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紫魔芋是大浑蛋

又是这样! 为什么总是这样呢?
为什么每次都只能看着你的背影一点点地在我眼前消失呢?
为什么每一次,就在我以为可以美美地幻想属于自己的爱情时,你却又头也不回地和其他女生一起离开我呢?
望着子青离开的背影,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自己,傻傻地站在河边,站到夕阳落山,夜幕降临,想起那一天他说一定要等他的那些话,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喜欢他的那些心情,还有数不清的伤心和失落……
莫子青,我讨厌你,我讨厌你对谁都好的好脾气;讨厌你总是为了别人,把我丢在一边的行为;讨厌你既然一次次地丢下我,为什么还要在我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像王子一样出现,让我无法彻底放下对你的喜欢!
莫子青,我讨厌你,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再像现在这样,这么这么地喜欢你;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再也不会为你伤心,像现在这样的,这么这么地伤心……
就算面对一次次紫魔芋粉丝们的冷嘲热讽,恶意作弄,甚至在教室门口被欺负得浑身狼狈的时候,我都没有让自己掉下一滴眼泪,但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看着子青慢慢消失的背影,我却哭了呢?
我伸手,用力地想要擦掉不断掉下来的眼泪,可是好奇怪啊,为什么任凭自己怎么擦,眼泪就好像流不完似的,一直不断地从眼眶中掉下来。
“原来你喜欢莫子青。”一道声音,很冷,冷到甚至有点孤傲和寂寞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狼狈地转头,看到紫魔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了我的身边,一双深邃的眸子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好半天之后,才慢慢地移开,留给我一个弧度完美,却没有表情的侧脸。尽管从这家伙的脸上,我看不出一丝丝表情,但我知道,这家伙一定在心里大声地嘲笑我了。
“该死的紫魔芋,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朝他低吼。
“轻点,如果你不想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的话。”嘴角微微上扬,紫魔芋轻轻地看一眼四周,然后对我说道。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现在还在咖啡店里呢,好丢人啊!
一转身,我低着头急急地向着后台走去。
“怎么?一看到我就想逃啊!”紫魔芋跟着转身,如同幽魂一样跟在我身后。见鬼了,这家伙之前不是一看到我就离得远远的,好像我身上有超强变异特性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一般,现在这是怎么了,干吗紧跟着我不放啊!
如果不是这家伙一没有发热,二没有咳嗽,我真怀疑其实是这家伙得了这可怕的“猪流感”,然后坏心地意图传染给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一来到没人的后台,我便不客气地对着他吼道。
“那个,我想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吧,红日同学?”紫魔芋看着我,突然对我露出少见的得意笑容,那灿烂的笑容让他的嘴角一下子便出现两个深深的酒窝,给他那张中性的妖媚脸蛋平添了几分可爱和清纯,像个孩子般的无害良善,可爱动人。
可恶,就算明知道这家伙的本性有多可恶,但是看着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尤其是这张倾国倾城的脸上,此刻还挂着让人目眩神迷的醉人笑容,实在让人无法生起气来啊!
“什么状况不状况的,紫魔芋,我请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我低声说道。
“不客气?我们什么时候客气过呢?”紫魔芋看着我,说,“我反正记得自己一直没有对你客气过,所以红日同学,你就算要对我客气,从现在开始,也不需要了。因为我们俩算是扯平了!”
从来没有对我客气过? ……
这家伙还真是难得这么诚实啊。不过,什么叫做扯平了呢?为什么我听不懂这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手里都各自握有对方的把柄了,所以我们两个扯平了。”见我不明白,紫魔芋说。
“把柄?我才没有什么把柄被你知道了呢。”我不屑地说道,“倒是你,给我小心点吧,总有一天我会有办法证明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你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是吗?你没有把柄在我手里吗?那么关于你暗恋莫子青这件事情,难道是全校皆知的秘密吗?”紫魔芋看着我,脸上的笑容美到几乎让人觉得不真实的地步。
紫——魔——芋—— 这家伙竟然拿这件事情来威胁我?
我的牙齿因为愤怒而开始不停地颤抖着,想要开口骂脏话,但是却因为词汇量明显没有对手多,而在爆发前聪明地选择放弃。想要举手一拳挥过去,但是想起紫魔芋身后那群可怕的粉丝团的报复手段,我举起的手最后还是无奈地放下。
“可恶!”低咒一声,我发现自己对这家伙,除了瞪眼,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怎么样?既然我们相互握有对方的把柄,那就这样握手言和算了吧。”紫魔芋看着我提议道。
和好?不可能!
我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前这家伙,直到10秒钟过去了……20秒钟过去了……1分钟过去了……3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
“好,握手就握手。”最后,我很没志气地还是在那家伙一脸了然的微笑中,伸出了自己的手。
紫魔芋微笑着,修长的手跟着伸出,紧紧地握住了我伸过去的手。
紫魔芋的手,有着出乎意料的温暖,一点儿也不像他的人给我的感觉。手也很大,可以轻松地将我的整只手完整地包围起来……这感觉,竟然诡异地让我觉得有种值得依靠的信赖感。
这种感觉……
我的心微微一颤,就在两只手紧握在一起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想起不久前,自己抓着魔女V的手一路狂奔着,从大婶们的围攻中逃离时,那个时候,自己的手握着的那只手,为什么和此刻握着的这只给人的感觉如此相似?
但是不可能啊,无论是魔女V,还是紫魔芋,都不应该给我这样的感觉,而且还是两人给我完全一样的感觉。
我想我也许真的病了,比如感冒,所以才会昏头昏脑地觉得魔女V和紫魔芋给了自己完全一样的感觉,才会觉得两人的手都是那么温暖而值得信赖。
呃,也许我不光是感冒,还疯了呢!

第6章这不是玩笑,是痛苦
“各位同学,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欺负红日同学了,我和她现在已经成了好朋友!”放学后的教室里,就在大家都各自快速地整理着书包,准备离开时,紫魔芋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地宣布。
啪的一声,我正要把英语书放进书包里,听到这里我的动作一僵,书本趁机从我的手中溜了出来,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脚上。
好痛……
但是这痛却不是我现在关心的重点,我此刻关心的重点是,紫魔芋这家伙疯了吗?好朋友?我的额头冒出一排黑线,真不知道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后,这家伙是怎么说出这三个字的。
“魔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红日她不是一天到晚跟踪你,还整天想着法子报复你拒绝她告白的事情吗?”很明显,整个教室内至少有一半的同学比我还要无法接受事实,哗啦啦,一下子全部涌向了紫魔芋。当然,这些同学清一色毫无例外地全部都是女生!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班上的女生,一个个概括能力都这么好,竟然能够把紫魔芋曾经指控我的那些罪状三言两语几句话就给全部包括进去了!可是为什么我们班上的语文成绩还是排在全年级最后一位呢?
我用力地瞪着眼前这群唧唧喳喳围着紫魔芋的女生们,脑中却想着和现在这情况完全无关的事情。
我想也许在这几天不断地经历了被全校几乎半数的女生恶意的折磨后,我大概真的有点神经异常了,竟然在这样的时候,脑子中哀叹的却是班上的语文成绩。
“各位同学,大家听我说,事实的真相是……”紫魔芋将修长的手指慢慢地伸出,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叫大家噤声的动作,然后满意地看到随着他的动作,众位女生纷纷闭上嘴巴,好奇地等着他的下文。
我也忍不住跟着竖起耳朵,努力地想要听清楚这家伙接下来的话。不过就算如此,我也坚决否认自己受到他那张精致的脸上伪装的温柔诚恳的吸引。我之所以想听他说下文,纯粹是想看看在当着全班的面对我进行了那么一长串的指控后,这家伙要怎么扭转局势,让大家相信这一切都是误会呢!
哼……我就不相信,你能够像那些作家写小说一般,硬生生地把一个杀人事件写成是助人为乐的好事。
“大家看看这张照片!”如同刘谦变魔术一般,紫魔芋不知道从身上哪个口袋里快速地拿出了一张照片,“其实一直以来,跟踪和陷害我的都是这个女人。我也是在昨天才查清楚,这个女人曾经在我爸爸的服装公司工作,因为犯错而被我爸爸开除。因此怀恨在心,所以她就不停地跟踪我,想要利用我来对我爸爸进行报复。”
“报复你?”女生们暗暗地抽了一口气,担忧地看着紫魔芋。我抬头,错愕地看向他。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紫魔芋抬头,冲着我微微一笑。
四目相对中,我慌乱地转头。可恶的家伙,没事干吗冲着我乱笑啊?以为随便一笑,就可以把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了吗?哼……
“就在那女人决定动手的那一天,红日同学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紫魔芋压低声音,说道,“那个时候,我其实早就隐约感觉有人在跟踪我,所以设计了一个计划想要引跟踪狂出现。谁知道一切都好巧合地撞在一起,本来那女人按照计划要出来绑架我的时候,红日却先一步出现了,把那女人吓走的同时,也让我误会一直以来的跟踪狂就是她。”
紫魔芋滔滔不绝地如同说书一般对众人解释道,所有人在听完他的话后,全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除了我!
我目瞪口呆地张大着嘴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这,这,这家伙……
虽然我无比鄙视紫魔芋一天到晚谎话连篇的行为,但是在听了今天这家伙的一番话后,我却不得不佩服这家伙。他竟然可以把前后的谎话这么强大地联系起来,而且联系得这么顺畅又没有破绽,就好像事实真的如此。
不是谎话说多了,迟早要露出破绽的吗?为什么紫魔芋这家伙的谎话却说得越来越溜,越说越像是真的呢?
“而且最可恶的是,我还查出这女人竟然和红日是远房亲戚,她对红日讲了很多关于我的坏话,可怜的红日就这样被她利用来对付我,所以才会一次次被我误会她是在报复我。”紫魔芋用无比抱歉加同情的眼光看着我说道。
我浑身一阵寒战。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误会全部解开了,说起来红日同学也是一个受害者,所以我希望大家以后和红日好好相处,毕竟我们都是同班同学啊。”一边说,紫魔芋的双眼一边竟然如魔法般地点染上星星点点祈求的光亮,将他那双原本就黑亮的眸子衬托得更是如曜石般璀璨迷人。
看着这样的眸子,还有谁能够拒绝他的祈求呢?
“呜呜,魔芋同学,你好善良,我们听你的就是。”果不其然,围在紫魔芋身边的女生们纷纷点着头,一个个答应。
难道我在这群可怕女生的恶作剧中生活了好几天的地狱日子,就这样在紫魔芋的三言两语,呃,好吧,是长篇大论中,轻易地结束了?
“红日,太好了,误会终于解除了,你的灾难也结束了呢!”这几天忙到除了上课时间,我根本就找不到的冰蓝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冒了出来,对我恭喜道。
“啊……”我被冰蓝的突然出声给吓到,低呼一声,“冰蓝,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那,那个,刚才我,我之所以急匆匆地离开,是为了要上厕所啊!”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冰蓝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紧张地说。
“原来如此,难怪啊!”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红日,走吧,我们一起回家吧。”冰蓝看着我,热情地说。
“回家?不行啊,我还得去打……啊,糟糕了,被紫魔芋那家伙一搅和,我竟然忘了自己还要赶去打工。”我大叫着,背起书包就往教室外冲去。
“打工?红日,难道你家的服装店还没有周转过来吗?可是就算没有,你爸他怎么可以因此而不给你零花钱呢?太过分了!他的那些货物被扣留,明明是自己的错,为什么要让你跟着受苦?”冰蓝跟在我身后,反应强烈地说。
“不是的,我打工不是因为老爸给我的零花钱减少,而是因为……”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和冰蓝解释,而且现在好像也根本没有解释的时间啊。
“不好意思,冰蓝,我真的要先走了。再见!”我朝着冰蓝挥挥手,往校门口冲去。
“红日!红日!红日!”真是越是着急的时候,事情就越多啊。就在我疾步赶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叫唤声,我回头,看到紫魔芋正小跑着追上来,“还好,你还没有走远!”
“干吗?”我没好气地看着他。别以为他刚才帮我解决了被女生们恶作剧的困境,我就会对这家伙有好态度,要知道这所有事情可都是他折腾出来的。
“不要这么凶巴巴的嘛,小心以后没人要哦。”紫魔芋看着我,笑嘻嘻地说。
黑线,一道道地从我的额头滑落。请问,我什么时候和这家伙关系要好到可以开这种玩笑的地步?而且我有没有人要关他什么事情!
“如果没事的话,很抱歉,我得走了。”我气呼呼地以瞪眼来表示对他那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的愤怒,然后转身,动作迅速地离开,有着很明显的和这家伙多待一分钟都不愿意的意思。
“呵呵,不要这样,我们昨天不是握手言和了吗?一起回家吧。”紫魔芋再次笑嘻嘻地追上来说。
一起回家?我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因为这家伙的话而摔倒在地。
刚才是开玩笑,现在竟然又说一起回家?
请问我和这家伙之间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使得我们从之前水火不容的仇敌变成会一起回家的亲密朋友了吗?我们最多应该只是互相握有对方把柄、井水不犯河水的……同学罢了。
“还是算了吧,紫魔芋同学,我们关系没有好到那种程度,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回家去,我赶着去打工,所以麻烦让让。”
“打工?”紫魔芋一愣。
“对,打工。”快五点半了,完了完了,千万不要迟到啊!一咬牙,为了不迟到,我也顾不上和紫魔芋再见,便开始朝着咖啡店飞跑起来。
反正,我和这家伙之间,也不是离开时需要相互说再见的关系啊。

一来到咖啡店,我便急匆匆地跑进更衣室换上制服,然后来到大厅做接班工作。一般咖啡店有两个营业高峰时间,一个是就餐时间,一个则是饭后休闲时间,前者尤为忙碌。
还好,今天虽然因为紫魔芋那家伙在教室里的长篇大论而迟到了一小会儿,但是就餐高峰期还没有来到,店里还只有三三两两几个顾客,因此我可以从容地先帮忙把几张用过的餐桌收拾干净,然后等着客人进门。
“叮铃……”门口的风铃一阵悦耳的响声传来。
“欢迎光临,请问客人几位?”一听到风铃声,我便赶紧跑过来招呼道,只是……
“紫魔芋,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皱眉,看着站立在门口,正冲着我露出得意笑容的紫魔芋。
“来咖啡店当然是为了喝咖啡啊。”紫魔芋看着我,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满头黑线地瞪着眼前这家伙,十分不愿意承认自己刚刚问了一个蠢问题。
“红日,我问你啊。”脸上的笑容突然在一瞬间收拢,紫魔芋严肃地看着我,说,“你出来打工是……因为我的缘故?”我一愣,好半天之后才明白这家伙指的是什么。
“什,什么为了你啊……”生平第一次说谎否认,我的舌头忍不住打结,“我打工关你这家伙什么事情,你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了不起好不好?我打工当然是为了给自己赚零花钱啊,你也知道,钱啊,谁会觉得多呢?”
“是吗?如果你真那么在乎钱的话,为什么老是把你爸妈给的零花钱给别人用呢?尤其是那个叫什么冰蓝的,简直像是吸血鬼一样。”一如既往地,紫魔芋的嘴巴极度刻薄。
“你……我不准你这么说我的好朋友。”我气呼呼地瞪着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
“拜托,关于你那个朋友的事情,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而且我也只不过是转述别人的话而已。”紫魔芋耸耸肩,一副丝毫没觉得自己说法有多过分的样子。
算了,和这家伙谈论这个,根本就是浪费自己的感情!
“就算我不是为了钱,我就不能想要锻炼自己,所以出来打工吗?”我在脑中为自己想出另外一个理由。
“如果真的想通过打工锻炼自己,你应该早就开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开始工作。所以,唯一能够让我相信的理由就是……你为了给我买那件LV衣服而借了一大笔钱,为了还钱,你不得不出来打工。”紫魔芋说。
可恶……这家伙干脆改行去做算命先生算了,没事干吗把我的一切猜得这么准啊?
“那件LV外套是山寨货,你忘了吗?我家可是开山寨服装店的,我不需要花一分钱就可以得到那件衣服。”我回答道。一想起自己花了那么大价钱买的衣服,竟然被这家伙一口断定是山寨货,还毫不留情地丢进垃圾桶里,我就气得牙痒痒。
可恶,就算是山寨货,也应该看在人家一片心意的份上,好好地接受啊!
“红日,你不适合说谎,所以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我的否认并没有让紫魔芋推翻自己的猜测,相反让他更加肯定自己是正确的,因此他得意地看我一眼,然后愉快地找了一张已经有一个客人的桌子坐下。
“喂,那边有客人……”我低呼道。
“你好,这位美丽的姐姐,请问我能坐在你的对面吗?”紫魔芋扬起灿烂的大大笑容,对正低头大口吃着海鲜焗饭的三十多岁的胖女人说。
姐,姐姐……我张大嘴巴,错愕地看着紫魔芋。
“可以啊。”那个胖女人抬头,在看到紫魔芋那招牌的倾城笑容时,微微一愣之后,跟着灿烂地笑着说。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可恶的家伙,竟然对着一看就是孩子他妈的胖女人滥用自己的美色,本姑娘代表宇宙正义来严重鄙视你的这种没品行为。
“这位姐姐,其实我之所以坐到姐姐的身边,一方面是因为觉得姐姐长得真的好漂亮,另一方面啊,我看姐姐认真吃饭、十分用心对待食物的样子,断定姐姐一定是个善良的人。”紫魔芋说。
喂喂喂,请问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胖女人,哪个地方和漂亮这个词有关?还有啊,为什么胖女人狼吞虎咽地吃饭像是善良的人呢?这是哪门子道理?
上帝啊,请你快点把眼前这个张口就是瞎话的妖男给收走吧,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真的吗?你真的觉得我漂亮,觉得我很善良吗?”一听紫魔芋的话,胖女人把手中的勺子一放,双手捧着脸庞做出少女的可爱状,羞涩地问。
天啊!
我高高地仰头,望着天花板,开始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与其让我看这两人震撼的对戏,我还不如就这样抬头数数呢。
“当然了。”我听见了紫魔芋的声音,十分肯定确定以及坚定的回答声。
“呵呵……”然后是胖女人毫不羞涩的笑声。
“姐姐啊,其实我也很喜欢吃这家店的海鲜焗饭呢,不过因为今天出来的时候竟然忘了带钱包,所以和姐姐说完话后,我就只好回去了。唉,回到家后再出来实在太麻烦,希望家里还有泡面剩下吧,不然我今晚就只能饿肚子了。”
“没带钱包吗?没关系没关系,姐姐请你啊!”一听紫魔芋那么一说,胖女人立马迫不及待地说。
“紫魔芋!”我大吼道,直到这一刻,我终于醒悟过来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对着一个胖女人说出那么多恶心的赞美,敢情所有一切只不过为了骗一顿饭吃?这行为,和魔女V还真相似,就连骗人的方式也很相近,难道是因为他们是姐弟的关系?
可恶的家伙,他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竟然当着我的面,在我打工的咖啡店里骗吃骗喝?
在我的大吼声过后,咖啡店内三三两两的客人全都抬头看向了我。
呵呵,呵呵呵……我尴尬地冲客人笑笑,弯腰道歉。
“这位客人对不起,他是我的朋友,我找他有点事情。”朝着胖女人一个鞠躬,我拉起紫魔芋就往更衣室走去。
“紫魔芋,说……你和魔女V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真的是姐弟吗?”将更衣室的门一关,我抓着紫魔芋的衣领逼问道。
终于把一直想问,但不知道为什么见一次忘一次的问题说了出来。我恶狠狠地瞪着紫魔芋,等待着他的答案。
滴答,滴答,滴答……时间静静地过去。 约莫几分钟以后。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紫魔芋双眼直直地看着我,嘴角的笑意慢慢地隐去,脸上布满严肃的神情,“魔女V她是我的妈妈。”
“啊……”我尖叫,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家伙又开始骗自己了,正想要开骂,却在看到他的双眸时愣住,所有骂人的话都停在嘴边说不出来。紫魔芋看着我,脸上有着从来没有过的认真,那眸子更是清澈得就算明知他恶行累累,也让人无法怀疑他话里的可信度。
“红日,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话,是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的秘密。相信你也看见过魔女V,所以你一定不会相信我的话,看上去还那么年轻的魔女为什么会是我的妈妈呢?一方面是因为她实在太懂得保养自己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实我是她18岁时生下的孩子。”
“呜呜……”这一次,我聪明地在自己想要尖叫前,便用手用力地捂住嘴巴,于是所有的惊呼全部变成了呜呜声。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的出生是一个悲剧,对于自己的妈妈来说,更是一个噩梦。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妈妈被自己的男朋友和家人同时抛弃。那个时候,只有18岁的妈妈只好一个人一边打工一边照顾我,就这样幸苦地把我养大,其中的艰辛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也不是我们能够体会的。直到我10岁以后,妈妈终于又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紫魔芋的声音如同有魔法一般,把我深深地吸引进他讲述的故事里。
咕咚一声,我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继续听下去。
“原本以为这次终于找到了心爱的人,结果那个男人却在发现我的存在后,选择了和妈妈分手,就这样,妈妈又一次地被抛弃了。从那以后,妈妈开始变得不相信别人,每天以欺骗别人为乐。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不敢再对别人承认魔女V其实是我妈妈,在外人面前,我都说她是我的姐姐。”紫魔芋微带着哽咽说。
呜呜呜……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亲生妈妈就在自己身边,却不能相认的悲惨事情!我无比同情地看着紫魔芋,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他。
“很多个晚上,当我睡不着的时候,我便会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我的话,妈妈一定会活得开心很多。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生下我,她就不会被家人抛弃,18岁的时候就还可以像个孩子一样生活在外婆的身边,也不会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抛弃。那样的话,她现在应该早就结婚,过着幸福的日子了!”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的眼里不自觉地开始汇聚越来越多的水汽。可怜的紫魔芋,我不知道他的身世原来这么可怜!
“红日,我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对吧?对于妈妈来说,更是一个噩梦。红日,其实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我会存在这个世界上呢?我真的好讨厌自己。”紫魔芋看着我,痛苦地说。
“魔芋……”我不知道怎么安慰眼前这个伤心的人,我想要伸手,哪怕只是摸摸他的头,安抚下他的情绪也好,可是我又怕我伸手的动作惊吓到他,这一刻的紫魔芋,脆弱得就像是一碰就会碎的玻璃娃娃一般,
“红日,你知道吗?这种无比讨厌自己的感觉还不是最痛苦的,我最大的痛苦就是怕妈妈再因为我的缘故而被人抛弃,所以现在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家里,我都不敢开口叫她妈妈。我好怕,如果我没有在家里戒掉叫她妈妈的习惯,会在别人面前一不留神说漏了嘴,害了她。可是……她明明就是我妈妈啊,明明是我妈妈,却不能开口叫她妈妈,这种感觉真的好痛苦啊!”
紫魔芋把整张脸埋在双手中,哽咽着说。
“魔芋……”这一次,我伸出去的手没有再犹豫,轻轻地抚着他的黑发,然后慢慢地,将他整个人拥入自己怀中,“如果你想哭,就哭吧。放心,我绝对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的,以后任何时候,只要你觉得难过,就随时可以到我的怀里来哭泣哦……”
我用力地抱着紫魔芋,大声地许诺道。
“啪”的一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更衣室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脸匆忙的店长很不巧地在这一刻出现在了我和紫魔芋面前。
“红日,现在外面都快忙疯了,你躲在更衣室干……”店长说到一半的话突然顿住,瞪大眼睛看着我怀里的紫魔芋。
“店长……”就在我还来不及回答店长的话时,紫魔芋突然从我怀里挣脱了出来,大叫着跑到店长身后,“你,你们店里的服务生刚才突然把我从大厅带到这里,还用力地抱着我,我怀疑她要对我进行性骚扰!”
性,性骚扰……
噼里啪啦,虽然是在屋内,虽然今天天气很晴朗,虽然没有乌云也没有闪电,但是我分明清晰地感觉到了天雷从头顶直直地劈下来,把我从外到内劈了一个焦黑!
为什么会这样?这家伙前一刻不是还沉浸在无比的伤心之中吗?前一刻,我和他之间不是还是如同知心朋友一般倾诉着,气氛好得不行吗?为什么下一秒,就会大逆转成这个局面?
“店长,你听我说,我没有……”
“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你干吗把客人带到更衣室里,而且还抱着他不放?这可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我,呃……”什么叫有口难辩,我今天算是充分领教了。看着紫魔芋在店长身后冲着我做鬼脸的得意模样,我气得浑身的骨头都开始发抖。
“红日,我正式通知你,你现在给我立刻离开店里,不用再来上班了。”店长说。
“什么?店长,不要这样啊,是这小子在说谎,我没有……”我大声地想要解释,可是店长一副连多看我一眼都是浪费时间的表情,转身离开了更衣室。
就这样,我的第一份工作丢了。
在我打工还不到半个月的时候,我就这样被炒鱿鱼了!
欠债是因为眼前这个可恨的家伙,而现在丢了工作也是因为他!
我早该知道的,像紫魔芋这种恶魔,我应该能够离他多远就离多远,我真是笨蛋,不但不知道逃跑,甚至还走过去安慰人家。
你安慰什么啊?人家是在演戏耍你,耍得你的工作都丢了,还被误会成性骚扰。
我气呼呼地瞪一眼旁边表情突然变得呆呆的紫魔芋,走向一边的房间换衣服。
臭家伙,你装吧,你就继续装吧,看你那呆呆地站在一边的模样,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你刚才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故意的,只是开玩笑而已,没想到店长不但当真,而且还把我辞职了!
我红日今天对着这间更衣室发誓:如果以后再相信紫魔芋这家伙说的一句话一个字,就让我下辈子变成一头猪。
从更衣室出来后,我彻底地把紫魔芋当成了隐形人,从他身后绷着一张脸走过,然后关门离开。
“红日……”关上门前,我好像听到了紫魔芋轻声叫我名字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愧疚。
一定是我幻听了,那家伙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开心呢,怎么可能觉得愧疚!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这种笨蛋,才会一次次被那家伙的谎话骗来骗去,一次次地相信他,然后一次次地被欺骗、被愚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