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误闯爱情海,带着今生的宿命

作为一只刺猬,感觉自己很失败。
  从来没有扎伤过谁,看到一双双惧怕的眼神,提醒着我,我是一直长满刺的刺猬。不想伤害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所以我晾出我的武器,诏告所有人,不要接近我。
  既然不接受我,就不要靠近我。我不在乎是不是孤独。
  什么时候开始沦为不伦不类的怪物?武器越来越稀少,就像人类的脱发现象。我不记得有谁将它们拔掉,可是,为什么还是有偶尔的疼痛。
  没人接近过我,除了他,哦,他……会是他么?他是爱我的呀。
  绝对不会是他,他只会紧紧的抱着我,可是为什么这个动作让我觉得那么辛苦,疼?
  直到某一天,全身光突突的,我开始问自己,问所有人,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笑脸相迎,我只觉得寒冷。
  我知道他们不怕我了,只是那一张张虚伪的面皮下掩盖着怎样的真实面目,我都看的清清楚楚,那嘴脸还不如我这个怪物。
  不要碰我,求你,可不可以别再碰我,我疼啊。为什么轻轻的触碰都可以让我疼到抽气,尤其害怕他的拥抱。
  可是,可是我是刺猬啊。
  或许这里不适合我生存吧,好吧,反正活着已经没有意义,有刺的时候不想伤害任何人,刺没了就更没有活着的价值。
  疼啊,可不可以不要再碰我了,我疼啊。你看不到我的表情吗?好吧,最后,我把心拿出来给你看,好不好?我也想看自己的心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么疼,比你碰到的身体还疼。
  握着匕首,亲手划过胸膛,泪如雨下,却笑了,那么凄凉,除了一颗残缺的心,哪里还有任何内脏?都是我的刺啊。泉涌的血水肆命的流着,我累了。如果不是因为一直在为你保护这颗心,是不是它也会消失?
  很抱歉,到最后都没能让你真正了解我的心。
  很抱歉,给你看到的心已经不再是那么完整。
  转身,脚步踉跄。
  流吧,我期待最后一刻的微笑是解脱。
  生命不终止,痛苦就不会结束。我用死亡逃避现实。
  是唯一的解脱,逃离苦海。
  我还是一直骄傲的刺猬,只是我的刺是长在身体里的,而不是身体表面,因为抱着有刺的我,会刺伤他。
  但至少我还有,不是吗?我不是没有刺的怪物,只是被自己扎的生疼,任何的触碰都可以让我疼,尤其害怕他的拥抱。
  因为不会有人靠近我,只有他。
  而他,只因为没抱过刺猬,才选择了我。
  此后,笑容再不会消失,不管是否真的有天堂的存在,不管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只要可以让我远离爱情。
  如果真的有下一世,我再不要碰触爱情。
  如果真的有如果的可能,我祈求不要有轮回,我期待永生永世的灰飞湮灭。
  转身那一刻,终于可以笑着结束。是幸福。
  

当我梦醒的时候,才知道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给我第一感觉是那样异样。
  这里是一座冰楼,室内冰光闪烁,真有些光怪离陸。让我感觉一时难以接受,睁开的眼又马上闭上了。此时我完全没有主见,只有任其而等侍一个末知的情况,不知又是什么。
  “你醒来了,你……”一个姑娘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睁开眼吧。别再合上了。”姑娘说着,轻轻地推着我的身子。如此的亲切,如此的舒缓,解开了我身上的密码,我眼皮在眨动着,又一次睁开了眼睛,第一次看到了她……
  “别怕,醒来就好,你不知道吧,我守候你已三天了。”她说着端过一杯水来,让我喝点儿,说情况就会更好。我看着她如此友善,把头微微地点了二下。接下来她开始讲着我你和她最新的故事……
  她说:“那天,我在雪域里追着一只雪兔,追着,追着,忽然不见面了,在我的身边你出现了你,真还把我吓了一跳,我摸了摸你的胸口还热,我就把你背回来了。把你放在我的冰床上,还加了一条冰被,但你一直没醒过来,这真使我着了急。但我又不敢声张,因为我还是一个女儿身,把一个大小伙子放在家里,如果让母亲知道了,她一定会骂死我的。你大概不知道吧,我是冰城雪域国王的女儿,我的名字叫雪莲,在姐妹中最小,大家都叫我小九莲。国王国母最疼爱我,什么都是宠着我,这就使我有了一点小脾性,但我心地善良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会把你救回来的,你也要相信我,我会对你最好的。”
  她这么一说,马上就温热了我的一颗心,脸上开始出现了久违的笑容。我说:“谢谢你,是你救了我,这让我如何感谢你?”她说:“不用谢,只要你好起来,那说比什么都重要,因为生命才是你活下来的理由,也是我所想看到的情况和快乐……”
  我开始要移动着身子,但一时又坐不起来,雪莲便帮着我,用了点力气,就把我扶起来了。这时候的我清醒的多了,身体的机能在开始恢复着,很快就有了说话的表白能力,我告诉她我的故事。我说:“我出在梦世家族,梦云就是我的领地,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而是在云空,可以说是一个梦的世界,每天在大量地创造着梦,然后把梦的分子输送世界各个角落,为用梦者提供各种最好的服务。”梦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它一是与实体结合,就会产生出一种质感,会出现各种图象和画面,特别是作用于高级动物和普通动物乃至的植物世界。如果说没有梦,那么世界一切都会淡然无色。我是一个梦的传递者,把调度梦的资料传给各方各面,然后通过积分来肯定我的工作实际能量,由此得到奖励,以提升我的地位。我说了这些,你好象不相信吧,我可说的都是实话,对我这样的救命恩人,我怎能说谎话呢?”
  雪莲认真地听着,她说:“我相信,但我也有梦,这些都是你们提供的吗?”
  我说:“这一点你们不用怀疑,你昨天夜里做梦了吗?”
  雪莲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这几日我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携带着一些资源仍在发挥着作用,特别和你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传递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一经发散,梦就非做不可了,而且做的很美,因为一颗善良的心都在正能量釋放,这是宇宙世界里的因果关系。”
  我说到这里,她脸上笑着,就象开了花似的,她说:“真的,我昨夜在你身边守候的时候,真的做了一个梦,现在说了到这个份上,真的是那么一回事情。”
  “那你说说看?”我说。
  她说:“我在你身边无奈的等待中,好象累了,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我首先就就梦到了你,你不在我的身边,而是在万里的云空,你手里举着一枝美丽的野花,你挥动着花,好象在向我招手。我说你的花从那里採的?你说在天山上。能给我一朵吗?你说能。你接着。你把花从空中向我抛下来,我接住了花。我看着花,花不但美,而且很芬香。我拿着花,高高兴兴要回冰城,就在这时来了一群姑娘,她们手里也拿着花,我问她们,你们要去那里?她们说:“要去南海呀,你也去吧!我犹豫了一阵说,好,去就去吧。于是我和姑娘们相跟着,乘风驾云,不一会儿就到了南海。那里是一个花的海洋,此时一阵香草风吹来,香花香雨连成一片,我沐浴在其中,感到万分的高兴。一动身醒来了,原来是一场梦。我一看你还昏睡着,只见面部渐渐地出现了一些红晕,我下意识感到,你就要苏醒过来了,这不你真醒过你来了吗?我感到这个梦做的非常神奇,这也许是一种应证吧!”她说到这里非常开心,脸上么阳光,得意的春风洋溢在她的心头……
  我俩就这样交流着,各自坦露着友好的一种真诚。
  接下来的日子,我已躺不住了。在雪莲的冰楼里来回走动着,透过窗外窥视着外面的世界。我高兴了,她也高兴,但我发现她有时背着我在叹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我给她带来什么不方便?
  这天她给我送水过来,没有说什么话,扭头就要走,我叫住了她:“雪莲……”
  她转过身来,马上装笑说:“你说什么,你就说吧!”
  我说:“我好象看到你不开心?”
  “没有啊,我很开心,有了你,说实话我怎能不开心呢?”
  我说:“你说的不是真心话,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话还不能说?”
  她没有了语言,过了一会儿说:“我把你藏在冰楼里,如果长期下去,怕国母她知道了,动起国法来,我这个公主也要受罚的。”
  “这,这……”我拍了一下自已的脑袋:“看来,我给你带来麻烦来了,那么,我今天就要离开了。”
  “你不能走,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想把你留下来!”她说的太坚决了。
  “这怎么办呢?”我说。
  说实话,我真的也不想离开。我先前有过一次婚姻,因为双方没有感情,后来就分开了。那个前女友是梦豹的女儿,她和她父她亲一样,非常,非常的不善意,常常编一些莫须有的故事,在说我的坏话,我真是不能忍受,为此我们就翻了脸,最后打了一架,就分开了,现在想起来还刻骨铭心。本来我是一个传美梦的人,可是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做了许多恶梦,连自已都保护不了。对于这些事情,只有存放在记忆的挡案里,真的还不敢对雪莲坦白。
  此刻,我俩各自想着自已的心事,沉黙了,好久都没有说话。
  “这样吧……”她说:“纸里是抱不住火的,我必须对国母去说,求得她对我的理解,也许会是一种转机……”她说到这里,下了冰楼,向冰宫而去了。
  她走了,我呆了起来。
  这是我在冰楼里最不开心的一天。
  雪莲去了很长时间没有回来,我在想,她去找国母娘,国母娘肯定没答应你,母女俩还会吵起来的,如果犯了罪,国母娘依她的权力,会把她关起来的,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结局。想到这里,我真想离开,但又不能离开,在这个节骨眼上,逃避是最不理智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极度地猜测,脑袋有些发晕了,我低着头,用一只手托扶着,还在苦思冥想……
  不知什么时候,我几乎没听到她的脚步声,她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情况很好……”
  “什么情况很好?”听她这样一说,我一下子抬起头来问。
  她说:“国父国母同意我和你结婚了,这不是好消息吗?”
  “那太好了!”我一下子把雪莲拥在怀抱中,享受着这难以描绘的甜蜜……
  婚后,我们的生活非常和谐,十二年后,回家探亲,坐着梦的飞机回到了故乡,让孩子们寻根问祖,雪莲高兴的也真能回婆家一次……

且说那嫦娥厌倦了那乏味刻薄的宫廷生活,决定到人间走到一程。却不小心迷失了方向,一下子掉入了万丈深渊—只听得欢声笑语,情意绵绵。猛然间,挣眼一看:只间三个大字出现在眼前,在水面上闪闪发光—-爱情海。
  
  还好,那嫦娥虽然有些惊奇。却只为她是半仙之体,一点也不感觉到一丝的疲倦。便四处转游起来,进进这个商场、逛逛那个书店。仿佛到处都是新鲜事,她听说这里的人都瞒有才华,似乎对感情从不讲究对方的身份背景和家庭收入状况什么的。只要看着对方顺眼能聊得来就行,房子嘛?似乎也不在乎,有自然是好。即使没有只要两个人情投意合,即使再大的阻力也无人能挡。婚后总是能富起来并成就一番事业的。“天底下还有不爱财的,我倒不信?”她一边走着一边想,“唉,有了。我不防变一个二十七八的大学毕业生。长相一般就行,工作嘛—到一个杂志社做了文学栏目的编辑。最好是有关感情的刊物或者栏目,看看都有什么样的人追我或者这些作家笔下的情感世界究竟如何岂不快哉”说干就干,她摇身一变—–竟然成了《青春与伴侣》杂志社的一名编辑了。
  
  这一下子可就热闹了,因为杂志社的主编和社长都是男的啊。更何况这两位老总也是风华正茂的单身贵族啊,虽然单位也有一些女编辑,但不是名花有主就是拖家带口了。且说那嫦娥虽然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是三月的桃花—–含苞欲放、娇娇玉滴,处处散发着成熟女子所特有的风韵和气息。况且那嫦娥也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呵,好戏就要登场了。
  
  都说男人找女人,大多在乎无非是两个方面即才华和美貌。可是我们这位嫦娥姑娘不仅才貌双全,而且还性情温柔、幽默风趣、语音甜美。有几个男人能过这样的美人关呢?
  
  杂志社虽然不算很大,却分为编辑部、市场部和企划部三部分。而编辑部下又分为社长、主编和编辑三个办公室。里里外外也就10来个人吧,不过这也够热闹的。
  
  
“怦怦怦、怦怦怦……”“谁呀?来啦,来啦!”随着一句醉人的声音,嫦娥一边应承着一边急忙迎上前来。“哟,这不是我们的主编先生嘛!怎么有空到我们这小地方来啦?”“这不听人事科的人说,我们编辑部有新人加盟了,我就过来看看。你还别说,还真是长一表人才。”“主编,过奖了。我虽然也写过一些东西,发表过一些作品。不过做编辑这差事我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以后还得麻烦主编先生和在座的各位多多指教呢!”她一边说一边向在座的各位深深地举上一躬。“我们的嫦编辑真是太客气啦。只要一进这个大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坐坐坐……”
  
  
“嫦编辑,听说你天上的嫦娥下凡,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不过我实在看不惯天庭那些烦心事才下来的。你说如果不是王母娘娘划河为界,人间也不会有七夕之说。牛郎和织女他们也不会妻离子散……唉!真是叫人痛心啊,可我又干着急没办法。我实在是看不惯,什么门当户对啊、什么人神不能婚配啊……都是歪理斜说,只要人家愿意过的幸福就行呗!她们也管得太多了吧”大家一听说是嫦娥下世,而且在自己的单位还通情达理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像开记者会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问个没完没了。“嫦娥姑娘,你不怕他们会抓你上去吗?”“不会,因为我已经复制我的基因,变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姑娘在上面了。”“这下,可好了!我们可以和仙女一起工作了……”“大家别这么说,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平凡人一个。因为我在下凡之后,已经废了自己的法力。就是不想给大家增加恐惧感,要彻底告别天庭的。”
  
  这时嫦娥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你好,我是本社的社长。下班后我们能一起吃个便饭吗?我请客。”“下班后?呵呵,现在马上就是就下午6:00了?还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样的花样等着我?”嫦娥心想。果然不出所料,短信没看完可有人发话了“嫦娥姑娘,听说你舞跳的不错,今晚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怎么样?就当是给你接风了。”大伙是一呼百应,嫦娥只觉得是声音熟悉,忙抬头观看。说话人非别,正是刚才进来的黎主编。“这下可怎么办啊?一个社长,一个主编。驳了谁的面子都不好看啊,况且我是第一天上班。”这下子可难住了嫦娥姑娘。她左思又想拿不定主意,“不会刚才有人和约会了吧?怎么不给大家面子吗?”“不是的,我手机没电了,刚才是在报警呢!”嫦娥的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跳个不停,听说他们两个:一个是才高八斗,一个是学富五车。“有了,不妨今晚我那都不去,就看我接到的稿子和来信。看他们两个谁对我有耐心”,想到这,她忙对大家说,“要不今晚你们热闹吧,我今天刚到这个地方,家里有许多事情都需要打理。以后有机会吧,实在报歉啊”。然后回短信给社长,“等我电话哦,今晚不见不散啊……”大伙于是怀着遗憾离开了,社长接到短信到是满心欢喜。心想,总有机会单独相会了。
  
  嫦娥回家看自己的稿子去了,真可谓是情欢悲长。那边的张社长是左等不见电话,右盼不见短信。实在是憋不住了,便打电话过来“喂,你到哪了?嫦娥姑娘,我去接你……”“坏了,我把这事给忘了。”想到连忙说道,“实在对不起,社长先生。本打算过去的。刚到家安顿好,车就坏了。这不就连手机都没电了,刚才还嘟嘟嘟直响呢。明天中午一定啊,你看天也晚了。要不是怕你打过来,我早就关机充电了……”“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好好休息吧,那就不打扰了。”
  
  在一个读者的来信中,嫦娥了解到他想写一本长篇小说。但是岁月漫长、诸事繁多,不知从哪里开始较好。这位读者还在信中向她讲述一个曲折动人的情感故事,讲了他在大学时和女友的交往恋爱还有自己的童年和工作事业等等。希望有机会和她一叙,嫦娥愉快地答应了。并在回信中写道,“期待着你的大作问世,我相信你会成功的……”那位读者收到回信自然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并对嫦娥产生了好感。决定竭尽全力写好那本书,回报全社会。
  
  第二天上午,她决定去采访这位读者。并继续考验这两位老总,并同时发短信告诉他们“今天中午台湾大酒店见,不见不散啊……”。心想,“反正我中午回不来,看他们今天中午碰到一起怎么说。”结果可想而知,尴尬自然难免。两个人互相客气之后,不约而同地决定改变追求嫦娥的策略。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到家中并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爱情总是这样令人回味,令人向往。后来他们组成了金三角,经过不懈努力创办起了文化传煤集团,并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至今嫦娥还记得,那天中午收到的两条短息:一个是“我这有一张照片,我们一起做节目时我偷拍的”。另一个是“我夜里梦见了你恢复了法术,你猜后来都发生了什么?”她每每想起这两句话,脸上总是情不自禁地露出甜甜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清纯,那么的自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