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尺居士

“致命的缺点?”一圈听众面面相觑,绝大多数是不以为然。
独孤古之前所说的,关于镰骷的基本常识,进化方式他们信,因为那是亲身经历过的,本来就有隐隐约约的感悟。
现如今跟杨帆建立的理论体系一对照,是非对错登时了然,可是……独孤古竟然说,这样的进化方式伴随着缺点,而且是致命的……
有利就有弊这句话最近常常听说,可是镰骷人的缺点都还没有找到呢,何况还是致命的……
一圈人心中大是不以为然,不过面上还是做出唯唯诺诺之色,算是给雷神一点薄面吧。测试文字水印9。
一圈人的神色独孤古尽收眼底,不仅半点不生气,而且心有戚戚焉,因为杨帆所说的致命缺点,他也云山雾罩呢,他只是机械的重复着杨帆的话罢了,充当了一个传声筒的作用。
“当然,简直是毁灭性的!”杨帆让独孤古强调了一遍,“人类的进化丰富多彩,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保证了我们基因的多样性,面对任何灾难时都会有一小簇合适的人生存下来。测试文字水印3。”
“而镰骷人的进化方式……”
镰骷人的进化方式是集体进化,就好像大工业时代的流水线作业一样,每个产品都几乎完美无缺没有丝毫瑕疵,可是掩藏在这种完美之下的却是,假如流水线或者是产品设计的本身出了问题,整个批次的所有产品都会出现一模一样的问题,没有一个能够幸免。测试文字水印2。
杨帆那种富有针对性的说辞刚刚开了个头,独孤古如被雷击,已经猜出了结尾。
理论上说,杨帆所强调的致命缺点的确是那样没错,可现实是……
现实是,镰骷人完全诞生自与地球不同的体系,它们的基因当中或许有弱点,可是……硅基生物的弱点,绝不是碳基生物能够利用的,《世界大战》中所寄望的画面,不可能在镰骷人身上上演。测试文字水印8。
独孤古知道的事,周围一圈普通听众却并不晓得,他们只是觉得独孤古所说的话句句在理,情绪渐渐已经调动起来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虽然镰骷人始终是我们的敌人,但我们其实早已经离不开镰骷了……”
很久很久以前开始,镰骷人的晶核,就是人类的主要能量来源了,同时还给一部分身体残疾的人充当了义肢的角色。
而随着近两年的发展,镰骷人的作用就越来越明显了,沃登克里弗塔需要晶核材料,电磁冲击炮也需要,还有科隆战甲、食物合成机、里世界系统,以及最近流行起来的定向晶板建筑材料、变形飞车等等等等。测试文字水印5。
“虽然镰骷人是我们的敌人,可是现在大家能够想象,假如镰骷人真的被我们消灭了,我们的日子会变成怎样吗?”
一圈人不知不觉沉默了,联想到镰骷材料在人类世界中的广泛应用,这的确是个问题呢!
“事实就是,镰骷既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又是我们必不可少的资源。测试文字水印5。以前我们与镰骷的关系,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可是现在平衡就要打破了,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只想到一种办法——让所有镰骷人,变成我们人类的奴隶!”
“这,这可能吗?”一圈人具被独孤古的大言不惭吓坏了。
“正常来说的确不可能,可是镰骷人那种特殊的进化方式,却给我们提供了一丝可能,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大家可能不知道,镰骷人数量虽然多,其实所有的镰骷都拥有同一个母亲,我称之为母皇,就好像蚂蚁巢穴里的蚁后,蜂窝中的蜂后一样。测试文字水印1。”
“镰骷人的研究我其实进行的已经差不多了,面对任何一只镰骷,在不动用武力的情况下,我都有把握通过程序编制,写入代码,将它们变成我们的奴隶。测试文字水印1。”
这样说着,独孤古按照杨帆的指示伸手入怀,再一次从兜里,掏出了一大把各色各样的晶核,然后从数据卡中具现出几只鲜活的肉体,将晶核一一对应安放上去。
吸收了生物体的能量,晶核仿佛沸腾了一样膨胀蠕动起来,几十秒钟之后,所有晶核尽数激活,恢复了镰骷人的本来面目。
一步一步操作周围人看的清清楚楚,晶核包括了两只紫色、两只红色,一黄一金,还有数只多色和昨晚那颗黑的。测试文字水印1。
当所有镰骷具现完成,独有的气势显现之后,一圈人也一瞬间提高了戒备,准备随时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敌人。
不过面对他们的敌意,十只镰骷没有任何反应,就仿佛机械人一样,没有情绪,没有迷茫,出现后的一刹那便将目光聚集到了杨帆身上……
整齐划一的迈步,微调之后,十只镰骷排列笔直的宛似一条线,不约而同的向独孤古抬手致敬,颇有上个世代国庆阅兵的气势。测试文字水印4。
“怎么样?”指着敬礼之后就此不动的镰骷,独孤古的神情如同介绍新商品的商家。
一圈听众面面相觑,逐渐凑近,在确定这些镰骷的确毫无威胁之后,距离越来越近,到最后干脆对着镰骷上下其手……
镰骷依旧一动不动,宛若木雕,硅基生物跟碳基生物毕竟不一样,说不动那真是一丝一毫不带稍动的。
“雷神大人,您既然有这样的能力,遇到一只转化一只,我们还担心镰骷个什么劲儿?”
指挥着数只镰骷,让他们按照自己要求行走、跳跃、巡逻……简单的功能演示一遍,就有人抬头满腹疑惑的开口。
“强行转化的速度太慢了!”独孤古摇头,“这跟镰骷人的等级息息相关,身体里面的法则每多一条,破解的难度就会相应的提高数倍,低级的还好一些,越是高级,花费的时间越长,像那只黑晶,几乎花了我一个晚上时间。”
“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是我前面所提到过的……镰骷人的致命缺点——母皇!只要能找到母皇,近距离观察到它的基因结构,我就有把握让它从此以后,源源不断生产出来的镰骷,全部成为我们人类的奴隶!”

“不是他们唯一的未来?你的意思是……其它还有人找到了对付镰骷人的法子?”听了杨帆的推测,独孤古震惊的无以复加。
不过待过了初时惊骇,细细品味咂摸,独孤古却又不得不承认,假如公布了如此计划之后,某些人的刺杀行动一如既往,这几乎就是那唯一的可能性了。
只是,凭这个世代人的智慧?
独孤古想象不出来,智慧不如杨帆他认了,对方不能以普通人类衡量;可是作为在这个世代生存最久的生命体,连其它普通人类都及不上,他还真有些不服气。测试文字水印4。
假如真的已经有了第二条路,这条路又会是什么呢?
不会是……几百年来从未跟人类有过交流沟通的镰骷,竟然也晓得了虚与委蛇,跟人类当中的某些人达成了协议罢?
相比还有其它的解决之道,独孤古宁愿相信肉食动物与草食动物间诞生了荒谬的协议,而且他也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测试文字水印9。
杨帆闻言摇头:“条件不足,无从推断,所以我需要更多的讯息……”
所谓更多的讯息,就是由原来的引蛇出洞,变成了现在的打草惊蛇呗。
轰轰烈烈的发布会持续了很久很久,独孤古严格按照公众人物的行为标准,不愠不火解答着众人的疑惑,耐心细致的安抚着每一个人,并且向他们保证,假如计划完成,细节敲定,远征队一定会极力保留他们一个位子。测试文字水印7。
数个小时之后,围观的人群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留给独孤古一个清净的空间。
不过这个时候,独孤古的演讲所引发的轩然大波,还在以大水都防线为中心,不断的向外围扩散着……
现场的听众通知自己熟识的好友,好友再通知好友,人们奔走相告,一次次传递转接,当大水都人群散尽的时候,几乎全世界都晓得这个杨帆这个构思了。
暌别三年的雷神杨帆果然没有让人失望,三年的不辞而别,却原来是去准备一劳永逸的解决镰骷问题的方案了呀,杨帆的人气再一次爆棚到了顶点。测试文字水印2。
相对于这个重磅炸弹在普通人群中激起的波澜,阴谋不轨者的系统之中,自然也不是波澜不惊的。
只是在各个富有野心的领导者弹压之下,这些波澜并未对大的形式早成任何影响。
公布了远征队一些信息的杨帆依旧留在大水都防线,留下他的是自己的旦旦信誓:“一天不摆平镰骷人侵略,我就一天不下防线!”
听在普通人耳里,这样的宣言慷慨激昂让人钦服,不过在阴谋者耳中,不可避免就生出“这可是你自寻死路的,别怪我们没有给你机会”的念头。测试文字水印9。
驻留在防线的第三日的清晨,沐嫀接到了来自山都的十万火急的私信——父亲大人走失了。
经过三年多的观察了解,沐父这只魍的作息习性早已被有心人了解的差不多了,至少他们知道,每天一大晨早起来,是他最容易发飙暴走的时段。测试文字水印3。
事实上,沐父也的确是发飙暴走了,以牺牲数名敢死队员为代价。
面对杨帆和一个域王一只魍的威压,影歌不得不殚精竭虑,跟沐嫀说沐父走失了,结果却并没有走失这么明显的破绽,她肯定是不会留下的。
顺利完成了孤立杨帆的计划,影歌方面的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测试文字水印6。
整个计划当中,他们的任务就是,屏蔽杨帆无所不在的感知系统,诱引他在指定的时间赶回来,卖给其它的阴谋策划者足够数量的电磁冲击炮……诱走沐嫀这都是附加的。
当然,如此轻松如此不着痕迹的代价就是,阴谋成功以后,山都主动放弃拥有的大水都主权,从此回到前华山论剑时代!
沐嫀被诱走,其它部分的阴谋者自然也全力开动,数十分钟之后,有防线的高层军官匆匆向杨帆来报,某某某地的镰骷黑岛出现了古怪异变。测试文字水印7。
来了!杨帆和独孤古灵魂中对视一眼,随着该名军官匆匆跨越了传送门。
大水都和防线基地一圈高管紧紧相随,有人是真的一无所知,有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目的当然是为了让杨帆不起丝毫怀疑!
刺杀者屏息静气,被刺杀者同样也屏息静气,生怕惊走了刺杀者,史上最诡异古怪的刺杀行动,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白光一闪,身体一轻,传送带来的维和感压根还没有消除,钵大的拳头夹着凛冽的气劲便从后而至。测试文字水印2。
独孤古身如游鱼,灵活至极的扭动身躯躲开偷袭,举步正欲和偷袭者拉开距离,眼前募然一黑,伸手不见五指!
在万门之墟,无日无夜,这样的情况从来不曾发生过,能让独孤古产生这种错觉的,除了黑将军的域能结界自无他物。
黑鲨二将配合不知多久,独孤古丧失视力的同一时间,鲨将军便义无反顾的投身到了黑雾当中,拳风呼啸接连击出了十几拳。测试文字水印4。
可是,黑雾的遮罩对于独孤古似乎没有丝毫影响,他倾身侧步,轻而易举避开了鲨将军的大力轰击,而且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出变化。
运足金刚身需要0.036秒,具现周波需要0.022秒,特斯拉线圈需要0.04秒,距离动手开始到如今,也就0.02秒罢了,普通人眼中的探知一瞬间,不过已经足让这等高手完成许多动作了。
正当独孤古分心数用,让自己本来仅有军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强化之后,一声洞天彻地的巨响传来!
独孤古还是第一次注意到,对方引他来试图围杀的这片区域,是一个空旷的洞穴,就如防线基地那般平整圆滑,拱形的穹顶,套着平整的大地。
那一声巨响,在这空旷的腹腔内响起,显得异常的宏亮悠远,不过……声音的大小其实没有丝毫意义,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影响。
有影响的是伴着这声响而产生的一股莫名波动,这波动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庞大,以至于独孤古差点以为自己会被压趴在地上。
钟声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殖装具现的节奏,却因为这一阵波动,不得不重新进行调整……

虽然已经进化了到了黑晶级,镰骷毕竟没有普通人类的危机感知。
一枪由前方袭来,它们判断出来并成功躲过,然后就被背后的一枪合身插过……
抑或者,正好颠倒过来,它们发现了身后头的袭击,却忽略了身前方的攻势……
前后逆向的龙卷滚滚袭过,将十几只黑晶镰骷击成了去胳膊少腿的残废。
然后,往前的晶枪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下开始绕圈逥寰,往后的则瞬息来到女娲身侧,同样开始做一个小圈逥寰,然后携着几乎不变的动能,向半空中破损的镰骷残体再度袭去。测试文字水印7。
就好像自然界中的水,本来流淌在地面上,受热蒸发升到了半空,然后遇冷凝结,变成域又落回了地面。
女娲此时此刻所操纵的数十杆晶枪,就仿佛是那水流一般,循环往复无穷无尽……
域将级的放出系本来也绝难做到这种程度,可是……晶枪可变的材质,配合环绕机甲身周的不可见却可测的强大磁场,就能做出这种精妙的循环。测试文字水印2。
黑晶级镰骷与以往的镰骷的确是大大不一样了,几乎等同于电磁冲击炮威力的域级冲击,也无法撕碎它们的全部身躯,一次顶多也就三四分之一的样子。
可是它们的恢复速度,却犹如传说中的瞬间痊愈,哪怕被击中身躯的正中,一个眨眼的功夫,四散的肢体也能重新汇合,凝聚出新的躯体。
以至于装配了电磁冲击炮的炮队,往往都得数炮同瞄一个目标,才能击出晶核,令得它们短时间内失去行动力。测试文字水印5。
不过,在女娲的晶枪风暴下,十五六只黑晶镰骷,风暴来去两三个回合,时长仅仅一秒多钟,它们就彻底粉碎了,露出了隐藏在身体里面,到了这个级别,除非身体粉碎否则根本不会裸露出来的晶核。
一圈围观者眼睛大睁,瞳孔却俱都情不自禁有些闭合,因为这一秒钟那绚烂攻击的刺激。测试文字水印3。
绝对只是域将级的攻击,而且还是个刚刚晋升域将,处于域将最低档的能力释放,可是……刚刚那一瞬家,此女于前方五十米范围内的攻击强度,虽域王也就仅此而已了吧?
强悍!太强悍了!虽然听说山都还有另外几具域将机甲,可以让几个还没达到域将级的小子,一顿时间里没有顾忌的释放出域将级的力量……
却没有想到,如果本人真正达到了域将级的强度,在这种机甲的配合下,竟然能够如此凶悍!
有人敬仰,有人赞叹,而一些心怀鬼胎者,则汗流浃背的开始修正刚刚算出一点眉目的伏击计划。测试文字水印4。
与杨帆焦不理孟的沐嫀,在此之前,可从未被计划者列为值得警惕的对象呢。
在阴谋者的计划中,这本来是个已经被忽略的反击战力,就只是……伏击战场上不起眼的一颗小石头,随时可以踢掉的小石头。
结果,这个石头原来一点都不小,倘若不曾注意就直接抬脚开踢,怕半数以上的伏击战力都得被这石头震的腿断胳膊折……
汗流浃背的更改算法,重新构模推演,越是运算,密室里的一干穿越者便越是额头冒汗,过了好半晌,终于有一个人大着胆子开腔:“陛,陛下……这样……这样算下来,几乎……几乎是不可能的。测试文字水印8。”
“什么?!”域王瞠目怒瞪,威势铺天盖地,压的汇报者几乎堆委到地上。测试文字水印9。
“假如……假如依旧按照原本……原本的计划,最后的成功率……成功率最多不超过五成……除非……除非陛下您亲自……”
“我若能亲自出手,还要你们干什么!”域王心中的不满到了极点。
他不能亲自出手,这也是他之所以跟影歌一拍即合的原因。
到了域王的境界,域能可以离开身体,被任意操作,然后行动、感知……
杨帆杀了莫里亚桑,海王第一时间便知晓了讯息,然后追摄而至,便是缘于这样的能力。测试文字水印1。
当初炼化海王刀,并且让其形成这种类似于身外化身的能力,可以看可以听可以感知甚至可以说可以随意操作,花费了海王大约近百年的时间。
不过,有了前人指路,后继者再想要炼这招可就简单的多了。
域王级的体验毕竟是相通的,而假如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相互间又不得不经常战斗,别人的体验被拿来所用,加快自身的修炼速度也是理所当然的。测试文字水印7。
就以兽王、森王、冰王为例,修炼这招平均花费不到30年,而且速度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可以想见,医王沐母的修行只有更快,尤其是……此妇在域器的制作方面相比其它域王还尤其的有优势……
沐母的能力虽然是山都的秘密,不过在其它域王无孔不入的渗透之下,早已经是尽人皆知的秘密了。测试文字水印2。
而以她炼化域器的恐怖速度,本应三十年的修炼,即便缩短到三年,也没什么值得吃惊的,毕竟此招的重点,就在于域器提纯炼化。
假若到了那个时候,天上地下,杨帆可就绝对不能杀了,因为无论何时何地,沐母都必然能感受到他的危机,并且窥到他临终前的一刻,进而带着那个变态的魍展开追捕。
即便是现在,她还做不到此技成时随心所欲的境界,杨帆沐嫀身上带着她的域器终端,倘若被攻击,她至少可以清晰明辨的感应出,究竟是什么样的能量消磨了自己的防护,干掉了杨帆和沐嫀。
晋入域级,每个人的域能烙印都是独立而特殊的,无法更改,也不能冒认。
而对域器的感应,更是域王自诞生之日起,与生俱来的能力。
所以,杨帆必须死,尽快死,而且不能由自己或己方势力任何一个域级高手杀死,假如他现在不死,很快就永远也不能死了。
这就是域王此方的理由,与影歌完全不同,却又一拍即合的理由。
域王的气息四溢,操作者们汗如雨下,监控室一阵难言的静默,好半晌之后,终于才有人大着胆子献策:“其实……陛下,如果石头太硬打不碎,我们又何必要去硬拼呢。有的是办法可以把石头踢开的,反正那也不是我们的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