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由另说,短篇小说

摘要:
马路上交叉口,躺着一辆摩托车,一辆自行车,在各自车旁站着两个人,互相争辩不停,看来要打架。当时周围有很多人。交警实在没办法,就在人群中,在他俩互相同意的人中,各找几个人,取证词
交警问年龄在四十多岁的 …

摘要:
夜寒风凛的晚上,在白雪皑皑的冰冷城市里,街上没有一个人孤独者的脚印,身着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正坐在装饰豪华的宝马车上急奔的赶赴某场富丽堂皇的宴会。自称为绅士的男人正冲冲着赶跑在这条萧条寂静的大马路上,他们

摘要: 从前,
有个才华出众的晚生秀才叫何尚,被厚请在一员外家做塾师。他看上了这家闺女红尘的美貌和温柔,总是背着员外向红尘姑娘献殷勤。久而久之,红尘姑娘被感动得情窦初开、如痴如醉,两人好不偷来暗去、如胶似漆。

马路上交叉口,躺着一辆摩托车,一辆自行车,在各自车旁站着两个人,互相争辩不停,看来要打架。当时周围有很多人。

夜寒风凛的晚上,在白雪皑皑的冰冷城市里,街上没有一个人孤独者的脚印,身着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正坐在装饰豪华的宝马车上急奔的赶赴某场富丽堂皇的宴会。自称为绅士的男人正冲冲着赶跑在这条萧条寂静的大马路上,他们冷漠无情的蔑视着这个走在路边拼命拦客叫卖火柴的小女孩,只留下她一阵阵擦肩而过的寒风。

从前,
有个才华出众的晚生秀才叫何尚,被厚请在一员外家做塾师。他看上了这家闺女红尘的美貌和温柔,总是背着员外向红尘姑娘献殷勤。久而久之,红尘姑娘被感动得情窦初开、如痴如醉,两人好不偷来暗去、如胶似漆。事情透露后,员外恼羞成怒,当即将何尚赶出了塾门,一气之下又把女儿仓促地嫁给了岭外山下的一个生意人。

交警实在没办法,就在人群中,在他俩互相同意的人中,各找几个人,取证词
交警问年龄在四十多岁的人:“你看到这车祸全过程吗?请你描述一下好吗”这四十多岁的人想:“其实我真看到车祸的全过程,双方当事人,与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我凭什么为他俩作证?”想到这里,说:“我是在现场,只是那一瞬间,我的鞋带开了,我正要系鞋带,具体细节没看清。”

“卖火柴啊,谁要买火柴”身着破旧的小女孩赤着红红的小脚丫踏着白茫茫的雪花在大街上拼命的为火柴叫喊,然而回应给她的只有那一声声嘲笑的讥讽与无情空气的呼声,急奔的马车无顾她的存在狠狠的撞向她那瘦软的身躯,伴随着洒满一地的火柴只有富贵人家的壁橱折射的点点微光帮助着她寻找那一根根可怜的火柴。

何尚燃情难息、悲痛万分。为了抒发自己对红尘的忠贞不二和精神寄托,默默地赶到岭外村后的山上,在乱丛中搭起一间草棚,掘开一块田地,与红尘的新家依邻相伴、可望而不可即,从精神上满足和安慰着自己的无奈和现状。何尚总是隔三岔五下得山来,多麽的希望能在这个山镇里看上红尘姑娘一眼,可他每次走尽街头、等到日落,从未瞅见过她的半个身影。他没有失望,一直坚持着自我的习惯和做法,不见红尘心不甘……

交警只好问30多岁的女人:“你看到车祸的全过程吗?请描述一下。”姑娘心想:“其实车祸我看的最清楚,不过现在正讲究经济利益,我作证风险很大,谁干这傻事啊!钱也不能挣啊,上面那人没作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逞什么能啊?”想到这里她说:“车祸发生时,我打了一个喷嚏,所以没看清楚。”

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女孩,望着数量原封不动的根根火柴,她失望的低头长泣,于是她伸出冻着发红的小手,战战兢兢的滑动手中的一根根火柴以此来取暖,望着火柴黄澄澄的焰火她幻想着圣诞节的火鸡与厚厚的绒衣,突然她在绝望的焰火中见到了她那慈爱的奶奶正捧着圣诞的晚宴站在她面前,冒着蒸汽的烤鸡,硕大的面包,“奶奶”小女孩兴奋着用带着抽噎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那个最为温暖的称呼,她拥抱着奶奶,幸福的享受着这顿充满爱的晚餐。

一天,何尚打听得知红尘的丈夫出外经商不在家,便等天黑下了山,偷偷地翻过这家后墙,正巧碰上夜厕归途的心上人,红尘急忙将何尚拉进房间,关紧门窗,两人好不紧怀相抱、热泪相沾,悲喜交加、痛快一场。只恨时间飞快,不等天明,红尘便将何尚从后门偷放出去。打这以后,凭着天黑与山街地形的天然屏障,每逢天赐良机,便是何尚与红尘的花烛蜜夜。

交警最后问站在小轿车身旁的七八岁小孩子说:“你把这场车祸的全过程,请描术一下。”小孩子说:“这场车我最清楚,是我爸爸把他刮到的。”说完,指着他爸爸说:“老师教育我们要说真话,不能骗人,你就承认了吧,就刮了一下,又没受重伤,赔不了多少钱的。”爸爸恨恨地瞪儿子眼,其后果,你就可想而知了。

晚餐过后奶奶拿出了一套华丽的礼服给女孩穿上给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并给了她一双泛着银色光芒的水晶鞋,然后奶奶又挥手招来了一辆圣诞马车,吩咐小女孩坐上去并嘱咐她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前一定要坐上马车回来。小女孩做梦也没想到她这辈子居然有机会吃的饱饱的肚子,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和水晶鞋坐上豪华的大马车去参加上流社会的圣诞晚宴。这是奶奶送给她最好的一次圣诞礼物了一次能彻底改变命运的机会,她清楚的知道她只有在晚宴上得到王子的爱慕才能不辜负奶奶的用苦良心。

却说,以上偷情之事一旦败露,按当地的风俗和当时的法律,这对男女定遭酷刑、必宰无疑。
尽管,何尚与红尘彼此十分清楚这一四乡无人不晓的童叟皆知,可就是每每情不自禁的让人明知故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