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暗杀者,骑士幻想夜

河流在城堡外缓缓低吟,晓风送来林间甘冽的气息。晨曦的微明方至,枝上成双的夜莺尚未停止歌咏,从恬美的唱词中可知它俩的爱情刚刚启幕,如即将升起的朝阳一样生气初发。
林零从梦中醒来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望向了椅子,这一看顿时吓了她一跳,椅子上居然空空如也!再一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它已经跑到了她的床上,正蜷在角落里睡得正香。
她的脸上莫名的一热,啊啊!这算不算是同床?
随即她又摇了摇头,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啊,现在睡在这里的可是一只猫!
不过,就算是小猫,它睡着的样子还真可爱呢,尤其是两个小爪子,还紧紧拽着被子。看着看着,她心里微微一动,忍不住伸手想去摸它。
想做坏事的手还没碰到它的半点皮毛,黑毛亚瑟蓦地睁开了双眼,冷冷地说了一句:“想趁我睡着对我不轨?”“谁对你不轨了!是你先跑到我床上的好不好!”
她的脸刷得就红了,老天啊,她居然对这一只猫脸红!
它慢吞吞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不是要好好照顾我吗?椅子那里太冷了,对了,你晚上好像有打呼噜哦……”“闭嘴!”林零拎起一个枕头飞了过去。
差不多到了中午,兰斯洛特就从高汶侯爵的城堡赶回来了,但他也带来了一个令大家喜忧参半的消息:侯爵愿意出借那面镜子,不过,他指名让林零亲自去拿,其他人一律不借。
最先爆发的又是凯。“这个侯爵,在上次晚宴的时候就一直缠着林零,我看他八成不怀好意,让林零去一定有诡计!”“侯爵有收藏癖,只怕对林零……”兰斯洛特没有说下去,但眼中浮起一丝显而易见的担心。林零一直没有说话,她心里当然明白侯爵一定没安好心,但是她现在没有选择,没有什么比让亚瑟恢复原状更重要了。“我去,我马上出发。”林零站起身来。“这件事本来也是因为我的粗心才发生的,我应该负起这个责任。既然对方指名让我去,那么就让我去借回镜子。”
“可是……”凯皱了皱眉。“别小看我,凯。”
她笑了笑,虽然心里害怕,但是她并不想表露出来,不想让大家担心。虽然没有把握,可是她想让大家觉得她自信满满。“那么,请允许我陪同你一起去。”
兰斯洛特的笑容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安心。
“我也去。”亚瑟也冷冷插了一句,“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在一个笨女人手里。”
默林轻轻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你们就分两路走,以便节约时间。林零,你和兰斯洛特立刻赶往高汶的城堡,亚瑟你也一起去,以你现在的模样,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凯,你就带着亚瑟的身体前往凯米洛特,等待林零他们的到来,等亚瑟恢复原状后,立刻让他去拔石中剑。”
大家都觉得这样安排最为合适,于是就分头出发了。
在出发前,林零看到可怜的凯,不知怎么惹到了亚瑟体内那只猫了,只看到亚瑟喵喵乱叫,还用手乱抓他的脸。亚瑟本尊极为幽怨地扭过了头,不忍再看这难堪的一幕。
他的形象啊,就这么全都毁了!
林零一行人快马加鞭,一路疾驰,到达高汶侯爵的城堡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铺着银沙和圆石的河滩与周围森林的交界线边,斜斜而上的丘陵上,淡红色的石头垒出的城堡的边缘和天际的金红晚霞融合在一起,高大、雄丽而精致。
城堡里处处点着的明灯发出温暖又和煦的微光,也许只有天上的繁星才能与它媲美。
守候在吊桥边的骑士们像是正等待着他们的到来,恭恭敬敬地行礼之后将他们迎进了城堡。
虽然已经见识过王宫的繁华,但令林零吃惊的是,高汶侯爵的城堡看上去居然比王宫还要奢侈。
大厅内的地面都是直接由石层开凿打磨出来的,乍一看仿佛是放大了的玉雕作品,光滑洁净浑然一体。到处都摆放着侯爵自世界各地搜集而来的收藏品,更有数不清的奇花异草,令人眼花缭乱。
啧啧,简直就是一个暴发户!她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请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侯爵大人正在沐浴,很快就出来见你们。”一位管家模样的人为他们奉上了香茶。“兰斯洛特,你说这个侯爵是不是比国王还富有?”一见管家离开,林零立刻忍不住问道。
“听说侯爵的财产确实富可敌国,他不但拥有英格兰的广阔土地,还包括法兰西和威尔士一带的领土。”兰斯洛特貌似很熟悉的样子。
“哈,都是凯告诉你的吧。”
林零笑了笑,顺手拿起那杯茶,正想喝一口,忽然被亚瑟一爪子给打开了。
“笨女人,不要随便喝这里的东西。”
看着小黑猫露出很严肃的表情,林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亚瑟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嘛。
没过多久,高汶侯爵就从左侧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只见他披着一件松松的白色长袍,抬起一条修长手臂,边整理流散的金棕色长发,边慵懒从容地走向他们,身后大理石地面上留了一道浅浅淡淡的水痕。
他浅麦色的肌肤上还带着水珠,在烛光下反射出一层润泽闪亮的光芒,而那湿淋淋的长发甩动间溅迸出万千水滴,则在光柱下形成一道小小彩虹,宛若丝丝琴弦,仿佛能弹奏出这世上最优美的旋律。魅惑得无需粉饰,浮华得不着痕迹,一如烟花般华丽。
他一见到林零,顿时眼前一亮,二话不说地上前牵起她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我的小零,你终于来了。”林零按捺着心头的不爽,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侯爵,既然我来了,那么就请把镜子借给我们吧。”
“哦,当然当然,”他还抓着她的手不放,“我高汶说话算话,一定会把镜子借给你们的。不过既然来了,就在我这里住上一晚,明天再出发吧。”
“还是不要了。”林零死劲往回拽自己的手,无奈在他的牢牢控制下纹丝不动。
“侯爵大人,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确实是没有时间逗留,林零,我们也不要多打扰侯爵大人了。”兰斯洛特微微笑着,不着痕迹地使力将林零拉到了自己身边。
“这么着急?”高汶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诡异的光泽,“那就对不起了,看来你们要在这里呆上一阵子了。”他的话音刚落,林零只觉眼前一阵眩晕,模模糊糊中似乎看到兰斯洛特摇摇晃晃地拔出了剑,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将近黄昏的时候,林零终于走出了森林,来到了一座叫作秦伦的小镇上。之前去凯米洛特的时候,她也曾经来过这座小镇,但那时有兰斯洛特和凯他们。想到兰斯洛特,她的心情又低落了几分,要是当时能再仔细一些,小心一些,也许他就不会变成石头了,还有凯,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对付那个亚瑟应该会更加困难吧?
她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离别时那个亚瑟对着凯喵喵乱叫,双手乱抓的景象,额头上不由自做主地流下了一滴冷汗。
街道的一角,有一间被绿色的爬山虎和紫藤萝淹没的石头房子,铁制的招牌在门面上摇摇欲坠,上面写着几个字:星期五。
这家取名颇有现代风格的旅店,就是林零今天落脚的地方。之所以选择这里,因为上次来的时候也住过。对于林零来说,比起挑一家新的旅店,这样更有安全感。不只是这里,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她只喜欢去自己熟悉的地方,买自己熟悉的牌子,连超市,也只是去那两家常去的。
“喂,你发现没有,这里的人好像比之前多了不少。”亚瑟小声地提醒着。
“嗯,好像是。”从进入这个小镇开始,她也有这个感觉,而且,似乎还有一些说不出的不安。
昏暗的小旅店里,似乎也坐了不少喝酒的客人。林零一进去,就立刻感到有几个人注意到了她。虽然她穿了男装,还把头发都裹到了帽子里,脸也遮住了一大半,但一个男孩抱着一只黑猫忽然出现在这里,引起别人的注意也不是很奇怪的事。
林零小心翼翼地穿过那些人,用眼角余光注意了一下四周,那些客人的身上几乎都带佩剑,大部分不是普通的百姓。那种不安的感觉有涌上了心头。隐隐暗藏的危险令她也忍不住摸了一下随身携带的弓箭。
比起无人的森林,这个充满了不同心思的陌生人的地方,似乎更加可怕。
就在她和店主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从里面匆匆跑了出来,正好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身上,没有防备的林零居然被撞得跌倒在了地上,连带她头上的帽子也随着脱落,漏出了一头乌黑的短发,她几乎立刻感觉到了无数的目光朝这个地方投了过来。
“啊,抱歉抱歉,是我跑得太急了!”对方连忙道歉,还伸出了手来拉她。
听着声音似乎年轻得很。林零抬起头,只见一个褐发少年正对着自己友好地微笑,他的手指纤秀而白皙,秀丽的下巴微微抬起,浅灰色的瞳仁在这种光线暗淡的地方,就像吸收光想的宝石一样,看上去似乎深灰,辨不清情绪。
“啊,不用了,我自己能起来。”她连忙站了起来。虽然这个少年满面笑容,看起来也很友善,但在这种鱼蛇混杂的地方,她不能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
少年的眼中微光闪烁,又轻轻笑了起来:“你好,我叫帕西法尔,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这里的人哦。”
林零赶紧将帽子戴上,支吾了两声。
“年轻人,我已经通报了我的名字,你怎么不回答呢,这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少年笑的仿若天使般纯真。
林零无奈地小声道:“我,我叫零。”拜托,他自己看上去也不过和亚瑟差不多大,居然还叫她年轻人?
“零?”少年哑然失笑,“莫非你的师弟都叫作一二三四?”
林零扯出了一个笑容,并没有回答.
“唔,很可爱的小猫啊。”他的眼睛一亮,伸手来摸亚瑟。
“喵!”亚瑟恶狠狠的朝他叫了一声,露出了敢碰我我就咬死你的嚣张表情.
“哈,我的猫很凶的,最好评要惹它。”亚瑟的表情让林零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是这样。”他眨了眨眼睛,“不过,还是要小心保护你的小猫哦。”说完,他就朝着门外走去.
林零也没有在意他的话,由店主领着上了二楼的房间.
“那个帕西法尔,有点不对劲。”亚瑟一见店主离开,立刻皱起了小猫脸,“我看刚才也是他故意撞到你的。”
“没那么凑巧吧。”林零在床上坐了下来,“他看上去倒是个亲切的好人呢,而且,也算得上是个小帅哥。”
“总之你还是多带几个心眼好,到看到人家比较帅就发晕了。”亚瑟噗地一下就跳上了床,很不爽地敝她一眼。
“你别忘了现在是我保护你哦,亚瑟殿下,要是你想说不喜欢听的话,后果会很严重。”她笑眯眯地说道。
“啪!”一个枕头准确无误的甩到了他的身上,下一秒,他就悲惨的被一脚踹下了床。
女人生起气来真可怕……滚到床底下的亚瑟默默如是想。
唉,者算不算是虐待动物?林零在一旁扳着手指,明明想和他和平共处的,可是谁知道变成猫的亚瑟还是那么可恶啊……
寂静的夜空里,一阵琴声忽然悠悠飘来,水般柔软,风般灵动,清丽如水,飘然若云,给人一种清透心扉的淡雅之美。
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听到这样的琴声是实在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
林零下了床,好奇的顺着琴声寻去,之间长廊的尽头,有一间房门微开的屋子,声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她蹑手蹑脚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溜向了房内。之间随风荡东的窗帘前,坐着一个素雅清瘦的男子,石青色的长发如风飘逸,冰绿色的眼眸似精灵不慎遗落再凡间的那双透明蝉翼般迷魅飘渺,闪着神秘的光芒。白皙如冰雪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纯净得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纤长的手指似是随意的抚着琴弦,却自有一番绝世风姿。
这是森林里的精灵吗?这是她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琴声忽然停了下来,一个宛如琉璃般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门口出现的那位姑娘,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啊!被发现了!”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连忙摇手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只是因为觉得你的琴声很好听……”
那人似乎笑了一声:“那么就进来坐坐吧。不过,请将你的猫留在门口。我怕弄脏了这里。”
小黑猫的胡须抖动了一下。第一次知道被歧视的滋味。
“那还是算了,我怕我的猫丢了。”林零再这样的美男诱惑下,居然还能记得自己的任务。
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那你就抱着猫一起进来吧。不过千万不要碰到我的任何东西。”
“我不去!”亚瑟瞪大了眼睛,明确的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他显然忘记了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林零才不管他要不要去,一把将他拎起就走了进去。
这个精灵般的男子,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对她没有半点恶意。男子抬起头看了看她:“这里的很多人,都是前往凯米洛特的。”
“都是前往凯米洛特?”她愣了愣,“难道是因为石中剑的关系?”
“原来你也知道。”他笑了笑,“很多人都想去尝试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成为英格兰国王的运气。”
林零点点头,随口问道:”那么你呢?”
他轻眨了一下翠眸:“我对成为国王没有兴趣,不过我对将会成为国王的那个人有兴趣。
林零这才留意到他的身边也放着一把宝剑,不过眼前的这个男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将其和剑联系起来,仿佛他生来就该与清风明月为伍,远离尘世间的一切争斗。
“这里并不多见你这样的东方人。更何况还是个女孩。”他的发色在月光下散发出特别的青色光泽,“难道你也是前往凯米洛特的?”
她干笑了一声:“我也是去凑热闹的,我的朋友在那里等着我。”
他的目光一转,落在了亚瑟的身上:“带着一只猫去凑热闹,这还真是少见。”
“哈……因为家里没人照顾它了,所以只好带着它走了。”
她赶紧胡扯了一个借口,正想再说些什么,亚瑟突然从她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嗖的一下窜到了那个男子身上。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居然像撞了邪一般跳了起来,动作幅度之大,就连那张琴也被撞翻宰了地上。可小黑猫却还是不依不饶的黏着他,咬着他的衣服不放口。
“快把它拿开!”美男的脸扭曲成了一个团,自己却始终不肯伸手去碰它一下。
“喂!亚……亚……你别闹了!”差点随口喊出了亚瑟的名字,不过让林零想不通的是,刚才还精灵一样的男子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失态?这一大没有形象的表现,刚才的美感全被破坏了。
好不容易,她才将亚瑟的爪子扳下来,不期然看到小黑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愚弄的笑意。好啊,它立即明白过来,这个家伙一定是还在为刚才被歧视的事情生气。所以才趁机报复!
“对不起,你没事吧?”林零好心的想去拉那个男子,没想到他立刻竖起了衣领,低声道:“你洗过手没有?”
“恩?”她愣了一下,这和洗手有什么关系?
“对了,你刚才还抱过猫,一定没有洗过手,我不能允许任何不干净的东西触碰我。”
“啊?”她好像听到了有什么劈到脑袋上的声音……她,她居然也被歧视了……而且还被归类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一类……原来弄了半天,这个美男根本就是个重度洁癖患者啊……在最短时间内收拾了一下郁闷的心情,她抱起了亚瑟,没有表情的说了一句:“那我就不打扰了。”
刚走到门口,又听到身后传来一句:“等一下。”
她转过头,忽然看到那男子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扔到了门口:“麻烦你顺便替我把这件衣服扔掉,刚才被你们弄脏,我也不想要了。”
林零深深吸了一口气,蹲下身子,然后把那件外衣在地上擦了又擦,还抖了两下,随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准确无误的将那件衣服抛向那个男子,不偏不倚的罩住了他的头。
当林零回到自己的房间时,这才听到走廊的那头传来了一声惨叫。
“原来最坏事的感觉是那么爽。”林零一屁股坐在床上,唇边泛起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这样严重的洁癖,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可惜了那么一个美男子。”
“洁癖?”小黑猫歪了歪脑袋。
“就是爱干净到了一定境界,已经成了一种病啊。”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游戏世界里,怎么就没几个正常一点的帅哥啊?”
“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吗?”小黑猫也窜到了床上:“他明明有那种你说的洁癖,为什么刚才还邀请你进去呢?”
林零托着下巴想了想:“可能刚才只是一时好奇吧?”
亚瑟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反正还是少和这个人接触为好,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
看着一只小黑猫煞有其事的做着这个动作,林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这样的亚瑟,真的好可爱啊……
不过,也只有现在,她才可以这么自然的和他相处……
一旦他恢复了原状,一旦他成为了英格兰的国王,他与她之间的距离,是不是会更遥远?
将近半夜的时候,林零在半梦半醒之间隐约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赫然见到了自己的床边站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可还没等她叫出口,那人很默契的举起了手中的剑,对了她就砍了下来!
这一下可把她吓得不清。
这不是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吗?怎么会发生在这里?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她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拿到银光朝着自己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小黑影嗖的一下窜了起来,对准那个人的手腕就是狠狠一口!
“啊!”那人低呼一声,接着他手里的剑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林零,杀了他!”小黑影只来得及说出这几个字,就被那人一把拎了起来。
“亚瑟!”她大惊失色,慌乱的拔出放在一旁的银剑,却由不知该怎么办,脑中一片混乱。杀了这个人吗?杀了他?可是这毕竟不是练习时的木头靶子,而是看上去和她一样的人啊,就算是在游戏里,那也是游戏里的人类啊。
从来,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怎么办,该怎么办?
“反正主人交代过这只猫也要杀死,正好省的麻烦。”那男人冷笑一声,掐住了小黑猫的脖子。
在暗淡的月色下,小黑猫紧紧闭着眼睛,双手双腿都在不停挣扎。
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这样下去,亚瑟会死的,会死的!
她答应过默林,一定会把亚瑟安全送到凯米洛特,她不会让这个游戏就这样结束!她不会让亚瑟就这样消失——
“扑——”男人一脸惊惧的低下了头,瞪着扎进自己胸口的箭,以及握住箭柄部分的颤抖双手,只是张了一下嘴,就扑通一声到了下去。
林零也顾不得那么多,急忙从他的手里夺过已经不再动弹的小黑猫,鼻涕眼泪齐飞,一个劲的摇着它:“亚瑟,你没事吧?亚瑟,你别有事啊,你可别吓我!”
小黑猫翻了翻眼皮,总算是回过了气:“笨女人,差点被你害死。”
“啊,亚瑟你没死……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她语无伦次的说着,激动的将它搂在了怀里,“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亚瑟,怎么办,怎么办。我杀了人了!”
亚瑟被她搂得就快喘不过气来,正想抗议,目光一转,落在了旁边的那具尸体上,心里却微微一动。这个笨女人,居然是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为了它。只是为了他。
那种柔软的感觉在心里涌动,那么,就这样,就这样让这个笨女人发泄一下好了。
也许,真的会闷死吧,不过,那也不重要……
“啊,这个人怎么会……”她忽然松开了手,一脸惊诧的指着面前的尸体,亚瑟也趁机好不容易吸了几口空气,转过头顺着她指的方向忘了过去。只见那具尸体慢慢消失,居然化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数字飞到了她的身体里!
“啊,难道这和上次打邪恶精灵一样。”她喃喃自语道,这么说来,她的经验值增加了?果然是在游戏里啊。
“这是怎么回事?”亚瑟可不明白什么游戏不游戏的。
“我也不知道……以后问问默林吧。”林零迅速的垂下了眼睑,心里涌起一丝淡淡的波涛,如果亚瑟知道他不过是游戏里的一员,所有的一切都是被设计出来的,那么——
“先不管这么多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亚瑟跳到了地上,“刚才这个男人连我也想杀,多半是约瑟公爵派来的。”
“约瑟公爵?”
“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他得知了赛汶没有将我们留住的消息,所以才派人来暗杀吧。不过按照她的为人,一定不会只派这一个,更厉害的角色也许很快就会出现。”
亚瑟看了她一眼:“我不认为你可以对付得了他们。”
林零的背后蓦地冒出一股寒气:”那我们还是快走吧!”
就这一点,她完全赞成亚瑟,她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对付得了,所以说,三十六计走为上。
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她抱起亚瑟偷偷溜出了小旅馆。趁着夜色策马狂奔,只想快一些离开这里。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虽然以前也遇到过危险,可那时毕竟身边有默林,有凯,有兰斯洛特,有大家……可是现在的她身边却只有变成了小猫的亚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她,一切都要靠她自己!他不但要保护要自己,还要保护好亚瑟!
而且,这次的危险也许是她来到游戏世界里遭遇到的最可怕的一次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生命都可以随时被消灭的危险。
真的有一刹那很想回现实世界。
森林里死一般的寂静,一弯冷月宛如水中冰块,泻下浓浓的寒意,林零拼命压住心里的害怕,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尽快赶往凯米洛特!
“嗖——”一支长箭忽然划破夜空,闪电一般的落在她的面前。马儿受了惊吓,长嘶一声举起前蹄,硬生生的听了下来。她拽住缰绳转过身来,只听到一阵马蹄声碎响,三个黑影迅速的包抄上来,就在离她不近不远的地方听了下来。
糟糕!完蛋!要命……一大串熟悉的词语掠过自己的脑海。以一对三,她根本不知道有没有胜算……
难道真的要在这里死翘翘? 啊啊,游戏都没有存档呢!她可不要重新再来一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