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书信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那些年的你们还好吗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

世界对于我们来说第一眼都是美的!这对于她来说也不例外,从呱呱落地起,她心中可能就有个美好的种子了吧,可是风吹雨晒,经历太多,原本的那份美好早已被许多事给替代了,她依旧是那个天真直爽的女孩,只是有些事情终究是回不来的。她们六年级是同桌,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享受与她骑自行车回家时随风抚过的快乐,享受上课时东西互用的那份亲密无间,她们无话不谈。可是就像爱情一样,友情间的第三者更可怕。可那也只能怪她自己。11岁是个离不开纯真善良的年龄,她们享受着这年龄该有的阳光,雨露。所以一贯愿意相信美好的她并不介意第三者,毕竟三个女孩也相处得很好。

我突然十分想写信,想提起钢笔像从前一样在信纸上倾吐一番心语,然后步行到邮局寄给远方的朋友。搁笔细想,如今一通电话通达四方,一封电子邮件瞬间远涉山水,一条短信或微信顿时飞渡天涯。写信变得多余而落后,还散发着迂腐、顽固的味道。朋友若是收到我写的信,必定会十分惊诧,还以为我患了严重精神病。掐指算算,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写过书信了,这些年来我也从未收到过谁的来信。书信,在我们的生活里存在了千百年,曾经令我们朝夕期待,让我们日夜细读,让我们彼此遥望对方的世界。电脑与手机成为我们的新宠之后,书信悄悄地远离了我们,在我们的记忆中也日益模糊。

曾苦苦凝眸的季节情怀,依旧静静地徜徉在弥漫着颤音的原野上;凌乱了时光的思绪,看似满目的娇嗔,被淅淅落落的秋风诠释着;

就这样结束了天真的年龄,结束了那个夏天的嘻哈,一切都定格在了那张不会褪色的毕业照上!

小的时候我总以为书信是一件奇妙而诡异的玩具。那时候邮递员常常骑着自行车到故乡的小学。他从绿色的邮袋里取出一摞厚厚的报纸和书信递给老师。上课前老师左腋夹着课本,两手捧着书信来到教室。他瞥着信封说:“张家宝,这是从北京来的书信,给你爸爸的,你捎回家;这封是王勤业的。二攀,你家离他家近,放学后顺路给他送过去;石泰山,就是小卖铺的西邻,谁家离他家近……”那一封封贴着邮票、盖着红戳的书信分发给了我们。我们成了小信使放学后把它们送到收信人家中。我的邻居瘦婆婆的儿子在广州工作。她儿子的来信大都是我从学校给她带回去的。瘦婆婆目不识丁,坐在木凳上两眼充满期盼让我读信。我撕开信封,逐字逐句地念着,当读到“我一切都好,比之前吃胖了五斤……”的时候她的脸庞上流露出喜悦的神色。有一次,当我读到“我上星期得了阑尾炎,已经动了手术……”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一声,颦眉蹙额,满脸罩着阴惨的愁云,嘴里念叨着:“这孩子怎么会得阑尾炎呢,也不知道疼不疼。”我继续读着“做过手术之后,我煮了一锅鸡汤,每天都吃两个鸡蛋,现在身体好了。你别为我担心。”她听后眉头的皱纹渐渐舒展。我望着她变化的神情心想这一封封书信也是一件件玩具,令人欣喜,也令人忧愁,牵动着人的喜怒哀乐。

雁阵长天韵南飞,谁相伴,怎相随?

七年级,旧同学,新老师。班门前的大树,蝉鸣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太阳透过浓密的树叶,这个季节不再单调,她们的关系不再和谐!

上了初中之后书信在我心中成了一颗美丽的种子。那时候我十三四岁,爱学习爱读书也爱作文。我喜欢把自己的作文工工整整地誊写在信纸上之后装进信封向报刊杂志投稿。邮局在乡镇的街道上,离我们学校有八九里路。放学后我背着书包蹬着自行车到邮局去,花一块钱买一枚邮票贴在信封上,然后将投稿信塞进绿光锃亮的邮筒里。不久,我在报纸或杂志的豆腐块里读到自己的作文,这个时候总觉得自己离文学的殿堂越来越近,自己的作家梦也越来越清晰。从那时起,我就以为自己写的东西有人读是一份安慰,被人读是一种快乐,被人读懂是终极幸福。每当想起我将投稿的书信投进邮筒的场景,总感觉那个刹那像一粒种子播撒到了我的心田,心血点点滴滴地滋润着,种子便渐渐地萌芽、抽叶、成长,终绽放出梦想的小花儿。

爱如文君,妆如才秀;误将心情,静静地隽写在了秋的叶子上;暖阳的风絮,依依的私语,述不尽的年华尚好!

转眼的八年级来到了。。。她并不知道前方充满了荆棘。她和她依旧亲密无间,只是第三者似乎变了,她说,她只愿意走路上下学。那个好朋友,曾经一度的闺蜜也很无奈,她告诉女孩儿,你要知道她是处女座的,她比较容易生气,还是体谅一下她的好。女孩微笑着,没事,一个人骑车回家挺好的,你陪她吧。那天,女孩第一次感觉心里五味杂粮,可是乐观派的她那时候依然很傻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哪里会知道每个人的别有用心。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似乎走了无数个年轮。曾几何时,所有事情都变了。

静坐着追忆我近写的一封书信,发现那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了。那封书信是我写给同学伟东的。伟东和我是小学同学,我们在学校形影不离。后来我们一起上了初中,尽管没分到一个班级,却在同一个寝室。我们的关系亲如手足。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他辍学了,到上海跟着哥哥学习维修汽车。他离开学校的那天我送他到校门口,望着他瘦弱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远方黯然落泪。他到上海的第一周给我写来了一份信,说上海很大,很漂亮,也很繁华热闹。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的书信往来越来越少。有一次他来信说他和哥哥将要搬家到新疆乌鲁木齐去。从那儿以后,我再没有收到过他的来信。我也曾给他去过两封书信,但是都如石沉大海,杳无回音。

四季的日子里,蓝天下、白云间、溪水桥畔的小木屋,与君共拾了紫薇花、杏儿花、远近烟峦,许是侠女,琴箫诗客,淡取欢来?惊诧着如此浪漫的的世界就属于自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女孩总是只能看到她们的背影,只能看着她们嬉笑,自己却被拒之门外了!女孩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太天真了,自编自演,真的很笑,真的很可悲。那天晚上,谁也不会知道她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整晚。

在匆匆远去的时光里,一些人会和我们渐行渐远,一些事情会被我们淡忘。我们会失去一些朋友,又会遇见一些人。那些曾经寄托了我们亲情与友谊的书信、那些承载了我们的光荣与梦想的书信却像一座座纪念碑似的镌满了碑文,屹立在我们走过的人生路上。

云倩思恋、姬伴寻香,秋尚韵律充盈了爱的斑斓和灵俊;行走在缤纷绚丽无际的花海境界里,徜徉于时间的隧道中,很自私地挑选着喜爱的色彩,述不尽年华的尚好!

第二天,女孩看着她们亲密地走进教室,不能哭,人不都是这样吗?喜新厌旧,没什么的,那种虚伪她们演绎地淋漓尽致,为什么我不可以?

陶醉于秋日迷彩,耐不住的冗笔涂鸦;恋叶恋花,迢迢坊间不识她?

终于有一天,在田径场,女孩再也不想只是看着她们的背影了。她走进了她们,可是一切都变了。六年级的快乐的时光再也握不住,曾经的天真不复存在,她们有了自己的喜好,有了自己的初恋,有了自己的个性。女孩见证了一切,可终究是回不去啊!如今女孩依稀记得她问她的一句话:“你喜欢他吗?”“我不喜欢,当初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会看上她呢?你知道吗,他们在操场上接吻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他。”

一世的秋恋,再世的茹婵,竟然忽视了爱的秋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