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看病,关于织女同志申请工作调动的请示批复

夤夜。
  一座楼宇,或许,楼较之周围过于高大,夜色里,孤零零的。
  幽深澄清的夜空,一瓣月亮,拓在上面,像墨色的拓本拓出一枚模糊的印章。月光攀爬进这幢楼的一间屋子。屋内幽蓝而凄冷,但因了房屋装修,这冷,这凄,带着几分华丽。从其它房间传来了安逸祥和的鼾声,细微微,热乎乎的,均匀而平和。
  一间房内,沙发床宽大揉软,蚕丝棉被轻盈馨香、色调热烈,有鸟羽般的触感。一个女人,却时而仰面躺着,大睁着眼,盯着天花板,时而侧身,蜷缩在被里,使得这张暗夜里的床更大,如置身一片荒原;她顺手抹了一把眉眼流下的几颗清泪,那泪,比月光还冰,滴在手上,冷在心头。
  或许,窗户没关好吧,或许,屋内空气的流动吧,蝉翼样乳白色落地窗帘很不情愿地扭动了几下,绵软、柔顺。一个人影,矫健高大、步履无声,裹在屋内蓝色玫瑰样晕光里进了那间“莽原”的室内。
  “莽原”上的女人揩完眼泪,准备翻身强迫自己在睡梦中结束这无尽的夜色。
  就在这时,女人看见一张脸,一张棱角分明、轮廓清晰的男人的脸。她的心,猛然收缩,嘴微微张开,想喊出来,却被一张大手捂住了。一个声音轻声传来——“别说话”。这声音传入女人的耳朵,也敲打在好像到了嗓子眼的心头。只见男人迅速从身后抽出一团影子,晃到女人眼前。这时,“啪”一声,灯亮了,女人这才看清,眼前是一束火红的玫瑰。一句话在耳边震荡——“老婆,生日快乐!”
  眼泪,再一次从女人眉梢流了下来。

不知怎地,斑马一觉醒来,发现身上的黑色条斑竟不见了。情急之下,斑马直朝医院飞奔而去。
  “医生,快看看,我这是怎么了?”一进检查室,斑马便迫不及待地问。
  医生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个啥。“你哪里不舒服?”
  “医生,我是斑马!”
  “什么?我以为你白马!”
  斑马喘了喘气,“早上起来,我就发现身上的条斑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斑马的条斑绝对不可能消失!医学文献里根本就没有斑马变白马的病例报道,分明是你在说谎,明明是白马,偏要说是稀有的斑马。你想提高身价,也不用这招嘛。别闹了,快回去吧。”
  听罢,斑马垂着头,似乎感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回家路上,斑马遇到觅食的河马,并把心中的苦闷都吐了出来。这时,只见河马微微一笑,“哥们,这还不容易啊。你买桶油漆,在身上刷点条斑,不就得了。”
  斑马眼前一亮,哈哈大笑起来。
  果不出所料,刷过油漆的斑马顺利住进了医院。
  接诊医生在当天的《值班日志》上写道:斑马,十岁,雄性。患者无明显诱因,身上条斑出现由黑变绿的现象。据推测,这是一例极为罕见的色彩基因突变病患。该病例将作为我院重大科研项目,逐级向上申报。毫无疑问,这项课题研究将成为提高医院技术实力的又一举措,甚至问鼎诺贝尔医学奖!
  (2013.08.12于贵州)

织女同志:
  一年前,你提呈的《关于申请工作调动的请示》已收悉,经天庭领导班子研究后,决定驳回你的请示。理由如下:
  一、七夕这天,你将与丈夫相会于鹊桥,这段浪漫爱情故事早已深入民间,并广为流传,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传统典范。若批准了请示,势必会引发各地的强烈抗议,削弱众多青年男女对爱情的纯真渴望。
  二、距离产生美。如果你们夫妻同住一个屋檐下,工作生活都在一块,那么青年男女们对美的无限追求,对爱情的无限遐想,将不复存在。
  三、七夕作为中国的情人节,已向全宇宙申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若批准了请示,七夕只是一个农历的普通日子,更会给某些国家抢先申请文化遗产的可乘之机。
  
  
  
  天庭七夕领导小组办公室
   某年七月七日
  (2013.08.12于贵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