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七尺居士

距离租赁店不远,就是一个便民药店,里面所有的日常用药都有,24小时营业,自动贩售。
不过,虽然名为便民,其实没几种是无根族吃的起的。
就比如斯诺刚刚划卡买下的普通感冒药,按独孤鸿估计,比斯诺今天的工钱还要贵那么一点,而且,仅仅是一天的用量。
小心翼翼把药揣进兜里出了门,这次,斯诺总算看着了独孤鸿。
“真巧!”独孤鸿笑眯眯扬了扬手,先声夺人。
“……嗯。”看到是独孤鸿,斯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已经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知道斯诺行色匆匆,没多少时间耽误,独孤鸿难得体贴的说道。
“好吧。”斯诺愣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惊讶之色更甚,不过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地铁站疾步行去。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斯诺是忧心忡忡,独孤鸿则还在思索今天的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变化,对将来的影响太大了,大到他有些不知所措,这种无从把握的感觉他可是好久不曾遇到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来到斯诺家楼下。
眼见斯诺转身上楼,独孤鸿终于忍不住开口:“不想请我上去坐坐么?” “不想……”
“……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
沉默一会儿,斯诺摇摇头开口:“所以才不想让你上去。如果你可以很轻松的帮到我,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向你求助,可是我知道……”
见朋友有难不帮忙,叫做不义,见朋友有难帮不上忙,叫做无能,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说法。
独孤鸿笑了:“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傻丫头,不晓得有句话叫财不露白么?”
“……”斯诺盯了独孤鸿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楼道里的灯光,阴森而恐怖,楼道里的空间,尘埃遍布,楼道里的墙面,污渍处处,这就是抽屉楼的真实写照,这里不享受环卫系统的照顾,因为这里的人对国家没有贡献,总之上位者是这么解释的。
斯诺就领着独孤鸿一层层走上去,她的家在二十几楼的高处,可是这里的电梯坏了,而且,好几年都没有修过。
独孤鸿感觉到了身具异能的好处,若非如此,这么高的楼层爬上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看斯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到十几楼上,依旧步履轻盈丝毫不见迟滞,独孤鸿就盯着她的背影默默出神。
虽然此时已经入秋,透过那摇曳的腰肢,依旧能够看出少女窈窕娇好的身段,独孤鸿心下释然,难怪这丫头丑小鸭时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换身衣服身材却那么好,感情都是在这楼道里练出来的。
两人速度皆是不慢,片刻功夫已经来到二十三楼上,穿过走廊里那一长排一模一样锈蚀斑驳的门户,两人停在了斯诺家门前。
还不等斯诺掏出钥匙开门,门锁“咔嚓”一声自己打开了,房门往里一缩,缝隙里露出一张小小的满是欣喜的脸孔:“姐姐,你回来了?咦,他是谁?”
四五岁的小女孩费力的揪住门锁拉开了门,不知使力过猛还是怎的,就一阵猛咳,直咳到脸色通红,气也喘不上来。
斯诺赶忙进了屋,拍打着背给她顺平了气,然后把她抱到屋里唯一的床上,略带责怪的道:“塔塔,不是跟你说过吗?你现在是病人,就应该躺在床上好好养病,不要下地。”
“姐姐,我的病好多了,真的……”小女孩这样说着,却又是一阵咳嗽。
斯诺赶忙倒来温水,喂她把药吃下,又拉被给她盖上,熟练的替她掖上了被角。
被窝里,塔塔却挣扎的伸出手来,指了指边上的桌子,小脸写满得意:“姐姐,我给你煮了一碗粥,今天的可没糊噢。”回看桌上,一碗白米粥正热气腾腾。
斯诺眼圈腾的红了,伏到塔塔身上轻轻亲她一下:“嗯,没糊,我们塔塔最乖最聪明了……”话到这里,她募然查出了不对,虽然表面看来没什么异样,嘴唇触到的塔塔额头,却滚烫的惊人,她慌忙用脸颊手背再摸,结果还是同样。
进屋之后,独孤鸿一直在打量屋里情况,之前他也曾做过设想,却没想到屋里会是这样。
这间屋子,大约只有十平米,一个半遮的阳台兼厨房,一个一平米的卫生间,除此外,就是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橱……简单的不可思议。
不过,虽然简陋,屋里自有一种清静婉约的气氛,不是靠装饰,只是屋里的纤尘不染,东西摆放的井然有致,就自然的流露出来,跟门外破烂的楼道相比,这里简直是另一个天地,可以想见,斯诺平日花了多少功夫。
独孤鸿一边逡巡着一边感慨,募然看到斯诺在拿温度计,赶忙上前一步递上了便携机,机器上自带温测功能,而且比原始的温度计快速准确的多。
斯诺感激的看独孤鸿一眼,然后等看到那屏幕上数字,又立刻花容失色,39度2!
“怎么办?怎么办?”斯诺手足无措,喃喃自语几声,募然把希冀的目光投向独孤鸿,“你说能帮到我的,咱们……可以去医院吗?”对于无根族来说,医院是一种奢求,他们唯一能作的,是祈祷自己千万不得病。
“别着急,医院随时可以去,情况没那么严重,39度可是个好温度啊。”独孤鸿拍拍斯诺肩膀。
“独孤鸿,你……!”斯诺难得的发了火。
“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先让我看看。”独孤鸿把手放到塔塔额头,从进屋开始,这小女孩就让他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等手放上女孩额头,独孤鸿就更奇怪了,额头上传来的似乎不仅仅有热量,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好像……他体内莫名其妙存在的真气。

“内视!”独孤鸿疑疑惑惑作出判断,他很少依从于自己的直觉,可是,这次的直觉太强烈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小女孩那小小的纤细的泛着光的身体轮廓,以及纵横交错的脉络和里面流动着的气息。
那些气息很古怪,似乎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正不断充实着她身体里的脉络,让原本只是头发丝粗细的脉络,正在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粗壮起来。
独孤鸿心中惊讶,将手挪开,以同样的位置手法放上了斯诺额头:“内视!”
斯诺虽觉奇怪,并没有躲开。
片刻后,独孤鸿一脸木然的收回了手,脸色变幻万端。
斯诺不好打扰他的思绪,只能默默等待,两人相对无言。
再过几分钟,独孤鸿忽然抬头,警觉的往窗外扫视一眼,斯诺随之望去,窗外却是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独孤鸿收回目光,看一眼斯诺,却是欲言又止,稍作思忖,他叹息一声,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就重又把手放回塔塔额头,而且这次闭上了眼睛。
这一闭眼就是二十多分钟,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到最后竟是满头大汗。
“塔塔怎么样了?”等他睁开眼睛,斯诺终于忍不住了,若不是出于对独孤鸿的信任,这将近半小时的哑剧,她早演不下去了。
“没事,就跟我猜的一样。”独孤鸿偏了偏头,似乎在侧耳倾听着什么,片刻之后长舒口气,然后展颜一笑,好像赢了场莫名其妙的战争。
“你猜的是什么?”斯诺怀疑的看着独孤鸿,这家伙,不会是※※功的吧?刚才的过程现在回想起来,怎么看怎么像是跳大神的。
她不由伸手摸了摸塔塔额头,可是……似乎真的不热了,而且还有几分凉意,小姑娘人也已经沉沉睡去了,看脸上的浅浅笑容,显然是安然无恙了。
独孤鸿笑起来:“真的不用着急的,塔塔得的其实不是病?”
“不是病?”听到这话,斯诺就更加怀疑了,不是病,难道还是鬼上身不成,然后说鬼也被打跑了,空口瞎白活,反正是无凭无据……斯诺默不作声把手伸向了椅子,她开始有些怀疑独孤鸿的来意了。
独孤鸿心知肚明斯诺想些什么,却也是无可奈何,事情太过出奇了,若把真相说出来,比被怀疑跳大神不会朴实到哪里去,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按想好的套路编下去:“其实,塔塔只是发热。”
“发热?当然是发热,高烧不是病么?”虽然有些意外,毕竟不是神啊鬼啊那些个荒谬答案,斯诺松了口气。
见她松开了椅子,独孤鸿也松了口气:“高烧也分很多种的,有的因为感冒,有的源于这样那样的病,可有的,只是人长大的必须热,比如说小孩的发育热、智慧热、成长热之类的,塔塔这次就是,只是过程中不小心染上了感冒而已。”
“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刚才说过,39度是个好温度,发烧其实就是人体消灭病菌的过程,39度以下病菌只是会活性减弱,进入消沉期,过了39度,就很快会彻底死掉,这场烧一过,塔塔的感冒也就好了。”【的确是有这种说法的,不过,发烧了还是该看医生去,被俺误导可不负责的】
独孤鸿解释天花乱坠,仿佛是天衣无缝,实际上,这从头到尾都是谎言。
塔塔所得的,的确不是病,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发育热,倒是跟发育热有些相象,否则独孤鸿也不会那么快想出理由来。
若硬要安个名字的话,塔塔得的,应该叫做——觉醒热吧。
所以开始独孤鸿会那么吃惊,今天仿佛是他的异能者之日,不光了解了自己身怀的能力,知道了莫野和特勤A组的存在,竟然在斯诺家里,又遇到了一个异能者,而且还是处于觉醒中的……
按照莫邪的说法,拥有异能天赋的人,往往要在生死危急的关头,才会打开身体里那道门户,释放出不属于常人的能力来渡过难关。
由此推断,塔塔这次病的真的不轻,否则不可能就触发了觉醒,独孤鸿内视时看到的,就是她的异能开始强化身体的过程。
而且通过与斯诺接触对比,独孤鸿确定了一件事,能够内视别人只对异能者有效,甚至,他还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力进入其它异能者体内,对其经脉进行改造扩充,甚至固化内功。
所以当惊觉特勤A组一群人拿着一个所谓的异能雷达来到窗外时,他不顾一切对塔塔进行了改造,似乎,将异能流约束在经脉里运转,就能避过异能者间的探察,而且他也相信,斯诺不会同意那些人拿自己的妹妹去做试验。
他赢了,特勤A组的人抱着雷达前前后后也不知道敲开多少道门,然后无奈发现,雷达上的目标消失了。
临走之前,几个人也只能悻悻抱怨,政府不该留下这么古旧小气的建筑,若非人均太少房间太多,他们不可能在雷达范围里搜索了二十多分钟都没有找到目标……
但是,这些个前因后果,是三言两语间能说清的么?又是斯诺所能接受的吗?
独孤鸿没办法确定,只好以谎话揭过,他打量着房间,换了个始终都在奇怪的话题:“你的父母呢?”
“……我其实跟你一样。”
“对不起。”独孤鸿有些意外,他甚至从来没听斯诺提起过,自己也是父母双亡的。
“没什么,已经习惯了,你不也一样吗?”斯诺很是轻描淡写,仿佛在谈论别人家的事。
“可不一样,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吗?”独孤鸿又摸了摸塔塔的头。
小姑娘翻了个身,脸上露出甜甜笑容:“姐姐,粥做好了。”她自始至终闭着眼睛,原来只是在梦话。
看着小丫头的笑脸,斯诺眼眶有点泛红:“其实,塔塔跟我没有关系……”
“啊?”这可真的出乎独孤鸿意料了。

“她其实是今年夏天,我去领救济金的时候,从救济站领来的孩子。没有出生证明,DNA检验也没有结果……”华国号称人人档案入库,不过,私底下的的黑户不知道有多少。
“后来我听救济站的人议论,准备把她送到孤儿院,我一个人花不了多少钱,甚至还有些存款,觉得节省一些养活她没什么问题,就把她领回了家。现在看来,真的是太轻率了……”斯诺有些自责。
“那也比送她进孤儿院好的多了。”独孤鸿安慰道。
不要对两人对话感觉奇怪,怪只怪,华国孤儿院那狼藉不堪的名声吧——活体器官培育中心,大部分人,都是这么称呼它们的。
独孤鸿看着斯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印象中的斯诺,虽然相貌变了,还是那个会因为几句难听的话就躲到图书馆里偷哭的女孩子呢。
什么时候,她已经变的这么坚强了?独自抚养了一个孤儿,还为她默默工作到深夜,无视于夜里的危险,无视于生活的窘迫。
独孤鸿心里泛起异样的涟漪,一句话念头不知怎的就冒出来:“斯诺,不如,你搬到我家来住罢。”
“哈?”粥碗僵在了斯诺嘴边,碗缘上方,斯诺眼睛露出来,“你说什么?”
话既然已经出口,是收不回来了,而且,独孤鸿越想越觉得这办法不错:“我家房子那么大,空房间也多,而且……”而且,反正今天已经被那三人诬陷过了,黄泥掉进裤裆里,是说不清了,不如将错就错。
斯诺一脸古怪的看着独孤鸿,默不作声又喝了几口粥,好半晌忽然问道:“最近一直跟踪我的,是不是你?”
“你怎么知道?”话问出来独孤鸿才意识到,这么说无异是默认了,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告诉她跟踪的人其实是莫野吗?自己怎么会知道的?因为自己也跟踪了,还因此跟特勤A组的人打了一架?
寻思一下,独孤鸿干脆点头承认了:“既然知道有人跟踪,你难道都不怕么?”
“怕,当然怕,但那不是生活所迫吗。”斯诺的头埋在碗里,根本不去看独孤鸿,“而且,后来我也感觉到了,那个人对我没有恶意。”
女人的直觉……独孤鸿摇摇头:“怎么样?去还是不去?”
“……不去。”斯诺在碗里摇了摇头。
“虽然我家那台机器人型号旧了点,程序也有些罗索,照顾人还是挺体贴周到的,甚至还会一些急救,你如果搬去,塔塔就天天能有人照顾。”独孤鸿抛出一枚重磅炸弹。
斯诺脑袋僵住了,片刻后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咱们不是朋友吗?如果塔塔再有事,我把她背到你家去,你不会拒绝吧?”
“当然不会。可是,你们这幢楼没有恒温系统的吧,天气越来越冷了,你就打算让塔塔在这样的条件下捱过冬天。”独孤鸿觉得自己像是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塔塔现在已经是异能者了,这点天气变化当然不可能放在眼里。
这一次,斯诺的头停了更久,不过最后,还是摇头。
“为什么?”独孤鸿唯有诧异,他觉得自己的理由已经是斯诺无法拒绝的了。
“……因为,我们只是朋友。如果接受你的东西太多,我怕,我和塔塔将来都还不起。”虽如此说着,斯诺希冀的目光,却从刘海里透出来,紧紧盯着独孤鸿的脸。
因为只是朋友,所以,借的东西一定要还,那么,如果不仅仅是朋友了,是不是,就可以不必分的那么清楚了?
可惜,斯诺媚眼抛给了瞎子看,独孤鸿虽然心比比干多一窍,却一窍也没长在情商上,斯诺的暗示,他压根没有去想,拍一拍脑袋,他哈哈笑起来:“原来是担心钱的问题,这个我早帮你想好了。”他就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斯诺。
看着名片上内容和联系方式,斯诺哭笑不得:“北耐沃伦特基金?你觉得,事情有那么容易么?”
北耐沃伦特基金,在二十二世纪末,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不仅仅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基金,还因为它是一个彻底的慈善基金,甚至于它的创立,都充满了传奇色彩——
创立它的人,是曾经数十年蝉联世界首富的传奇人物,维伦-马丁;
基金会首次募集善款,就奇迹般的赢得了世界排名前十位的所有富豪的倾囊襄助,甚至最少的一个,也捐出了三分之二的总资产;
这个基金会不仅仅是个组织,是个公司,它还是一个国家,太平洋中一个小岛被它彻底购下,成为了它的总部,它的首都,它的国土,而且,已经得到联合国所认可,它的每个正式员工都会拥有一个北耐沃伦特国民的身份,并在大多数国家享有外交豁免权。
不过它最知名的,还是基金管理的严格,运作的周密,规模的庞大,几乎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它的投资项目,每个城市,都有它的救助对象,每一天,都有数十万计的人受到它的照顾。
但是,这个比例在华国就要打个折扣,由于这里的官僚已经习惯乐欺上瞒下中饱私囊,北耐沃伦特基金在华国推广之初,险些遭遇史无前例的负盈利,从此以后,华国的人想申请基金救助,比别的地方要难上数倍。
听了斯诺的质疑,独孤鸿神秘一笑:“去申请吧,一定可以的,我向你保证。”
斯诺疑惑收起了名片,心里有些失落,同时也松了口气。 “怎么样?来吗?”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斯诺醒觉过来,以后日子长着呢,这样可能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对于独孤鸿在这方面的冥顽不灵,她也有几分不甘,当下狡黠一笑,“不过,搬家的时候,东西你负责搬下楼。”
“不会吧?这么残忍?”独孤鸿做出一副吃惊相,心底却在偷偷的乐,眼下,自己还真想试试身体里的蛮力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