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沪杭车中

  南方新年里有一天下大雪,

  匆匆匆!催催催!

  一

  我到灵峰去探春梅的消息;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著:

  残落的梅萼瓣在雪里掩,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当窗有一团不圆的光亮,

  我笑说这颜色还久三分艳!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风挟著灰土,在大街上

  运命说:你赶花朝节前回京,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小巷里奔跑:

  我替你备下真鲜艳的春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我要在枯秃的笔尖上袅出

  白的还是那冷翩翩的飞雪,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一种残破的残破的音调,

  但梅花是十三龄童的热血!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为要抒写我的残破的思潮。

  二

  深深的深夜里坐著:

  生尖角的夜凉在窗缝里

  妒忌屋内残余的暖气,

  也不饶恕我的肢体:

  但我要用我半干的墨水描成

  一些残破的残破的花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