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又如何,数据侠客行

“瞧一瞧了看一看了哈,不买也来站一站了哈……十八格绣围带,黑白苗癖瘴丹,蓝色极品苗刀,高阶苗家刀法心法,一到九转全阶蛊,练蛊术,练蛊香,极品练蛊皿,应有尽有任大家选了哈……”
月亮湖边,桃花林外,振聋发聩的吆喝声抑扬顿挫,此起彼伏,就在原本死气沉沉的桃花林间回荡,激的瘴气翻涌,恍若下方有水沸腾。
摊子外围,密密麻麻的玩家摩肩接踵一圈,排了数十丈之厚,其热闹拥挤程度,比之数日前武林大会不遑多让。
此时,论坛上名为“两苗村全攻略”的帖子已经发出去了,追看的人无数。
江湖到目前为止还没开放宠物系统,这件事代表的意义大家都心知肚明。
帖子是付费的,虽然论坛上盗贴猖獗,舍得花钱一阅的人还是不少,具体赚了多少独孤鸿就不清楚了,因为受益人的名字填的是黄榕。
由于这时武林大会余波还未散掉,仍有无数人在那苍山洱海间寻那虚无飘渺的乌龟boss,得到这个消息,两苗村瞬息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有无数原本不屑参加武林大会的隐者高人,也都经不住诱惑,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千里迢迢赶赴大理。
对于这种盛况,始作俑者的奸商宋有德和独孤鸿自然是早有准备,因此,也就有了开篇那一幕。
最先赚钱的是癖瘴丹,因为凭目前玩家的医术,还很难分辨出桃花瘴药性并作出相应解药来,两百锭金一颗的癖瘴丹,几乎转瞬间就被洗劫一空,这东西就素那两苗村旅游观光票啊,而且想逃票都不行,会站着进去横着出来滴……
最先进去的人很快就发现了,那篇两苗村攻略所记的内容虽然可以当成字典来翻,只有两件事是文章里没有提到的——这里的人怎么会那么多?这里的普通任务怎么会那么难做?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原本最容易的经验获取手段——两方pk,在还没有展开的情况下,就被消弭于无形了。
事到如今,帮派就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圈地运动轰轰烈烈展开,大理剑盟、龙枪骑士联盟都是土生土长,可其它大派能来大理的也都不是怂手,武林大会养就的那点交情,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荡然无存。
一场场厮杀血拼,血雨腥风,惨烈无比,更可怜的是,没有丝毫声望获取,只是为了圈子里那点草药刷新地、毒虫聚集点。
月亮湖近百里方圆,就被割裂成了大大小小数十块领地,当真是只看实力,不论交情。
等这些个大帮大派终于将少数人声望冲够一层,可以从npc处直接买来东西了,就无奈发现,围绕桃花林一圈数十个摊点,1级购物权限能买的东西,每样都便宜了,不多不少,九五折……比他们从npc那里购买的价钱,刚好便宜那么一点。
他们这时还不以为意,因为在江湖里,随着声望增高,往往会获得打折优惠。
可是当他们把声望冲到二层,可以有九折优惠以后,外面的价钱,随之降到了八五折。
他们终于品出了味道不对。
这时候,已经有那些个机灵的玩家开始在门口等了,就等着外围一圈价格被压到七五折,然后抓紧时间把东西买完拉倒,他们也发现了,npc那里能买到的东西,这些摊上一样不缺。
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情况,那些个大帮做任务的自然清楚的很,但他们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去,因为根据前两层的情况,这里的东西,也就三层了,而且三层价钱再降一折,他们也就能可以跟外面的奸商打打价格战了。
最终结果,当然是尽数傻眼。
3.5层的权限,是给两苗村恩人特设的,余者无福消受,他们能卖的东西已经少了功效最强的几样,价格低限也只有八折,等外面价格再降到七五折,他们也只好死心塌地转做了经销商,从宋有德那里七二折批发了东西再往外捣腾,赚点小钱,喝点剩汤剩水。
不过,真的只是小打小闹,跟宋有德不是一个档次,奸商从玩游戏没当过别的职业,一色就是赚钱了,商战经验丰富无比,这点,从他连雇佣的摊贩都尽数是桃花岛的大嗓门就可以窥见一二了。
如今又有了打压别人的本钱,一连数天,把全江湖的买家戏耍的团团转,自己更是赚的钵满盆满。
他让全天下的人都以为,自己的进货价是七折,而实际上,只不过半价而已。
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死胖子一张胖脸上红光满面,眼睛眯的都要睁不开了,最常做的事就是一边数着银票一边对独孤鸿感叹:“这做生意,还是得跟老大混啊,没有老大领导,这几年赚的加起来,都没有这几天赚的多亚!”
胖子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要知道,这数日间的倒买倒卖,除去雇佣人手和花去的本钱,净赚了足足六百万锭,换算成现金都有两百万之巨,以往几年,他能无中生有赚到那么多,放眼江湖,绝对已是屈指可数了。
“不过,江湖里有钱人还真是多啊。”这一天,拿着统计数据,胖子就对着独孤鸿感叹。
所有东西里,赚的最多的当然是癖瘴丹绣围带,几乎人手一个,不过紧随其后的,却并非各阶蛊虫或者苗刀秘笈之类,反而是3.5权限限量刷新的那些烧钱货。
为了快速冲刷练蛊技能,有钱人是什么贵买什么,只要能增加练蛊成功率,多少钱也不在乎,那些霸虫香驱虫香谷虫香都被炒的居高不下,独孤鸿几只属性不错的练蛊皿更是拍出了天价,以至本该是对分的纯利,独孤鸿硬多得了近十万锭。
听了胖子感慨,独孤鸿微微一笑:“所以说垄断暴利啊。”他站起了身,向桃花瘴走去,“时间差不多了,我去看看那些东西刷新没……”一句话说完,他的身影猛然自原地消失不见。
“移形换影?”看到这幕的玩家倒抽一口冷气。
“胡说,明明是破碎虚空!”旁边立刻有人反驳。
只有胖子神色不变,摇摇头叹息一句:“唉,又升天鸟!大家一起来看上帝!”

“天地孤鸿,你可知道,你的行为已经大大破坏了游戏进程,违反了游戏规则,侵犯了玩家利益,如果再不停止这种垄断行为,我们只能收回给予你的奖励,并没收你最近一段时间的非法所得。”披着美女皮的GM一脸严肃,盛气凌人,颐指气使。
这里是一片莫名其妙的空间,似乎是白的,又似乎什么颜色也没有,那视野的远处,似乎是有着具体边界的,又好像仰望天空一样没有尽头,站着的两个人,似乎是脚踏实地的,又仿佛那只是空荡荡一片,
独孤鸿回味的将四下扫视一圈,感叹一句:“唉,还是老样子,根本就没有变吗!”
“啥?”GMMM配合的瞪圆了眼睛,煞是惹人。
独孤鸿将目光移回GM,露牙一笑:“新进导演部的?”
“你……你怎么知道?”GMMM惊了。
“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也知道,第六夜公司对游戏主服务器根本没有操纵权,只有引导权,游戏里任何一个数据,你们都无法直接改变,只能通过间接诱导的方式,我说的可对?”
“这,这是我们公司的机密,你怎么会……是谁泄漏给你的?”GMMM先惊后悟,大声质问起来。
“我知道的可多了,就好像我还知道,你现在的程式只有恐吓效果,你对我所说的那些惩罚,根本一样都实现不了,还是不要那么凶巴巴的了,太难看了”
“……”这一次,GMMM彻底无语了。
独孤鸿叹息一声:“回去吧,别担心了,虽然只达到了原本一半的效果,毕竟时间还早,大家手里没那么多闲钱,比起几年以后再实行,效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报告里你就这么写,年度奖金应该不会被扣掉的。”
游戏里开放这些新地图新物品,对于玩家来说,是有了新的挑战新的动力,对于游戏公司来说,意图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抑制通货膨胀,延长游戏寿命。
游戏里所有东西毕竟都是虚构的,在这里的玩家基本上产出多消耗少,留在手里的货币如果不想办法回流到npc手里,很快就会物价飞涨,引发各种各样的问题。
两苗村的设计其实不错,东西对玩家吸引力足够,物价标的也符合人的心理底限,就连那最后奖励的五折优惠卡,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按照原本的设计,要消弭两苗村之间的问题,将两苗村合并,至少也是开辟小战场三五年后的事.
到那时,混战场的人该买的东西买的也差不多了,蛊术想练的也差不多要到头了,甚至于苗家秘笈绣围带,也该出现更好的替代品了,所以那张五折优惠卡,其实只是一个身份的象征,给持有者省些钱的购物券,绝对不可能变成现今独孤鸿仗之大赚特赚的工具。
可是,谁让导演这场戏的人留下了个百万分之一的可能呢,而这点可能,偏偏又遇上了独孤鸿。
“您……您是曾经在导演部工作过的前辈?”独孤鸿只有内行人能明白的话,把GMMM彻底镇住了。
“不是。”独孤鸿摇头,“只是……曾经见过几位,嗯,在前些年的《蜀山》和《宿命》里。所以我才知道你是新来的,他们都接受过这样的教训,应该不会犯同类错误了。”
“您……您就是传说中那个抢劫熊和坑人牛?”
“唔,到现在还有人记得我?”独孤鸿有些意外。
“是啊,我的上司和我上司的上司没事总念叨你呢,说不管哪个负责游戏的遇上了你,以后升职加薪那是一定的,说只要被你摧残过一次,比什么特训都管用,以后不管负责什么游戏都不会出大错。他们说的果然是真的……您,您能帮我签个名吗?”
“……”独孤鸿额头有些冒汗。
接过GMMM也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纸和笔,一边写着独孤鸿一边随意的道:“如果不想再出这样的事,你们把主机权限降低,改成可以外部操作不就行了吗?何必每次都来这招这么麻烦?”
GMMM摇头:“不行的,现在一些黑客太厉害了,如果主机权限降低,设置成可以从外部接管,他们就有机会侵入到主机内部随意更改数据了。”
“就因为这个,你们才用这么别扭的管理手段?”S级电脑久攻不破,是独孤鸿好久的痛,那些他无法破解的加密文档,都是经过S级程式加密的。
他原以为是S级电脑太过高级,拥有了自主意识,才令他无法获取权限的,却没想过原因会是这个。
“是啊。”GMMM天真的点了点头,“所有最高权限的指令,都是纠缠态传输,不可能被破译的。”
原来如此啊!
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没想到会获得这么重要的消息,同样的问题他以前也曾问过,只是,那几位都没有这位来的天真,什么都没问出来,独孤鸿递回了签字板,由衷的道:“谢谢啊。”
“谢谢我?该是我谢你才对吧?”GMMM抱着签名板,莫名其妙眨眨眼睛。 ****
“老大,这位没被你弄哭吧?”跟了独孤鸿几个游戏,对于这种情况,宋有德已是见怪不怪了。
“哪儿那么多爱哭鬼,就是让我给签了个名。” “不愧是老大……”
“得了得了,”独孤鸿在黄河决堤江水泛滥之前拦住了胖子,“批发的订单继续,拍卖再搞几次,其它的,存货卖完了准备收摊吧。”
“收到。”宋有德没有多问,这样的事他也是司空见惯了,恐吓只是一种手段,如果不成,游戏公司立刻还会有其它应对办法。
“这里的事算是完了,我先走了。”独孤鸿抬脚往另一个方向行去,既不是桃花瘴内,也不是大理。
“老大,你这是去哪儿?”胖子便奇怪问道。 “我……有点私事要办。”

不出独孤鸿所料,几分钟后,论坛里就贴出了另外几篇所谓的攻略。
只是,这次第六夜公司制约手段的规模却有些大,那些攻略涉及的技能分别包括了:长白养蛇法、西域驱蛇术、苗疆水蛭医疗术、丐帮驱毒术、桃花岛驯雕术驯马术驯鸟术,甚至,还有生活玩家的养蚕术……
而且,这些技能跟养蛊基本是冲突的,诚心让玩家左右为难。
明白如独孤鸿一眼就知道,这些东西应该是在接下来几年内,会被玩家陆陆续续发现的内容,正常的游戏进度应该还排在苗疆养蛊之前,因为很明显,这些技能都不如养蛊犀利。
游戏公司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把这些全数放出,恐怕难以抵挡奇门蛊术对玩家的诱惑。
不管过程如何,总之,江湖比预定计划更早的进入了宠物时代。 ****
至于独孤鸿口里所谓的私事,既不是下线后尝试攻击江湖主服务器,也不是把刚赚的钱兑换成现金,他其实是要去接人,因为,斯诺进来游戏了。
光脑头盔直接影响操作水平发挥,为了不被这种硬件因素影响,前些日子独孤鸿把光脑头盔尽数换了,老旧的那套就被弃置一边落灰去了,这次斯诺搬过来同居,他正好把那套收拾了一下,给斯诺用了。
斯诺其实已经上线几天,他早就该去了,可胖子这边一天几十万上下,实在脱不开身,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搜索一下斯诺出生新手村的位置,独孤鸿信步而去,这村子距离很近,甚至没超出大理城管辖范围,就在城西南下关外马鞍山旁边。
搜索位置的同时,独孤鸿也搜到了些额外的信息,这个新手村,竟然是个少见的二级村落,紧依马鞍山矿区,矿区里有一个涤荡私矿、解救矿工的系列任务,最后可以得到一把+1采矿等级的矿镐,是练习采矿的人必来刷的。
方方面面的资料浏览一遍,切换回游戏,独孤鸿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矿山口。
而前方,两波人马厮杀正酣…… 如果脚步不停,他就一溜烟冲进人群堆里去了。
刹住身形略一打量,独孤鸿就认出来了,这两波一边是剑盟一边是枪盟。
自从那三人被卡机,两帮开始冲突以来,原本南北各居井水不犯河水的格局自然就打破了,三天打渔是强硬派的,信奉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所以这原本是枪盟大后方的马鞍山矿场,也开始不平静了。
都是自己造的孽啊!独孤鸿毫无诚意的摇摇头,正欲无视离开,眼睛却猛然定住了,人群中间,被一圈剑盟玩家围起来层层保护的,赫然是林铃,和另一个粗衣女孩。
虽然穿着最低级的新手装,身形也矮小瘦弱尚未成人,那女孩一身肌肤雪腻,眉目如画,黑亮的眼睛熠熠生辉,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lotita。
惊艳完毕,独孤鸿骤然醒悟,这个让自己有几分眼熟的女孩,正是斯诺。
江湖游戏设定,每个玩家进入游戏时,系统赋予的身体是14岁,随着游戏时间逐渐推延,身体会慢慢长大,这效果原本是不知不觉间发生的,大家都不大在意,如今乍见对比,才让人惊觉系统的写实逼真。
独孤鸿惊讶未毕,林铃却已经瞅见了他,向他招了招手:“真行啊你,绅士风度到家了,让诺诺在这里一等就是三天,你也真好意思……”
这件事认真说起来,还真是独孤鸿理亏,无话可说,不过,让他比较在意的是,这两个女生关系什么时间这么好了?诺诺……
斯诺跟独孤鸿打声招呼,扯了扯林铃衣袖,林铃毫不理会,挥了挥手里皮鞭:“说吧,任打任罚?”
“打要怎样,罚又如何?”
“打吗,把这群不开眼的给诺诺打发干净,罚么,罚你把这群不开眼的给打发干净。”
“……”这,有区别么? 不待独孤鸿开口,边上一群剑盟玩家已经吃吃笑起来。
这群人有不少是当初那个练级队里的,当初三天打渔和独孤鸿先后高就以后,就轮到林铃做了他们的领队,对这位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而且有些虐人倾向的女人,他们可是知之甚深了。
他们都是被林铃叫来帮忙的,自然也就从林铃口中得知了,这位姗姗来迟的老大正是lolita现实中那位,天地小鸟他们认得,天地孤鸿是谁他们可不知道,一个个早已经妒火中烧,此刻又哪能不幸灾乐祸。
“白马王子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林铃得意洋洋,“如果做不到,就服个软,我们诺诺心胸那也是很宽大的,端茶送水,捏腰锤腿,做足苦力三个月,就当你是道歉了。”
看看一圈暗爽到内伤的眼神,看看林铃挑衅的目光,独孤鸿缓缓抽出冰魄寒光剑:“这件事,也不是那么难的。”
“你……别太逞强……如果……”
斯诺的话只说了半截,就被林铃一句调笑堵回去:“诺诺,这么快就心疼了?”
这时候,周围的枪盟帮众已经越来越多了。
独孤鸿也不废话,稍作打量,一个旱地拔葱,越过剑盟帮众就到了敌阵当中,身体还未落地,一道剑芒随手挥出:“佛顶飞来灵隐峰!”
这是苍山云雪剑威力极大的一招,本就是跃至半空凌空出剑,角度刁钻极难防御,不过自独孤鸿手里使出,又生出了不一样的变化,这一剑原本只是单体攻击,现在,那道剑光竟然弯弯折折恍若水波,而且每一波峰波谷,都刚刚好掠过高矮不一的枪盟玩家脖颈。
于是,一剑横扫,七八人鲜血狂飙,有两个血量本已不足的玩家瞬间光化而去,剩下五六人也至少减血五百。
这群玩家的速度,比起月亮湖的虫子可是差多了,独孤鸿独一无二的“一弹多星”,几乎下下不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