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短篇小说

摘要:
讳莫如深的陈年秘密,感情和信义的百转纠结,欲望与人格的生死博弈!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2日书讯:近日,冀艳敏新书《一家之主》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冀艳敏,豪爽的邯郸女子,华语中文网签

摘要:
六、领导者的艺术有出息的小欧在青年干部中脱颖而出,成为一颗耀眼的基层领导干部新星。不但是干部群众对他趋之若鹜,更是乡政府为数不多的女青年心目中的偶像。上任伊始,小欧就马不停蹄地召开新班子会议、布置任

摘要:
宝莲灯故事发生在明朝。据传说三圣母,有一天,有个叫刘彦昌的,踏进了雪映宫。他赴京赶考途经华山,他对圣母感到很惊奇,就决定来雪映宫看看她。他心想,如果三圣母真现身,这世上恐怕没

图片 1

六、领导者的艺术

宝莲灯

讳莫如深的陈年秘密,感情和信义的百转纠结,欲望与人格的生死博弈!

有出息的小欧在青年干部中脱颖而出,成为一颗耀眼的基层领导干部新星。不但是干部群众对他趋之若鹜,更是乡政府为数不多的女青年心目中的偶像。

故事发生在明朝。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2日书讯:近日,冀艳敏新书《一家之主》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冀艳敏,豪爽的邯郸女子,华语中文网签约驻站作家。主要作品有《岁月》《赵王台》《一家之主》等。其中长篇小说《岁月》荣获2010年度华语中文网征文大赛一等奖。

上任伊始,小欧就马不停蹄地召开新班子会议、布置任务、找人谈话,有条不紊地开始施政。

据传说三圣母,有一天,有个叫刘彦昌的,踏进了雪映宫。他赴京赶考途经华山,他对圣母感到很惊奇,就决定来雪映宫看看她。他心想,如果三圣母真现身,这世上恐怕没有哪个女子比上她。刘彦昌见店内左侧桌子上摆了个签筒,里面插好多竹签,他一时好奇,她插了一个竹签,想考验考验那么灵验的三圣母。他拔出签来一看,原来是空签。刘彦昌气愤不已,觉得三圣母是个骗子,他就在墙上写了如下一首诗:

编辑推荐

“晓月,欧乡找你。”通讯员跑到我房间叫道。

一首诗:

平凡人的故事,却成就最动人的传奇。唤醒时代昏聩的良知

“知道了。”我丝毫不敢懈怠,边应声边急匆匆赶往欧乡的办公室。

我很气愤气满腔,

诺言和家族,我都要守住!

我轻轻地敲下欧乡的门。“进来。”一声响亮的回应传出后,我就推门入室。顿时眼前一亮,欧乡办公室已经修茸一新,豪华的办公桌、沙发椅整齐的排列在那里。

怒狠圣母太张扬。

讳莫如深的陈年秘密

“请坐。”一声干脆利落的声音,从欧乡喉咙传出。我就躬身坐在沙发上,欧乡在对面的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语速变慢:“我最近很忙,你有什么要求和建议,就讲讲吧。”

几次抽签不灵验

感情和信义的百转纠结

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要求和建议,只想还没有明确答复欧乡的个人问题。欧乡无疑是一名杰出的青年,乡里的三名女同胞现在对他都刮目相看,他在婚姻市场中极具竞争力。此时,我的心绪变乱了,怎么才能说起个人的事呢?

为何都是不灵方。

欲望与人格的生死博弈

沉默……,我本来就不善于言辞,加上这会儿的紧张,成了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写完后,刘彦昌提其背包就下山了。刘彦昌刚走,三圣母和灵芝就赶来了。原本她们有事出去了。一进门,眼尖的灵芝就看到墙上的题诗。灵芝对圣母说:“你快去看,那墙上有人题了诗。”三圣母看了很生气。灵芝说:“你看那书生气势汹汹,肯定是他干的!”三圣母愤怒极了,她利用法术,招徕电母,下了一场大雨,把刘艳昌淋的象落汤鸡似的。

内容提要

一对惊世至宝元青花梅瓶,搅动了一个平凡家族的宁静。幕后奸商一心觊觎,制造重重事端,浓重的阴影笼罩着平凡善良的一家人。巨大的困境以及人性本质的贪婪,不断捶打着孤独疲惫的老人。要守住家族,还是守住60年前的千金一诺?

“上级的巡视组马上就要来我们这里了,他们会找人谈话。你要和党委保持一致,要统一思想,认清形势,使我们领导班子的业绩得以肯定。”欧乡慢条斯理地开口。

刘彦昌急忙跑了,跑了一半,下起大雨,他更加快了步法,可是一不小心,把脚歪了,他一时气急攻心,两眼一黑,晕了过去。三圣母怕闹出人命,就让灵芝去把他扶起来。三圣母就变出一间小屋,她和灵芝就把刘彦昌扶进了小屋。过了好久,刘彦昌才醒过来,他看见自己在姑娘的小屋里。谁知他刚站起来,头又晕了,三圣母和灵芝就把他扶到床上,发起高烧来了。三圣母和灵芝又是熬药又是熬汤。又给他做饭吃,给他烧开水喝,又用湿毛巾盖在头上,降体温。刘彦昌终于好了,为了感谢三圣母他又写诗一首:

章节试读

就在李立群拿着新的原料回家时,香港维多利亚湾附近的凯华大厦里,凯华艺术品投资集团的董事长潘虹正在召集高层管理人员开会。潘虹身穿剪裁得体的法国Haute
Couture定制套装,气定神闲地注视着与会的集团高管们。别看潘虹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但岁月却没能给这位仪态雍容的女强人留下太多的痕迹,她看上去依旧光彩照人。在她的带领下,凯华集团已经连续十年在“全港艺术珍品拍卖会”上获得了最佳拍品的桂冠,如今的凯华集团已经俨然成了业内的霸主。在静得似乎能听见银针落地的会场上,潘虹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各位,我正式向大家宣布,我们凯华集团准备在即将开幕的这一届全港拍卖会上再次卫冕,并一定要成功!”潘虹好整以暇地扫视了一下众人,又加重了语气:“我要着重强调的是,一年一度的‘全港艺术珍品拍卖会’是港人乃至整个华人世界的艺术品投资风向标。它将直接左右着整个艺术品投资市场。为此,我要求集团上下必须全力以赴,不得产生一丝一毫的懈怠。”潘虹的话令在座的高管们神情肃然,会议室内因此出现了更加难耐的寂静。潘虹的女儿潘佳也作为高管列席其间,集团法务部总监胡平江坐在她的身旁,在大战来临前的肃穆之中,两人在不经意间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其中不乏温情脉脉的成分。潘佳就像昂贵的洋娃娃一般华美娇贵,而胡平江则给人一种精英的形象。身穿深色西装,领带打得一丝不苟的他器宇轩昂,身上似乎永远毫无破绽。就在这时,潘虹的秘书突然推门走进会场,悄悄来到潘虹的身后,附在她耳边低声咕哝了几句。大家吃惊地看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潘虹居然神色大变,沉静如水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稍纵即逝的慌乱。“今天的会就先开到这儿,希望各位精诚努力,全力以赴实现集团的总目标!”潘虹用这句话简短结束了会议之后,立即站起身对潘佳吩咐道:“潘佳,你跟我来!”潘虹面沉似水地离开会场,脚步不停直奔大厦的停车场。潘佳很少看见母亲这般模样,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敢问。直到上了车,潘虹才红着眼圈告诉潘佳:“佳佳,刚刚医院打来电话,说你外公的病情恶化,眼看着就不行了……”这句话令潘佳瞬间明白了潘虹失态的原因,因为她心里十分清楚,卧病多年的外公在母亲心里的分量。等潘虹母女赶到医院时,已经等候多时的接待人员立即小跑着带路,把潘虹母女领到了三楼尽头的特设ICU监护室里。看到潘虹的出现,本来已经衰弱到极点的潘父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潘虹俯下身,把头凑近父亲嘴边,极力压抑着哭泣,温柔地说道:“爸爸,我来了……”老人挣扎着抓住了女儿的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艰难地说:“有……有一件……往事,是时候告诉你了……”老人的这几句话无疑是在交代后事了,在外人眼中的“铁娘子”潘虹立即在一瞬间崩溃,忍不住哭着嚷道:“爸,我不要听什么往事!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老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你要看开些,人哪有不……不死的……”潘父挣扎着继续说道,“我……我希望……希望你能尽快返回内地,去……去一个叫邯郸的城市,寻回……寻回我在战争年代委托‘福祥当铺’保管的元代青花梅瓶……”潘虹听罢大吃一惊,因为元青花存世本就稀少,就是一件残缺的小物件也价值不菲,更别说是只有传说中才听到过的梅花大瓶了。那简直就是人间瑰宝,其价值根本无法用金钱衡量。就在潘虹被惊得目瞪口呆之际,老人已经把一张满是岁月痕迹的当票交到了潘虹的手上。

我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说:“我知道的。”原来当领导只是关心自己的政绩,个人进步是第一要务吧。这还不好办吗,我到时说好话就得了。

明眸皓齿栩如生,

专业点评

平凡人的故事,却成就最动人的传奇。唤醒时代昏聩的良知,诺言和家族,我都要守住!讳莫如深的陈年秘密,感情和信义的百转纠结,欲望与人格的生死博弈。

不过话说回来,也有年轻人私底下在议论着。小东就说过:“小欧真是水里拉尿—看不出,怎么就他会提拔?不就是会巴结加拆台吗。”但是欧乡现在毕竟是领导,只能说说而已。

默默无言亦有声。

我关心又当心的事情欧乡居然没有提及,我就放松了心情。欧乡现在举手投足间折射出一股庄严而高傲的气质,俨然一付领导气派。

君退瘴雾我采药,

“没有其他事,我先告辞了。”我小心地说。

利人利物两心同。

“恩。”欧乡有点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就知趣、急忙地走开了。

刘彦昌题

事物变化往往是出乎意料,人和事的变化更是匪夷所思。

题完词后,刘彦昌走到雪映宫前,说:“小生在下,有点疲乏了。”说完,走到雪映宫前一个角落那里有块石头,他就坐在石头上,开始看看书,慢慢地睡着了。三圣母把自己脖子上的红围巾拉下来,并用自己的红围巾把刘艳昌遮盖起来。

深夜,我从梦乡中醒来的一件急事就是要解手,宿舍走廊灯光闪烁,我就起床和衣走到公共卫生间。当我出来时,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女生身影,从欧乡的宿舍里面轻轻的推门出来,打着赤脚蹑手蹑脚地走到楼下去,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旗村支书的女孩。

这时,刘艳昌醒了,说:“我浑身温暖,是您给我遮盖的吧?”三圣母说:“是我遮盖的。你就留在这里吧。”刘彦昌想这么漂亮的女子,要嫁给我多好啊!而三圣母也有这个意思,就是怕哥哥阻拦。想到这里,刘彦昌竟公开提出要和三圣母交朋友。三圣母说:“我考虑一下再给你回答。”

真让人大跌眼镜。一向追求上进的欧乡,仕途刚开始通畅的时候,竟干这等苟且之事,他们谈恋爱是不可能的,这女孩才14岁呀。不过当了领导自然有领导的活法,我就不往其他方面想。

大约三圣母考虑了五天,三圣母对刘彦昌说:“我同意和您交朋友。”刘彦昌说:“我家里很穷,你不介意吧?”三圣母说:“只要我俩相爱,何论贫富?”经过一个多月的恋爱,他俩就结婚了。一年后,三圣母生了个孩子。由于她哥不愿意妹妹和凡间人结婚,经常打架,没有举办婚礼,现在就补办一个婚礼,并办一个婚宴。

我又一次感到困惑。

三圣母令侍儿摆酒宴,侍儿说:“是——。”酒宴开始后,三圣母和刘彦昌叙谈起来。三圣母说:“今日结婚,可不要忘了赴京赶考。”刘彦昌说:“不会忘的,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小东今天下午刚告诉我说:“欧乡现在向团委女书记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了。”我才如梦方醒,潘乡所以对我变得如此冷淡,也是情有可原,相比之下,团委女书记身材高挑、长相清秀,自己也是高度不如人家。我只是说:“原来如此。”就无语了。

众美女说:“祝贺圣母官人——。”三圣母和刘彦昌同说:“大家同喜。”这时,一个侍儿说:“邻居叔叔大爷,兄弟姐妹都来了。”三圣母和刘彦昌说:“有请——。”众乡亲说:“我们来贺礼了,祝贺你们和和美美。”三圣母和刘彦昌说:“多谢了。”有个邻居美女问三圣母:“你家的幼儿叫什么名字?”三圣母说:“叫沉香。”婚礼的场面非常热闹!三圣母和刘艳昌说:“各位请喝酒吧。”众乡亲说:“请酒,谢谢。”众乡亲吃的酒足饭饱,都很高兴,要离去。三圣母一家子说:“以后多来往啊!”众乡亲说:“我们是邻居,你们有喜事我们理当来贺礼啊!”众乡亲都离去了。

想不到的是,欧乡在开展正面出击的同时,又另辟游击战场了。怪的是这世道变得太无常了,我对基层工作、生活的美好憧憬,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了

宴会结束后,以灵芝为首的和众美女跳起舞来,千姿百态,非常精彩,一会儿是扇舞,一会儿又是圆圈舞,借助动听的音乐,令人心旷神怡。舞蹈最后,灵芝竟躺在地上,眼瞅着上面,手里还摇着扇,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

七、风雨的考验

最后上场的是三圣母,她舞的更美妙。一会儿是刀舞,一会儿是剑舞,一会儿是棍舞。更令人吃惊的是,她玩弄剑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她迈着纤纤细步,非常灵活,上下高低舞弄刀剑棍,十分自如。一会儿向前舞动,一会儿双手拿着一棍棍子,直向前去,轻快自然。近十五分多钟。

沿海地区的台风季节,天气变化得喜怒无常。早晨还是阳光明媚,转瞬间,乌云渐渐地密布起来,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正在这时,他的兄长二郎那边的人,身穿武士服装、戴皮帽、脸白色的人,他先翻了几个筋斗,像飞一样飞上华山,把三圣母最宝贵的东西——宝莲灯偷走了。三圣母和刘彦昌,想追上去,已经来不及了

市防讯办发出紧急通知:今年“乌龙”台风正面袭击我市,请各级要做好防台抗风工作,确保万无一失。

结婚后,三圣母和刘彦昌在山下半了一个医馆,开始救治百姓的生活。几个月后,刘彦昌的考期到了,他不想放弃这难得的好机会,又不想离开妻子。就在他苦恼万分的时候,善解人意的三圣母为丈夫准备好了行装,刘彦昌踏上了赶考的路程。在京城,刘彦昌凭借自身的才华高中状元。皇上见她英俊潇洒,就想把自己女儿许配给刘彦昌。公主配状元是天下再好也没有的事。刘彦昌却回避了,说自己有妻子,皇上大怒,将他赶出京城,落魄的刘彦昌只剩下回家的路费,回到华山。他来到华山却见雪映宫变成一片废墟,妻子就不知哪去了。顿时,他气血攻心,眼前一黑,昏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刘彦昌醒了,他抱着幼儿四处观望。

灾情就是命令,我们赤壁乡包村干部都深入一线,布置防台措施。经过一番番走村入户后,基本上把村民的安全安排妥帖。

二郎神来了,刘彦昌抱着幼儿要逃跑,被二郎神踢了一脚,她躺在地上不动了,有个人把他的幼儿放在地上,后来被霹雳大仙抱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