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今夜困守在大沽口外;

  庭院是一片静,

  车擒住轨,在黑夜里奔:

  绝海里的浮虏,

  听市谣围抱;

  过山,过水,过陈死人的坟;

  对著忧愁申诉;

  织成一地松影——

  过桥,听钢骨牛喘似的叫,

  桅上的孤灯在风前摇摆:

  看当头月好!

  过荒野,过门户破烂的庙,

  天昏昏有层云裹,

  不知今夜山中

  过池塘,群蛙在黑水里打鼓,

  那掣电是探海火!

  是何等光景:

  过噤口的村庄,不见一粒火;

  你说不自由是这变乱的时光?

  想也有月,有松,

  过冰清的小站,上下没有客,

  但变乱还有时罢休,

  有更深的静。

  月台袒露著肚子,像是罪恶。

  谁敢说人生有自由?

  我想攀附月色,

  这时车的呻吟惊醒了天上

  今天的希望变作明天的怅惘;

  化一阵清风,

  三两个星,躲在云缝里张望:

  星光在天外冷眼瞅,

  吹醒群松春醉,

  那是干什么的,他们在疑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