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幻想夜,森林里的独处之夜

不知过了多久,林零才渐渐开始恢复了意识。
她睁开双眼,透过薄沙的幕帐望着窗棱上淡红的光芒,窗外青黑色的深谷浮动着流云般的朝雾,而高大的山峰则披着金红色的霞帔屹立在远方。
又是一天的清晨了。凉涩的风穿过浓密的雪松林,让护城河里的湿润水汽带着一点甘露的味道扑开窗子,充盈着整个房间。“你醒了。”犹如融化在春风里的声音从她身后悠悠传来。
林零转过头,心里顿时往下一沉,高汶侯爵正站在那里笑吟吟地看着她。
她的身子刚一动,忽然听到了一阵恐怖的咝咝声,还没等她抬头,又听到高汶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动哦,这条眼睛王蛇可是我从埃及带来的哦,万一咬到你就不好了。”
她浑身僵硬地抬起头,只见一条手腕粗的眼镜蛇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她,还示威似地吐着舌信子。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强打起精神问,“他们人呢?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侯爵挽起了一个优雅的笑容:“啧啧,这么多问题,我怎么能一下子回答呢,一个一个慢慢来。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有人希望我能留住你们一段时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兰斯洛特骑士已经好好地被安置了。”“那个人是约瑟公爵吗?为什么你要听他的?”
“哦,我最讨厌听别人的话了,不过我想可以趁这个机会让你成为我的收藏品,所以就顺便帮他一下好了。”“你个变态!”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临走前默林对她说的话——“本来,那位高汶侯爵也是不该和你有过多的交集的,但这也因为蝴蝶效应而改变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一凛,难道就是因为上次在树林里的偶遇,才引发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后果?
“可是我们都没有吃过任何你的东西,为什么——”
她又想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呵呵,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很小心,所以这种魔茶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香味来迷惑人的。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在希腊找到的。对了,它对抑制魔法也很有效,所以你的风系魔法恐怕暂时难以发挥别啰。”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了她,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多么漂亮的黑色头发和黑色眼睛呐,你会成为我最珍惜的收藏品的……”
林零微微一颤,只觉得一股寒意从毛孔渗透到了四肢百骸。
“对了,我的猫呢?那只猫呢!”她恼怒地侧过了头,躲过了他的手。
他无谓地耸了耸肩:“那只猫吗?我可没注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的魔茶只对人类有效。”
她那刚才一直紧绷的神经,在听到这句话时终于稍稍松驰了几分,略有些安心,还好,亚瑟没被抓住。
“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你的房间了,是这个城堡里最美丽的一间,以后你就永远住在那个房间里了。不过放心,我会常常来欣赏我的收藏品的。”他弯下了身子,闻了闻她的头发,笑了笑。
“嗯,在成为收藏品前,要好好准备下。晚上我会亲自帮你清洗,是不是觉得很荣幸?这可是我第一次亲自动手哦。”她扁了扁嘴唇,好想哭啊……该不会之后会被木乃伊一样对待吧,不要啊!!!
“我要先去沐浴了,你和小甜甜好好相处哦。不过别惹恼它了,它只听我的命令。”
高汶轻轻一笑,迈出了房门。
林零的嘴角剧烈抖动着,小甜甜?难道是这条眼镜蛇的名字?神呐……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费尽心机,想要讨好小甜甜小姐。但对方似乎根本不买账,一旦她有半点风吹草动,就咝咝咝地响个不停。怎么办?接下来怎么办?“扑”,窗子那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异响,小甜甜立刻警惕地扬起了脑袋。只见从窗子的一角,伸出了一个带白点的黑爪子。
“亚瑟……”她心里一阵雀跃,但立刻又想起了目前的险境,于是赶紧低喊了一声,“别进来,这里有条眼镜蛇!”她的话音刚落,那只黑爪子就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虽然有些安心,可不知为什么,她又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失落。这个没义气的家伙,就这么溜了……也不管她的死活……
出乎她的意料,没过多久,那只小黑爪子又出现了。
就当小甜甜准备发动袭击的时候,一团小小的黑影在空中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撞到了墙上,而后,又被反弹出了窗外。令人吃惊的是,小甜甜居然也倏地一下追了出去……它显然忘记了它是没有翅膀的……
“笨蛋,快关窗!”亚瑟扑通一声跳了进来。林零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以最快的速度啪的一声关住窗子,然后重重松了一口气,软趴趴地靠在了墙上。“那,那是什么东西?”她惊魂未定地问道。
亚瑟抖了抖身上的毛,很不屑地哼了一声:“什么眼镜蛇,一只老鼠就搞定了。”
“啊!”她大吃一惊,“是老鼠!”惊讶之下,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喜悦,原来他刚才不是不管自己跑路了,而是去捉老鼠了……可是,堂堂的亚瑟王居然抓老鼠,真的,真的……
她拼命忍着笑,导致脸部肌肉呈现出了一种抽筋状态。
“行了,快想个办法拿到那面镜子。还有,把兰斯洛特救出来。”黑猫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郁闷。
“对了,我刚才听他说去沐浴了,哇,这个变态还挺爱干净的,不如我们趁他脱光光的时候……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林零转了转眼珠,将自己的作战方案告诉了亚瑟。“这行得通吗?”黑猫有些怀疑,而且趁人家脱光光似乎有些违背骑士道德吧。“当然行得通,现在还顾忌什么,快走吧!”林零伸手抱起了它,小心翼翼地溜出了门外。由于还是凌晨,城堡里依然是一片寂静,林零蹑手蹑脚地穿过了长廊,她依稀记得昨晚高汶是从一楼左侧的那个房间里出来的,如果没有猜错,那里应该就是浴室吧。
在拐过长廊之后,她忽然听到其中一个房间隐隐约约传来了女孩子的哭声,听上去似乎哀怨委屈之极。
“哇,这不会就是那个变态收藏其他女孩的地方吧?”
林零试着推了推门,发现门被上着锁。她捡起了一根地上的铁丝,胡乱捣鼓了一阵,只听啪嗒一声,这种中世纪的简易锁居然被打开了……
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林零的眼前一阵缭乱,忽然有一种跌入大染缸的错觉。宽敞明亮又奢迷的房间内,只见一施莺莺燕燕或立或躺或坐,金发碧眼,红发绿眼,棕发棕眼,银发紫眼……什么颜色的美女都有。正在哭泣的似乎是位金发紫眼的女孩,看她的穿着也应该是出身贵族。
“这个美女和你是同一色系呢。”林零在吃惊之余,还不忘调侃了亚瑟一句。亚瑟飞快地回了她一个猫白眼。“你是什么人?”美女们惊讶得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我是来救……”林零的话只说了一半,立刻就被那个金发美女给打断了。
“看!黑发黑眼,她一定就是主人念念不忘的那个收藏品!”
她的话音刚落,众美女集体幽怨地望向了林零,几乎是同时放声哭了起来:“呜呜,怪不得主人这段时间对我们这么冷淡。”“我们要被主人抛弃了……”“黑发黑眼有什么好的……”
林零愣在原地,一时还没回过神来。怎么搞了半天,原来这些女孩都压根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啊,而且还似乎在这里呆得很爽……这是怎么回事?
“高汶居然喜欢收集这些麻烦的东西。”
亚瑟很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林零的大脑正在急速转动着,忽然眼前一亮,一个更好的念头迸了出来。
她赶紧在亚瑟耳边耳语了几句,又朝着美女们大声道:“主人可没说要抛弃你们哦,刚才我还没说完呢,主人特地让我来请你们一起去浴室哦。”
美女们一听,立刻破涕为笑,也不辨真假,喜孜孜地跟着林零浩浩荡荡而去。
高汶侯爵的浴室也是竭尽奢华,大浴池一角,稍稍高出水面,与墙上的浮雕连在一起,一棵石柳下垂的枝条间流出自不远处地下温泉引来的热水,经年累月奔腾不息,所以池水永远是温热的、流动的、鲜活的。
贪财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收集来财富却不会利用。这一向是他的座右铭。
此时的侯爵,正舒舒服服地泡在池子里,恍惚间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犹如海浪一般向这个方向席卷而来。不好!他刚意识到一点,就已经被一大群颜色各异的美女们给包围了。
这不是他的收藏品吗?怎么全都跑出来了!简直造反了!
“你们全都给我闪开,谁让你们出房门的!”
他的面色红一阵青一阵,正想拿起旁边的毛巾挡一下,几乎是在一瞬间,一只黑猫从美女身后蹿了出来,朝着他张牙舞爪而来。高汶侯爵条件反射地往后一退,只觉一阵冷风吹过,脖子上已经被架了一个冰凉的东西。美女们顿时被惊吓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侯爵大人,请你交出美杜莎之镜,不然的话,我怕会不小心伤到你。”林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黑社会。高汶先是一惊,旋即又垂下了眼眸,轻轻笑了起来:“果然是我最想得到的收藏品,居然还有这一招。”“废话少说,交出镜子,还有立刻让人把兰斯洛特骑士带到这里。”林零提高了声音。他漫不经心地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不怕死啊。”
“也许你不怕死,不过还有比死更可怕的哦。” 林零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说要是我现在把你绑起来,光溜溜地扔在这里,你猜你那些收藏品会怎样对待你啊,我看她们已经要流口水了吧,哦呵呵……”
“来人,立刻把兰斯洛特带来!”
这个威胁对侯爵果然很有用,他的脸色都发白了。
不多时,兰斯洛特就被带了进来,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但并无大碍。在看到林零和亚瑟的一刹那,他似乎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愧疚的神色浮现。
“还有美杜莎之镜呢?”林零的手上使了点劲。
高汶似乎有些无奈:“看到那个浮雕了没有?对准那只小鸟的左眼扣三下,就会有个暗格弹出来,暗格里有个金盒子,美杜莎之镜就在那里。”“我去。”兰斯洛特按照高汶所说,倒是不费力气地拿到了那个金盒子。“行了,东西拿到,我们撤。”林零刚说完,忽然发现小鸟本来紧闭的左眼忽然转动起来,居然微微地睁开了……“快闭眼!林零,兰斯洛特,那里才藏着真正的美杜莎之镜!”亚瑟大喊了一声。
默林的话此时又在她的耳畔响起——
“使用美杜莎之镜时,一定要小心,只有她的右眼才能破解身体互换术,如果是左眼的话,就真的会把人变成石头。”是左眼啊……完了……她要变成一块石头了……

看到帕西法尔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林零这才松了一口气,抱起小黑猫,朝着特里司道了声谢。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她又忍不住问道。
他看看林零和小黑猫,不由退后两步:“你先离我稍微远一些再说。”
“喂……”看到他那副把他们当作是脏东西的表情,她就极为不爽。可谁叫人家刚才还救了她们呢,只好暂时忍耐下来。
“听说亚瑟殿下的身边有一位黑发黑眼的东方女孩,我想应该就是你吧。”他又看看亚瑟,“至于这只会说话的猫,我刚才在树上听到了你们所有的对话,我听到你喊它亚瑟?”
林零吓了一跳,连忙辩解:“哈,这是亚瑟殿下最喜欢的猫啊,所以亚瑟殿下就赐给了它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很受宠吧。”
“其实我在旅店里无意中听到有人要一个黑发黑眼的东方人的性命,还有他所带的那只猫,所以我当时就有些好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让你进我的房间。不过,没有想到……”他的脸上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这是亚瑟殿下最喜欢的猫?”
“一点也没错。”亚瑟在一旁冷冷开了口,又看一眼林零,“我们也要继续赶路了。”
“你们是去凯米洛特和亚瑟殿下会合吗?”特里司忽然问道。
“对啊,我要把这只猫带给他嘛。”林零笑了笑。
“那么,请让我一起随行吧。”他冷不丁地说道。
“什么?”林零微微一惊,“你和我们同行?”
“对啊,反正我也是去凯米洛特看看到底谁才是真命天子,那就不如结伴而行,路上再有什么追杀者,我也可以保护你们啊。”他的笑容如同清澈的泉水,完全不能把他和刚才在短短几分钟就杀死了数十人的男子联系起来。想到这里,林零的心里也有些发毛。
“让他一起去。”亚瑟倒同意了。 “这样行吗?”她犹豫着捏了一把它的尾巴。
对方迅速地飞给她一个猫白眼,脸上写着明显的几个大字:别占我便宜!
“那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她掉转马头,却见特里司还留在原地,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这把剑沾了血,”他想了想,将剑咣当一声扔在地上,“那么脏,我还是不要了。”
“喂,你没有剑,到时还怎么保护我们?用树枝啊?!”某人气急败坏地吼叫。
天色渐渐泛白,林零一行人也走出了森林。
晨风在森林边的小溪上搅动着金色的微波,林零拴好马,走到小溪旁洗了洗脸和手,一转头看到亚瑟正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于是也不客气地将他往溪里一丢,“你也好好洗下吧。”
虽然亚瑟晃动着四条小短腿表示不满,但终于还是因为力量的弱势,被强行洗了一下。
“等一下,别跑,要擦干了才不会感冒。”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衣服的一角帮他擦干身子。
“笨女人,等以后我再和你算账。”他低声道。
“不就是让你洗一下嘛,你看人家特里司,都蹲在那里光洗个手就洗了一小时。”她笑眯眯地说道。
“我指的不是这件事,”他压低声音,“昨天你居然想让我先走。”
“有错吗?”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没有什么比你成为英格兰的国王更加重要。”
“但我绝不会扔下一个女人独自逃命,对于骑士来说,这是耻辱。”他冷冷道,“以后不要再做这种蠢事,我也不会感谢你的。”
她咬了咬嘴唇,鼻子里有淡淡的酸意,原来,昨天她这样拼了命地想要保护他,在他的眼里不过是蠢事。无论她做什么,都得不到他的任何认可。
算了,反正她也不需要他的任何认可……
“怎么停下来了?我的背上还没有擦干呢。”他懒洋洋地翻个身子。
擦你个头!她干脆利落地飞起一脚将它重新踹回小溪中。唔,拍拍手站起身来,心情好像好多了耶!
“怎么了?”特里司终于洗完了自己的左手,开始洗右手。
“哈,向你学习,应该让它多洗洗。”她干笑两声。
特里司点头:“不错,每天至少洗个五遍才稍微会好一些。”
“对了,那个帕西法尔到底是什么人?感觉好像蛮神秘的呢。”她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少年,趁着现在有空随口问了一句。
“帕西法尔吗?他是最不像骑士的骑士,听说他被下了诅咒,所以在他的身体里,同时有善与恶并存,单日行善,双日作恶。但无论是被哪一方面控制,他的原则就是绝不伤害女人和孩子。”
“善与恶,也就是天使与恶魔的混合体吗?”她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怪不得上次看到帕西法尔时就有这样的感觉。
“也可以这么说,”他笑了笑,“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善与恶的挣扎。太过直白的善并不能真正救得了世人,太过直白的恶是天下的大敌,更多的是处于善与恶的中间吧。”
“那么你呢?”她脱口道。
“我吗?”他的冰绿色眼眸内闪动着淡淡的光泽,“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她用手指拨动着清澈的溪水,陷入了沉思。忽然,一阵熟悉的嗡嗡声传入耳内,她抬起头一看,哇,一只好大的蚊子正停在特里司裸露的手臂上。
特里司厌恶地抖抖手臂,那只蚊子飞走了又很快飞回来。
“快帮我捉走它。”他皱紧眉,“好脏!”
“你自己拍死它不就得了。”她翻了个白眼。拜托,杀几十个人就好像切西瓜一样,居然连一只蚊子都不愿意下手?
“这么脏的东西我不想碰,快替我捉走。”他嫌恶地扭过头,“对了,你再洗遍手再来碰我。”
这什么人啊……林零眼珠一转,忽然有了想捉弄他的念头。于是走上前去,二话不说,啪地一下将蚊子拍死在他手臂上,顿时那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一具蚊子的尸体和一滩蚊子血。
“啊啊!”他的反应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激烈,立刻将手放入溪水中洗了起来,看架势像是恨不得将整条胳膊给卸下来才好……
“啊,对不起,我的力气大了些。”林零在一旁忍着笑。
亚瑟浑身湿漉漉地从溪里爬上来,看到这副情景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说,特里司骑士,你是怎样通过训练成为骑士的呢?你这么怕脏,看到血还这么厌恶,真不知你是怎么熬出来的。”她的双眼中充满了好奇的光芒,莫非是靠他的美色……
他停住动作,缓缓开口道:“其实在以前,我一直在想用一种什么方法才可以在战斗中绝对保护自己不受伤,不要痛,不要在完美的肌肤上留下任何丑陋的伤痕。因为我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又怕脏,又怕痛,还讨厌血。”
“那么,是什么方法?”
他抬起头,直直地望进她的眼睛,清澈见底的冰绿色,原来也有着无底的深渊:“其实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最强。你比所有的对手都更强,自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林零的心里微微一动,目光落在了他身后随风摇曳的花朵上,那白色的花瓣犹如蝴蝶一般展翅欲飞,原来,这里也有蝴蝶百合,只是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一种巧合呢?
蝴蝶百合的花语——力量。
只有拥有力量,只有比所有的对手更强,才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不远处,亚瑟冷冷注视着特里司,眼中浮起了复杂的神色。

也不知策马狂奔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薄暮层层铺展,烧成火红一片肆意蔓延,火红的波纹将硕大的夕阳完全覆盖。
林零在一条清澈的小溪边停了下来,将石化状的小黑猫放在了一边。小黑猫动了动眼珠,似乎慢慢恢复了意识,不过目光还是有些呆滞。
“看起来我们好象只能在这里暂时过一夜了,等明天到了镇子里应该会好一些吧。”她看了看天色,幸好之前去过凯米洛特,所以对于这条路还有点印象。
黑猫亚瑟转过头来,冷冷瞥了她一眼,冷冷哼了一声。
“我知道你在生气拉,可是当时我真的没有注意啊。我刚才已经和你道歉了,那是意外,对不对?谁都不想的。”林零一边栓着马,一边说道。不过想起刚才那一幕,还真是好笑呐,人家变态大叔也受了不小的刺激啦,呵呵。
“刚才的事别提了!”亚瑟飞给了她一个猫白眼,气鼓鼓地伸开手脚躺在了软软的草地上,露出白白的猫肚皮。亚瑟这个家伙虽然一点都不可爱,可是变成小猫还真是可爱到爆啊!可爱得连她这样的老实人都忍不住想要欺负它!
她笑嘻嘻地看着它:“亚瑟,想开点啦。虽然这可能是你的初吻,不过对方怎么说也是个帅哥,你也没有吃亏哦,而且我看好像是他比较惨哦。”
“什么可能是我的初吻,这就是”亚瑟气恼地回了半句,忽然觉得有些失言,赶紧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笨女人,这都是你的错!”小黑猫瞪了她一眼,还朝她呲了呲牙。
“好了好了,那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嘛。你还要我怎么做啊?”林零做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怎么说人家都是将来的英格兰国王,所以千万不可以得罪哦。
小黑猫似乎考虑了一下,转了转眼珠:“好吧,去准备晚饭吧,我饿了。”
“饿了吗?那”林零摸了摸怀里。空空如也,刚才逃得太急了,所以什么也没带上。她看了看四周,不由额上冒出了三道黑线,难道这是野外生存训练吗?
“笨蛋,去抓鱼好了。”小黑猫伸伸爪子,懒洋洋地指挥道。
“抓鱼?”她望了望那条小溪,嗯,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哦,反正电视上不是经常有这样的镜头吗?抓了鱼然后烤一烤,哇,味道也很好哦!
不过,现实和想象总是不一样。在做了N次无用功,摸上来一大串水草之后,林零很快意识到了这点。别说抓鱼了,连片鱼鳞都摸不到,可恶列,这些鱼为什么都不乖乖在哪里让她捉!
“真是个笨蛋,连条鱼都捉不到!”小黑猫对于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意外。
林零气恼地回头,狠狠瞪了一眼正躺在那里说风凉话的某猫:“你别小看人啊,我一定捉一条给你看!”
说完,她睁大眼睛观察水底,终于对准一个黑影迅速出手!
“哈哈,你看,我抓到了!”她看也没看,兴奋地将那个猎物拎出水面向亚瑟炫耀。
“那个——”某猫眯了眯眼睛,“你确定那是鱼吗?”
呃~~好像手感是有些不对哦这条鱼怎么特别硬啊?她侧过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对方的大钳子已经准确无误地夹中了她的耳朵!
“啊啊!”一声惨绝人寡的叫声传遍了森林,惊起无数飞鸟。
“世界上居然还有连螃蟹和鱼都分不清楚的笨蛋。”某猫叹了口气。没办法,还是要他亲自出马啊。
夜幕笼罩下来,黑黑的山峦就像静卧在大地上沉睡的巨人,他们的呼吸化成了冰冷的晚风嗖嗖尖鸣着。
吹过树梢。四周的松树仿佛都睁开了一双双绿莹莹的眼睛,用枝叶互相推挤抚摸着,在夜色里窃窃私语。
林零坐在一旁,哭丧着脸揉着自己光荣负伤的耳朵,虽然已经把那只螃蟹剁了吃掉解气,但肉体的创伤却是不可弥补的呀……
她瞥了眼躺在地上鼓着胀胀的肚子,看上去惬意无比的小黑猫,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刚才多亏亚瑟帮她咬断螃蟹的钳子,她才不用挂着那只世界第一恐怖的“耳环”,可要不是他冷言冷语的讽刺,她哪会气得连螃蟹和鱼都不分咧!而且明明它自己抓起来比谁都利索,还偏偏故意要她去抓。
更可恶的是,它居然这么舒服地睡着了……
夜色渐渐笼罩了整座森林,一阵夜风吹过,林零打了个寒颤,也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还顺便将自己的披风盖在了身上。刚想闭上眼睛,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小黑猫似乎蜷了起来,虽然心里想着冻死他最好,可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抱他。
“又想非礼我?”亚瑟殿下的警惕性还真不是一般高,她的手都还没碰到它,它已睁开了那双高傲的眼眸。
“喂,你的思想真是不纯洁,动不动就非礼非礼的,我至于要非礼一只猫吗!我是怕你着凉才想抱你过来的!”林零也有些郁闷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好心没好报吗?
“不需要。”他冷冷回了一句,翻过了身去,忽然,只觉得身子一轻,居然被人揪着耳朵拎了起来!
“笨女人,你疯了!”现在的他,只能乱摆着四条小短腿一表示自己的愤怒。
“亚瑟!你别耍脾气了!我知道你爱面子,也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答应了默林会把你送到凯米洛特的!现在兰斯洛特不在了,一切只能靠我自己了。其实我也很害怕,我也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着我们,我甚至也没有把握能不能将你安全送到凯米洛特,但是,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我会尽我的全力的。所以,我也会好好照顾你,应为……这也是我的责任。”
亚瑟停止了挣扎,惊讶地望向了她,只见少女乌黑的眼眸在异色的照耀下,是那样明亮璀璨……现在的她,和刚到这里时是多么的不同。尽管她的眼神里还有疑惑,有恐惧,有对未来的不确定,但是有一样东西,却是之前不曾有过的。
对了,那就是——坚强。
即使害怕也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的坚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再选择逃避了,她在一点一点地改变,也许有一天,她真的可以站在他的身旁……与他并肩而行……
林零稀里哗啦地说了一大通,本来以为亚瑟一定会发飙,没想到他只是垂下了眼睑,低低说了一句:“知道了。”
啊?她没听错吧?这个家伙居然只是这个反应?哈,难道是怕吃亏?毕竟现在,双方的力量是悬殊的哦,哦呵呵呵。好吧,算这个家伙识趣,林零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将他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身旁,接着也躺了下来,将披风顺手盖到了他的身上。不过,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尽管现在他是一只猫,但……还是不能靠得太近了。
“喂,我事先声明,你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哦,不准再接近我更多。”他冷冷甩了一句,翻个身,不客气地将屁股对着她。
这句话好像应该是她说的吧——有些郁闷的心情,林零只好闭上了眼睛,还是睡觉好了,省得受那只猫的气。睡到半夜的时候,天气似乎更冷了,她胡乱摸索了一阵,忽然摸到一个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拖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不放手。那个东西似乎拼命挣扎了几下,然后也不动了。
真奇怪,好像一下子变得暖和起来了呢…… 不知不觉,天亮了。
天空碧蓝如洗,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枝叶间投下了条条光柱,在这阴暗影绰的密林中竟营造出几分迷离隔世的幽静。一颗晶莹剔透的露水反射着熹微的晨光,悠然地顺着一片草叶的叶脉滑下来,压弯叶梢轻轻地坠落,消失在潮潮的泥土中。在翠鸟的婉转低鸣中,林零睁开了眼睛,正想伸一个懒腰,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
哇!小黑猫不知何时居然钻到了他的怀里!居、居然还正好蹭在她的……胸口!
“亚瑟!!”一声尖叫冲入云霄,还在睡梦中的小黑猫被她一把揪着耳朵拎了起来。被摇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笨女人,你发什么疯!”可怜的亚瑟还是只能乱晃着自己的小短腿。
“你、你、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钻到我的怀里!”她的小脸涨得通红,可恶咧,到底是谁非礼睡啊!
“昨晚是你把我硬拉过去的。”他翻了翻眼皮,“我才是受害者。”昨晚被非礼的人好像是他吧。明明睡得好好的被一把拉了过去,挣扎了半天都没有用。只好乖乖就范,还差点没被溺死。
“胡说。怎么可能!”刚要反驳,她的心里咯噔一下,一股寒气腾地从背后渗出。那个,昨晚那个时候那个东西就是亚瑟?啊啊!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太丢人了!
“好了好了,这回就这么算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们也该赶路了。”她心虚地将他放了下来,故意岔开可话题,打算这么不了了之。
亚瑟倒也是出乎意料地什么话也没说,点了点头,随着她跳上了马。
这个家伙,怎么和平时不大一样?林零惊讶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前面的小黑猫,要是在以前,他早就趁机奚落她个半死。这回居然就这么了结?哈,果然是意识到了他所处的劣势阿。
“我说——”他忽然慢悠悠地开口。 “什么?”
“你该多吃点东西,好歹长得丰满些。身上的骨头硌死人了,到现在我还浑身酸痛。”
“去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