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微型小说

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摘要:
张宇见到王倩,第一眼就一见钟情爱上她。王倩长的非常漂亮,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闹的张宇心里直痒痒。王倩不好意地低着头,脸红红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划着。好半天张宇才回过

摘要: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01章伟大诗人陆游乘时光机从宋朝飞临阔别九百多年的故乡浙江绍兴,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曾经热恋过的唐婉。在五星级大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就到他就和唐婉来到曾约会的地方沈园。在一个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张宇见到王倩,第一眼就一见钟情爱上她。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01章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王倩长的非常漂亮,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闹的张宇心里直痒痒。王倩不好意地低着头,脸红红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划着。

伟大诗人陆游乘时光机从宋朝飞临阔别九百多年的故乡——浙江绍兴,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曾经热恋过的唐婉。在五星级大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就到他就和唐婉来到曾约会的地方——沈园。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好半天张宇才回过神来,他伸出右手,说:“你好,我叫张宇……”王倩才抬起头来,将披在耳畔的柔顺的秀发向后拢过去,握住了张宇的手,说:“我叫王倩。”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春天,也是清明祭祖的时刻,就到我俩曾经约会的地方沈园,过去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园子绿树成荫,各种奇花开遍,曲径通幽,美景令人目不暇接。荷花池里,荷叶铺满了湖面,一股清新之气飘过来,让人神清气爽。我独自漫步荷塘边,我不由的有些伤感之情,虽说不久前自己凭借自己的才华和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但是此刻没有一点喜悦之情。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王倩的心在咚咚跳。王倩一下子喜欢这个高大帅气的张宇。他俩是怎么认识的?他俩是在市共青团不同分区大会上认识的。分别时他俩各留下qq号和手机号。

我在湖边一个亭里坐下,倚在栏边,顷刻间一片“红云”从荷叶间飘出,直涌到我眼前,原来是成群的红鲤!我自言自语地说:“这里的红鲤很罕见,婉妹见了一定喜欢。”笑容僵在我的脸上,“婉妹”这两个字像锤子一样敲着我的胸口……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张宇很快了解到王倩,大学毕业后在桥东区有一个很不错的工作;王倩也了解到张宇,大学毕业后在桥西区也有很不错的工作。后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俩就用qq互相谈话,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聊天、视频、语音会话,很快进入恋爱阶段。

新婚不久,我和唐婉就搬到家里的荷花池附近。因为唐婉喜欢荷花,最喜欢读《爱莲说》,所以我命人在荷花附近收拾出一间屋子,以方便婉妹随时随地看到荷花。自从搬到这里,每天早起收集荷叶上的露珠,到池塘边喂鱼成了唐婉每日的功课。没成婚的时候,我们俩总是粘在一起品诗、作画,可成亲后,唐婉好像有意避着我似的,每日早早出门总是看不到她。果然,她在荷塘边喂红鱼,我悄悄走过去。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很快王倩的父亲王局长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恋爱,他要为女儿把把脉,他提出要见见这个小伙子。王倩在qq里告诉了张宇,张宇明白这是老丈人在考察自己,他们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

我说:“婉妹,你每日都去荷塘,出去许久不见你回来。是诚心躲着我吗?”唐婉听见我的声音,起身面朝着我,绞着手上的帕子,说:“表哥,我没有。只觉得闷在屋里不太舒服,就出来走走。”我说:“那你叫上我,我陪你去,不是更好吗。”我拉起唐婉的手。唐婉说:“快放开,被人看见了成何体统?”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张宇一身休闲的穿戴,显得精明干练。看到张宇的第一眼,王局长就喜欢了他,他感觉到这小伙子浑身充满了一股从容淡定的气质。张宇给王局长的杯里加满了水。聊起了北方的雾霾,聊起了钓鱼岛……王局长慢慢把话题引到张宇的家里。王局长喝了一口水问起了张宇,你家里都有什么人?都是做什么工作的?张宇说:“我们家在农村,奶奶爷爷在家干活,我父母在城里打工。”张宇说完,王局长说:“王倩,咱们走吧!”张宇说:“王伯伯,吃了饭再走吧!”张宇说这话眼睛望着王倩,很显然是希望他爸爸留下来。

我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已经成了夫妻,爱妻唐婉到这样拘束?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爸爸……”王倩刚想说什么,王局长上前握住张宇的手说,小伙子,就这样吧,我们走了。

唐婉说:“你快去读书去吧,原先总是我占你的时间和你写诗作画,如今我们已成婚,我知道你有大志向,读书要紧。”我说:“哪天不能读书?我现在正和你赏荷花。”我吩咐小厮:“小福,搬几张桌子来!”小福就搬了几张桌子来。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晚上,张宇在qq里问王倩,你老爸考察有结果了吗?王倩打出很奇特的符号,张宇不解,追问王倩,你老爸相中了我吗?王倩在qq号上,说:“老爸不同意。”张宇打出了疑惑不解的符号,问,为什么?王倩说:“我老爸没说原因。”张宇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张宇用手机拨通王倩的电话,张宇说:“王倩让你爸爸接电话。”张宇开门见山,王伯伯,我想娶王倩!王局长说:“小伙子,你是很好的青年。我很喜欢你。可是我家王倩已经有男朋友了。”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02章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张宇挂了电话,紧接着又打给王倩打电话,王倩,你真的有男朋友吗?王倩嗫嚅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我爸爸要我和区长的儿子定亲。张宇说:“这是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王倩说:“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电话那头王倩在哭泣。张宇说:“为什么,你爸爸不是说很喜欢我吗?”张宇还是不明白。副区长的儿子……副区长的儿子……张宇想了半天,似乎有点明白了,王局长要盘踞区长这颗大树。张宇说:“你把电话给你爸爸,我要告诉他……”张宇说完这句话,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马上改变了主意,算啦,不说啦……王倩说,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张宇说,可以呀,记住你结婚时要给我发请柬。

我拥抱含情脉脉的妻子唐婉,我心中无限幸福,我与婉妹自小一块长大,她的表兄弟姐妹也不少,只是我与婉妹更合得来,婉妹的才华一点也不逊于自己,我俩每天吟诗作对,感情在一天天接触加深,书上不是写“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吗?婉妹不就是这个人吗?有妇如此,夫复何求?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张宇和王倩的恋情,就这样在王局长的安排下画上了句号。但王倩和张宇仍然是朋友。王倩嫁给区长的儿子,婚礼选在市里最豪华的迎宾大酒店举行。王局长特请了市里县里的政要名流参加,市长也到场为这对新人证婚。张宇很荣幸地被王倩聘请做伴郎。

一日,母亲过来对我说:“近日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郊外的无量庵烧香祈福。”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当王局长和市长握手时,刚好张宇走过,市长叫住张宇,儿子,你怎也来啦?接着市长指着王局长说,怎么你们认识?“爸,我和王局长早就认识。”张宇边说整理了胸前的领带。你们……王局长瞪圆了眼睛,接着要拍快要秃顶的脑门。

我说:“不知母亲身体有恙,儿子实在不孝。不知找过大夫诊过了没有?”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当王倩知道张宇是市长的儿子时,很不解地说,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当着我爸爸的面你为什么不说呢?张宇说,是呀,我当时为什么不说呢?

我母亲说:“也没什么大病,就是想去庵里烧烧香祈福,庵里有个旧相识,想去探望一下。”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其实,张宇那天要王倩把电话给她爸时,突然改变的原因是张宇想起父亲说过的话:哪天我带你到副省长家走一趟。他家有个比你小两岁的漂亮女儿……

我说:“母亲既然身体好,那儿子就放心了。那儿子明天就陪母亲去烧香去。”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我母亲说:“你就不必去了,安心在家读书吧,功名要紧。让婉儿和我同去就行了。”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我说:“儿子还是同去吧,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接着说:“做娘的曾说过,大丈夫功名要紧,一日的时间也耽误不多功课……”母亲也不等我说完,站起身就出去了。我不知他母亲为什么这么坚持,最近一段时间去请,母亲总是要仔细叮嘱一番让我好好学习,以前母亲从来不问及有关他功课的事来。

“不知道,快走,再问我揍你。”那青年蛮横的说道。

我看到一旁低头站着的唐婉,过去拉住她的手,说:“我晚上再求求母亲,我知道你不喜欢烧香磕头的这种事。”

景轩开车回来的路上,一年前在蓝轩小筑分手时蓝心的话又响在耳边。

唐婉抬头微微一笑,说:“无碍的,婆婆想去,我这做媳妇的总要尽尽孝道。”

“景轩,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不爱你了。”

我看着唐婉,说:“你是真心的吗?不怕那讲经的烦吗?”我接着说:“小时候舅母一叫某人去礼佛,这人就肚子疼,这个人不是你吗?”


蓝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这种话你怎麽说得出口,以后不要再提分手好吗?”

唐婉微红了脸,说:“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还拿出来取笑人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