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卷,风云汇聚

空旷溶洞的地面,竟然是与镰骷黑岛同样的材质!独孤古惊骇的发现.
而发觉了这点之后,他很快又发现,不光踩在脚下的地面,洞穴整个如碗底一般缓缓升高的墙壁,再加上上半部阖扣起来的穹顶,全部都是由镰骷人的黑晶材质构成。测试文字水印5。
这恐怕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最坚硬之物,尤其当黑晶浮岛的特殊引力波被激发之后,传统的电磁冲击炮都几乎造不成伤害。
整个洞穴空间大约有百余丈方圆,身后数米之处,竖立着光斑已经熄灭的传送门,还有凶神恶煞的黑鲨空三将。
距离更远一点,约莫五六十丈之外的地方,是一个杨帆并不认识的家伙,他宛如动物一般摆出一个威猛刚烈的造型,一只手紧紧贴住地面,方才的巨响显然就是由他激发出来的。测试文字水印5。
而尽由黑晶构建的穹顶之上,依稀似乎也有某些事物存在,只是……距离稍稍有些远,自身状况更是岌岌可危,独孤古就没有精力看的清楚。
轰然一声巨响,爆发的古怪波动影响了独孤古的操作。
觑准机会,鲨将军如影随形追摄上去,号称比十龙十象更大力的顶阶功法全力轰击。
只不过,他攻的虽然猛烈,域能威力也足够,打不中独孤古终究枉然。测试文字水印4。
虽然只是替身,作为当年那个人的灵魂分身之一,经过杨帆的精心调职,独孤古同样是可以使用大衍诀的。
这样直来直去的攻击根本不可能对独孤古造成威胁。
当下,一人高歌猛进,一人错步暴退,攻的快躲的巧,倒好象两个人商量好了在演练套路一样。
旁地里,黑将军全程跟进保持着黑幕结界,另一个方向,空将军则向远方挥了挥手。测试文字水印1。
黑暗结界已经弥漫了相当大一个区域,可是某一个平面之后的空间,却是干干净净空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没有,就仿佛那里立着一堵无相有形的墙,隔绝了黑暗的蔓延。
“凌波微……步!”独孤古一路后退,可是脑袋后面仿佛长着眼睛一眼,距离那透明的墙还有几步远,一连串玄奥的步法之后,身形一闪,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墙的面前。
凌波微步可以用武功模拟出空间之力,但是这种空间之力,在空将军这样的域将级空间系能力者面前显然是行不通的!
独孤古的去路被阻,与此同时,惊天动地的敲击之响再度传来,独孤古整个身体顿了一顿。测试文字水印4。
“龙象诀!”鲨将军的域能凝结为实质,同时从十余个方向向独孤古发动了攻击,不给他一丝一毫脱离的机会。
唯一稍微留有破绽的方向,黑将军的身体柔若无骨的游曳过去,登时也堵的风雨不透。测试文字水印4。
三位将军同事数十年,相互间的配合当真是炉火纯青,三个方向包夹风雨不透,再加上远方那位仁兄的敲击有效遏制了殖装之力,独孤古终于无路可走,身体表面一阵绿光闪动,以沐母炼制的域符,抵挡了此次必杀之击。
沐母晋级域王毕竟不久,而鲨将军的龙象诀又是域将级里数一数二的破坏力惊人,接连数十击,仅仅三四秒之后,域符护盾便告破碎。测试文字水印5。
只不过,独孤古紧紧倚着空间壁,鲨将军的轰击大力传到了独孤古身上,自然也从他的身上传到了空间壁上……
三四秒钟之后域符护盾告碎,仅仅两秒钟的时候,空间壁已经先碎了,独孤古终于重获自由。
这家伙比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
在场的伏击者都生出类似的感受,从独孤古进门,伏击展开到现在,自己这边伎俩几乎用尽,才终于实打实的攻击到了对方一次,消耗掉了一枚域符……
要知道,那唯一的女性域王的域符可是成批量生产的啊,天晓得身为她女婿的杨帆身上,会保留了多少枚……
让偷袭者们不可思议的事太多了,进门一刹那的背后伏击,按常理说,因为传送干涉,传送者这时候都会心神稍震,很难察觉别人的偷袭,更何况偷袭的还是一位根本不会触发危机感知的域将!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自从掌握了殖装这门能力,无论独孤古还是杨帆,周身上下从来不止正前方那两个眼睛,绝对全方位三百六十度视野没有丝毫死角……
以镰骷那变态的神经发射系统,又怎么可能让人偷袭成功。测试文字水印7。测试文字水印1。
伎俩之二,黑将军的黑暗结界,可以屏蔽人的视力,同时也能制造幻声、幻觉,让人在其中根本无法发挥全力。
如果遇到了真正的杨帆,这伎俩说不定真的能发挥一丝作用呢,他毕竟还脱离不了真的肉身,可是这些人遇上的偏偏是独孤古。测试文字水印8。
独孤古的看可不是单纯的看,那根本是数种不同模式扫描叠加之后全息影像;
他的听自也不是纯粹的听,而是经过调制性能几乎达到最佳的声音采集系统,自动滤除杂音不在话下;
他的想,理所当然也不靠脑浆子的流动,根本不受传统的干扰方式的影响……
黑将军把自己的能力用在这位身上那真真是明珠投暗,对牛弹琴了!
别说这种域界干扰了,就算镜像术之类的法门,音波功之类的攻击,灵魂系的高端术法,对独孤古那也是根本没有用的。
以一枚域符为代价,独孤古成功的暂时摆脱了追击,以最小量的外骨具现,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将下的程度,然后……全力以赴扑向了几十丈外的敲击者!
伎俩之三,利用镰骷黑岛的自动防卫系统,以冲击触发波动夯实,对杨帆的殖装能力造成干扰。
这也是目前为止,对独孤古影响最大的伎俩,隔三岔五在最紧要关头响起的鼓声,令他根本无法做出大范围的具现,只能使用一些附着于身体表面的小技巧。
这绝对是眼下洞穴之中最大的威胁,必须第一个除去!
独孤古飞快的做出了衡量,向敲击者猛扑过去,可是身在半空,一阵突如其来的危机感猛然罩下!

那股危机感是如此的陌生,却又那般的熟悉……
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矛盾感,独孤古身体侧向翻滚,一连十几个骨碌过去,终于脱离了危机区域。
“嗤……轰!”物体破空的尖啸,高速撞击的声音,还有随着去路被阻,能量一瞬间传递到周围空间里的震荡,溅起了一圈圈隐隐约约的涟漪。
身姿被涟漪冲击的歪歪扭扭的同时,独孤古兀自回想着十几道一闪而逝的白光从天而降的一刹那,他终于知道洞窟顶端那些自己虽然看见了,却并未能看清的布置究竟是什么了——电磁冲击炮!
统共十六杆电磁冲击炮,布满整个洞窟穹顶,枪口时时刻刻追随着独孤古移动的身姿。测试文字水印8。
每杆枪的笼罩范围都不大,直径五米的圆形区域罢了,可是十六杆炮配合起来,分散射击,所笼罩的范围就有几百平米之多了。
按说这样的晶核武装在黑岛的强烈波动下应该很难支持才对,可是发射电磁炮的人距离黑岛地面毕竟远的多了,吸引力减弱也是正常。测试文字水印1。
更何况在设计这个空间的时候,设计者似乎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手执电磁冲击炮对着下方的杨帆虎视眈眈的射击者,根本就是整个人都镶嵌在墙面里的。
同样黑晶材质的穹顶,建造的时候就准备了容纳一人的镶嵌孔,执着电磁冲击炮卡在里面,既舒适又安全,来自黑岛的波动被连缀在一起的黑晶抵消掉,真正受影响的唯独孤古一人而已。测试文字水印4。
这也是可以预见的,伏击者与影歌遥相呼应,一方引诱一方动手,一方出人一方出物,管制严格的电磁冲击炮出现在此间也是平常。
就在这怔神的一瞬间,独孤古已经被黑、鲨、空三将再度缀上。
“空间障壁!”“黑暗域界!”“龙象诀!”……故伎重施! 招式不怕老套,好用就行。
倘若给独孤古从容具现的机会,眼前的围击自然不值一哂,可惜他并没有这样的机会。测试文字水印1。
等级比人家低,力量比人家差,速度也比人家慢,没奈何之下,第二颗域符种子也消耗掉了。
所有围殴者俱都松了口气,域符这种东西显然应该是杨帆的最终保命手段,既然这一招都被接二连三的逼出来了,对方应该是已经黔驴技穷走投无路了。
域王护罩升起,岿然不动承受着三名域将围哄的时间里,远方的地面敲击者募然停下手来喊道:“雷神杨帆!你也看到了,今天在这个地方,你根本没有半点机会。测试文字水印6。”
“乖乖投降,束手就擒,或许我们还能留你一条小命。”男子语声威严,说起话来自有一股居高临下之意。
“我甚至不知道你们是谁?到底要干什么?让我怎么投降?”域符种子的绿波护罩三秒之内岿然不动,独孤古站在护罩里吐气开声,偷偷的却控制着骨质殖装欲要做出更多更改。
当然,更改是外面的人看不到的,他偷偷具现了几个小型的立体投影装置,在上下四方都做好了掩护。测试文字水印3。
只是可惜呀,随着敲击者又一声鼓,具现了一半的机甲顷刻崩溃,几个小投影仪也受了一点点影响,不过总算还完好。
域能护罩虽强,只能防御有形有相的魔法或者物理攻击,黑岛那古怪的波动却不在此列。
“不要耍花样!我们知道你有些瞒天过海的手段,最好不要再用!”敲击者声色俱厉的说道。测试文字水印9。
独孤古可以以多种扫描模式相叠加,组合出黑暗域界之外的真实视界,包围他的这些人似乎也有同样的技巧,至少类似的小手段是没有用了。
“好吧,我投降!”独孤古高高举起了双手!
敲击者狠狠窒了一窒,早已备好的许多说辞给憋在了肚里,好不难受。
伏击的鲨、黑、空三将同样也凝滞了一下,不过飞快便恢复了正常,继续抢步上前向独孤古攻来。测试文字水印9。
这个时候,沐母的域符护罩早已经消失,独孤古举着双手狼狈逃串,同时口中高嚷:“我已经投降了,你的手下怎么还想要杀我?不要把我当傻瓜,抓人和杀人的波动傻子也分的出来!”
鲨、黑、空三将当然是要杀了独孤古,他们是为老主子报仇来的,除了杀人,无以为报。
不过对于苦心孤诣策划了这一切的组织者来说,杀人却并非他们首选,假如有别的可能,杀人绝对是他们的最后一种选择。测试文字水印8。
敲击者正喃喃叹息,这位爷怎么就没有半点身为高手的自觉的时候,鲨黑空三将已经悍然动手,独孤古惊惶失措的呼喊声也响起来。
“鲨、黑、空三位将军,请先停手……”敲击者远远的扬声道。
“我们可不是你的部下,招之则来挥之即去,当初是你们请我们来的,具体要如何行动,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鲨将军蛮横的开口,追击独孤古不依不饶。测试文字水印7。
心怀鬼胎的结盟本来就脆弱的很,又被独孤古一言挑中了最薄弱处,两方的矛盾一瞬间变的不可调和起来……
这种场面,当敲击者开口让自己投降的时候,独孤古就已经预料到了,心中哂然冷笑的同时,另一个手段也同时祭出。
伴着响彻云霄的尖啸,十几道炽芒从天而降,无论是其声音、规模,还是最后撞正地面的冲击力,都远在第一发冲击之上。
最叫鲨、黑、空三将心寒的是,这一波冲击无分敌我,不……不是无分敌我,根本是集火了他们三个,而单单把独孤古空了出来。
三将狼狈不堪的闪转腾挪,而独孤古就在电磁冲击的环绕下,好整以暇立身在那块唯一没有被攻击的地面上。
“你们够狠!”被冲击波逼出了几十米开外,三将翻身爬起,目中怒火喷涌,死死盯住了远方的敲击者。
“不,这不是我……”敲击者同样满脸疑惑,联络卡里愤声斥责射击者们,“你们是怎么回事,明明没有命令,为什么……”
“我们……我们也知不道啊,炮身一动,莫名其妙的就……”联络卡里传来颤抖的声音。
匪夷所思的汇报令敲击者一头雾水,可还没等他整理出任何思路,警兆突来!

第二天一大早,独孤古一脸疲容的从实验室里走了出来……
在众人心目中,这位刚刚在实验室奋斗了足足一宿,显露出这种情态也是自然。
只有独孤古和女娲心知肚明,这一宿的“奋战”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神大人从实验室中出来了!如此这般的消息迅速被守卫散播开来,没过多少时间,大水都的高层,还有防线军的领导者们便齐聚实验室门前,静静期待“杨帆”的研究结果。测试文字水印8。
一干人陆陆续续赶至的过程中,女娲贤惠的帮独孤古刷牙洗脸漱口,同时整理着他的一身衣装,当一切装束停当,最后把腕表套到手腕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提示音骤然响起——
“您有新的短消息请查收!”“您有新的短消息请查收!”“您有新的短消息请查收!”……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成一片,一时把戴腕表纯粹摆设,从来没指望真能有什么用的独孤古吓了一跳。
“雷神大人,根据鄙人得到的线报,有人试图对您不利,万事小心!”
“雷神大人,此地不宜多做久留,还是速速离去为妙!”
“雷神大人,最近无意中知道……”
点出信息内容,一条条一道道,全是诸如此类的通风报信,总数多达二三十条。测试文字水印8。
估计出于对杨帆的敬仰,真心实意者有之;出于眼前态势的含糊不清,左右逢源的有之;出于对自己前途性命的担忧,暗通款曲者有之……
从附录内容查看一下寄信者讯息,大多是独孤古完全不知道的通讯卡编码,显然这些人在寄信之际刻意进行了隐藏。测试文字水印2。
这种程度的粗浅隐瞒当然丝毫也瞒不过杨帆和独孤古,意念稍动,独孤古已经连接上了基地防卫系统,开始扫描昨晚的视像资料以及在场所有人的联络卡编码。
无形无相的无差别扫描覆盖了整座大水都基地,陆陆续续赶至实验室门前的人中,便有那么三两个,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启动了自己手腕上特制的联络器。测试文字水印7。
片刻之后,山都某层某间密室,与之相关的报告便放上了影歌案头:“检测到大水都防线无差别扫描的波动……”
“主任,那个家伙还在!还活着!您确定,真的要那么做吗?”递交报告的下属,看着阴险狠辣的上司,神色不安的说道。
“要!当然要!”影歌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下属,“那个家伙当然还在,没有任何理由会消失不见的。测试文字水印3。”
“虽然还在,可是山都内部再也没有他的气息,只是在那个人周围才有所体现,这不正说明,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吗,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那个人把那个家伙带走了。只在大水都有那种气息,这不预示着,我们的隔断成功了吗……”
下属恍然,登时一脸钦佩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而就在这同一时刻,杨帆也正通过独孤古操作的视野,盯视着给山都内部通风报信的反监控能力者们。测试文字水印9。
对于杨帆的能力,影歌深深的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一步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只要杨帆露出那么一丝丝破绽,她就会毅然决然的潜伏下去再不露面。
所以杨帆也饶有兴致的,陪影歌玩这个游戏,这个不能让那个女人知道自己知道的绕口游戏。
理论上说,杨帆对这些反屏蔽的人才应该一无所知才对,因为对他们的任何探测,都可能被影歌察觉,继而引发她的潜伏。测试文字水印3。
但是不要忘了,这种反监控的能力,当初是谁提供给她,让她可以肆无忌惮阴谋作乱的……
将这种能力介绍给影歌知道的时候,杨帆自然已经有了后手准备。
反监控能力者的确非常的敏感,任何形式,不管直接、间接甚至是时候查看录影之类的方式,都可能触动他们的反应,不过他们毕竟不是杨帆,意识没办法二十四小时始终保持清醒。测试文字水印7。
事实上,除了睡眠的时间之外,当他们穿过传送门,身体跨越空间克服扭力的一刹那,同样也是没办法察觉监控的。
所以从很久很久以前,各方传送门对这些反监控者都会产生某种反应,在他们穿越的一瞬间,发出一束特殊的量子讯号。
虽然无法直接探测,通过这种穿越瞬间的标记,哪个区域有这种人存在,哪个区域没有,杨帆其实知道的一清二楚。测试文字水印9。
这是杨帆与影歌之间的博弈,却没有独孤古什么事,事实上就连动用监控系统查看联络卡中的短信是谁发的,也不干独孤古什么事。
起了个头,让杨帆自行将剩下的步骤接去,参照手里的名单进行修正,独孤古则清了清喉咙,在一干听众期待的目光中,将杨帆交待他可以透露的内容娓娓道来……
什么叫做镰骷的底层法则,什么是镰骷的法则极效,所有这一切反应到现实中又是什么样子的……
从最基本的地方开始说起,一直到镰骷遵循的进化规律,从曾经的六种极效到现在的七种极效和第八次进化。测试文字水印5。
“镰骷的进化趋势,就是不断的吸纳周围的一切,将之融入到自己的底层基因中,然后实现这些功能的复制。也就是说,它们总是在不断的学习敌人的能力,用来充实自己……”
“虽然这种学习非常非常缓慢,但跟我们人类不同的是,它们的学习只要完成了,所有镰骷都将得到强化提升,而不像我们,只是小部分人掌握能力。”
“最近这次镰骷的强化,是因为第七种机械极效的普及,而在所有这些极效不断产生完善的过程中,镰骷人对我们人类的本质极效的推演从来没有停止过……”
“说不定什么时候,镰骷就会变得和我们人类一样,懂得危机感应趋吉避凶,懂得各种各样的本质能力……”
一圈人被独孤古的演讲说的人心惶惶:“照这么说,雷神大人,我们岂不是半点活路没有了?”
有没有活路,独孤古其实也不知道,他只能按照杨帆的指示,轻轻的摇头:“恰恰相反……”
“天底下的事从来都是有利就有弊,镰骷人的进化的确可怕,不过它们这种进化方式,却有着致命的缺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