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枫的写作与,巴黎文学散步地图经典读后感10篇

《文学的意义》是一本由扈永进著作,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的304页图书,本书定价:39.80元,页数:2017-4,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是一本由缪咏华著作,中信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58.00元,页数:336,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文学的意义》读后感(一):“看山仍然是山,看水仍然是水”境界的“文学的意义”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一):这一千年,巴黎文豪与他们的作品清单

石一枫的写作与“新时代文学”

01

钱丢丢《每天听本书》D4——《巴黎文学散步地图》 缪咏华2017.6.15

——读《借命而生》

当我拿起“国民教育通识读本•文学卷”《文学的意义》时,正值“上海幼升小入学考试”进行时;一时间,网络上一派家长的无奈和焦虑;更有甚者,上海民办阳浦小学和青浦世界外国语学校“幼升小”面谈现场,学校为父母准备的“难度较大的智商和逻辑类问卷测试”更是让家长大叹“愧对列祖列宗”。

今天听的书《巴黎文学散步地图》是一部巴黎文学史。分为上下两册,上册主要围绕的是名人故居和文学史上的八卦;下册是对巴黎四大墓园——蒙马特墓园、蒙巴纳斯墓园、拉雪兹公墓和先贤祠的详尽介绍。

李云雷

网络热议之后,媒体不无忧虑的总结: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二):朝圣之路

评论家、作家/李云雷

“中国教育大地上围绕“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比拼。从课外补习到艺术特长,从天价学区房到高考备战:“一切为了孩子”的口号响彻云霄……”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的作者是
缪咏华女士,以翻译为生,以书写自娱,以广播发声。台湾法语广播节目《博物馆时光——故宫瑰宝》制作人兼主持人。热爱语言、电影、文学、文物、绘画、幻想和巴黎。爱人类,也爱另类的人类。

石一枫最近的中长篇小说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从《世间已无陈金芳》开始,他的《地球之眼》、《营救麦克黄》、《特别能战斗》、《心灵外史》、《借命而生》等中长篇小说,每一部都引来好评。但是评论普遍关注的是他小说的内容,而对他文体上的创造性较少关注。在这些作品中,除了《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标注为长篇小说外,其他小说都放在中篇小说栏目中发表。但是石一枫的中篇小说与其他作家的中篇小说有所不同,虽然中篇小说被界定为3到12万字的叙事文体,但现在作家的中篇小说大多在3、4万字,很少有5万字以上的,但石一枫的小说不同,他的中篇大都在7、8万字,稍微写的长一点就变成长篇了。在我看来,《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就是写长了的“中篇”),这样的写作似乎又回到了新时期之初,当时路遥的《人生》、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都是作为中篇小说发表的,为什么在“新时代”,石一枫又回到了“新时期”?这是一个饶有兴味的问题,一个简单的解释是石一枫对刚刚过去的“旧时代”有话要说,就像新时期之初那代作家有话要说一样,这些要说的内容在心中膨胀,在笔下膨胀,自然也表现为文体上的长度。

我自己也是一名五岁孩子的母亲,在这样的大环境中,焦虑是感同身受的。我也曾盲目地跟风:一个星期一口气为他读了几十本绘本;在小区遛娃时看到别的孩子“出口成章”,一激动也恨不得一天往他头脑中灌输十首唐诗……然而,三分钟的热度过后,除了能在偶然的遛娃时嘚瑟一下自己的孩子好像学会的东西比其他孩子多,就没有更多的然后了。

这本书将名都巴黎、巴黎文人、悠闲漫步、旅游地图合为一体,其文字本身虽比不上名著的典雅、艺术、深刻,但亦自有其独特之处:侃侃而谈中提及的著名文人之多,以致随手乱翻几页,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家。

离我们最近的“旧时代”,大体可以界定为1978—2012年,也即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八大召开的35年,从十八大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石一枫的写作是在新时代回望旧时代之作。面对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史,几乎与改革开放同龄的我们这一代,该如何去描绘我们曾经置身其中的时代变迁?这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未曾意识到的问题,石一枫却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与探索,或者说他凭一己之力在拓展着“新时代文学”的表现能力与表现范围,为我们提供了时代镜像的多个侧面。在《世间已无陈金芳》中,他写的是一个乡下女孩的进城史,其背后是90年代到新世纪的历史,在《地球之眼》中,他写的是一个底层男孩的奋斗史,其背后是“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在《特别能战斗》中,他写的是北京大妈和一个北漂的故事,其背后是20年中国城乡的变化,在《心灵外史》中,他通过“我”与大姨妈近30年的交往,写出了普通中国人的心灵变化史,而在《借命而生》中,石一枫通过一个警察与一个逃犯近30年离奇曲折的故事,从另一个侧面勾勒出了时代、社会的变迁与城市化的进程。

所以,一切回归到一个最本真的问题:这些鸡血满满的培训班,或者是所谓的“恃名而骄”的名校,到底能给我们的孩子们教会什么?我们的孩子,到底应该学些什么?我们的教育,到底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孩子?

我读此书,是怀着朝圣的心态来看的。跟着缪咏华女士的详尽介绍,一步步行来,如从中世纪阴暗狭小的小巷一直走到新世纪明亮宽敞的大道,从宏伟的创意无限的巴黎圣母院一直走到无差别的呆板的现代公寓楼。随着她的细致耐心导游,我看到了十七世纪拉伯雷、蒙田的悲愤,看到十八世纪高乃依、莫里哀的荣光,看到了拉封丹、伏尔泰、左拉的冷静,看到了司汤达、巴尔扎克、狄更斯的利刃,当然也看到了大仲马、莫扎克、王尔德的风流,看到了孟德斯鸠、雨果、凡尔纳的辉煌,而整个欧洲史画卷也似乎在眼前逐一展开。

《借命而生》的故事极具传奇性,“俩犯人被押送到看守所时,警察杜润东正为调动的事儿憋闷着”,这是小说的开头第一句,接下来我们看到,犯人许文革和姚斌彬逐渐赢得了杜润东的信任,他们瞅准机会终于从看守所逃走了,杜润东去追持枪的姚斌彬并将之逮捕归案,而许文革则逃了出去。姚斌彬被枪毙,杜润东也没能调回城里,此后四五年他一直在照顾姚斌彬的妈妈,也在追踪许文革的消息,他从偶尔的一张汇款单看到了许文革的蛛丝马迹,追踪到山西一家煤矿去,但是许文革极为狡猾,他几乎从杜润东的眼皮底下逃了出去。“1989年春,许文革因盗窃被捕,并与同案犯姚斌彬策划、实施了越狱,后姚斌彬被抓获。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许文革长期在逃。2001年春,许文革归案。”但是归来的许文革已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归案是为了洗白,杜润东不想让他逃脱法网,但按照新刑法,“最后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杜润东内心不认可这一判决,一心想探究许文革发家的真相,在许文革出狱后对他进行盯梢,但是在跟踪的过程中,杜润东的内心也在悄然发生转变,最后在厂子被拆迁,许文革想自杀时,他竟然扑上去救下了他……

02

这本书其实并不能作为游记来赏玩,更无法作为文学作品来学习,但它恰恰适合为钦羡巴黎文学之美的人进行深度导航,每一个学文学而想到巴黎去朝圣的人,都该手持一本此书,不管能否去得成现实中的巴黎,起码也可神游梦中的巴黎,跟随书中每节附录的街道门牌号码和详尽地图去实地拜访,对照优美的风景图片和清晰的人物图片一一叩首、膜拜。

小说在一个极为宽广的社会背景上展开,从1985年到2008年,中国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置身于其中的每个中国人都在发生变化。小说的两个主人公杜润东和许文革是两个小人物,他们被裹挟在时代巨变的洪流之中,命运起伏不定,当初踌躇满志一心想调到市里的杜润东,在时光的流逝中被耽搁在郊区派出所,而许文革由一个盗窃犯到一个逃犯,再到一个成功者,再到一个被排挤出市场的失意者,更具传奇色彩。小说通过这两个人物及其复杂、变化的关系把握到了时代的变化,写出了小人物在巨变中的内心坚持与身不由己,让我们看到了一幅斑斓多彩的时代画卷。在写作中,石一枫借鉴侦探小说的模式但又突破了这一模式,小说中的悬念“是否能抓住逃犯”最初可以牵动读者,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与时代的转变,这一悬念已转化为对二人命运的关注,由此侦探小说也转化为社会小说,更进一步,小说将对二人命运的关注转化为对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及丰富人性的探讨,让我们看到了时代变迁中人心的复杂与单纯。在故事层面之外,小说还涉及到了1985—2008年之间法律的变化,土地政策的变化、风俗与社会氛围的变化、城市化的进程等诸多层面,石一枫将之与故事的进展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让我们在故事中看到了时代,看到了中国。

有幸的是,正当我对上述三个问题满腹疑团的时候,我打开了这本“国民教育通识读本•文学卷”《文学的意义》。

——于此,我已不是我,我只是巴黎文人群像的卑微的门下走狗,我愿为此而屈膝,献上我的热吻,阿门!

值得注意的是,和《世间已无陈金芳》、《心灵外史》等作品不同的是,在这部小说中,石一枫开始走出了第一人称“我”的叙述视角,而直接以第三人称全知视角叙事,这是叙述上的一个重要转变,也代表了70后一代作家终于走出了“自我”,摆脱了个人视角的局限,开始以更加客观、更加宏观的视角把握时代,这是石一枫的一小步,也是70后作家的一大步。相对于50后、60后作家的整体格局,70后、80后作家的一大不足是缺少宏大的视野,只会讲述个人的故事,对“自我”以外的人群与世界,既缺乏写作的兴趣,也缺乏写作的能力。石一枫从《世间已无陈金芳》开始,将自己的眼光转向更广大的底层人群,但是仍不能摆脱自我经验的局限,在小说中只能设置一个“我”作为中介,观察与描述世界,但是在《借命而生》中,石一枫将个人的视角隐藏起来,开始以第三人称叙述,但他的第三人称与一般作家只是讲一个故事不同,而是在故事中寄寓了他对时代重大问题的关注与思考。石一枫讲述的故事,以及他在文体、人称等叙事上的探索,不仅在同代作家中具有先锋性,而且对“新时代文学”的探索也具有重要意义。选读2017-6《十月》•中篇小说|石一枫:借命而生2017-6《十月》•中篇小说|石一枫:借命而生2017-6《十月》•中篇小说|石一枫:借命而生《十月》中篇|石一枫:《地球之眼》选读1《十月》中篇|石一枫:《地球之眼》选读2《十月》中篇|石一枫:《地球之眼》选读3作家有话说|石一枫:文学的“两个世界”作家访谈|石一枫:我就是一个传统作家周其伦:《地球之眼》,石一枫为我们打开的另一扇窗

我习惯于在不同的“时间块”读不同类型的书:工间忙里偷闲,读散文、小品文,就算被打断思维后还是会很快的再投入;周末假日有整块的闲暇时间可用来“啃”一些文学、哲学方面的大部头巨著;出门在外排队等候的“碎片化时间”就读一些“碎片化”信息吧。

同时推荐缪咏华女士的《长眠在巴黎》,与本书结合起来一起读,才是更完满的朝圣之路。

快速浏览了《文学的意义》的目录,得知本书汇编了22名中外学者对世界文学经典的透析解读,具体形式有论文、演讲稿、文学评论;我决定每天中午饭后读一篇。然而,读了一个“序言”后,就让我感觉心中沸腾不已,忍不住一口气将这本书读完了;甚至可以说,这不是惊鸿一瞥的浏览,而是正襟危坐的聆听22名作者们的教诲。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三):漫步在文化气息的巴黎

序言中对“通识阅读”、“通识教育”的定义及解读,可以说回答了我在上文中提出的问题—

文: 薇薇爱阅读

《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指出:“广义地说,教育可以被分成两个部分: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通识教育“旨在培养学生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和公民’,”哈佛大学规定,全体学生必修的文学名著、西方思想和制度、物理科学或生命科学导论课以及属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其他课程各一门……而良好的教育不是让人穷尽知识,而是让学习成为一个人生活方式的有机组成,成为他工作与生活的一部分。

巴黎,是法兰西共和国的首都,法国最大城市,欧洲第二大城市,法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商业中心。巴黎是世界四大国际化都市之一。巴黎位于法国北部巴黎盆地的中央。横跨塞纳河两岸。在自中世纪以来的发展中,一直保留过去的印记,某些街道的布局历史悠久,也保留了统一的风格。

所以,我们应该教会我们的孩子们的,不应该只是给他灌输什么;而更重要的是,教会他学习的方法;知识,不是被动的被“教”给孩子们,而是应该让孩子们学会主动学习的方法。

巴黎位于法国北部盆地的中央,横跨赛纳河两岸,建都已有1400多年的悠久历史。

这套“国民教育通识读本”的选编意义就在于此。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四):散步在巴黎“拜访”文学巨匠

03

巴黎,雖然只是兩千多年的歷史。,但是巴黎的文化底蘊卻并不低于其他國家的許多城市。巴黎被世人稱為世界文化藝術之都。我一直在想,到底它有什么魅力被稱之為世界文化藝術之都。我只知在巴黎生活、奮斗過的名人不在少數。但是在巴黎這個并不龐大的空間里,為什么會長時間匯集大量精英,這是值得我們去探尋、探討的。我想,巴黎可能就像一個磁場,它得天獨厚的“文化場”,吸引了大量的法國本國和外來杰出人士。

回到我手头上的这本“文学卷”:本卷共收录了22位中外学者对22部中外文学经典的解读与评析。

當翻開《巴黎文學散步地圖》這本書后,我們對它“世界文化藝術之都”之名眼見為實了。拉封丹、伏爾泰、盧梭、雨果、大仲馬、小仲馬、莫泊桑、海明威……這些世人皆知的名人都曾聚集在巴黎,從來沒有一座城市擁有如此多的文化藝術名人,也從來沒有一座城市能在所有人心中留下如此不可磨滅的印象。一直以來,我都向往巴黎,不僅因為好友居住在這座城市,更因為那里的盧浮宮、艾菲爾鐵塔、巴黎圣母院等吸引著我。想在巴黎的塞纳河畔抿一口咖啡、看一眼夕阳;想登上艾菲爾鐵塔俯瞰這座具有強大文化磁場的浪漫之都;想去盧浮宮看看蒙娜麗莎的微笑是否依舊;……

当然,这些评析,并不是一味地推介和吹捧,更有深邃的思考:

這本書,書名很明了、很直白,這本書的內容,就是由四個詞語組成的,巴黎、文學、散步、地圖,四者有機結合,讓我們系統地看到巴黎這座適合一邊散步一邊探尋文化歷史的城市的地圖。

《双典批判》的作者刘再复先生就在文章中直指“三国水浒是人心的地狱”,终于让我儿时迷迷糊糊的“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的疑问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推介的作品,除了阳春白雪的文学经典,如《红楼梦》、《追忆似水年华》、《荷马史诗》、《堂吉诃德》等在世界文学史上熠熠生辉的明珠,更将视野投向了大众阅读的领域—-从常识的维度解构金古梁武侠世界的荒诞不羁;甚至还对安徒生童话的《丑小鸭》做出了自己的关照。

巴黎。“在巴黎,法兰西的心脏在跳动,她的神经在激荡,她的天才在发光。”巴黎承載著太多的榮譽,它是文化藝術之都,它是時尚之都,它是浪漫之都,它是花都,……巴黎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建筑,可能就是某位名人居住過的地方;巴黎那些大街小巷,你腳下踩的那塊石板可能在千百年前的某一天,正好某位知名文人也曾踏在上方。想到這里,不由地對巴黎更加向往。

所以我相信,这部丛书的编者有着真正的深沉的人文关怀。在我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曾经看到不止一次“我们为什么要阅读”的疑问;入选文章的作者问过,编者在“编后絮语”中也问过。可编者没有做出回答,而是以他身体力行的方式告诉了我们,我们的应该静下心来,细细的看一些文字;高大上的世界名著也好,被成人世界以抛在一边的童话《丑小鸭》也罢;因为,不管都读懂还是没读懂,开始读,才是最重要的。

文學。匯集在巴黎的文學巨匠實在是太多了。除了他們的作品,在這本書里,還有些關于他們的八卦軼事,而且經過作者這番撰寫,讓人讀起來像是在看很輕松的小新聞。大仲馬、小仲馬這對父子眾所周知,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三個火槍手》,小仲馬的《茶花女》都是非常知名的文學作品。但是如果不查閱資料,鮮少有人知道小仲馬其實是大仲馬的私生子,因為他不承認小仲馬的母親是自己的妻子,并且拋棄了他們母子。直到小仲馬二十來歲后才和父親居住在一起一年左右,此后,依然分開著。這樣的一對父子,不禁讓人懷疑他們之間的情感是否還維系著。但是在小仲馬的《茶花女》公演成功后,小仲馬拍電報給父親,大仲馬回電說“孩子,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看到這句話,我忽然覺得這對父子之間的一切怨恨都可以放下了。除了這對文學父子,我還在這本書里了解了其他我想了解的文學巨匠的故事,比如巴爾扎克,他喜歡別咖啡,他說“我要不是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可以說,他是咖啡廣告的最佳代言人。還有,喬治•桑竟然和肖邦是情侶;……太多的故事等著我們去品味。

04

散步。我想巴黎是個適合散步的地方,說到散步,我總會想到步行道旁的法國梧桐樹,好像現在的很多城市都喜歡種植法國梧桐,但是它究竟是不是來自法國,與巴黎有否淵源,我們且不深究。但是在巴黎這個浪漫之都、花都散步一定是舒心暢快的。有人說,在巴黎的街道信步,可能不經意間就發現,坐落在街邊的某幢建筑正是舉世聞名的藝術寶殿;或者猛然回首時會發現,剛路過的小屋就是譽滿天下的某個名人的昔日住處。我想說,散步在巴黎,應該會遇到不少驚喜,我很期待這樣的邂逅。

所以,我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屡屡觉得自己恍若又回到了暌违已久的大学课堂。22篇文章,就像22场讲座,在纷乱复杂的生活中,为我打开了22扇门,唤醒我曾经的文学梦。

地圖。說這本書是本地圖,并不為過。因為每一個文學巨匠的故事里,都有他們足跡所至的巴黎某地。如果把所有人的地圖都串聯起來看,或許會發現不少奧秘。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午, 小憩片刻后, 太阳穴隐隐的痛, 却轻松了许多,
百合有淡淡的清香, 在那些遥远的不知名的小镇, 那些平常的日子,
却代表着无限的人生。

巴黎,這座光明之城,匯集了如此多耀眼的文學藝術巨匠,怎不讓人神往?這書娓娓道來,帶我們領略了巴黎強大的文學藝術魅力。

在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我读完“门罗略大于整个宇宙”之后,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上述几行无意义的文字。

《巴黎文学散步地图》读后感(五):只会买买买是“暴殄天物”?带你探访千姿百态的作家生活

而这些文字真的无意义吗?我想,无论何时当我在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见到这几行文字,我都会想起自己曾经读过的爱丽丝•门罗的小说,更会想起苏更生对“只写普通人的平凡故事”的门罗小说的解读。这就是好的阅读体验,我想;总能让我们在读后想到些什么,写下些什么。

可爱又惹人厌的英国作家毛姆在《刀锋》中写道,在巴黎生活的作家群体形成了与世隔绝的小世界:“在所有大城市里,总存在着许多自给自足的集团,相互不通音讯;它们是一个大世界里的许多小世界,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
[…]
每个小世界是一个孤岛,中间隔着无法通航的海峡。根据我的经验,没有一个城市比巴黎更加是这样了”。话虽如此,在巴黎不计其数看似不起眼的街道、建筑中,都可能寻见某位作家生活过的痕迹。

05

巴黎不只有香水、名牌、凯旋门、香榭丽舍大道,它曾拥有并拥有着数不清的作家。在“人类群星闪耀时”的十九世纪,雨果、巴尔扎克、司汤达、莫泊桑……这些法国文学史上的“明星”都和巴黎紧紧相连。奥威尔当洗碗工的饭店、被萨特、杜拉斯当作会客室的咖啡厅……千姿百态的巴黎处处有故事。

语言方面,则有网络文章的诙谐轻松,也有正襟危坐论文的高深开阔;而相同的,则不仅仅教会读者要读些什么;更重要的是,该怎么读:

巴黎1区骗过众人眼的真假莫里哀故居

从本书的编辑范式可以得知“读些什么”:背景介绍过后是选入该书的正文,为每篇正文,编者都配备了“编后絮语”;之后就是推荐及拓展阅读,我想,“推荐阅读”中的书目对于一个想要读书、想要思考、想要保持理性的中学生、大学生,甚至是社会人来说,很足够:

17世纪,巴黎开始涌现大量优秀的戏剧作家。其中,最知名的是悲剧之父高乃依和写出《伪君子》、《吝啬鬼》的喜剧之父莫里哀。虽然从事的是时人所不齿的演艺行业,但莫里哀出生于地地道道的中产阶层家庭,在精英学院接受了完整的拉丁文、神学教育。在23岁因剧团竞争失败而出走外省前,莫里哀的人生都在巴黎度过。现在巴黎有一处“莫里哀诞生纪念地”——新桥街31号。

“不是要学生像博士研究生那样精通荷马、柏拉图或亚里士多德的某一个方面,让学生接触他们的作品,为的是借此机会让他们接触改变了我们的世界的那些至关重要的思想。”

曾在1839年居住于此处的作曲家瓦格纳也信以为真,并为此而自豪。
不过,莫里哀真正的诞生地是圣奥诺雷街96号。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曾经精辟论述过参禅的三重境界,就是著名的—-

拉动阴宅市场的拉封丹

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拉封丹一生贫困,但数遇贵人扶助,包括路易十四财政大臣富凯(Nicolas
Fouquet),并与莫里哀、拉辛交好。富凯失势后,没眼力见的拉封丹还公开为恩人求情,惹得“太阳王”路易十四不满。虽终生为皇室冷落,但拉封丹仍于1683年位列法兰西学院的“不朽者”行列。

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拉封丹生前最后几年居住在1区的普拉特里埃街。每天,拉封丹从这步行到法兰西学院上班。后因活在“八卦”中的男人——卢梭生前多次在这条街道居住,它已被更名为“卢梭街”。

禅中彻悟,看山仍然是山,看水仍然是水。

讽刺的是,《巴黎文学散步地图》中写道,生前与财富无缘的这对好朋友拉封丹、莫里哀死后竟左右了巴黎的阴宅市场行情:原本20区的拉雪兹神父公墓(Cimetière
du Père-Lachaise,16 Rue du Repos, 75020
Paris)因地处郊区而不被有钱人接受。为使墓园生意“兴旺”,省长下令把拉封丹、莫里哀遗骸都迁到那里。墓园果真因此名声大噪、生意蒸蒸日上。

在小学、中学语文课堂上,在语文课本上,囿于篇幅和时间的限制,更受制于应试教育的桎梏,我们只能浅显地学习一些中外名著的选段,最多也只在高中时学过通篇的欧•亨利的短篇;而凝结于这些中外文学名著之中沉甸甸的思想精华,及其中闪烁的理性光辉,也在无数次的对“中心思想”的提炼和对“划出重点句子”的过程中被消解直至所剩无几。

“人生意义在于激情”的狄德罗

也许中小学语文课本的编者认为我们的知识储备不足以让我们体味名著的丰厚,所以,老师们只能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方式来向我们灌输“文学的意义”;记得我高三时有本参考书就叫“高考语文备考手册”,里面列出了几乎所有中外文学名著的主要内容及在文学史上的意义。

在理性思想集中发光的十八世纪,几乎所有知名的启蒙思想家和大作家都住在巴黎——《论法的精神》作者孟德斯鸠、“法兰西思想之父”的伏尔泰,还有狄德罗。

而等到我们长大了,有了一定的生活经验与体悟,在“滚滚红尘中”翻了两翻后,如果我们还能静下心来拿起一本文学名著,我们会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读出不一样的感觉,也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向莎翁致敬》,你能想到这样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称,原来是一本三流小言小说的名字吗?米兰•昆德拉及其《生命不可承受之轻》,都快变成文青凹造型的道具了。

说起狄德罗,人们似乎只留有“过时的百科全书编撰者”印象,他吸引的注意力远远不如热衷在人前忏悔的卢梭。然而,这个思想家的光芒绝不该如此简单被略过:令人意外的是,他认为人性的最高目标不是理性,而是欲望。换句话说,人性的推动力是爱欲、对快乐的追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