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圫庫斯世界2,短篇小说

摘要:
今天的深夜比平日黑得多。云在黄昏的时候全都散去了。无数的繁星完美地被突显出来,又圆又大的满月把淡淡的光线照射在地面上。如果有情侣在这种时候约会,难免都会有令人害羞的情境。可是,周围格外的宁静却令这里

摘要:
孟姜女从小就是一个瓜,在瓜秧上长着。在八达岭有这么两家人家,挨帮靠底的住在一块儿,墙东是孟家,墙西是姜家。两家人家处得很好,已经很久了。这年,墙东孟家种了一棵瓜秧,结了一个瓜,顺着墙头爬过去了,在墙

摘要:
我脸无表情地抬头仰望天空,只见那些闪过不停的繁星以及那像是嘲笑着我的满月。「我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幸的命运啊」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心声。就在此刻,我听到了「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那是一个成熟女

今天的深夜比平日黑得多。云在黄昏的时候全都散去了。无数的繁星完美地被突显出来,又圆又大的满月把淡淡的光线照射在地面上。

孟姜女从小就是一个瓜,在瓜秧上长着。

我脸无表情地抬头仰望天空,只见那些闪过不停的繁星以及那像是嘲笑着我的满月。

如果有情侣在这种时候约会,难免都会有令人害羞的情境。

在八达岭有这么两家人家,挨帮靠底的住在一块儿,墙东是孟家,墙西是姜家。两家人家处得很好,已经很久了。

「我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幸的命运啊……」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心声。

可是,周围格外的宁静却令这里显得阴森、神秘。

这年,墙东孟家种了一棵瓜秧,结了一个瓜,顺着墙头爬过去了,在墙西姜家那边儿结着呢。瓜长的很奇怪,溜光水滑,人见人爱。一来二去,这瓜就长成了,挺大的个儿。等到秋后,摘瓜了,一瓜跨两院,怎么办呢?,他们就把这瓜切开了。

就在此刻,我听到了……

我离开了我那简陋的公屋,到街里散散心。

瓜一切开,啊,金光闪亮,里边没有瓤,也没有籽儿,却坐着一个小姑娘,粗眉大眼儿,又白又胖,梦家和姜家都没有后代,一看非常喜欢,两家一商量,雇了一个奶母,就把小姑娘收养起来。

「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

老爸老妈才刚因车祸而离开人世,抛下我自己一个。

一晃儿,小姑娘十多岁了。两家都有钱,就请了个先生,教她读书识字,念书得有名字啊,孟家说:“这是咱两家的后代,就叫孟姜女吧。”姜家很同意,从此,就叫了孟姜女。

那是一个成熟女性的声线,她的声音仿佛知道世界一切所发生的事情,而且她的声音不断在我脑袋内回响着。

有想过自已儿子的感受吗?

这时候,秦始皇就修长城了。在八达岭造长城,到处抓人。如果被抓去,何时修好了才能让你回来。那时候,都是白天。没有黑夜,一天十二个太阳,一个接一个,三天三顿饭,人被饿死、累死的不知有多少。

我立刻往我的四方看,却不见一个人,只有令人完全感觉不到安全感的矮围墙。

但我也怪不了他们,毕竟我在葬礼的时候也未曾流过一滴眼涙。我,还真够冷血的呢……虽然

范喜良是个读书的公子,他听说秦始皇修长城到处抓人,很害怕,吓的就跑出来了,光棍一个儿,人地两生,跑到哪里去呢?他抬头一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不敢远走,就犯了愁了。又跑了一阵子,看见一个村子,村里有个花园,就进去了。

哼……

説我未曾流过一滴眼涙,但心里其实很混乱的。

这花园是谁家的呢?是孟家的。这功夫,正赶上孟姜女和丫鬟逛花园。孟姜女一看,可吓坏了,葡萄架底下藏着一个人,于是她大喊了一声:“啊,呀,有人!”丫鬟问:“怎么一回事?”孟姜女说:“不好了,有人,有人!”丫鬟一看,真有人,就要大喊,范喜良赶忙爬出来说:“别喊,别喊,我是逃难的。”孟姜女一看是个书生,长得非常漂亮,就跟丫鬟回去找员外去了。到员外跟前,把情况一说,老员外说:“把他请进来。”范喜良就进去了。员外说:“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范喜良说:“我姓范,叫范喜良。”员外问:“你是哪里的?”范喜良说:“是这村北的人。”员外又问:“为什么跑出来?”范喜良说:“因为秦始皇修长城到处抓人,没办法,就跑到这里来了。”员外一看,小伙子挺老实,说:“好吧,你在这住下吧。”范喜良说:“谢谢!”

我的压力可能太大了吧,竟然有幻听。

我所有的亲戚都在几年前移民到财力丰富的国家去了,完全都不知我父母已死去这消息。

住了好长时间了,孟员外心想,姑娘不小了,该找个主啦,就跟老伴商量。员外说:“我看范喜良不错,不如把他招门纳婿得了。”老伴一听,说:“那赶情好。”员外跟姜家商量商量,跟姜家一商量,姜家也很同意。范喜良呢?更不用说了,就把这亲事定下来。

我不禁苦笑,心里也不停地自嘲。

幸好老爸在生前为我购买了一间还算过得去的800平方尺公屋单位,好让我不用为居住地

找了个良辰吉日成亲,摆上酒席,请来好多宾客,大吃大喝,闹了一天。

但我又听见了……

方而烦恼。

孟家有个家人,不知叫什名字,这个小人很坏,看孟员外没儿子,早就记在心上了。他想,将来孟家纳婿一定是我的事。可是范喜良来了,他这算盘不是白打了吗?猫咬尿泡一场空啊!他气得脸色煞白。一转眼珠,注意就来了。他偷着跑到县官那里送信去了。他跟县官说:“孟员外家窝藏修长城的民工,叫范喜良。”县官一听窝藏民工,说:“抓去!”就派人带上衙役兵就去了。

「要到吾的世界来吗?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一切都会以力量解决……」

生活费怎麽辨呢?

这时候天快黑了,客人也散了,孟姜女和范喜良正准备进洞房呢。就听鸡叫狗叫。不一会儿进来一伙衙役兵。没容分说,三扯两扯,就把范喜良给抓走了。

我再次环视四周,但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