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之道,第三十九卷

兽王雷克萨,兽族狮属,兽族人的种族能力修炼到顶尖,基本就是叫做兽神变的技艺,可以唤醒血脉中流传下来的先祖能量,呈现各自不同的天赋属性提升。
比如说狐家的天狐诀,除了大幅增强速度反应之外,还可以延缓身体的老化;狼家本能,则可以数人心连一线,配合巧妙绝伦。
至于雷克萨所属的狮族天赋,对于攻击、防御、速度、力量的提升几乎是兽族中的最强,同时还拥有狼族的部分心灵连线之力,以及天生的一种驾驭百兽的能力。测试文字水印5。
最后的驾驭力不是像御兽能力者一般的与万兽沟通,而是以王者的威压,直接对低阶的兽类发布指令。
无法像驭兽者般控制自如,甚至能去一个叫做马戏团的地方表演,但是简单粗暴的进攻、防御之类的基本命令,已足应付战斗中的一切。
狮族对万兽有一种天生的威慑力,所以自领悟到域的能力秘密开始,雷克萨就在不断的尝试制造……制造专属于自己的活物域器。测试文字水印2。
就像炼制其它域器那样,将目标时时刻刻带在身边,以域能转化它,提纯它,直到目标的体质完成转变,自己操纵起来如臂使指。
可是,死物的炼制是一回事,活物的炼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数百年来,一批又一批的活物曾经在雷克萨的身边驻留过,从飞禽走兽,到游鱼虫蚋……
这些动物,要么身体出现古怪的异变,就好像承受不住改造一样崩溃了;要么身体尚且完好,意识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分裂,变成了植物动物……这话说起来真别扭!
总而言之,数百年殚精竭虑的尝试,到现如今,雷克萨锻炼成功的活物也不过那么两三只,成品率是普通域器的十分之一不到。测试文字水印9。
潜伏在独孤古身体里面的血玉蜘蛛理所当然就是其中的一个。测试文字水印6。
这些活物域器每只都有普通域将的水准,操作起来更是如同雷克萨的身外化身一样,雷克萨秘技自珍,就连他的那些个心腹,知道他有这种技艺的也是少数。
不过,但凡有被雷克萨看上的目标,祭出这生体域器潜入人的脏腑之中,无论千里万里之外,都可以随时随地的监控此人的行迹,一个命令之下就可以让人体验到生不如死的痛苦,没有一个人不会在这种折磨威胁下最终屈服的。测试文字水印8。
雷克萨相信,眼前这个虽然自身只有军级,却号称第五域将的存在尤其的不会例外……
所以将独孤古钳制在手里,令血玉蜘蛛在他的肚子里孵化,他便觉得,自己已经胜利了,变换容貌掩饰身份这样的手段已经用不到了。
正是因为坚信,所以当发生预料之外的情况,他尤其的无法相信……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一颗晶核?你的心脏哪儿去了?”兽王雷克萨变色惊呼。测试文字水印5。
为了将独孤古分裂出去,并且解决他灵魂残缺,无法控制身体的问题,杨帆可谓是煞费苦心。
以自己的身体为蓝图进行科隆,保证灵魂移植的适应性;以完全镰骷式的模拟,架构起了与普通人类肉身几乎一模一样,本质却完全不同的操作系统……
事实上,独孤古现如今就是一只镰骷,纯粹的不受某些钳制的自由自在的镰骷,同时也是……这世界上唯一完成了第八极效写入的镰骷。测试文字水印3。
杨帆是在未雨绸缪,假如突破了镰骷人老巢,却发现镰骷母皇的改造难度超过了自己预期,他想尝试……自己再造一只母皇出来。
上个世代的痕迹消失的太多太多,人类已经离不开镰骷所提供的便利了,想要最快速度恢复人类在整个地球文明中的位置,镰骷可以说是最重要的战略资源!
假如不能获得控制权,也必须要有其它的方式来弥补……
总而言之,兽王雷克萨的秘技杨帆是并不知道的,可是为另一种可能埋下的伏笔,却作用在了此时此刻这个致命性的场合,不光是雷克萨,就连杨帆自己都吃了一惊,始料未及啊!
因为……他并不想这样的,他只是想让独孤古做出符合自己身份的抵抗,然后黔驴技穷的落入对方的手中,藉以探清对方的所有布置,自己再相机而动。测试文字水印2。测试文字水印5。
独孤古的死活其实并不重要,已经初步掌握了灵魂转移秘密的杨帆,早已给独孤古备好了许多具可用的肉身,那厢里死了,这厢里立刻就可以活。
再说了,一个活着的杨帆的价值,远远大过于他死了,对方只生擒不要命的可能性占了八成以上,事情的发展也证明了杨帆的推测……
可是谁能想到,雷克萨自以为万无一失的最终秘技,对独孤古恰恰是无效的,这不光令得独孤古的潜伏计划无法完成,也让雷克萨一瞬间意识到了某种可怖的可能性。测试文字水印5。
“你不是杨帆本人,只是他的镰骷替身?!”雷克萨难以控制心中激荡,将独孤古拎至眼前恶狠狠喝问。
“嘿嘿,总不能只你一个人有秘技,不让别人也有自己的保命之法吧?”独孤古脸色数变,一瞬间不知运行了多少程式,不过最终还是遵照杨帆的指令开口说道。
谁都有算错的时候,事已至此挽回无用,还是多盘算下怎么应付这下突变吧……
“身外化身?你已经晋级到域王了?”看着独孤古脸上神情,雷克萨面目难看的问道,“不,不对,这替身身上根本没有域能的气息,只是一只镰骷……一只镰骷……”
兽王募然想到了什么,纵目四顾,一双硕大的瞳仁中凶光四射。
独孤古只是只镰骷,杨帆的镰骷化身,镰骷的远程操作范围有限,即便杨帆已经晋级到了军,也不过五百米上下罢了,也就是说,他就在五百米范围内,考虑到方才独孤古曾经行动过的线路……
“抱歉!埋伏的地方是你们自己找的,出口也是你们自己封的,你真以为我神通广大到可以瞒过你们所有人的眼睛藏在你们眼皮底下?”

听了杨帆这句话,一圈听众包括独孤古尽皆呆了……
独孤古缺乏创造力,所以许多事情往往推演不出解决之道,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可以立刻根据那相应的解决办法,推测出其成功的可能性。
在他听来,杨帆上面的一席话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而是……成功的机会很大很大!
“介于以上的理由,这次我回幻都里来,就是打算组织这样一次远征,召集足够的力量,攻入镰骷老巢,活捉母皇,将所有镰骷变成我们的奴隶!具体计划经过我这数年来的勘测,已经制定的差不多了。测试文字水印1。”
“同志们,我们只有这一个机会了!镰骷的法则极限是八条,现在已经写入了七条,人类的控制法则如果不能写入第八条,而是在本质法则完成之后再试图改写,到时所消耗的时间就太久了!”
“久到在改写完成之前,我们根本无法抵挡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镰骷守卫者……而且一旦第八条完成,我怀疑我们根本没有攻入母巢的机会……”
周围人没有独孤古那样的计算力,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杨帆的打算,等到后续的内容渐渐补充完毕,他们一个个慢慢鼓噪起来……
真的是无比惊人的计划呀!
一旦成功,不仅一劳永逸的解决了镰骷人的威胁,还能将这整个可怕的种族,都转变成*人类的奴隶,显然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之道了!
于是,有人开始询问召集人员打算如何配置;有人更加关心母巢在哪里,如何确定那里就是镰骷老巢的问题;也有人跃跃欲试着,立刻就向独孤古报名毛遂自荐……
每个人看待问题的角度都不相同,面临这种重大抉择时的表现自也不同,这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大水都防线基地的沸腾。测试文字水印7。测试文字水印1。
“对,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吧,让越多人知道越好!我们需要在这个人类之中挑选精英,完成这次的远征,力求一击致胜!”
应对着人群的热情,杨帆又操控着独孤古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测试文字水印3。
相对人群的沸腾,这个时候独孤古却已经平静了下来,就忽然问了杨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公布这件事?”
独孤古可还没有忘记,杨帆让自己来冒充的主要目的,是引蛇出洞,姜太公钓鱼……
可现在钓鱼的事还没有一撇呢,他就把这么重大的决定公布出来了,想让那些图谋不轨者怎么办?
假如真的想要劳师远征,图谋不轨者绝对会是远征当中的不安定因素,如之前的决定那样,引蛇出洞先把他们一网打尽才是王道。测试文字水印5。
假如劳师远征只是个借口,或者说暂时是个借口,如此重大的事端,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抛出来当借口的吗?
假如把杨帆的行为说成是在钓鱼,这个借口绝非是下饵,那是把块大石头往水里抛呀,势必影响图谋不轨者们的行为模式,独孤古完全看不出杨帆这么做的理由……
这根本是脱裤子放屁,不,比脱裤子放屁还要多此一举吗!
“我想证明一件事……”对于独孤古的疑惑,杨帆慢悠悠如是道。测试文字水印5。
“证明一件事?什么事?”
“针对镰骷的整盘计划出炉了,而且可行性也算是不错,面对这个结果,你惊讶吗?”杨帆募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测试文字水印6。
“当然……”独孤古斩钉截铁的想要开口,话到嘴边变了口风,“还真不怎么惊讶!”
以杨帆理智形态的智商,以他那羞死光脑的计算力,以他对镰骷人这么多年深入的了解,认真想想,他会有对付镰骷人的通盘计划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让了解他的人心中存疑的,只是他的计划会在什么时候提出,而那又究竟是怎么样一个过程罢了……
而且不光独孤古会这样想,这些年来,一直将杨帆当作第五域王来崇拜的普通民众们其实也是这样想的,若不然不会有眼前这种场面。测试文字水印5。
独孤古眉头大皱的看着群情汹涌的众人,自从计划公布了以后,眼前的人就进入到了一种狂热状态,所有人开始疯狂的向他身边涌来——
“我要去!”“算我一个!”“别把我忘了!”……
预见早的第一时间抢到了身位,有能力的气息全开拼了命的把别人往两边挤,有的几个人联合起来推挤其它的人,有的已经被人踩在了脚下兀自不肯罢休……
这简直就是上个世代商场里半价销售引来的大血拼,实力强弱,眼光如何,人脉多少,在这血拼当中一览无余。测试文字水印3。
没有人怀疑杨帆计划的可行性,没有人觉得这危险的行动可能失掉性命,所有人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这是件足以青史留名的大事件!
而且根据杨帆的说法,镰骷人的进化可畏可怖,固守一隅整个人类都将覆灭在即……
以足以青史留名的代价,还有假如事情成功之后,所获得的巨大的声望以及可以预期的利益——那绝对会有的,以杨帆以往大方慷慨的风格,从他手指缝里漏出的那么一点点,就足够一辈子消受不尽了——去搏人类一个光明灿烂的未来,在场之人都不缺乏那种实力还有勇气!
“对,你不惊讶,在场之人也不惊讶,虽然并不在场,经过这段时间耳濡目染,对于我的能力没有丝毫怀疑的其它人也不惊讶,那么……为什么还有人阴谋对付我?对付我这个能够给人类带来未来的存在?”
对啊?为什么呢?独孤古一开始还觉出什么,待杨帆分析过之后,登时也产生了怀疑。测试文字水印6。
人类的野心什么时候都在,可假如达成野心所要踏平的东西,是自己唯一的活路,这个世界上会坚持野心的存在,除了傻子,也就只有疯子了吧?
“是啊?为什么呢?”独孤古情不自禁喃喃自语。
杨帆冷冷的声音继续响起:“在我想来,能让对方坚持行动不改初衷的原因恐怕就只有一个了……因为我已经不是他们唯一的未来。”

这是那小子在给我下套啊!
初知此事时,雷克萨自然是暴跳如雷,不过他毕竟也域王几百年了,旋即便看出此事当中的不同寻常处。
万众一心的效果的确惊人,虽域王也难免为之缚手缚脚,不过这等场面绝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因为就算所有人都被杨帆感化了,被那种光明的未来、美好的前景所吸引,也绝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智商,能够看穿赌局的实质,然后不约而同采取行动的。测试文字水印5。
就算聪明人真那么多,一个人执行起来容易,成千上万的人共同采取行动,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固然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意味在其中,不过……有人推波助澜浑水摸鱼的意图也很明显,再想想这时节还有谁能做这种事,那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雷克萨浑然未觉自己以多打少,还要搞埋伏偷袭的做法多么卑鄙无耻,理直气壮的就给杨帆的做法定了性。测试文字水印4。
只不过……既然用出这种手段,就说明那家伙是怕了,既然怕了,那就说明对方对决斗也不是多有把握,才需用到这种小手段,这难道不是好消息吗?
想通此节,雷克萨反倒平静下来了。
“罢了罢了!那些见利忘义见风使舵的废物,暂且不管他们,等这件事结束再跟他们算总账!”听了属下汇报,兽王冷哼几声,心思立刻转向了别处。测试文字水印6。
仔细想想,没有这些人碍手碍脚也好,倘若对上那个人的巅峰冲击炮,他们也就是炮灰一级的角色,多一个不多少一个恐怕也不少,没他们不定反倒更方便,只寥寥几人决斗的话……
雷克萨心思电转,渐渐明了了某些布局:“他们不来,倒让我想起约战究竟该选在什么地方了!只是这样一来,那两边就非得我亲自出马了……”
雷克萨还真冤枉杨帆了!
数日后的一战,场面越大,影响也就越深远,在个人武力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参与人数越多,结局也就越好看……
而杨帆暂定的自己的承受能力是,没有界限,多多益善!
他根本不在乎伏击自己的人数有多少,是其它人的自作主张。测试文字水印3。
当雷克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杨帆自然也知会了那来龙去脉,不过不是通过自己的情报网络,而是通过山都汹汹人潮的反馈——杨帆回山都了。测试文字水印4。
防线的变故需得远征来解决,想要远征先要赢了赌斗,而在那般重要的赌斗之前,参赛选手自然要调藉身心以达到最佳状态。
总而言之,杨帆已经没了任何理由继续呆在大水都防线,而得了某些消息之后,山都城内的某人,也根本不敢找借口继续拒杨帆于千里之外了。
杨帆曾经回来过,不过每次都是极秘密的行动,除了少数几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所以对于山都民众来说,这次回归是三年来的第一次。测试文字水印9。
山都第一任总长,终于回来了!不管是欢迎、希冀还是出于其它的什么目的,自从杨帆走出传送门那一刻起,山都民众就络绎不绝的从各方赶至,自发的在杨帆左右排成*人墙,七嘴八舌的说着各自想说的话。
成百上千的人同时开口,听在普通人耳中,那根本就是嘈杂一片,不过在杨帆的大衍诀之下,就是能将这种噪音清清爽爽的重新分离开来,组合成声音原本的样貌,再分门别类收集起来。测试文字水印8。
大多是表达感激、阐述谢意以及其它一些唠嗑拉家常的废话,杨帆毕竟出自山都,一路迤逦行来,认识的人着实不少。
而在这其中,就包括了人们联合起来买空盘口,势要支持杨帆获胜之事,有些消息灵通人士甚至已经知道了全体域将尽皆罢战的消息。
山都民众真的变的不一样了,以前在各幻都中,这里的人是实力最差的,生活是最苦的,尤其是精气神,根本不能与今时今日相比……
他们周身所散发出来的蓬勃气息,红光满面的表情,尤其是身上那一件件鲜艳而新潮的衣服,本来很少现在也渐渐流行起来的饰品、配件之类的小玩意……
这三年时间,山都所发生的一切怎么看都像已经过了三五十年,变化太大了!
当然,虽然大多数人都激动兴奋、感恩戴德,也不是所有人都如此的。测试文字水印7。测试文字水印7。
胖子岳飞拼了命的从人潮中挤入,看到杨帆狠狠松了一口气,也不知是庆幸自己终于挤入,还是因为终见到了杨帆:“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
“我知道的。”杨帆含笑接过话茬,让胖子随在了自己身后。
下一个人是河沅沅,今时今日的河沅沅,藉着操控域将机甲的出色表现,已经是山都城里可与虎平阳并肩的后起之秀,只是因为年纪尚轻资历尚浅,没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罢了。测试文字水印2。
但是仅从她从人丛中走过,所有人都自发的给她让出了通路这些细枝末节,就可以看到她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河沅沅拉着五月的手,冷冷走近了杨帆,面色不善:“你怎么可以那样?”
杨帆看看河沅沅,看看五月,暧昧一笑:“恭喜恭喜!”
五月脸色微红,河沅沅也是一窘,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三年多的风雨洗礼,河沅沅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年轻容易冲动的新兵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威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要转移话题!”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能否稍等片刻?答案一会儿就会揭晓。”杨帆微微笑着。
河沅沅还想说些什么,略略沉思片刻,沉默的跟在了杨帆后方。
接下来,有兔族公推出的族长,有山都防线特战队曾经的队友,有山都学府熟识的同时与学生……
一路行去,杨帆身边队伍不断在扩大,不过无一例外,这些人还什么都没说呢,就已经被杨帆堵在了嘴里,默默的变成了随行者的一员。
很快的,前方远些的地方,出现了山都的迎宾团,以影歌为首,包括虎家、磐家以及其它一些高层代表,却很少见到敖家、狐家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