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第一带练,数据侠客行

“谢谢。”毒女的毒,性子虽烈,似乎并不持久,也不会要人老命,当独孤鸿穿戴整齐,再度蒙上头脸从浴室里走出来,原本死猪一样瘫在床上的莫野又能活蹦乱跳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只是你的一句话,打动了我。”独孤鸿淡然摇头。
就是最后那句,“想活的自由一点而已,就跟普通人一样”,独孤鸿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可惜先是精神病让他不容于世,现今又募然发现,自己身具奇能,离那个普通人的标准,可是越来越远了……
“不管怎样,谢谢你。这是我的便携机号,如果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打给我。”莫野于是递上一张名咭。
独孤鸿接过名片,心中纳闷,自己一直蒙着脸面,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就算是救了他,这种处处提防的表现,他怎么像是毫不介怀一样?
莫野自然不知独孤鸿的怀疑,伸了下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来到窗边,从窗户往外一看,募然笑了:“哥们,你真对我那妞儿有兴趣?”
这家宾馆原来离刚才的战场不远,最好的证明就是,从这里的窗户,能直接看到斯诺的租赁店。
其实独孤鸿只是担心,那几人会不会像水说的那样,任务完结以后把斯诺顺走,所以一直从浴室窗口盯着,直到确认几人离开才放心。
“从这里你就能看到?”独孤鸿怀疑的问,他是靠爆发视野,莫野凭的又是什么?那蚕吐丝一样的异能么?
莫野回看独孤鸿一眼:“看来你真的是刚刚觉醒,什么都不知道……”
是人都有青春发育期,当十几岁的时候,第二性怔开始出现,标志着发育的开始,直到二十四五岁,身体发育完全,心理也趋向成熟,意味着终于长大成人。
对觉醒的异能者来说,也有类似一个阶段,叫做异能发育期,就从拥有异能起,听力、视力、体能……开始大幅度增强,当发育完结,某些异能者,甚至会完全换一种样貌,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个阶段长短不一,越是年轻的觉醒者,所需越短,越年老的,所需越长,如果是先天异能者,甚至没有这个阶段,不过基本上,最终强化的结果是相当的,从那以后,大家都会拥有不亚于世界冠军的各项体能指数。
“据说异能者越来越多了,有人说,这是人类自然进化的结果。希望是这样子吧,不过我们,估计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纠正一下。”独孤鸿募然插嘴,煞有介事,“我不是异能者,我的能力,其实叫做武功。”
他的确不太清楚,自己的能力究竟算是什么,不过似乎,异能者拥有相互识别的能力,而自己不出手时,这些人却根本分辨不出自己的异样,他干脆一口咬定另一种说法,他隐约有种预感,如果身为异能者,处境不大妙。
“武功?哈哈哈哈……”看独孤鸿一眼,莫野抱着肚子笑起来,“那种东西是不存在的,都是人想象出来的。”
“可是,我的确没有异能啊。”独孤鸿耸肩摊双手,一脸无辜,可惜他蒙着脸,表情空摆,“我只知道,让我跳的高跑的快的法子,叫做轻功,拍碎冰柱是很普通的掌法,至于把水冻成冰,也只因为我内功比较奇怪而已,异能有我这样的吗?”
最后一句把莫野疑惑了:“是啊,跳的高跑的快那绝对是强化,冻结水团肯定是操作,那种古怪轻功,应该是特质没错……这,这怎么可能?”
“嗯,请问,这为什么不可能?”这次倒轮到独孤鸿好奇了。
原来,异能界存在几条众所周知的真理,就被人称作异能守则——
第一、一个人一生,觉醒的机会只有一次,只会拥有一项异能。
第二、每个人,所能获取的异能,跟刺激觉醒的因素有极大关联。
根据不同的表现形式,异能就被分成了变化、强化、放出、操作、具现化、特质六系,六系一轮,不分先后,就好像五行相生相克。
第三、能力属于什么系,就可以发挥该系的最强威力,但是通过锻炼,也可以掌握其相邻系别的能力方式,但威力至少减半,若是间隔系别和对角,则完全不可能。
独孤鸿的强化、操作、特质正占着六角之三,排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型,怎样都是解释不通的。
“难道说,你那真的是武功?”莫野也给弄糊涂了。
“我就说吧。我打小开始练起的东西,怎么突然就变成异能了。”独孤鸿撒谎不眨眼睛。
…………
话说到这处,莫野叹息感慨几句,却也失去兴趣不再提了,他便指指窗外旧话重提:“先说好了,虽然你救了我,我中意的女人,却是不会轻易让给你的,别的事都好说,这件事没得商量,顶多,咱俩公平竞争便是了。”
虽如此说,莫野脸上却露出自信满满的表情。
独孤鸿情不自禁耻笑一声:“已经一个月了吧,你有过进展么?”
“你……你怎么知道?”莫野骇了一跳。
“你没来之前,那四人已经等了好久了,他们的聊天,我都能听到。”
“他们监视了我这么久?到今晚才采取行动?”莫野脸色难看起来,但转瞬又浑若无事,“无所谓了,反正经过今晚一出,早晚我都要跑路了。”
他一榔头又扯回刚才的话题:“说起这个爱情啊,一看就知道你还是个雏儿……”
“等待也是种浪漫,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过吗?我现在静静等着是无聊了些,但将来亲密了以后,这可都是加快进展的资本……”
“你那叫变态跟踪狂。”
“你一个菜鸟懂什么?要知道……”也许因为教了独孤鸿不少东西,让他生出些惯性,莫野渐渐有诲人不倦的趋势,眼见又是一篇关于恋爱的长篇大论。
我可不是来听你嚼舌根的,独孤鸿心道,一个问题便出其不意问出来:“那女孩什么时候下班?”
“十二点,怎么了?”莫野一愣。
十二点下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睡,早晨六点多又要起床准备上课,难怪……独孤鸿看看女孩的店铺,再看看墙壁上时钟,时间还早的很,于是微微一笑:“没什么,还是……跟我说说特勤A组的事罢。”

就像独孤鸿所猜想的和了解的那样,特勤A组是华国国安局下特设的最高机密特种部队,专门负责追捕异能者。
不过这支部队本身,据说并非全由异能者担任,异能者只负责行动,最高决策者以及后勤、外围人员大部分还是普通人,异能者毕竟是稀有动物。
独孤鸿于是淡淡问莫野,究竟犯了什么事,会沦落到被追捕的地步。
莫野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犯了什么事?我好端端一个守法良民会犯什么事,白天呆在家里,晚上就在地铁里见义勇为,没人给我发奖章已经够冤枉的了,我会犯什么事?”
“我刚才说的话你难道没听清楚么?特勤A组,专门负责追捕异能者,是异能者,不是犯了事的异能者?如果说我犯了事,那就是不应该觉醒,成为什么异能者?”
果然是如此,独孤鸿轻喟,在华国,枪支都是管制的,更别说这些随时能变成移动军火库的异能者。
被追捕之后,大约也逃不过三种命运:挂掉,变成实验白鼠,或者是,加入特勤A组。
不过那最后一条,应该还要看上位者的心情,或者是,你的异能人家瞧不瞧的上眼。
总之,从此以后,自由就是奢望,这么强大的力量,当权者绝对会将其置于掌控下,而且理由充分无比,为了国家社会的安定团结,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来来回回踱着步子,把一腔怨气发泄完,莫野忽然停下了脚步:“能让我看看你长的什么样吗?”
独孤鸿摇头。 “你救了我,不知道你的长相,没法回报,我良心难安那。”
独孤鸿嘴角微翘:“不打听我的长相,我就当你谢过了。”
莫野叹息摇头:“那就不好意思了……” 独孤鸿微微一怔:“你想干什么?”
莫野没有说话,将手一扯,数百上千道被他东摸西看时布下的异能线募然拉直,就密密麻麻将独孤鸿包裹其间,不仅独孤鸿身边,整个房间里,除了高过两人头顶的部分,其它地方全都布满了丝线,好像一张大网,把房间密密麻麻缠住。
而且,这些异能丝同时有着异乎寻常的粘滞力,真的好像蛛网一般,粘的独孤鸿手脚都无法移动。
“只是想看看……”莫野也好像只真正的蜘蛛,行走其间丝毫不见掣肘,那些蛛丝对他形若虚设,他来到独孤鸿面前,便一把扯下了独孤鸿蒙头的围巾,然后一声惊呼:“是你?”
他当然知道独孤鸿是谁,不光源于当初地铁里的印象,他监视斯诺断断续续将近一月,可以说,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两人间的关系了。
“嗯,是我。”独孤鸿点头,“你想怎么样?”
莫野怔怔看着独孤鸿,募然苦笑:“真没想到会是你,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关心斯诺的状况呢?”
“不是关心,只是好奇。”
莫野目光复杂的看着独孤鸿:“斯诺喜欢你,你知道吗?”
“……”独孤鸿愣了一愣,他真的没感觉,不由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莫野为之气结:“你是我的情敌,你觉得我会回答你吗?”
“唉,就要跑路了,我本来最担心的就是斯诺的安全,既然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现在也就放心了。你如果是个男人,就好好照顾斯诺,别让她遇到危险。早晚,我还会回来找她的……”莫野一边说着一边就往门外走去。
“你……忘恩负义的把我绑在这里,就是因为担心斯诺的安全?”独孤鸿迟疑问道。
“不然还能因为什么?你身手这么好,又对斯诺虎视眈眈,虽然救了我,我也不能拿心上人的安全开玩笑吧?嗯,这些丝线一个小时以后就会消失,那之前,你就先呆在这里吧,我想去跟斯诺道个别。”
“你还是呆在这里吧。”独孤鸿苦笑起来,募然动了,他身体轻轻只是一耸,噼里啪啦的挣脱声就不绝于耳,等莫野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已经被独孤鸿按倒地面,挣脱不得。
“这怎么可能?”莫野目瞪口呆,“这么多异能丝缠上,就算你是强化系,也不可能轻易挣断的,我的丝线可是很结实的。”
“你的丝线是很结实没错,可是,它不能把固定的墙皮地板变的一样结实吧?你难道丝毫都没有注意,我的站位,刚好避过了那些连接着门窗管线和重型家具电器的部分?”
独孤鸿的挣脱,那些异能线其实一根没断,只是撕裂了墙皮地板涂层无数,整个房间立时显的残破不堪。
“你早就知道我在……” “是因为你太没有身为异能者的觉悟了!”独孤鸿摇头叹息。
“既然早就能挣脱,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动手?”莫野挣扎几下毫无效果,便放弃了。
“因为,我在等你给我一个杀你的理由。”
“你想杀我?”莫野惊问,本能下重又挣扎起来。
刚才,独孤鸿是真的起了杀心,他就一直看着莫野布下天罗地网的动作,默不作声调整着自己的位置,如果莫野真的是忘恩负义准备干掉自己的话,他就打算借正当防卫的理由,堂而皇之把莫野干掉,至少,也让他从此生活不能自理。
可惜,他猜错了。 “唉,这就是我说你没有觉悟的原因了……”独孤鸿摇摇头。
“我为什么要放过你?我其实就跟其它异能者一样,都身怀特殊能力,是当权者处心积虑要控制或者消灭的目标,知道我身份和能力的人越少,我就越安全。”
“如果不小心翼翼,等待我的,就是追捕、厮杀和永无宁日,如果不每一场战斗都拼尽全力,就只有被关到监狱、实验室,成为别人的使唤工具,不见天日,如果杀一个人能让我避免这一切,我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也许是独孤鸿说的太多了,听到这些,莫野反而停止了挣扎:“你并不打算杀我了,是吧?否则不会跟我说这些。刚才话里似乎少说了几个字——如果那个人真的该死……你跟我其实是一样的人。”
独孤鸿松开了莫野:“的确,这方面我没什么资格教训你,可是我至少有信心,如果不被人牵连,特勤A组绝对发现不到我的存在。”
“你有么?如果有,你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了,你明明知道特勤A组是那样的组织,还行什么侠仗什么义,怕风头出的不够?当现在还是古代?”
“可以预见,放任你这么跑路的话,不出一个礼拜,你就得改吃特勤A组的牢饭。”
“你不要不服气,我问你,逃跑路线你想好了吗?假身份卡护照你准备了么?供你吃喝的现金生活费用呢?这些你都考虑了么?……已经不能从银行里取了,你的个人账号就算没封锁,也该被监控起来了。”
“还有,如果遇到突发事件,你有身为一个合格的被追捕者的心态和判断力么?面对特勤A组的围追堵截,你那半吊子的异能,有突破人家的联手配合的办法么?”
“从你身上,我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心理准备。”独孤鸿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都这个时候了,只记得跟斯诺道别,道别能让你逃出生天?他们明明就是根据斯诺的线索找到你的,你就确定,他们不会在斯诺周围留下眼线,等着你自投罗网?”
随着独孤鸿一声声询问,莫野额头后背冷汗涔涔而下。
的确,独孤鸿说的这些,都是他没有考虑过的,而且,他一个当事人都还没想到的问题,人家一个旁观者,却已经能信手拈来如数家珍,两相比较,就益发显出彼此的差距。
看着独孤鸿,莫野甚至不敢再以平等的方式来对待,他恭恭敬敬向独孤鸿鞠了一个躬,做足了虚心向学的礼节:“先生救我。”
“本来就是要救你,否则,我何必跟你说这么多。我问你,还有亲人吗?”
“没有。”华国一项国策实行了太久,基本上,若父母都死,自己又没到娶妻生子的年龄,就算追溯百年甚至两百年之内,都很难能找到一个亲属了,独孤鸿就是如此。
“有朋友吗?” “算是有几个吧。”莫野有些发愣,不明白独孤鸿为什么会问这些。
“还好。想活命的话,那么记住我下面的话。找一个地方,一个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不会联想到的地方,躲起来。”
“接下来一个月,不要出现在任何认识你的人面前,不要去你任何曾经去过的地方,不要使用任何能让人追踪到你位置的网络用品,总之,斩断和过去的一切关系。钱我一会儿给你取一些,是借的,利息按银行的算,还有,身份卡、实名入网卡、便携机都交给我。”
“需要这么小心么?”莫野从衣兜里掏出东西,咽了口唾沫。
独孤鸿淡淡看着他:“我不喜欢意外。”那眼神告诉莫野,如果他做不到,独孤鸿不介意用强行拘禁的手段。
莫野忙不迭点头:“知道了,一定做到,一定做到。嗯,就这些?一个月之后,我要怎么办?”
“一个月之后……你就应该在国外了,你想去什么地方?” “国外?”莫野愣了。
独孤鸿神秘一笑:“有一门职业,叫做黑客,你不知道么?”
网络发达的好处就在于,人们越来越依赖于网络,反而忽略了人本身,只要拿着莫野的那些证件,独孤鸿就可以天衣无缝的模拟出莫野不断逃亡的假相,他都经过哪些地方,使用过哪些公共器械,住过哪些旅馆,坐过哪些交通工具……
这招瞒天过海的对象如果是普通人,屡屡扑空的特勤A组可能会生出怀疑,但莫野毕竟是个异能者,他们的疑惑,恐怕也只能停留在,莫野的异能究竟是什么的程度上。
这段绝无危险的逃亡之旅过后,那个不存在的莫野,理所当然的,就会安然无恙逸出特勤A组的管辖区,到达他们鞭长莫及的国外。
“非洲或者南美吧,据说那些地方有很多异能者做雇佣兵赚钱。”莫野忽然笑起来,“决定跑路以后,我唯一考虑过的就是这个,也不算是毫无准备吗。不过,这法子真的行么?”
“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不知为何,听独孤鸿轻描淡写这样说着,莫野的心就放下了,觉得他既然这么说,自己就完全不必担心了,甚至对自己,他都没有过这样的自信。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莫野自己都吃了一惊,就凭这一两个小时交往,说了这些子话,就能让自己生出这样的印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霸之气么?
“嗯,地方选的不错。”独孤鸿点点头,“一个月以后,我先会给你联系地方整容,然后安排一套新的身份履历,医院的档案我自有办法销毁,那之后,莫野这个人就彻底不存在了。觉得可行的话,先给自己想个新名字吧。”
莫野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叹一口气:“就叫……莫邪罢。” ****
换了套衣服,揭下了围巾,独孤鸿大摇大摆来到了租赁店。
他已经帮莫邪安排好了一切,而时间,也将近12点了。
租赁店里,斯诺的目光不时从计时器上掠过,看那神情,似乎不仅仅因为时间到了她才能领到今天的薪水,还在为别的事而焦心。
独孤鸿正自疑惑,12点正了,他就看到,斯诺丝毫也不耽误的划走了薪水,然后以最快速度打烊了店铺,披上衣服冲出店门,甚至连自己就站在她正对面都没有看到……
无奈之下,独孤鸿只能紧紧跟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