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鲁班应聘

数月未接到订单,鲁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面对嗷嗷待哺的儿子,鲁班决定找份工作,暂解燃眉之急。
  一日,鲁班找到一家家具厂,刚进大门,便看到几个垂头丧气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见此情景,鲁班的心都凉了半截。既来之、则安之,鲁班咬了咬牙,径直向办公室走去。
  “你们这招人吗?”鲁班小声问道。
  “有工作经验吗?”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打量着鲁班。
  “我做了一辈子木匠,什么家具都会做。”
  “是吗?那你都做过什么?”
  这时,鲁班来了兴趣,“这说来话长了。这么跟你说吧,我发明过很多东西,比如,发明过一只巨型木鸟,我曾骑着它飞到南方过冬;发明了碾子、锯子、刨子等实用工具,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说了你还别不信,这棺材都是我发明的!”
  “等等,你说你发明了那么多东西,都有专利吗?”
  鲁班愣了会儿,“啥专利?”
  “你没有申请专利,鬼才信这些是你发明的!”
  “大哥,这些发明都是文字记载的。”
  “别扯那些没用的。那我来问你,你什么学校、什么专业毕业的?
  “这和做木工有关?”
  “关系可大了,我们厂招的都是名校毕业,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
  “我,我是自学的。”
  中年男子眉头紧锁,面若冰霜。“那参加过社会培训,取得技术资格吗?”
  只见鲁班频频摇头。“好吧。我们还差仓库管理的职位,个人觉得挺适合你的。”
  鲁班想了想,有工作总比没的好。“好!我干。”
  “不过,仓库管理采用计算机远程控制,这个职位需要应聘者通过计算机国家等级考试。这个证该有了吧?
  “你们分明是故意的!”听罢,鲁班气不打一处来。
  “对不起,这是厂里规定,我也无能为力了。”
  鲁班叹了叹气,低着头走出了办公室。正当鲁班绝望时,无意中看到厂里的围墙上写着一行字:办证,网上可查,请联系……
  突然,鲁班眼前一亮,他迅速掏出手机,拨向这个号码……
  (2013.08.12于贵州)

女儿小悦在全国有名的某财大就读,今年即将大学毕业。在学校表现非常积极,早在大一就入了党。可喜的是这次被推荐参加了省委组织的乡镇干部工作作风大考评活动。对小悦来说,简直是一项神圣使命。
  这次考评活动是一次考评活动的改革,除了领导的组长是省委督查室副主任高强外,还有督查一处的几个业务骨干,其余全部是省内高校在校学生。这些学生政治可靠,原则性强,专业过硬,有一定组织协调能力的班干部,学生处干部。目的是为了能使这次考评活动真正做到坚持原则,结果科学、客观、公正。省委对这次考评活动异常重视,考评结果将作为选拔县处级干部的重要依据。这次考评活动省委很慎重,方案研究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最后省委力排众议,采纳了督查室副主任高强的方案。
  学生是一张白纸,沒有那些机关里的老油条一样,圆滑世故,且单纯,原则性强,服从性好,工作认真细致,更有初生牛犊不怕虎虎的精神。
  通过半个月的集中培训和学习,分成十个小组,每个组的小组长由督查一处的干部担任,分赴全省,展开为期一个月的考评。
  小悦和同事就分配在邻市的石钟镇,非常凑巧的是,出任该镇镇长的是小悦同学的表哥。同学也很矛盾,第一时间就悄悄地和小悦做了交流,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向领导反映?女儿马上打来电话向我请教,这件事情要不要向领导汇报?我告诉她,只有客观公正就可以。
  接下来两天,他们一心一意的按照培训要求进行各项考评项目的调查,资料核对,人员座谈,一切按部就班,挺正常。等到快结束的时候,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给小悦每个同事一个发了一个文件袋,里面装有一个信封。“这是给大家这几天的误餐补助,这是我们镇政府的一点意思,请大家不要嫌少。”小悦本能想拒绝,看到其他同事沒有想拒绝的意思,也就作罢。因为我曾经告诉过她,做事要随大流,不要例外,别人会把你当做异类的。
  晚上回到房间一看,天呀,信封里装了一万块钱,还有一张购物卡。小悦不知所措,马上又给我打来电话。我说,这是现在社会的潜规则,也可以说是惯例。这次挑你们来考评,也许是对你的一次考验,应该把文件袋里的东西全部交给组织。
  小悦第二天就把文件袋里的东西交给了带队的小组长。
  后来到其他乡镇考评,还是如此,都会有信封,都会有巨额的误餐费,小悦还是照例全部交给了小组长。
  考评活动结束以后,回到省委,小悦私下地问了几个同事,同事们都笑她太“二”。这样的事情谁会来追究,从上到下都如此。
  
“爸爸,如此说来,我上缴的所有信封还是照例被小组长笑纳了,我是不是很傻啊?”
   我挂掉了电话,自言自语地说,不是我女儿傻,是这个社会太疯狂!
  

你家狗把人咬了
  
  槐花堡,村长的媳妇宁宁刚准备骑电动车出门,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挡住她。
  一个男人说:妹子,你家狗把我家人的腿咬伤了。
  村长媳妇说:妈呀,你看这狗狗,不听话,对不起啊,把谁咬了?
  一个年轻女人挽起裤腿说:看,就这里,都流血了,赶紧给我打狂犬疫苗。
  村长媳妇非常着急,忙问:赶紧送医院啊。
  村长媳妇和这伙人坐着车子去医院。
  路上,村长媳妇给村长电话报告了情况。村长说:我在打麻将,你看着办吧。
  一会儿,宁宁和这伙人到了镇中心医院。医院大夫说:这里刚好有一支疫苗。大夫刚准备给打针,这时那个男人说:不,不,我媳妇现在正怀孕,要打美国进口疫苗。村长媳妇说:大夫,美国疫苗需要多少钱?大夫说:大约2000元,县城可能有,我们这里没有啊。宁宁说:好吧,我们上县城。
  路上,被狗咬伤的年轻女人哼哼唧唧的,一副痛苦的样子。这时,村长电话来了,宁宁把情况说了。村长说:不管多少钱,都是我们狗狗惹的事情,给人看病要紧,人是生命是第一,人的事情最重要。
  宁宁说:哎,你看这狗狗,来家6年,从来没有咬过人,今天到底怎么了?
  年轻女人说:可能是到了青春期,发情的原因吧。村长媳妇说:也是的。我家的狗的事情,我们不会推卸责任的。
  很快到了医院。这时,医院的大夫已经下班了。宁宁很着急,这时一个男人说:妹子,这样吧,你给我2000元,我们开车去省城医院自己打针。年轻女人说:打了疫苗,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怎么办?还是叫人家跟上好。男人说:这样吧,你给我们5000元,我们自己去省城医院,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与你电话联系。
  村长媳妇说:好,就这样,天快黑了,我还要到镇上接孩子和老人。
  宁宁用银行卡去了钱,交给年轻女人,好话说了很多。
  那伙人开车走了,宁宁回到家,长吁一口气。村长回来了,说:今天真倒霉,你一个电话叫我输了1万元。
  宁宁说:狗狗咬伤人,给人家5000人。村长说:不说了,真的倒霉啊。这时,狗狗回家。村长抓过凳子,朝狗打去,狗狗痛苦直叫。村长说:都是你把人咬伤惹的祸。
  这时,槐花堡的胡大银来了,说:村长,我媳妇被人骗了。村长说:那赶紧报警啊。
  宁宁问:嫂子人称精灵鬼,怎么能被人骗?
  胡大银说:人家说我家狗把人咬伤了,要打狂犬疫苗,我们给了人家5000元。
  宁宁和村长一听,站起身来,说:妈呀,我们也被骗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