云说:“孩子,他不听你的话,是糊涂蛋;找不到该他倒霉。”再舍不得说一声儿子的“不是”。
  
佘登云以财生财,财势越来越大,竟然惊动了皇上。皇上见他叫“佘登云”,你“蛇”登了云,不就成龙了么?怕他真的成了“龙”后,夺了皇上江山,于是,赐了他一个“御名”,叫作“佘消风”。本来,世人惧怕佘登云的财势,对他的田租、放债的利息,不敢拖欠。自从皇上的御名赐封出来后,人们知道了皇上的用意,交纳田租、利息总是拖拖拉拉,有的还借故不交。因此,佘登云的财势从那时候起,就渐渐消落;佘登云果然成了“佘消风”。他死后,家财已近萧条。不几年,知家也中年而逝。所剩一些零星家产被房下瓜分,佘登云——佘消风这一户,在当地真的“消”失了。
  本文1446字。
  

小芳小学毕业,松了一口气。
  在这几百万人的滨海市,读小学也是一种竞争。学校里读,回家读,还要参加数不完的辅导班。从学前班熬到小学毕业,小芳累了。
  小芳的姑姑在农村,她想去姑姑家放松放松。小芳知道,留在城里一天,书本就一天不能放下,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随时随地看着她,巴不得她一天有二十五个小时在学习。
  “我要去姑姑家。”小芳对妈妈说。
  “好。带上书!”妈妈的口气依旧。
  “不嘛,人家读书都累死了,去姑姑家就是轻松轻松嘛。”
  “少啰嗦,你看哪个孩子不是这个样,就你累?”妈妈脸色很不好。
  “听话,乖乖,现在读书就是竞争,松一口气就落后。”奶奶疼爱地哄着小芳。
  “好。”小芳嘴里说着,心里在暗暗高兴:到了姑姑家,你们管不了我,我才不看那些烦人的书呢。
  背着大包的书,小芳来到了姑姑家。
  姑姑很高兴。
  第二天天刚亮,姑姑催小芳起床。
  小芳还要睡,姑姑火了。
  “快起来看书,你表妹背英语都半个小时了,不听话,我告诉你妈妈。”
  “姑姑,你们农村也这样?”小芳揉揉惺忪的眼睛困惑地说。
  “哪个地方不这样?这个年头,只要你还没工作,读书就没松劲的说法。快点!”
  “好。”小芳摇摇晃晃起床了。
  窗外的树下,表妹的书读得朗朗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