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你枉然用手锁著我的手,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秋虫,你为什么来?人间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早不是旧时候的清闲;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这青草,这白露,也是呆: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再也没有用,这些诗材!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为什么感慨,对著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黄金才是人们的新 宠,

  从灰土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她占了白天,又霸住梦!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爱情:像白天里的星星,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发什么感慨,对著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她早就回避,早没了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