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之谜,一块钱的孝心

二十多年前,我是一家乡镇储蓄所的主任,后来,储蓄所遭遇了一次持枪抢劫案,让我痛失主任一职。多年来,我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来源:燕梳楼

2009年,我读大二,放暑假之前学校发通知,召集人参加国庆阅兵仪式,作为群众方阵走长安街,为祖国庆生。

记得那天傍晚,我们下班稍微晚了一些,柜台前已经没有顾客了。就在这时,我看到两个小伙子走进门来,他俩低着头,手插在口袋里,瞧上去冷冰冰的。我伸手挡住他们的去路,说:“我们要下班了。”

50年不如3个月,女儿,你欠我们一个老有所依;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无论爱与不爱,孝与不孝,下辈子都不会再见。

收到这个通知后,大家自愿报名。

他俩不搭理我,继续往前走。我跟上去,想再劝劝他们。就在这时,我的手臂一下子被他们别住了,接着,我感觉到脖子上有个凉凉的东西—那是一把刀!我立即意识到,这是两个劫匪!

01

最后,我们学校报名了一千多人,加上隔壁学校的一千人,我们组成了一个2000多人的方阵。

我正要大声呼喊,却猛然间看到,有个劫匪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拿枪的劫匪声嘶力竭地喊道:“抢劫!都趴下!”这下,我的勇气消退了,这两个亡命徒,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我不能喊。

11月25日,一位上海父亲临终前,在医院里立下一份遗嘱:

暑假不回家,留下练习,练习的目标只有一个,怎么让2000人走齐整。

我们都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这时,拿枪的劫匪已经走到了营业室门口。那时的防盗系统还很落后,劫匪一脚就把营业室的木门踹开了。随后,劫匪走到柜员李明跟前,把一只脚踏在李明头上,又从怀里掏出袋子,开始大把大把地装现钞。当时,我就在木门的一侧,所以这一切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的遗产留给女儿吴某某一元,其余财产包括房产一套、存款80万元,全部留给陈女士。

这些年来,我一直感慨,中国人确实越来越爱国了。

突然,李明一把抱住那持枪劫匪的腿,一下子把他的脚掀在一边,然后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陈女士是谁?是3个月前,女儿请来照顾他的保姆。

国庆之前半个月,《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就已经响彻了全国。

那劫匪懵了,不过,慌乱中,他并没忘了用枪顶住李明的脑袋。李明笑了笑,说:“哥们儿,开枪吧!我不怕死。”劫匪的声音有点颤抖,他说:“真的?我可真开了!”李明毫不畏惧地说:“开吧!我正活得不耐烦呢!”

看完故事,很多已为人父母的都沉默了。

今天早上9点钟,珠海的亲戚跟我说,政府组织市民一起唱国歌,她心潮澎湃了等了一晚上,唱歌的时候她眼泪都落下来了。

“啪”—劫匪果然开枪了!我惊恐地闭上了眼睛,但当我再睁开眼,却发现,李明不但没倒下,还把劫匪骑在了胯下。

眼前这个渐渐长大渐行渐远的宝贝,会不会也有一天消失不见?

十年前的我们也是爱国的。

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劫匪被制服并扭送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们了解到一件事情,让人大跌眼镜:劫匪拿的那把枪,竟是一把外国进口的仿真玩具枪!那年月,这种仿真玩具在国内还不多见。

02

但是训练太单调了,整个过程免不了怨声载道。

从派出所回来,我有些奇怪地问李明:“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是把玩具枪?”李明被这话激怒了:“我又不认识他们,怎么会知道?”

这一对父女的故事,真是让人感动了开头,悲伤了结尾。

你想象一下,2000多名年轻人,大夏天顶着太阳,在一个800米一圈的操场上来回走。

后来的调查证明,李明的确和劫匪没有一丝瓜葛,但我总感到有点蹊跷:李明为何在那天如此勇敢?要知道,他平日里杀只鸡,都要老婆动手啊!当然,碍于情面,我没继续追问。这谜团,一直困扰了我二十多年。

孩子出生那一天,父亲欣喜若狂,一个人跑到医院的广场上,对着天空拜了又拜,感谢上苍的赐予。抽完最后一根烟,便把戒了100多次都没能成功的烟给戒了,这一戒就是28年。

从这头走到那头,等夏天结束后,操场的草都被踏平了。

如今,我和李明都已退休,以前工作中的过节,彼此都不再计较,我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儿。

后来遭遇婚姻危机,父亲放弃所有财产要求,只提了一个条件:女儿跟我。他怕失去了女儿这件贴心小棉袄,他会冷得睡不着觉。

注意,那是塑料的假草。

这天,我在街上遇到李明,被他拉进了一家小酒馆。

女儿半夜发高烧,父亲抱着女儿去医院途中,心疼的流下泪来。女儿问爸爸怎么了?父亲不知怎么回答,便说“爸爸好爱你好爱你。”女儿用小手帮父亲擦了擦眼睛,认真地说”爸爸我也好爱你“。

我们的方阵是第21个出场,叫做生态环保方阵。

酒过三巡,李明拉住我的手说:“你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咱们遭遇的那次抢劫吗?”我当然不会忘记,就说:“咋能忘记呢?那次以后,你成主任了,我调出来了。”李明看上去很内疚:“是呀,这正是我一直感到对不起你的地方!”

女儿慢慢长大,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女儿带着男朋友来到家里,当父亲第一次听到别人喊女儿”亲爱的“时,忍不住背过身去,心如抽丝。

我是15排排长,负责在休息日搞一些活动来让大家更积极,周末不训练,我就带排里的同学一起去爬司马台长城。

话题挑开,我的兴趣一下子就蹿上来了,问道:“那一次,是不是你为了升职自导自演的闹剧?”

就这样,一个陌生人就把女儿带走了,然后结婚生子,然后渐渐不见。从一周一个电话,到一个月一个电话,到三个月一个电话;从半个月来看我一次,到一个月来一次,到三个月来一次,后来半年也未必能再见一次了。

平时要配合老师发通知、发物资,我们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呢,用的是飞信,每天训练完毕后我都要编辑很多条信息,去骚扰我排同学。

李明摇了摇头,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所以,今天我要告诉你真相。”接着,李明给我讲了抢劫案前一天发生的事。

尽管他们相隔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父亲慢慢老去,女儿问候的声音越来越冷。

好多事情都忘记了,不能忘记的都是一些细节。

那天,李明下班后,去了趟邮局,因为他儿子的舅舅在国外,给他儿子寄了把玩具手枪。取到包裹后,李明有点好奇,就打开包裹,把玩具枪拿了出来。那玩具枪把李明吓了一跳—好家伙,做得跟真的一样,扣一下扳机,还能发出像真枪一样的声音。李明随手把那枪插进上衣口袋,就往家走去。那时天色有些暗了,没想到,在他经过一个小树林时,从身后蹿出来两个小伙子,一下子把他推倒在地,一个小伙子用脚踏住李明的头,另一个小伙子迅速地掏走了那把枪……

终于,父亲病了,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医院里。

我前排有个女孩子,长得漂亮,人却流氓,我们训练的时候是来回走,她一旦走我后面,就会伺机弹我的肩带。

听到这里,我有些明白了,试探着问:“你是说,那天抢劫银行的,就是这两个小伙子?”

于是天天盼着女儿出现,望穿秋水,三个月里,女儿只来了两次,然后便匆匆离去。

后面我都恨不得穿无肩带内衣。

李明点头称是:“对!他们闯进银行时,我只是觉得似曾相识,但那劫匪把脚踩在我头上后,我确定了就是他们两个。”

父亲以为命之将绝,女儿会想起从前,想起父亲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可是,并没有等来女儿的陪伴和照顾,等来的只是一个陌生的保姆。

国庆前,我们彩排了好多次,学校派大车来,我们像货物一样被打包带到良乡机场,和其他所有的方阵一起大彩排。

我忙问道:“你为啥如此肯定?”李明反问我:“你忘了那两个人是做什么的了吗?”

终于,父亲生命走到尽头,油尽灯枯,心如死灰。临终之际,感叹50年不如3个月,感谢女儿帮自己找了一个好保姆。

到我们学校的时候,我们憋着劲儿喊,年轻人之间,必须要争出个第一第二,回到学校以后老师会点评彩排表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