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懵懂懂的青春,短篇小说

摘要:
他家的后门就对着她家的大门口,只是隔了个三米宽的水泥路的人行过道,他是独生子,所以他的家人都很疼惜他。她是家里的老大,因为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比她小了五岁,她喜欢听她弟弟甜甜地叫她姐姐,可是一看到爸

摘要:
按说一路上,族长带着以曌和珂罗本就要到雪枫林了,突然族长身子一震,全身失力,就从空中跌落下来。族长奋力护住两个小女孩,却怎么也聚不起灵力,她轻皱着眉,心中猛然一惊:难道虚空灵柱被破坏了?坏了,自己无灵

摘要:
跑快跑一个声音不停在她耳中响起。快跑到他的身边后面一直追随的脚步声还有,静儿如噩梦般的呼唤。地上的土粒无情的刺痛着少女那娇嫩的双脚,风刮起她那乌黑飘逸的长发,鬓角已渗出薄汗,她紧紧咬住下唇,而后因为实

他家的后门就对着她家的大门口,只是隔了个三米宽的水泥路的人行过道,

按说一路上,族长带着以曌和珂罗本就要到雪枫林了,突然族长身子一震,全身失力,就从空中跌落下来。族长奋力护住两个小女孩,却怎么也聚不起灵力,她轻皱着眉,心中猛然一惊:“难道虚空灵柱被破坏了?坏了,自己无灵力支撑,只能等食甚过去再恢复了。可是怎么打开圣地结界啊?”她正独自愁着,忽又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心不禁一紧,见是青羽率十一位灵女来了,便稍稍放了些心。青羽见到族长,也不顾礼节了,奔过来抱着族长就哭。族长忙问她:“怎么,紫痕·碧落呢?”青羽哭红了眼,勉强止住泪,回道:“都被抓起来了!呜呜……”青羽也顾不上擦眼泪了,抓着族长的袖子就说:“族长快逃吧!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跑…快跑…一个声音不停在她耳中响起。快跑…到他的身边…后面一直追随的脚步声还有,“静儿…”如噩梦般的呼唤。地上的土粒无情的刺痛着少女那娇嫩的双脚,风刮起她那乌黑飘逸的长发,鬓角已渗出薄汗,她紧紧咬住下唇,而后因为实在累的不行了,才终于松开了牙,微微喘气。手上却始终紧紧握住那药丸。被逼到悬崖边上时,少女仍没有一丝退却,她怔怔地看着山下那抹白色的身影,他的双脚都陷在泥里,弯下腰,将秧苗一丝不苟地插在地里…

他是独生子,所以他的家人都很疼惜他。

族长也很想跑,但无奈灵力已耗尽了,这里已是绝路,又打不开结界,有什么办法!很快她们就看到了他们的火把向这边涌来,唯一的出口已经被他们堵住了。族长忍无可忍了,她强撑着身子把以曌·珂罗护在身后,向卜世他们喊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少女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手中的药丸,被她拍入口中,吞下。她闭上眼,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一行清泪淌过她的脸颊。那白衣男子像是早已知晓她的到来,轻叹一声,“你不该来的。”男子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看少女就要粉身碎骨,但空气中一股轻柔之力将她稳稳地托住,送到田梗上。这时,少女转醒,看到眼前那平淡无奇的白衣男子脸上露出痴迷而痛苦的表情,“青衣…”她低声唤道。“回去吧。”青衣淡淡的口气,没有一丝情绪。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眼睛红肿,布满了水雾,下唇已经被咬破,沁出血珠,流进她的嘴里,是无穷无尽的腥涩。果然还是那么淡漠,明明笑得那么温柔,却总是感觉难以靠近,你我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了,我连为了靠近你而努力的机会都没有。回去?我以为你还是会对我有意的,我以为你会带我走的,我以为…我以为…原来…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少女所有的痛苦都只能默默咽下,所有的话,亦只能默默地埋在心里。“好。”少女露出一个笑容,只是,爱哭还难看。这时,一直在她身后拼命追赶的奕楚赶到了。“静儿,那药丸呢?”他着急地问道。“扔了。”静儿平静的说道。奕楚不放心地再次问道,“真的?”“嗯。”得到确认后的奕楚立刻松了口气,刚开口想要训斥她几句,但想到如今她的情绪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心中一软,便没了那底气。“我,跟你回去。”静儿缓缓说道。“什…什么?”奕楚像是受到了惊吓般,睁大了双眼。“跟你回去。”“好好好,我们回去。”奕楚自是喜不自胜,上前握住静儿的右手,静儿也不拒绝,她的手冰得吓人,奕楚的左手温暖宽厚,却始终无法捂热她的手,更别说她的心了。静儿的每一步都需要下很大的决心,她在害怕,害怕自己忍不住回头,忍不住冲过去抱住那白色的身影无法放手,因为这是他希望的,不能任性,哪怕下面是万丈深渊,她亦要奋不顾身地冲下去,因为,这是他希望的。

她是家里的老大,因为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比她小了五岁,她喜欢听她弟弟甜甜地叫她姐姐,可是一看到爸妈对弟弟的爱超过了她,她就生气,爱吃弟弟的醋。

端木见她们无计可施了,便稳下心来和她们对话:“把丽人族圣女交出来!我们就撤兵。”

这日,她遵从家族长老的意愿与那青梅竹马的奕家大少奕楚成亲,她披上一身鲜红的华丽嫁衣,流苏凤冠,长发束起,她稚嫩青涩的脸蛋硬是成熟了不少,看着铜镜中陌生的自己,唯一不变的是眸中的哀伤。十里红妆,多少羡慕的眼光,多少嫉妒的眼神,静儿将它们视为环绕在身旁的尘埃,轻轻拂去。路过那块水田时,风不经意地将帘子吹起,静儿看着空无一人的水田,想起初见青衣那一天,他亦是在水田里插着秧,一人插秧,一人静看,静儿心中冒起一个遥不可及的念头:我心中的夫婿啊,无需满腹文采,亦无需武艺超群,无需俊俏,无需显赫的家室,亦无需有钱,无需会讨我欢心,亦无需只钟情于我一人,只需真心待我,安安心心与我一同过着平凡的男耕女织的生活…可就是这么一个在寻常人眼中再正常不过的念头对她而言,却是一辈子都无法如愿的,父母,家族,这两座大山将她死死地压住,让她透不过气,她从来没有这般厌恶自己的身份,厌恶父母为何将她生在百年世家,更厌恶家族为了利益逼迫她嫁给不爱之人。她原以为他是自己的救赎,是来帮她逃离这华丽的牢笼的,可是,他的态度一如他的身份,他是神仙啊,无情无欲,虽待她如珍宝,却不曾表明她在他心中的位置,他给她以温暖,却不曾说过喜欢一词,原是自己多心,又岂怨他无情?可笑,又可悲。静儿的心又抽痛起来,痛得无法呼吸。婚礼上,静儿硬生生的咳出一口黑血,“静儿!”奕楚扶住她欲倒下的身子,“奕楚…对不起…我…终是不能嫁给你…”她勉强支起一抹微笑,却突然闭上了双眼,手也从胸口滑落在地上,“那毒药你竟然吞了…静儿…你太自私了…我万万没想到你竟这般厌恶我至极…罢罢罢,到底是我逼死了你啊…”奕楚搂着她已冰冷的身体,像个孩子般哭泣,又用撒娇的语气诉说着。一个不爱,两个惨爱,静儿因为太爱青衣而不惜吞下毒药只为破坏婚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奕楚因为太爱静儿而向她的家族施压,逼迫她嫁与自己,让爱也成罪。

她的房间在二楼,他的房间也在二楼,而且窗户就这么面对面,一眼就可以望见对方,隔着两扇的窗户他们一起写作业,看谁写的快。有时候晚上还要看一下对方的房间熄灭了没有,没有熄灭的话,那么对方谁也不肯熄灭,因为对方都想着在大人的眼里,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很认真看书的孩子,可每次都是他先熄灯的。因为他不想她跟他比时间而看书看的太晚了。

族长自然不肯,“这里没有你要的圣女,把我的族人放了!”

“爷爷,之后那个青衣呢?”小女童追问身旁那白发苍苍的老人,“青衣啊…青衣其实在静儿出嫁那天就被压回天庭接受天罚了…魂飞魄散啊…”老人摸摸孙女的头,眼中闪过一抹痛惜。“啊~这个我知道!人神殊途,神仙一旦爱上凡人就要接受天罚。”

他老是喜欢折飞机,一张张纸飞机都很成功地飞入她打开的窗户而飞了进去,每次她看到纸飞机她都跑了过来,趴在窗户口跟他玩飞纸飞机,白色的纸飞机在两窗口中飞来飞去,承载着他的愿望,他的希望,想要跟她一起实现,只是现在暂时就让纸飞机成为他的一个秘密。

端木听后,一把拽过紫痕,当着众人的面就猥亵起来,与占本想说什么,可是卜世悄悄拦住了他,西门却狐疑道:“怎么我碰不得,他就碰得呐!”紫痕被端木非礼,红通着脸,自是不断挣扎反抗,无奈自己灵力尽失,端木城力气又这样大,当然挣不开,只能任由他肆意亲吻乱摸了。嘴里也只能狠狠地骂:“混蛋!魔鬼!快放开我!”

他比她大两岁,所以读书时他总是比她多两级,她四年级的时候,他六年级,她初一的时候,他已经是初三的学生会长了。

青羽见状忙用袖子遮住两个孩子的眼睛,少儿不宜呀!族长怔住了,她似乎也没想到这帮男人竟会如此下作龌龊。

说实话,进入初中,她才知道初中跟小学有多么不一样。

端木猥亵了紫痕好一阵子,看了看族长说道:“你再不交出圣女,我就把捉到的一百二十多个灵女全变为欲女!”说着,他就开始扒紫痕的衣服。众将士起先不明白端木什么意思,看到这里几个胆大的也猥亵起灵女来,而后越来越多人模仿。众灵女哇哇大叫,却又无可奈何。西门本想趁机猥亵一下碧落,可是碧落却一个劲地往与占那边躲,想是她看出与占不会和他们一样色吧!西门又不好推开与占去抢碧落,只能干瞪眼。与占似乎有意要护着碧落,卜世则始终冷眼旁观这一切。

高年级里的学长的很高也很好看,也感觉到了自己就像皱巴巴还在等待长高的孩子。

“好,我答应你。”族长当然不能看着这么多族女的贞洁被这些臭男人给毁了,“不过,你要放了她们。”

学校离家里很远,所以她住在了学校里面,一个星期回家一次。第一次她是那么地想念爸妈,想念的要哭泣。

端木看到族长妥协了,便放开了紫痕,又令将士放开众灵女。族长把珂罗推出来,道:“这就是你们要的圣女,宁珂罗!”

还好,他找到了躲在树下的她,他就像个哥哥一样为她擦掉眼泪,关心着她。

卜世看着另一个躲在青羽身后的小女孩,平静地说道:“我们要另一个女孩。”

最后每一次她都跟他走在一起,无论课间,还是吃饭,回寝室,他都会提前等着她,曾经她的爸妈很拜托他要多照顾她一下,他想这点他还是做的到的。

族长心中一颤:“难道他识破了?”可又不得不把以曌拽出来,又说道:“这是澹台以曌,只是普通的灵女罢了,你要就带走好了。”把以曌往前一送。

他的那些铁哥们搭上他的肩贼贼地问他是不是喜欢上了初一的她。那时他假装狠狠地揍了拳给他那些哥们,说她是他妹妹。然后他哥们玩笑说是邻家的妹妹吧!

这下,卜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万一要错了,那可就亏大了,死了那么多兵士,还耗了这么多心力。”与占看出了卜世的为难,便向他义父建议道:“圣女必在两个小女孩之中,要不把两个都带走!”卜世犹豫了一下,想到时间不多了,食甚过后就没有机会了,于是,他做出了决定:“我们要这两个女孩。”

他不说话。

“不行,只能带走一个!”族长想赌一把。

全校都知道她是他妹妹,所以因为他的关系,没人敢动她,他在全校可以说是混的不错,只要招招手,立马一帮兄弟哥们挺了过来。但是他的青春期很叛逆,动不动就是打架还群打,有时候还打到外面去了,这些都差点没让他退学了,请了几次家长过来都没用,还好他的成绩真的很不错,打架并没有影响他的学习。她的书包里每天都有擦伤药,那都是她为他准备的,每次打架之后,她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和他坐在草坪上替他擦药,动作很是轻盈,生怕碰疼了他,每次疼的时候他也要学着大人的所谓男子汉不喊疼。

“不行?那就不要怪我……”端木又搂过紫痕猥亵起来,众将也动起手来,就像开百人猥亵大会一样。

有一次闹得很凶,都动上了刀,然后学校发现就各个送上警察局里,学校把他爸妈请了过来,第一次她看到他跪了下来,跪在他爸妈的面前请求他们的原谅。

族长这回是真的无计可施了,只能同意两个都带走。族长把珂罗以曌拉到身边,俯下身子,在两人的额头上各深深地吻了一下,却又在以曌耳边轻轻说道:“以曌,你记着,你是丽人族的圣女,所以一定要守住自身贞洁,你在人界要学会藏住自己的身份,唯有这样我才可以把你带回来,十年后,我就去接你!”又对珂罗轻声说道:“珂罗,我一直不清楚你的身世,但我一直把你视为丽人族的一份子。你和以曌从小在一块儿,亲如姐妹。我希望你能帮她瞒住圣女身份。答应我,好吗?”珂罗点点头。族长又把以曌珂罗的手握在一起,向两人说道:“以后吧,你们要相互关照,你们要永远像姐妹一样,好好照顾自己……”

一切恢复平静,经过那件事,他变乖了很多了,对她也依旧,她没什么朋友,陪着她的基本上是他。

西门听得不耐烦了:“讲完了没有?”卜世看着阵盘,也担心再拖下去会有变故,便说道:“请把圣女交给我们吧。”

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甚至追问到她这里来了,各个都来向她打探他喜欢什么,然后她就告诉,她们问什么,她都很老实地回答,更离谱的是有几个还把当她三岁小孩说只要叫谁一声嫂子,那个人就带她去买好吃的。

族长抬头看了看卜世,伸出手指着他道:“你,过来!”

最后,没有一个女生敢来招惹她了,因为都被他吓跑了,说真的他长得很看,也很高,他不喜欢穿校服,可每次还是穿了,那是因为她说他穿校服的样子很好看。

卜世以为是去领圣女,便想也没想就过去了。谁知卜世过去后,族长一把扯过卜世,在他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端木与占想去就他,拔出剑,架在族长的玉肩上,卜世忙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妄动,自己却一声不吭,任由族长吸食他的精元,族长这时却推开了卜世,率着众灵女往雪枫林去了,只留下两个小女孩。

记得她第一次被同班男生告白时,那个男生把全班同学轰出教室,徒留她和那个男生在里面,男生霸道地样子不让她走出去,却把她吓住了,吓得叫出了他的名字。刚好,他走去她教室,看到她的同学们都在教室门口探着,本来好奇,可听到她的声音,他惊地冲了过去,一脚踢开教室门,惊愕了周围的同学目瞪口呆。

“哼!”卜世望着族长冷艳的背影冷笑了一下,随即走过去抱起以曌,与占跟着抱起了珂罗。剩下的三百多死士便快速往回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