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熟悉的陌生人,这就是真爱

引导语:妈妈得了绝症,担心还没长大的儿子不会自己照顾自己,就用了特别的方式。

引导语:什么才是真爱,不是有没有结婚证,不但是平时的关心,最重要的是在对方出现生命健康危险的时候能不能勇敢的去帮助对方。

引导语:当亲人离开时,每个人的或多或少都会因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而后悔,但是这种后悔还在不断的持续,让我们大胆的去爱的他们吧,因为我们不知道下一个后悔将出现在哪里?

清楚地记得,在我9岁以前,我的爸爸妈妈把我视若掌上明珠,我的生活无忧无虑充满了欢乐。

面对肝移植医学伦理审查专家,32岁的苏丹哭了。她想给刚刚复婚的丈夫39岁的田新丙捐肝。

1.被疏忽的妻子

但自从母亲和父亲去了一躺武汉医院后,我的生活就大不如从前了,父母回来的时候是晚上。说实在的,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我最喜欢的是我的妈妈。

6月份,两人刚刚离婚。但仅仅过了两个月,田新丙便被确诊严重肝病,需要进行肝移植。

在某公司任职时,同部门里有对夫妻,或许是整天都在一块,所以两人不大对话,甚至各自来公司,各自吃午饭。

直到八九岁了,每次妈妈从外地回来,我还会张开双臂扑到她怀裡撒娇。

随后,苏丹自己去做了体检,又花了两个星期时间说服前夫复婚并接受她捐肝。当伦理审查委员会的专家探究原因时,苏丹哭着说:因为我爱他。

有一天,太太没来上班,先生帮太太递了假条,口里念叨着:病就病个大的,还可以拿住院补贴,每次都请这种半天几小时的,全勤奖都没了!同事听不过去,说:她是你老婆,你怎么咒她?病痛又不是她愿意的,体贴一点儿嘛!他竟说:这就是我的体贴啊!她爱生病嘛,干脆就病个大的,可以偷懒久一点儿!

然而这次妈妈不仅没想以前那样揽我到怀裡,反而板著一张脸,像没看见我似的,用手将我拉到爸爸的腿跟前,她径直往房裡去了,我顿时傻了眼

昨日,在总参谋部总医院,苏丹捐出了590多克肝脏。它们,将为田新丙带来生的希望。

几个月后的一天,夫妻俩都没来,近中午时,先生才打电话请三天假,原来他太太得了宫颈癌,已经到了晚期。两天后他来了,胡子没刮,一脸憔悴,说要辞职,好全心全意陪太太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他分明关爱太太,却总以冷漠来表达,直到太太的生命完结,才把深藏的情谊释放出来。

打这以后的几天裡,无论我上学回来,还是在家吃饭,妈妈见到我总是阴沉著脸,即使在她和别人说笑的时候,我挤到她跟前,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像肥皂泡一样消失了。妈妈第一次打我,是在她回来的几天后…。

冲动离婚后确诊患病

2.记不住的容颜

我以為妈妈不在家,便大声地喊妈妈。

苏丹和田新丙的病床,隔着一个小床头柜。两人伸伸胳膊,就能牵到彼此的手。

一位伯伯41岁再婚时,由于无法通知在大陆的双亲,便想亲手画出父母的画像挂在墙上,聊表孝思。哪想笔握在手上几个月,竟然一笔也画不出来!思念中的父母是那样清晰,但当细细回想父母的长相时,竟又那样模糊,以至于无法运笔。

这是妈妈披著零乱的头髮从裡屋走了出来,恶声恶气的骂我,并掐著我的胳膊把我拖进屋裡,要我自己烧饭。我望著一脸凶像的妈妈,嚶嚶地啜泣起来。

苏丹是内蒙古人,田新丙则来自河南。恋爱、结婚,两人相伴近10年,直到今年6月。我们对公司的规划产生了分歧,大吵一架后,话顶话就离了。

他曾为此感伤了好些年,直到三个孩子相继去世,才在儿女的成长中逐渐淡忘了感伤。

哪知妈妈竟然拿起锅铲打我的屁股,还恶狠狠地:不会烧,我教你﹗她见我不动,又扬起锅铲把我打了一下,这是我发现她气喘吁吁,好像要倒下去的样子,我开始有点自责了,也许是我把她气成这样的,忙按照她的吩咐,淘米、洗菜、打开煤气罐

离婚后,两人暂时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为合开的公司继续奋斗。

这位伯伯的心情,我近年才得以体会。于是趁某次回家帮母亲染发之际,在母亲打盹的当儿,细细端详了母亲的容颜,将她牢牢地记在心里。再将母亲年轻时的面貌与现在的容颜重叠,我湿润了眼眶。(情感故事
)

这样,在她的命令下,我第一次做熟了饭。

离婚其实很冲动,等两个人平静下来后,应该会复婚。只是,这场疾病加快了复婚的脚步。苏丹和田新丙说。

每个人,都是父母以青春抚养成的。父母记录我们成长的同时,我们却常忘记了记录父母的年老,以至常在长久分离后,有着莫大的懊恼,有着至深的追悔。

更使我不理解的是,她还挑唆爸爸少给我钱。

今年8月,田新丙被查出肝硬化中晚期,并伴有新生小肝癌,需进行肝移植。此时,他刚与苏丹离婚两个月。

3.迟来的姐妹情

以前我每天早餐是1元,中餐也是1元钱。

从医生那里,苏丹得知,肝源紧缺,目前,解放军309医院就有10名患者在等待肝源。

几年前,由于学习皮雕而认识了一位朋友。她只身从台南北上工作,待人很亲切,然而这种亲切只对朋友,不对姐妹。有一次,她嫁到台中的姐姐打电话来,我听见她以敷衍,无奈口气应对,并在挂上电话后露出了厌烦的神态。

从那一天起,她将我的早餐减成5角钱,中午一分钱也不给。

可是田新丙等不起,病情时刻都在发展。

你姐姐找你有事啊?我问她。哪有什么事。她一个家庭主妇,整天窝在家里,能有什么事。还不就想探探,我过得是不是比她好。她就是这样,从小就爱跟我比较,比功课、比奖状、比学校、比人缘,等进入社会,就比工作、比男友,真的好讨厌!可现在结婚了,又离你最近,你们应该更亲密才对。我提醒她。不可能了!她那种个性,我才不可能跟她亲密!我们两个可能天生犯冲,从小就爱吵,每次吵都是我挨骂,因为她最奸了,一听到大人来就赶快挤眼泪,自然挨骂的就是我。现在,好不容易摆脱她

我说我早晨吃不饱,每天早晨我起码要吃两个馒头。

前妻几度劝说坚持捐肝

这番抱怨犹在耳边,数月后,竟在一个清晨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哽咽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我姐姐死了,就在半夜,是产后血崩!她体质本来就不好,这次又怀孕,我就告诉她最好拿掉,因为老大才一岁,应该间隔久一点儿,好让身体复原,可她不听啊,说这三四年辛苦一点儿,以后就轻松了,可以做点儿自己想做的事,结果

她说她原来读书的时候,早餐只有两角钱。她还说饿了中午回家来吃,以后只给5角钱,叫我别在痴心妄想要1元钱。

苏丹跟田新丙说要捐肝时,田新丙觉得是个玩笑。

她在电话那头边说边哭,见了我之后依然是泪流满面。好多话,原该是对她姐姐说的,现在没机会了。她辞了工作去台中,帮姐夫料理姐姐的后事,抱着初生的外甥女打多几个电话给我。电话那头,不知事的外甥女哭了,她也哭了;电话这头,我也哭了。她姐姐结婚近三年,她从没去过姐姐家,第一次去,竟然是给姐姐送终。我感受得到她的懊悔及心痛,而这份懊悔及心痛,必会持续一辈子。

至於中午那1元钱,更不应该要,要去完全是吃零食,是浪费。这样,我每天只能远远地站在一边咽口水。

苏丹却很认真。她拉着田新丙去医院,找医生咨询。我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来帮助他,肝源那么紧张,时间就是生命。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打这起,我恨起了妈妈,是她把我的经济来源掐断了,是她让我和小朋友们隔开了。

但田新丙拒绝了。

我的苦难远不止於此,由於爸爸在外地工作,我只能和妈妈在一起。

捐肝毕竟有一定风险,发生意外的话,我自己没治好,她也伤了身体,女儿还那么小。每当苏丹提起这个话题,他就不再说话。

好几次,我哭著要跟爸爸一起走,爸爸抚摸著我的头安慰我,他说他正在跑调动,还有一个月,他就能回来了。不能跟爸爸走,就只得受妈妈的摆佈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妈妈竟连菜也不做了。

苏丹知道,田新丙拒绝,是担心她冒险。但她也知道,这个险,她一定要冒。

我哭著说我做不好菜,她又拿起锅铲打我,还骂我︰你生来干什麼,这不会做,那不会做,还不如当个猪狗畜生。

她和田新丙聊女儿,说那么小的女儿,不能没有爸爸。她又聊起田新丙的父母,说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她还聊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她仍然喜欢着那个不抽烟不喝酒、几乎爬遍北京大山的田新丙。那样的田新丙,给了她热爱生活的理由。我已经习惯了依赖你,没有你的陪伴,我会失去对生活的信心。

在她的指导下,我又学会了做菜。

背着田新丙,苏丹自己去医院做了体检。

爸爸调回来的当天就催促妈妈住进了医院,他也向单位请了长假。

她拿着体检报告对田新丙说,我符合捐献条件,只要复婚就行。

妈妈住院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去探望她。妈妈正在输液,已经睡著了。

苏丹的父母也跑去,帮助劝说这个前女婿。直到女儿被推入手术室以前,他们依然在说,田新丙就是他们的半个儿子,我女儿做的这个决定很伟大,我们支持她。

爸爸轻轻走上前,附在她耳边说我来看她。

就算只有两三成的希望,她也要陪我来闯一下。我真的很感动。被劝说了两个星期后,田新丙最终接受了苏丹的提议。

她马上睁开了眼睛,并要爸爸把她扶起来坐好。

两度伦理审查终通过器官移植,需要通过伦理委员会的审核。根据要求,只有配偶、直系亲属、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或养父母养子女、继父母继子女等,才能成为活体肝供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