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高不要超过树高

齐白石曾刻一印:“一切画会无缘加入。”孰料,后来他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他对人说,这是他没想到的。

一一家残疾人刊物的编辑在向我约稿的时候,我正忙着别的事,忙得不亦乐乎,便有推辞之意。编辑怅然道:“別忘了你也是残疾人。”话说得不算十分客气,但我想这话还是对的。虽然这不说明我不该忙些别的事,可我确实应该别忘了我是个残疾人。

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我代表团到印度洋岛国塞舌尔访问,见当地有一规定:房高不得超过树高。

夏衍得知齐白石喜欢崭新的钞票,就拿新钞去齐白石家买画,果然如愿。齐白石对人说,没想到夏衍也知他癖好。

我曾在一篇小说中写过这么一件事:一个少女与一个瘸腿的男青年恋爱。少女偶然说到一只名叫“点子”的鸽子,说这名字有点让人以为它是个瘸子,男青年听了想起自己,情绪坏了。少女惊惶地道歉:“我忘了,你能原谅我吗?真的,我忘了。”于是男青年心底荡起渴望已久的幸福感。不是因为她的道歉,而是因为她忘了,忘了他是残疾人。

我方人员奇之,问诸主人,答曰:此島本荒凉,经树木慢慢滋生方得以有生态改善,有雨水、阴凉及各种植物,气候适宜,生态平衡,人们乐居其间。还说,因为他们是岛国,生存空间狭小,一旦生态变坏,人便无处可逃,所以特别小心翼翼地求之于树,依赖于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