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旁的十六岁少年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木槿花落_励志散文_好文学网

一.十六分之一的故事

洪荒世纪,宇宙万物相承相替,天地灵气秀韵充沛,彼时大地异物灵神相继应运而出,自成割据分轮,形成三大族别,大致有神族,妖族,人族。神族出世早,与日月同旦,御尊高贵,得人性人身。居于仙山圣地,寿命千万年,且有驾驭金木水火土之术,因此可控诸多生灵,但虚形与世人无异。人族凡胎肉体,骨血和身,大伤必残,大痛或亡,梵碌一瞬,寿命天限。后并说妖族,妖族乃上古神兽神木或是圣地异灵,通灵之物,天地人和相辅相成,结承日月精华而生,修为可进,寿命不常定。

金秋时节,这个世界就变得金光灿灿,有金黄的果儿,金黄的叶子,金黄的云彩,金黄的湖泊,就连这座城市也笼罩在落日的金色光芒里,这个时刻正是金秋的黄昏。

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尝试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静静的望着窗外发呆,静静的感受着风吹过身体的那种舒适感,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就好像体味到了人生的味道一样。

盘古大帝仙逝后,华夏大地纷争四起。一些上古神族,位于南海之际高辛,中原陆地神农,竞相割据,兵戈连绵,人族混乱,民不聊生。华胥氏谦和,崇尚和平,遇次境况,深感叹息,无奈之下,华胥氏退隐,身居不知何处,为世间之谜。华胥氏族为人称颂之女娲伏羲相继隐匿,无踪无迹。至此,大荒硝烟漫漫,哀声绝绝。

很奇怪,一年四季不知有多少个黄昏,唯独金秋时分,黄昏就特别的美丽。去过一个寺院,那里有一棵千年银杏,树高数十米,冠如伞状铺天盖地。深秋里,金黄的叶儿,随风飘落,落出方圆几十米的金色大地,成为一种奇境。

童年时期无疑是每个人甜的梦,那时的我们天真无邪,稚气可爱,喜欢无忧无虑的去奔跑,喜欢在夜间望着星空数星星,喜欢五毛一个的大快乐,小打小闹,你追我跑,毫不在意,偶尔发发小脾气,却又偷偷一笑,只因一根棒棒糖的醇香。

正当此时,在大荒之处,神农山凤凰树之下,正有一小异灵初生。神农山属洪荒时期炎帝部族神农氏聚落,神农氏于轩辕氏战败后,此山空虚,几近荒废。因历代炎帝为上古高贵神族,死后居所之地灵气不散,汇聚一处,繁华盛茂,长景不败。山顶一株古老凤凰树,历经千千万年,集上古神灵之气,取山川之魂髓,于机缘天命所赐,厚土孕育,一朝电闪雷鸣之时,此股灵力汇聚,幻化相变,初得人形,与凤凰古木分离。分离时日,凤凰树霎时黯淡,竟失光彩。此人非神非妖,于两类之中,可修木术,可修土术,生来神通。且耳聪目明,天赋异禀,可号令草木,可号召鸟兽,实为丛林之王者,于丛林野兽和睦为邻,逍遥无争。而他本性纯良,久居深山,与鸟兽为邻,时景安睦,岁岁静好。因此善恶难分,不经世事,不明人心险恶。时年他仍是孩童模样,心性劣性未定,不问尔虞我诈,天真懵懂。

也是黄昏时刻,我去了那里,树上稀稀落落地挂着黄叶,在微风中闪闪发光,而成批的叶儿竟铺满大地,厚厚的又软软的,叶儿上储满了水珠,黄昏的光芒正从天边照耀过来,轻洒叶面,那里就升腾起一片金色的光团,灿灿的耀人眼目。人立在这金色的黄昏之中,仿佛置身于佛光之下,心神儿都充满了禅意,顿入禅境。没有想到,这样的黄昏能让人升华境界,顿悟人生。

远方哭泣的麦子,紧紧的抱着那份属于自己的涩甜,在芦苇群中沉沉睡去,就好似那是他后的财富一般。

造物主赋予神妖之族无限神通,人族百无所能,却权衡阴阳,使得世事相生相克。神族妖族寿命永昌,无所不及,而人族却可用奇花异草制成药物抑制异能,制服神力。

这是一个湿地的湖水边,四周静极了,没有人声,也没有鸟语,湖面如镜,芦苇儿静立在湖水里,苇絮如花般在微风中飘动。湖中有着树的影,苇叶的影,也有天上浮云的影。那些影儿浮在水面上,微风吹来了,湖水开始打皱,轻波荡漾的,影儿就在水中走,慢慢的却也静静的,像水中浮起了图画,美丽地让人心跳。

夜幕降临,急促的呼唤声,惊动了夜间鸣叫的夏蝉,哗哗的芦苇叶奏起了夜鸣曲”小麦!你在哪里?快出来呀,别吓妈妈啊,妈妈,真的没事!!!”,”小麦弟弟永利电玩城,!!白哥哥给你买了棒棒糖哦,快出来吧,别玩捉迷藏喽,不听话,哥哥可是要打屁屁的哦!!!”整个芦苇田都回荡着夏母与白逸千着急的呼唤,夏小麦如诈尸一般,烦躁的从芦苇丛中直挺挺的坐了起来,连打了几个哈欠,拍了拍屁股上的芦苇渣,发了一会呆,伸了伸懒腰,缓慢的顺着声源的方向寻去,在夏母与白逸千喉咙都快喊破的时候,夏小麦终于找到了他们,他们也终于看到了夏小麦,夏母急忙奔到了夏小麦身边,抱着还只有6岁的夏小麦,痛哭起来,这个不常流泪女人,终究还是流下了这包含着太多的泪水,说不出的苦涩与开心,夏小麦也紧紧的抱住了母亲,两母子,就这样抱在一起,都哭了,泪水浸湿母子两人衣襟,7岁的白逸千望着这一幕,也露出了小大人般欣慰的微笑。

一日他在林间与鸟虫嬉戏,见一孤身迷路少童,年龄相仿,趋好同根。他稚气未脱,故留孩童于林间嬉戏游耍,相交玩伴,盛意之至。夜幕降至,遂好心护送其还家,欢愉留置这家中晚宴,不料孩童父母贪婪歹毒,生了妄念,欲将其全身卖人为奴,获取金银。他毫无戒心,安享粗食淡饭,津津有味。却不料食物被下毒,食后不能动弹,灵力尽失,与凡人无异,只能任人摆布。

此刻已是黄昏,落日的余辉轻泻过来,湖面金光闪闪,湖水仿佛漫起一片薄雾,有丝絮般的光气在飘逸,湖光水色完全融在了金色的黄昏之中。突然从苇叶里传出嘎嘎嘎的叫声,几只小水鸭匍匐而出,湖面跳跃起水花,拉出一道道金色的水线。平镜打破了,有了折纹,有了许许多多金色的碎片,闪闪发光,也有了湖水的生机,似乎湖水开始有了生命。

“妈妈,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啊,带上逸千哥哥”

孩童父母将他贩卖至妖族奴隶市场,得钱币,贺而归。奴隶场中,贱奴是贵族厮杀争斗以供观赏之工具玩物,无人伦德立,泯灭天性。场中,以赌压奴隶竞斗生死输赢,以作娱乐消遣,往往丧生者,弊缕卷席,狼狈褴褛,弃置荒野,尸首任野兽食之,欺凌一世,悲惨一生。

在这样美妙的黄昏里,人会想到开天辟地的时刻,创世纪的生命运动,就该是在这样的金辉中诞生。因为阳光和水与生命是结伴而来的,又相伴而存在而繁衍不息,生命是离不开阳光雨露,特别是这辉煌的时刻,金色的大地和金色的湖水让生命变得如此活跃和富有生机。人在这里沐浴黄昏,就像得到了重生,青春的活力无限膨胀,即使老态龙钟,也会绽满青春的微笑,因为辉煌的时刻永远属于青春,而金色黄昏正是青春的延续。

此时夏小麦与母亲,白逸千正一同坐在芦苇田的田埂上,望星空。

数百年间,他被囚禁笼中,整日与同类竞相厮杀,弱肉强食,输赢则定数。生死场中,笼中斗,观者贺,终日遍体鳞伤,疮疤不结,衣缕血色,度日如年。

无尽的高速公路通向天边,天边正是落日,阳光强烈的让人睁不开眼睛,从墨镜中看到的世界永远是暗淡的,树在快速地消失,房屋、建筑也快速消失,只有一条光彩的路直直的伸往前方。就在太阳浮到地平线上的时刻,刺眼的光淡去了,大地竟是一片金辉,匆忙摘去墨镜,世界突然变得无比美丽。眼前的路金光灿灿,像一条彩色的绸带飘往天宫,我便加速飞驰,想象着自己飞翔在金色的大道上,完成着人生飞越自己的美梦。

“好啊,等妈妈,存够足够的钱就带着我们小麦和我们小千一起去过好生活”夏母带着一丝无奈与期许坚定的语气回答到。

血腥生活上百年,他恍如笼中传奇,常胜不倒。同类兄友尽归逝去,新至奴隶仍无间断,他于血煞之地苟活几百年,谗喘偷生,不日不月,望窗秋水,不识尽头。众人嘲笑他痴钝,愚拙厮杀,枷锁缚身。有人敬他执念,屹立不倒,坚韧抗拒,万死不屈。世人皆万般评判,不分起源,妄加断言,各成己见。或茶后笑料,或观玩蠢物,人心冷暖。

尽管是在黄昏中,但它金光灿灿,仿佛太阳想把一天的光辉留给大地,把一年的光辉留给晚秋,留给人间。我就成了一位幸运者,在这个季节,这个时刻,这么空旷的大地上,看着地平线上金色的光芒,看到阳光为光辉美丽的面孔。我心如火,燃烧出更为强烈的光焰,那是青春的火焰,金色的黄昏让我获得失去已久的力量,真该感谢它呀!

“妈妈,你知道吗?刚才你们在喊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闹钟响了呢,差点就要爆发砸闹钟呢!哈哈哈,刚才真的好黑哦”夏小麦害怕的往母亲哪里挪了挪。

但谁人又知,昼夜欺凌,幕旦残腥,孤身囚笼,愚顽摆弄,却隐忍不倒背后,只因,一位少女。

记得是在一片杉树林中,这林子像燃烧一般,整个森林火红的让人吃惊,它跳出周围。还是绿色的世界,红彤彤地在那里燃烧,引动的所有路人都入到林子里。那一刻也是黄昏,我独自在林中漫步,仿佛走进火样的世界。脚下的草依然绿绿葱葱,杉树的落叶却将它染红,厚厚的覆盖了起来,踏着上去,人心就变得很柔软。林中有溪水潺潺声,却总是看不到流水,河道里满目苍黄,山石成堆,石上红叶点点,溪在石下流,真有静水流深之感。坐在一块斗石上,透过红色的林子,正好看到黄昏的光芒,金灿灿的洒在林间的红叶上,光色弥漫,真像林子在燃烧一般,到处流动着金红色的火焰,林子里的人儿兴奋的狂呼乱叫。

“胆小鬼”白逸千毫不客气的鄙夷的看了夏小麦一眼,直接走到了夏小麦身边,抱住了,还有些后怕的夏小麦。

于须臾年前,一位款款少女,手执茭白木槿,身素幽兰清香,玲珑双髻,碧水双眸,回对他莞尔一笑,流年停滞,置身虚无,万千世间芳华,姹紫嫣红,都不过女子眸中一抔黄土。那一刻,他开始明白生死为何物。生就是眼中有这一抹景色,想守护,想追随。而死,就是精疲力竭,绮丽之色都消失殆尽,缕缕心系之丝皆被斩断,结局跟无数旧友一样,无名躯体弃于山野。

这是金秋的火焰,黄昏中的火焰,它燃烧在大山之中,也燃烧在人的心中。黄昏的火焰给人留下的印象难以磨灭,许久许久再想起它,仍然激动万分。有话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这里,黄昏就意味着终了,黄昏过后一定是黑暗,这是一个多么遗憾的说法!黄昏真的一定是终了吗!曾经读过矛盾先生的一篇《黄昏》短文,文中道:“半边天烧红了,重甸甸地压在夕阳的光头上。愤怒地挣扎的夕阳似乎在说:哦,哦!我已经尽了今天的历史的使命,我已经走完了今天的路程了!现在,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到了,是我的死期到了!哦,哦!却也是我的新生期快开始了!明天,从海的那一头,我将威武地升起来,给你们光明,给你们温暖,给你们快乐!”这是夕阳的感叹,也是矛盾先生对夕阳的感慨。

夏小麦顺势直接躺在了白逸千怀里,傲娇的看了他一眼

他本生于天地,归灵混沌乃常情,不足为悲兮。但伸手抓不住那望不尽繁华春色,这让他觉得使他深深眷恋忠迷,依依不舍,不能自拔。每每回想至此,山涧精灵般身影回旋脑间消逝不去,他有了归宿有了挂念,此生由依。他定将为此活下去,逃出囚笼,寻那一抹春色,寻那手中的一丝余温。执念如此,虽九死环生,仍英魂不散,奋勇激战。

而黄昏比夕阳更为短暂、更为辉煌。尽管黑夜来到了,而且漫长的不得了,可这种漫长给人们带来的尽是迷茫的梦境。只有辉煌,哪怕极为短暂,给人的记忆竟是那般的强烈,那么的远久,让人永生难忘。特别是那些金色的黄昏。

“才没有,哼,嘿嘿,逸千哥哥!”

满心疮疤之人,比之常人更加怕痛,触及肌肤便痛入骨髓,因曾时殇及心肺,周身长刺,与人为亲,定需拔去遍身尖厉之棘,鲜血淋淋之后,人尽散去,不得善因。而长居黑暗之人,比之长人更加畏惧漆黑,此种之人心为炙热,渴求光明,焚尽自身为光热而死去,世事决绝,孤注一掷,蓦然消逝。此两种人,踏途迈出一步,无论生死,终将万劫不复。执念太深,红尘凄苦。

“干嘛?”

一日,一高贵神族偶然经过斗兽场,见他在笼中厮杀,感觉其周身灵气甚为熟悉,却一时记不起来,不免对他生了好奇。驻足观看,见他在搏杀中,虽险象环生但面不改色,目光灼灼,眼神厚重,却似有似无,一股有骨子里而生的孤傲,岿然不动之势另人动容。那人讶异于他顽强坚毅聪颖,感叹他再此般阴暗之地仍独特异心,不禁悲悯不忍他的天赋在此处埋没,于是将他从囚笼救出。

“我以后要娶你做老婆!”

那人将他带回家中,起了一个世人的名字,唤作尘。而他让尘称他做义父。。

白逸千再次不屑的看了夏小麦一眼

那人谨慎谦卑以待他,不视为异类,为他清污垢,新添衣裘,疗愈伤疤,喂食药酒,教其人伦礼乐诗书,待如己出。他于奴隶场中数百年,虚与委蛇,悖逆相残,死生相斗,见惯不奇。他从一个幼童而成矫健男子,风霜雨雪,心已冷漠,看透红尘。他不与人亲,不近朋友。但此人真心诚意待他,不喻名利,不图回报,诚恳一致,半无私心暗益。于是心怀恩德,虽无肺腑泣涕之言表达,但铭记于心,丝毫不敢忘却。

“哼,我才不要呢,我才不要和胆小鬼在一起呢,再说了要娶也是我娶”

不料某日此人仓皇归来,仓促遣散家中亲眷,满脸凄然神伤。厅房人影逃窜,轰乱不止,那人立在他面前,哀声相劝,让他寻求平静安宁生活,找一女子,居家定所,忘却恩怨离仇,去寻求世间值得留恋之物继而存活下去。那人悲凄哀壮容颜让他为之动容,这世间,他无人生养,无人看护。从小到大,不识人情,不懂人爱,不通人伦,受尽欺凌,历经坎坷。此人不顾低贱卑微,百般宽容,不视他为奴仆着之身,尽心教化,无怨无悔,此恩德定当誓死以报。如今正是难时,怎可逃脱离去。他不善言辞,眼神似铁,义气决绝,表出定不会弃之不顾之决心。

“才不是,应该是我娶”

那人无奈叹息,自己本是将死之身,死而无憾。而他,秉性纯良,重情重义,天资异禀,稍加时日,勤以修炼,其功就绝非凡人可比,天命使然,自己更不能违背天意。那人拔出佩剑,以作要挟,迫使他退出院门,永不再归,继而燃气熊熊大火,吞云蔽日。他在烟尘中独守三天三夜,灰烬散去,残垣断壁,颓败无余。那一瞬,恍惚天坍地陷,厮杀囚笼,不能呼吸,他仿佛沧海芦苇,飘零孤独,竞无处可去,无人可依。他望向苍穹,满眼孤寂夜色尽入双眸,天地失色,不尽人寰。

“我娶”

蓦然,他想起那个手执茭白木槿的少女,浅言笑耳,娇颜美目,一颦一笑,挥之不去,犹似如临春园,如沐清风,透澈心脾,舒展开怀,峰回路转间,恰逢柳暗花明,山水一村,穷途有路,陌路可归。天地间他还有所希冀,倚靠安得余生,此番拂去满心阴霾,浓云散开,豁然开朗。

“是我娶,我我我我我,是我”

他转身离去,浑噩流浪,颠沛流离,身世无可安所,唯是心有所托,可安天命,可凝神识。

夏小麦内心有点小失落的外带炸毛的和白逸千吵了起来。

听闻极北之地冰雪万里,皑皑一色,荒原绝境,无人生烟,他去往那里,不事尘嚣,不惹俗物,静守一方净土,谣似菩提。那里日夜出没蛮荒野兽,嘶吼怒咆,凶煞恶极。每日暴风骤雪,冰雹与飞,贫瘠荒陋。他藏身北地中,掩饰踪迹,与世相隔。

“噗嗤”一旁的夏母不禁笑出了声,眼看就快要吵起来的两位小朋友,夏母急忙出来打圆场。

经年后世人相传北地栖息鲲鹏,扶摇万里,穴起而飞,臂如垂天之云,呼风啸地,尘土三千。而此神通之物,为一人坐骑。世人唤此人为尘,银白面具遮目,世人不辨容颜,只知此人素来白发白裘,落地皑皑白雪,寒气袭人,闻之无人敢与之靠近。

“其实如果你们两个是真心喜欢对方的话,何必去在意谁娶谁呢?开心就好啊”

时年大荒战乱起,一人国破兵败,隐身野林中。从众死伤无数,此人誓死报国,拒不投敌。

白逸千和夏小麦一听果断就和好了

一日夜里,他变换了面容,踏雪而至,愿为领兵,匡扶山河,无他所求。那人听说他叫尘,眸间转瞬即逝的哀伤,尽收在他眼底,这也坚定了他的决心,纵不得众生,也要为其倾了这天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