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彻小悟,高明大大的

小吃店掌勺跳槽,老板请退休的大刘来顶岗。
  小吃店在客运站的正对门,歇业一天就是笔大损失。
  大刘还真够朋友,二话没说就来了。风风火火的样子,好像这个小吃店是他开的。
  才进门,大刘就拍着滚圆的肚子说:“周老弟,你小子发财了,不到棘手的时候,你他妈还想不起老子。哈哈哈,哈哈哈。”
  “哪里哪里,老哥是前辈,不是紧要关头,还不好意思请天神下凡呢。小店揭不开锅了,烦劳大驾。哈哈哈,哈哈哈。”老板客气地递过一包烟。
  “好说好说,小菜一碟。大家发财嘛。”大刘吐着烟圈说。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板给大刘介绍了店里的小工,带着负责采买的小朱出门了。
  小吃店正常营业,生意红火,老板很满意。
  一个星期过去了,老板盘算着支出和收入。他发现利润没少,支出却少了许多。喜上眉梢的老板仔细地查看端倪,原来是肉类消费量不大。但是让老板很纳闷,账上记录的炒肉片、炒肉丝、炒肉丁、炒腰花不少啊。
  老板摸头不着脑,抓抓头皮,看见大刘正在笑。
  “大哥高明!你搞的什么名堂的干活?”老板拍着大刘说。
  “我的,盐巴大大的,客人就吃不了的。我的,再回锅的,下一批客人的有。盐巴还是大大的。”大刘使开了小工,龇牙咧嘴地笑着说。
  “我的天神!那么客人还会来?客人都是些傻瓜?”老板更蒙了。
  “老板傻得大大的。这个地方是客运站,旅客大大的有,走了一批,又是一批,什么人来计较你?盐巴大大的,金票大大的。”大刘吐着烟圈说。
  “高明,高明大大的。你的聪明的有!”老板说着,丢给大刘一包烟。
  

打了一宿麻将,陈胖子输了不少。
  骂了半天娘,陈胖子狠狠地砸了砸胖胖的手,骂骂咧咧回家去了。
  本来按惯例,应该吃早点了。但是输了太多,陈胖子没心思吃,直接回家睡大觉。
  中午老婆叫吃饭,陈胖子迷迷糊糊,骂了几句,继续睡。
  其实陈胖子没睡着。输了那么多,谁睡得好?不想吃午饭,是因为大吴家晚上请客,他儿子结婚。他这个当表叔的不能不去。
  下午三点多,陈胖子饿得不行,迷迷糊糊爬起来,猛吸着烟又骂娘。
  想弄点吃的,很方便,但是想着差不多要赴宴了,忍忍吧。
  不知不觉,陈胖子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撑肚子了,憨杂种!”老婆的怪叫吵醒了陈胖子。
  “不是大吴家请客嘛?你记性狗吃掉了!”陈胖子骂骂咧咧,晃晃悠悠起来了。
  “你的记性才狗吃了。大吴家请客,早散场了。你睡得像个死猪,我请楼下的小马捎礼去了。”
  陈胖子摸起手机,看看时间,晚上七点四十。
  “妈妈的,晦气!”陈胖子又睡下了。
  

小区附近的村子很美,我几乎天天经过,今日云淡风轻,夏花飘香,心情超爽,我哼着《栀子花开》,还摇头晃脑吟哦着柳宗元的诗句“欲采苹花不自由”经过臧永平大叔门口时,忽然他家的那只和大象身体一般巨大的大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来,说时迟那时快,我的一条玉腿已经被该巨型母狗咬了三口,妈妈呀!疼死我啦!这是什么狗呀,如此厉害——见人就上,太墨迹了吧!斯时,永平大叔笑嘻嘻地问:“没事吧!我经常被狗咬呢!最近我家这只藏獒狗生宝宝了,所以见人就上,怕人伤害她的孩子……”
  啊!我的妈妈呀,藏獒狗!吓死人呀!我转念一想,母亲嘛,保护小宝宝,可以理解的,伟大的母爱,令人敬佩!——我也微笑着对大叔说:“没事,小菜一碟,呵呵
,这大狗真乖啊!赞一个!”其实心里恨不得立马把该狗煮熟了送给旁边的韩国料理店去……
  稍久,我强作笑颜,在太太的催促下,去疾控中心打针,疾控中心的一位先生说不久前一个老大爷被狗咬伤,因为没有打针,去世了……啊,闻听此言,我不由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另一个伙计又说,他亲戚被村里一只小狗咬伤了,没有打针,几天后送到青岛医院时已经发作了
,离开了尘世……啊啊!我要得恐狗症了!本来,见到小狗狗格外亲切的我,现在看到街上无论什么样的狗狗我都两股战战几欲先走,我想,我是有点恐狗症了……呜呜……
  
我算想开了,小彻小悟了,前几天女儿不小心打碎了我的一个茶杯,价值2000元,
当时有点心疼,现在觉得算什么呀,呵呵,前两年我丢了一款手机,价值3000多元,当时有点心疼,现在想想,算什么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还有很多事情都不必计较——亲戚的房子变卖了,朋友的车丢了,等等,诸如此类,与生命相比,都是小菜一碟的小事情啦!呵呵,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新陈代谢是宇宙万物的自然规律嘛!顺其自然吧!
  不敢说小徐同学大彻大悟了,咱起码有点小彻小悟了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看云卷云舒,赏潮涨潮退,此后对任何事情都应会莞尔……嘿嘿!
  吃一堑长一智,悄悄提醒自己,也提醒亲们,以后见到狗狗注意一点哦
,我想我还是喜欢猫多一点啦!包括熊猫,多温婉,呵呵……
  
顺便说一句,给我擦药的护士很漂亮很温婉,看来有时有点小伤也是一种享受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呀,哈哈!感恩一切啦!生活真美好!因为我的玉腿没有成为狗妈妈的免费午餐,真乃幸运啊!栀子花开呀开……嘿嘿……偷乐
中……正在兴奋中,忽闻老婆声音:“你没事吧?不是病毒发作了吧?”啊?发作这么快?不要骇人家嘛,不管它了,我去睡觉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