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花影评,门徒影评

末路狂花影评

香水电影影评

门徒影评

看腻看乏俗套的好莱坞以后一个华丽的转身发现美国电影的另一张脸孔。《末路狂花》是这类美国电影中的佼佼者。它反对外强中干的男权社会;反对简单粗暴的政治体制;甚至反对孱弱的女性本身。

十六世纪前,自香水被意大利人创造后,它之于绝大部分人只是纯粹的动词,一个吸引人并陶醉人的动词。但对于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一个气味天才,却是和“存在”相同的名词。

看《门徒》是心灵很被触电的感觉,心情与躯体都被调动了起来,有一种做人如似鬼的地狱煎熬之感。这就是我们常人在传说中、电影中见到的人类的妖魔——毒品。

塞尔玛和路易丝是一对闺中密友。塞尔玛是平凡的家庭主妇,总是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酒鬼丈夫言听计从。而露易丝是餐厅侍应,性格刚强,但厌倦平凡的生活。于是两人决定联袂旅行散心。在这个时候,塞尔玛和路易丝的旅程还只是为了摆脱现实生活中的无趣或是无奈而进行的逃避。因此,旅行让她们兴奋的原因就在于未知的前方。当然,未知里也蕴藏着一定的危险。但是让赛尔玛和路易丝没想到的是这危险却将她们引向了完全不同的一条道路。塞尔玛在酒吧停车场险遭强奸,露易丝及时赶到并在慌乱和愤怒中失手枪杀了该男子。两人惊慌万分,逃离现场并计划逃到墨西哥。由次开始俩人一场原本是轻松愉快的旅行却变为亡命天涯。途中警方的追捕步步逼近,她们曾经对警方对爱人抱有最后一丝希望,但是旋即都化为泡影。无人能保护这两个柔弱的女子,她们要继续活下来的唯一办法便是依靠自己。塞尔玛和露易丝的性格随之发生大转变。她们以英雄主义的方式向男性社会抗争,最后她们同样如英雄一样为了抗争男权社会而悲壮死去。

格雷诺耶的诞生除开死神的意愿显然还带了讽刺的意味。他的童年,没有爱,只有流离辗转和挤落。他渴望爱,却得不到爱,甚至无法遇见爱。但气味却让他体验一派生机勃勃,领悟生活的喜悦。于是他凭这巴黎最灵敏的鼻子捕捉它、创造它,构筑自己的王国,为之开疆拓土。

看《门徒》除了有一种心情上的压迫之感,也会缠绕出一种心灵的反思:人类为什么要吸毒?有人为什么要贩毒?其实道理很简单:人的灵魂是很容易被现实迷感和俘虏的,就想有人指出:人之初、性本恶一样,找不到光明的未来,找不到明天的人,就会想办法麻醉自已。酗酒是一种办法,但不是极至,吸大麻、海洛英才是极至。《门徒》不是反映吸毒者的吸毒的来历,而是反映他们沦陷成为恶食者的悲惨境地,以此来描写瘾君子们如何在逃避法律、践踏人性之后,成为不耻人类的垃圾的。吸毒者的可笑而又可悲的孛论:为了他戒掉毒品,证明毒品是可以戒掉的,而我才吸毒的,哪知吸上了就戒不掉了。在这里,谁是受害者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毒品可以证明:人的意志是可以摧毁的。

塞尔玛和路易丝如大多女性一样有自己的伴侣,但是伴侣的冷漠和暴虐刺伤了她们敏感柔软的心。她们如果选择隐忍选择继续承担的话她们永远不会发觉那些男人们是多么自私冷酷和决绝的。她们相约外出散心原本也只是派遣内心的烦闷,预想等结束假期后重新投入现实生活给她们规定的角色中去。可这场旅途上她们结识各式外形的男人,可无不有预谋的想要在塞尔玛和路易丝身上获得点什么。第一个男人便是妄图强奸塞尔玛男人,他利用自己的生理优势用力量制服塞尔玛。最后却成为愤怒的路易丝的枪下鬼。然而毕竟是女人,她们两人发现失手杀人后惊慌失措。她们意识到铸成了大错,报了仇但是却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塞尔玛提议去自首,但是被露易斯拒绝了。因为路易斯认为警察都是男性,因此,即使说出了实情去自首也没有用。男人总是会帮男人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们决定逃到墨西哥的农场去过隐性埋名的生活。没有英雄惩戒坏蛋后的快感和正义感,她们只是惶恐和迷惘的逃离。第二个男人便是由布拉德彼特扮演的小混混。他利用自己英俊的外表俘获塞尔玛的芳心,最终却卷着她们最后一笔钱潜逃。这件事情使得塞尔玛和路易丝开始彻底的醒悟,再也不把希望寄托在男人的身上。而是大方地走进超市抢劫后潇洒的离去。几乎所有关于男人与二人情感纠葛的戏都已结束,影片已表达出。男人不重视她们,男人不尊重她们,男人不信任她们,男人不可信任这四个驱使路易丝和赛尔玛绝望并抛弃男人的因素。第三个男人是一个猥亵的卡车司机,他下流轻浮的话刺激到塞尔玛和路易丝,当然他受到了侮辱女性的惩罚。他的卡车成为一团火球。

尔后的际遇更使他不得不琢磨自己存在的价值。他当然清楚自己扮演的角色——像扁虱一样渺小地存在,毫不起眼;而他只消情迷于自己创建的气味王国。

“人为什么会吸毒,究竟是空虚恐怖,还是毒品恐怖?”影片以吴彦祖对这一社会问题的思考呼应首尾,可谓意义深刻。尔冬升通过张静初、古天乐的吸毒经历警醒世人:一旦吸毒,便等于走向地狱,轻者家破,重者人亡。吸毒之人有可怜之处,有难以回头之苦衷;但亦有可恨之处,尤其是那些沦为“唯毒是图”的行尸走肉。更有甚者,编导不惜炮制张静初吸毒后的恐怖“死相”,令观者毛骨悚然之余,认同“毒品”的恐怖。

最后她们被前来逮捕她们的大批警察围堵在峡谷边缘。当吉娜含泪微笑着对苏珊说“Let’skeepgoing。”,苏珊说“Whatdoyoumean?”,吉娜转头看向前方说“Go。”。两人的车子冲下了峡谷。也许让她们的车子冲出峡谷,对于本片的情节发展来说最合情合理的结局了,既没有让她们屈服于她们所憎恨的男性社会,也没有很戏剧化的让她们逃脱了法网,只有让她们的灵魂飞翔到天堂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萨特说“存在先于本质。”由此不过是本能的求生欲望驱使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如此,他才能存在于这世界,才能选择自己的行为。这时格雷诺耶对于“存在”的意义还很模糊。“存在”对他来说和“生存”没多大区别。他所考虑的仅仅是自己如何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活下来,不至出局。关于香水的梦想也只是基于“活着”的上一层建筑。对格雷诺耶来讲,这比探究“存在”显得更加现实。

另一方面,以毒枭刘德华为首的贩毒集团,从货源到制作再到贩卖,各个环节精密小心,若非有“内鬼”多年刺探,根本万无一失。刘德华不吸毒,只将贩毒当作一种生意,只有供求,没有对错。他不认为自己害人,是那些吸毒的人活该,关他什么事?

值得说明的是本片虽浓墨重彩地突出了男人对女人的种种不公,也已近乎疯狂的方式讲述了女性自我意识解放的可能性。但是导演和编剧也没有绝对的否定男人们,让男人们符号化。警察斯洛克姆出场。从他与女侍的对话中显示出他是一个对女人有礼貌并且态度认真的警察,这一人物与本片出现的所有男人都不同,在本片中他象征了保护女权的一小部分人。导演将斯洛克姆塑造成关心女性权力,想要保护女性权力的形象,但同时也将他孤立起来,在执行抓捕任务的时候,他的长官甚至不希望他参与。这让洛克姆的出现为影片凭添更多的无奈和凄凉。

他情愿避开人类,这压抑了十八年的人的气味,一种臭味,终于得以化解。他孤独,仍寻求孤独。独自一人让他无比宽心,安全、自由,不提防、无仇恨。

恐怖究竟来自空虚,还是毒品?影片结尾处,吴彦祖领养了张静初的女儿,父女拥抱的温暖影像似乎在寄希望于爱的力量。但不要忘了,毒枭刘也是一个爱意浓浓的好丈夫好爸爸。正因如此,《门徒》是一部“揭露毒品危害”的绝佳教育片,但要“让人远离毒品”,谈何容易?

如果说好莱坞电影在结构形式上遵循经典的三段式”秩序–失序–恢复秩序”的话,那么《末路狂花》便是离经叛道之杰作。影片想要呈现的秩序是现实中本身就存在的,只是在电影里被导演和编剧更加强化了:男权社会强权的压迫导致女性悲惨的命运。失序的开始便是在停车场塞尔玛险遭强奸和露易丝失手杀人为开端。但是影片并没有回归恢复秩序后平静的状态,至少从好莱坞商业角度来看是如此。两位命途多舛的弱女子并没有被男权社会所接受,而她们也没有向男人们低头。她们确实是英雄,但是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她们没有佩带左轮枪跨着骏马制服西部的混蛋们,也没有混迹于嚣张的黑帮大有番作为。她们只是反对男人反对男权社会的压迫。她们像英雄一样为寻求自由寻求平等而纵身一跃得到永恒。“如果想要继续飞翔就不要往下看,更不要朝后看,因为这只会使你哭泣。”这是影片《末路狂花》中的一句歌词。

这个国家最远的火山无人问津,它纯洁、干净。他迷恋它,留恋它。七年,他栖息于此,彻底远离人的气味。但当他发现他自己根本没有气味时,恐慌,如空气将他包裹。在格雷诺耶的气味王国里,一切都应该有气味。但是他没有。

门徒影评

《末路狂花》撕破了好莱坞道德信条伪善的嘴脸,影片所渴望表达的并不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而模糊这一概念,而是两性无形的战争。影片并无善无恶,有的是强势和弱势以及统治和被统治。看完《末路狂花》的人少有不会重新想想生活中的女性问题的,但是如果仅做此想,又太局限于影片的表层内容了。两位女主角的确在男人主宰的世界里独立了,但是她们对自由的拥抱是那样彻底,以至超过了单纯的两性范畴。影片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是一位了不起的商业电影导演,能用各种手段营造出视觉上震人心魄的效果,《末路狂花》使他获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提名。他导演的其它影片,如《异形》、《银翼杀手》、《黑雨》、《角斗士》等,也有如此魅力,但他显然缺乏鲜明的个人风格,这也是他作为一个商业导演而非作者导演的不可避免的缺点。但是他这部影片表现了女性生活中或这样或那样存在的悲剧,独到之处在于其深刻的现实意义,对女性观念冲击极大。也可以说是是被好莱坞认可的神来之作。

西方哲学家认为存在就是被感知,无法被感知的事物,就无法证明其存在。对格雷诺耶来说,他自己就是不存在的。他的王国里一切都有意义,但这个创建者——他自己——却没有,或根本不存在。他不存在,那么他无法给自己下定义,他什么都不是,他无法成为这样或那样的人。

《无间道》始,香港的卧底电影带着浓烈的商业味道不停地涌向饥渴的票房。只是,这种无谓重复的商业运作到底可以带给我们什么样的视觉感动呢。视觉疲劳和审美疲劳已经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饱和状态的时候,有时候会选择因噎废食地逃开。《无间道》、《黑白道》、《卧虎》……有时候我不禁停下来想,近年来的香港电影除了繁华的卧底行动之外,是否还能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来呢。

末路狂花影评

于是他制作了一种模仿人的气味的香水,第一次传播人的气息。他成功了,骗过了所有人。他不再是那个擦身而过却毫不在意的人,也不是相视而笑后转头即忘的人。只是一种气味,便将他的邪恶、阴险完美地隐藏在人群中。

然而,现在我却把这部电影看成是香港卧底电影的一个新里程。因为题材并不新鲜,可是能在甚至已经沦为庸俗的电影题材里找到自己的观点并完整无遗地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作品,是足以得到这样的赞叹。

白玫瑰固然清白素雅,然而侵染鲜血之后,却有了夺人心魄的魅力。嗜血不是她们的的本质,而是她们绽放的唯一理由。

略施手段就让自以为是的人们上了大当,在他看来,人不过是愚蠢的动物,其他什么都不是。他们凭呼吸思考,而气味却同呼吸捆绑一起。气味能够刺激神经将其和感情或者经历联系在一起,以影响人的心理和生理。格雷诺耶认为只要控制人的呼吸,便可控制人心。人的气味远远无法满足他,他要超越它。他要制作一种香水,一种凌驾于任何气味的香水,这种香水使人入迷甚至激发爱欲。而他,就是这种香味的载体。

一脸正气的吴彦祖似乎已经开始显得成熟稳重了。可是在这部电影里,步履蹒跚病病怏怏的刘德华毫无疑问显得更光彩夺目。如果在其它的电影里,吴彦祖的表现和阿力这个人物形象应该会获得最大的赞赏。可是,当我们看了太多的卧底电影和卧底警员的迷茫之后,他似乎只能成为那些反面人物一个华丽丽的韵脚了。

当她们紧握双手,驱车奔向那凄美的山谷之时,时间也就此定格,只为那冶艳的玫瑰再次绽放。不期然的结局,却也留给了我们一个悲烈的回忆。塞尔玛和露易丝两个非凡的

对于这种香味他再无法忍受只能存于记忆。他要占有,哪怕最终失去。这香水,需要等待、需要雕琢、需要牺牲。

太多对卧底警员的描绘带来的审美疲劳让我吃不下吴彦祖这道俊俏的大餐而偏颇于趋于清淡的刘德华。不再花费最大的精力去刻画属于正义的卧底警员,这部电影能在繁杂而参差不齐的卧底电影里异军突起,归功于它把惯有的正义感和世俗善恶观念放到了次位,而人性化地用大功夫刻画了阿昆这个人物形象。什么是对错,什么是善恶。在如此张狂的年化里似乎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于是阿昆这个大毒枭在这部电影里能够得到和卧底警员阿力均等的甚至凌驾于之上的刻画就足以让人惊喜了。

女子以最为刚烈的形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留给我们无限的遐思。

对于后者,他毫不在乎,反觉理所当然。根据弗洛伊德的陈述,格雷诺耶的行事规则几乎即是本我的“快乐原则”。绝世的香味使他获得满足感,同时激起他从未有过的爱欲;以这香味为主体的香水又是他证明自己存在,并折服众人的关键。这是他所有行为的直接动机,也是欲望的源泉。而“自我”不过是处理他在达成目的过程中与外界规范发生冲突时的协调机制。他不喜与人交往,却游刃其间;他尽量避开人类,只当他的目标存在不得不跨越的鸿沟时,方与人磨合。

新年伊始。尔冬升无疑给我们奉献了一份视听和灵性的大礼。刘德华,吴彦祖的表现均显得中规中矩;袁咏仪和何美钿戏份不多所以无甚表现力;张静初反而绽放着一种病态的妖娆美感,可是有点虚妄。纵观全剧,所有的演员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突破,这部电影应该归功于尔冬升作为一个导演时对镜头的驾驭能力和作为一个编剧时对情节的把握以及两者合而为一时对人物的塑造的细腻功底。

从未发觉女子可以将“帅气”和“美丽”诠释得如此完美,然而在这完美的背后隐匿的却是血一般的控诉。一次轻松的旅行阴差阳错的演变为一场搏命的逃亡,究其原由却都是男人的错。显而易见,这是一部探讨“女权”问题的电影,塞尔玛和露易丝背负着抗争与救赎的双重任务。

香水的代价是25名少女花一般的生命。她们被摘掉时,香味在最全盛的时刻凝成点滴的精华。正如格雷诺耶构想的那样,香水激发了人类灵魂里最原始的爱欲。这一刻,在万人面前,他确实证明自己真的存在了,因为众人正深深地爱着他,神化着他。他应该满足还是狂喜?不,他反而嘲笑和憎恨。他的目的确已达到,人们臣服于他伟大的香水,宣布他的无罪与神圣。但与其说人们爱上他,不如说爱上这种香味。除却表层的浮华,暴露的还是那个丑陋、无味的内里。他创造了这情愫,如今恨不得摒弃它。他们因香水而爱他,而他对他们丝毫没有爱,只有恨。但无论他怎样恨他们,在香水的作用下,他们只能爱他。

这的确是一部细腻的电影。在这种题材电影上用细腻这个形容词也许并不十分恰当,可是,这部电影它的确是。我们能在很多地方看到这种极致而华美的细腻。电影对人物的塑造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平面而简单的性格构造而开始转向一种更繁杂的多重性格构造了,这无疑是近年来香港电影一个非常可喜的趋势。

塞尔玛美丽性感,而不幸的是有个极具“夫权”的丈夫。她生活平淡无奇,并且她本人也得不到丈夫的尊重。可以说她一直生活在一种压抑、豪无自由可言的环境当中,她需忍受的不仅仅是忙不完的家务,同时也要充当丈夫的撒气桶。但是她不需要世人的悲悯,因为面对强权她会努力的抗争,她懂得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重新爬起来。而后我们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段逃亡的经历是她一生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因为她向我们流露出最为迷人的微笑。

格雷诺耶得不到真实的感情,更无法容许它虚假的存在。凭这香水,他可以为所欲为,但他反觉已钻进了死胡同,前方再无路可走。于是他回到巴黎,在全年最热的一天,像他出生时一样,所有臭味以最大程度传播,以这香水的慑力结束他的生命。

这是一部男人的电影,可是在如此男性化的看似粗糙的剪辑里,这部电影却有着男人特有而与众不同的细腻。

露易丝相对来说要强悍的多,她不仅背负着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往,同时她也是向强权挥出利刃的战士。她有着男子的气概,因为她知晓女子的柔弱是一种硬伤。她要摒弃世俗的悲悯,用她的刚强抵御所有的苦难。然而坚强的外表之下,隐藏的终究是一颗柔弱的心。

少时的经历对一个人一生的塑造作用极大。格雷诺耶后来的排斥、憎恨,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诸多疑惑与这段时期的惨淡生活不无关系。他的一生充斥了数不尽的矛盾与冲突。他渴望爱,却无法享用,绝望后他将对爱的追求转化为对人类的憎恨。他本身没有气味,却对气味情有独钟。他厌恶人的气味,却仍渴望拥有它,像个正常人,于是他仿制这种气味。当他带着上帝赐予的天赋和撒旦赠与的灵感周旋于世时,他决心用香水愚弄、报复所有人,却仍无法像个常人般爱与被爱。

我们来看看阿昆。作为毒枭,他是声名显赫、谨慎而无情,操控着香港贩毒集团的最大庄家;作为父亲,他却只能徒劳地气愤而无能为力;作为丈夫,他是细心呵护疼爱有加的好男人;作为行内的竞争对手以及合作伙伴,他是多疑而且从来不信任任何人;作为教父,他却无所保留地倾囊相授;作为一个生理单位上的人,他是一个病重的老人;可是在警察眼里,他却仅仅只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狡猾的庄家。如果放在世界电影里来看阿昆这个形象也许还不够出众,可是放在香港电影里,阿昆这个人物形象也许更符合我的审美标准。廉颇老矣,不再是风华正茂盛气凌人的张狂毒枭,而仅仅是一个小心谨慎病病怏怏的老男人。我说他是香港教父,并不是因为作为刘德华的阿昆,而因为作为阿昆的刘德华。

《末路狂花》很巧妙的借鉴了“公路电影”和“兄弟电影”,这两种类型的电影往昔都是以男性为绝对的主角,即使有女性角色也都只能沦为“花瓶”。而《末路狂花》的颠覆,本身就是一种对于大男子主义的抗争。当我们惊叹塞尔玛和露易丝的飒爽英姿之时,无疑是对于“巾帼不让须眉”的肯定。可以说《末路狂欢》在题材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也因此铸就了一个不可复制的经典。

在他的一套气味理论中,格雷诺耶一直试着向自己解答一个问题,即“我是否存在”。但他无法解答,直到最后仍在困惑。他从扁虱开始,逐渐成为旁人心中一个伟大的存在,却最终无法被自己接受,归于往来的尘土。

除了阿昆还有阿力。阿力是个善良的好人,只是因为他是警察,是卧底,所以他似乎只能孤单地一个人活着。张静初扮演的阿芬成了他作为一个好人的所有优点的集结和释放。他尽心尽力地帮助她戒毒,一次次地相信她,甚至在最后领养了她的女儿。他在阿芬身上完整了他作为一个好人的人生,就算最后只能看着她的尸体上爬满了饥饿的老鼠而惊恐在悲鸣。可是他却把阿芬的丈夫推上了绝路,以正义之名,以堂皇之名。这时候的他却显得邪恶而狠毒。

也有人将《末路狂花》归入酷儿电影,也就是同志影片。当然,塞尔玛和露易丝之间的惺惺相惜多少有些同性的情愫。然而相对于其他的同志影片,这部电影要纯净的多。在美国社会“女权”和“同性恋”问题一直都存在,他们为此做出了无数的抗争,相应题材的电影也层出不穷,俨然是电影史上不可或缺的部分,然而同样尴尬的是,两种题材的电影都很难得到主流的认可。

香水电影影评

再看看阿芬。她和她的丈夫说的是同样的话:“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吸毒了,我劝他戒毒,他说根本不可能戒得掉,我只是想救他,我想证明其实可以戒得掉,于是我也吸了毒,可是,原来是真的没办法戒掉……”我们可以想象到的是阿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动,可是我们却能在镜头里看到他听到她的丈夫也说同样的话的时候脸上那种扭曲的表情。阿芬和她的丈夫是这部电影里对人性最刻毒的批判和对吸毒者最有力的责骂,隐蕴着同情。他们赋予了这部电影浓厚的说教意义,可是他们也仅仅只是阿昆和阿力丰富的人性更多一层的侧面描绘。

《末路狂花》是一次不错的尝试,它在某些方面成功了,但也有些许的遗憾。它同相应的题材影片一样,选着用死亡来做最后的抗争,这样做固然凄美,却也削弱了抗争的力度。也许会得到一些悲悯,却难见尊重。

影片开场是巴黎街市的景象,十八世纪的香都弥漫着难以想象的恶臭。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出生在鱼摊旁。他矮小、丑陋,身上没有任何气味。除了这一奇怪的缺陷,格雷诺耶还拥有常人不及的嗅觉。他出生后被母亲抛弃在垃圾堆里,幼年时加拉尔夫人把他作价出卖,从此,格雷诺耶以苦力活儿果腹。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里对于气氛的把握显得非常到位。尤其是体现在张静初演绎的阿芬身上,印象深刻的有三个骤然的转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