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义无价,刀下救狗的猫儿

今天,我们为您讲述猫儿与他救助过的狗狗们的动人故事。本文为作者采访,以第一人称写成。

内容来源:林扶霄,图文综合自网络

01

1

清朝末年,江南有个村子爆发了瘟疫,死了好多人。这村子中间有一条马路,马路将村子分成了前村和后村,奇怪的是,染上瘟疫的全都是后村的村民,前村还没发现一例染病的。

娘打来电话,问他现在在哪儿。

2019年临近春节的一个深夜,风雨交加,寒意逼人。

有个叫李山的村民尽管住在前村,但他的儿子刚刚出生,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决定举家搬迁至千里之外的岳父家。临走前,李山去后村与他的好友陈宏道别。

他轻声说:在医院。

我拿着一块板子和竹篮快步往一处公园赶去,因为刚刚接到群友的电话猫儿,狗子太凶了,根本无法靠近,怎么办啊?

进了屋,只见陈宏与他妻子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见李山来了,陈宏才吃力地开口说道:你别过来,我俩都染病了,可能快要死了。

娘说:知道,听你爹说的。娘接着哽咽着说,儿啊,你怎么能那样,怎么能捐献骨髓啊?

到了现场后,只见一条被人遗弃的狗,全身湿透地拴在树下,与救助人员剑拔驽张地对峙着,令人心痛的是它身下还蠕动着两条吃奶的小狗!

李山心中一惊,说要替他俩请郎中。陈宏苦笑道:哪有郎中敢来啊?你别白忙活了。他伸手指了指墙角的摇篮:你若有心,就帮我将儿子抚养长大吧。说完,他就晕死过去。李山强忍悲痛,当即抱起摇篮中的孩子,走了。

显然,娘不理解什么是骨髓,说到这儿,明显地顿了一下。

狗妈妈护崽激烈,令群友的救助无法展开。

当天,李山就收拾东西,举家投奔岳父去了。谁知走到半路,先是遭遇山贼,一身的盘缠全被抢了,接着其妻李氏又不慎跌落陡坡。待李山把她背上路基,人早已昏厥了。

他忙说:娘,没啥。

我趁它不注意,从旁突然用板子将它们母子隔开,迅速将小狗放进竹篮里,小奶狗闭着眼睛在篮子里爬着、哼叽着,狗妈妈投鼠忌器,哀哀地叫、焦急地扑腾。

这下,李山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两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加上昏死的妻子,可如何是好?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几声铃铛响,李山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郎中,正迎面走来。

娘说:你不听娘的,娘就死去。

群友默契地把树上的绳子一解,我们在前面走,狗妈妈紧紧跟在身后,寸步不离。

李山赶紧上前向郎中求助,郎中将李氏的裤腿卷起查看,断定是腿部骨折,便扭头对李山说:情况很严重,你现在背她上我的医馆,要快!

他急了,忙告诉娘,自己不是捐献骨髓,爹听错了,自己是想找人给自己捐献骨髓,自己有病。

空旷的街道上,晕黄的路灯,满地的碎芒,还有人和狗被拉长的影子,我们几个人并肩而行,虽然做的是别人眼里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那份欣慰和价值感却在寒冬里散发出阵阵暖意。

李山叹气道:实不相瞒,我的钱全被山贼抢了,现在身无分文

02

我叫林峰,外号猫儿,时年33岁,喜欢与狗为伍,职业帮人带狗、驯狗的同时,也救助流浪狗。

郎中道:救人要紧,其他好说。这郎中姓赵,原是这一带的名医。由于李氏的伤情严重,只得暂时在赵郎中的医馆住下了。而这一住就是两个月,一家子吃穿用药,全靠赵郎中接济。李山实在过意不去,便对赵郎中说:内人已可下地,我们这就打算重新上路了。可您的大恩大德,我该如何报答呢?

娘一听更急了,问清了他所在的医院,和爹当天就打了车,匆匆赶去,在医院看见了他。他坐在病床上,护士在给他量着血压。娘一见吓了一跳,问道:儿呀,你怎么啦?

第一次接触流浪狗,是在2010年的夏天。

赵郎中摆摆手,劝李山不必放在心上,赶紧上路便是。李山当然不能答应,说什么也要赵郎中提出回报的条件来。赵郎中见李山心诚,沉吟半晌,也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原来赵郎中的妻子不能生育,而李山夫妻一来穷苦,二来李氏腿伤未愈,这夫妇二人拖着两个孩子赶路,实在不便,赵郎中就想抱养一个,并给李山一百两银子,作为酬谢。

他说:白血病。

当时我去外面办事,看到一条京巴串串孤零零地坐在路边,顺手买了根热狗给它,没想到它一直跟着我的自行车跑,追了两公里路。

一旁的李氏一听到一百两银子,眼睛都亮了。她把李山拉到一边,说:你还犹豫什么?郎中说得句句在理,再说郎中家的条件可比我们好多了,孩子留在这儿,一点不吃亏。

娘不懂什么是白血病,望着他。

我停下来看它,一身毛脏得打了结,眼神清亮,尾巴使劲拍打着路面,蓬起一圈尘雾。

李山叹了口气说:那你说,把哪个孩子留下?

他告诉娘,患白血病很难治的。看娘身子一颤,他忙说,不过,有骨髓配型成功的人愿意捐骨髓,自己就有救了。

我判断出它是一条流浪狗,对它说:你不咬我,我就带你回去洗澡,给你吃好吃的!它乖乖坐在那里,没有一点要咬我的意思。

李氏说:这还用问,当然是陈宏的孩子了。我们还可以得一百两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娘忙说:配啊,砸锅卖铁也配啊。

我抱起它,放在自行车前兜里,一路带回了家。我给它洗澡,四桶水下来都跟米汤似的,又黄又黏。出去玩了回来,它竟在门口的小垫上仔细地把自己的爪子搓干净,很有教养。

李山摇头道:这孩子是陈宏临死前托付给我的,我怎么能把他卖了?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他叹口气,说:哪有那么容易的?两万多人中才有一对配型成功的。

晚上,它睡在我床前,安静而乖巧。

李氏道:难不成你还想卖自家孩子啊?

娘坐在那儿,眼睛直了。

第二天早上,它两爪搭在床边眼巴巴地守着我,见我醒来立马将两只前爪搭在一起向我作揖。看着它讨喜的模样,莫名我就开心起来,给它起名叫恭喜。

李山皱着眉陷入了沉思。想了半天,他决定听天由命,便对郎中道:两个孩子,您喜欢哪个,就抱哪个吧。

他忙摇着手道,不过,自己很幸运,和一个女孩配型成功。

它是我接回家的第一条流浪狗,那之后,我出门在外总是格外留心,开始陆续救助。

赵郎中略加思索,将陈宏的孩子抱在了怀里。李山仰头长叹一声:这是天意啊。说完,他便从郎中手里接过一百两银子,带着妻子离开了。

03

狗救回来,养护一段时间,再找机会送养出去。恭喜见证着无数狗狗来来去去的身影,直到它也被好心人领养,有了一个安定的家。

有了银子,李山便雇了辆马车赶路,很快来到了岳父家,定居下来。

娘眼睛一亮:真的?

2

大半年一晃而过。这天,李山正要出门,却见院外走来一人,仔细一看,竟是陈宏。据陈宏说,李山夫妇刚离开村子,朝廷便请了名医赵郎中来村诊治瘟疫。赵郎中听说得病的村民都住后村,前村没人得病,便觉得这不像瘟疫,四处走访后得知,前村村民的用水来自村前的小河,后村村民的用水来自村后的古井。于是,赵郎中来到古井边查看,这才发现了玄机。由于去年村里死了好几位老人,山上添了些新坟,尸体腐烂,又逢多雨,污水顺着山脉渗入山下的井中,后村村民饮用了这不洁之水才患了病。找到原因后,赵郎中对症施药,患病村民无不痊愈。

他再次垂下头,告诉娘,对方不愿捐献骨髓。娘一脸灰白,许久,点点头道:是啊,身上的东西,哪一件不是跟眼睛鼻子一样,哪有多余的啊?

成为职业驯犬师之后,我发现,狗和人一样,可能怀才不遇,庸然湮灭于尘,也有可能抓住机会扭转命运,一飞冲天,以此来回应曾经受到的一切轻视与不公。

李山问陈宏,那赵郎中是何长相,陈宏说了个大概,李山这才发现,正是自己路上碰到的那一位。陈宏又说,此次前来,是想要回他的孩子。李山心中一惊,忙说:孩子被你嫂子抱出去了,我这就去把他抱回来,你在这儿稍等。

多余的也不会长啊,谁又愿捐啊?

2016年初,我在公园遛狗时,无意中听到两个男人正在商量着,要把自家啥也教不会的傻狗以350元卖给狗肉馆。

李山找到妻子,将孩子抱了过来,对妻子说陈宏没死,来找他们要孩子了。妻子忙问他,是不是打算把自家的孩子抱给他,李山点点头。

爹在旁边嘀咕一声:听说,捐骨髓没事的啊!

我连忙上前,进行一番讨价还价后,以450元的代价,成为了这条傻狗的新主人。

妻子急道:你为何不将路上发生的事告诉陈宏?你对两个孩子可是一视同仁的,当初要是赵郎中挑了我家孩子,那也就挑走了,不是吗?

他沮丧地摇摇头,告诉他们,那个女孩就是不愿捐。

第一次见到它时,我发现这是一条马犬,从犬种上来说,它无论是智商,还是服从性、可训性都胜过很多犬种,以弹跳力爆发力雄霸狗界,有的甚至可以爬树,而且对主人特别忠诚。

李山苦笑道:事情的确如此。问题是,人家会信吗?你就算有一百张嘴来解释,人家也只会认为,你是为了一百两银子,卖了朋友的儿子。

娘试探着问:真没事吗?

眼前的它估计被主人虐待过,严重营养不良,肚子干瘪、毛色无光,浑身还散发出恶臭。

妻子哭道:那你也不能把自己的孩子给他啊。不行,你快把孩子还给我!说着,她就要伸手去夺李山怀里的孩子。

他说:可能是吧,不过,这得问问医生。

因为不确定它的性情,我提前给它准备了一间房,一桶水,三天没给饭,水管饱。

李山一把将她推开,大声道:你听我说,陈宏若是够义气,他今天把孩子抱走,过几天还会再抱回来的。

04

到了第四天,我特地煮了一锅香喷喷的营养餐来到它的房间,看它身姿线条流畅,牙粗而尖,心中一动,给它取名狼牙,喊道:狼牙!坐!

见妻子一脸的疑惑,李山接着说:陈宏把孩子交给我时,那孩子也是刚出生。今天,我把我的孩子给他,他未必看得出来。但他老婆是细心之人,准能认出这不是自己的孩子,那陈宏必然会抱着孩子回来找我。到那时,我再把路上发生之事,一五一十说给他听,他才会信。

正说着,一名医生从旁边匆匆经过,娘忙一把拉住,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可怜巴巴地问:医生,捐献骨髓对捐献的人有伤害吗?医生望着她摇了摇头。

它理都不理。

事情果然如李山所料,陈宏将孩子抱回去后,他妻子当天就发现这孩子不是他们的,便又催促陈宏抱着孩子来找李山。李山这才将自己途中的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陈宏,之后便跪在地上,请求陈宏能够原谅。

看她有些不懂,医生就打比方说:骨髓就像韭菜,捐了又会长出来的。

我将食物递到它面前,它很警惕地往后退到墙根,我将食勺提高,它一抬头,不由自主一屁股就坐在了墙角。这时,我再放下来给它吃。

陈宏将李山扶起,感叹道:你既然能把自己的孩子送给我,我自然信你。只是

农村里,韭菜不少,剪后生得更快更肥更多。娘懂了,娘脸上的灰白颜色没了。

从这一步起,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教它随行、服从、坐、卧、上、下、冲、定、护卫、认主等等各种技能。

李山赶紧取出一百两银子,塞在陈宏手中说:你这就去赵郎中的医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赵郎中,并把这些银子还给他。赵郎中是个好人,他一定会把孩子还给你的。

娘想了想,仍拉着医生的手不放,她有一个请求,希望医生能帮自己给那个女孩说说。

刚开始教狼牙时,旁人笑话我:你看那么瘦的一个娃牵那么大条狗,感觉那狗在遛他哎!

陈宏犹豫道:我怕赵郎中信不过我,你与我同去如何?

医生一笑,点头答应了。

渐渐地,狼牙变得令行禁止,各种质疑的声音被敬佩和赞叹所代替。

李山转身从抽屉里取出几张纸,递给陈宏说:近几日我刚好有事脱不开身。这是赵郎中为我内人开的方子,他一看这方子和你给他的一百两银子,定会相信你所言非虚。另外,既然村子里并没爆发瘟疫,我已和内人商量好要回去了,我们村里见吧。

四人去了另一间病房,见到了那个女孩。

体育馆有两棵粗壮的大树,人们喜欢坐在树下乘凉聊天。有次我让它上树,给了它定的指令,它便乖乖站在树上一动不动,安静地看着我走开。

陈宏点点头,收下银子和方子,就走了。

娘走过去,一把拉住女孩的手,说:娃啊,大婶求你了。

我去买了瓶水回来,树下已经围坐了不少人,他们对于树上站了只狗浑然不觉。我发出指令:下来!狼牙在树上腾挪几下就跳下来了,在我脚边坐得端端正正,人们惊呆了。

几个月后,李山举家搬回了村里。当天晚上,陈宏在家为李山接风,李山见屋子里并无孩子的身影,着急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赵郎中不肯把孩子交还?

娘指着他说:我就这一个儿,请你救救他啊。

狼牙开始声名大噪。

陈宏摇摇头说:不是他不肯还,是我压根就没向赵郎中开口。那天,我找到了赵郎中的医馆,看到赵郎中抱着孩子,又是亲,又是笑,想起他不畏瘟疫,冒死来我村诊病,救活了村里几十口人,也救了我和内人的命,我实在开不了这口啊。

05

半年后的一次偶遇,我和狼牙碰到了它的前主人,当时他伸手想拍我的肩,狼牙跳起来用鼻尖抵他手肘以示警告,又退回我身边紧盯着他吠叫。

李山沉吟道:既然你不忍开口,要不我亲自去一趟?

见女孩不说话,娘猛地想起什么似的,指着医生说:医生说了,对你没损害。如果有损害,这个要求大婶也说不出口啊。

男人问:这是啥?我说:这是你卖给我的那条狗。那男人瞬间惊讶地张开嘴,难以置信。

陈宏摆摆手说:还是算了吧,知道孩子比我过得好,知道孩子有赵郎中这样了不起的父亲,我已经知足了。何况赵郎中是救死扶伤的好人,于我于大家都有恩,我不能让他寒心啊。

女孩雪白的脸上流下两行泪,望望她,仍没有说话。

在他手里当肉卖、啥都不会的傻狗早已变得油光水滑、威猛机警,他都认不出来了。

娘急了,说:娃啊,大婶跪下了。

连续一个星期,他都在微信上向我讨要,想买回狼牙,甚至还以自己的父亲想念狗子为由。我存心怼他:有个老板出价两万了,你看如何?他再没出现。

娘说着,准备跪下来。女孩忙一把拉住,流着泪说:大婶,我才是病人,这位大哥是捐献者啊。说着,女孩指指他,对娘说,求大婶了,救救我。

接着,我和狼牙去攀枝花一个马犬俱乐部参加比赛,得了两个奖,它成了我们这个狗圈里的小明星。

娘站在那儿,愣住了。

一个部队上的朋友得知后,辗转找到我,想让它去部队守军需库。

不过,娘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一只军犬选育、培养的费用至少十五六万,所以军犬服役也是有严格规定的,按照工作范围、性质来分配,后勤驻扎部队想要申请到一条年龄、体型、技能、品种都上乘的马犬太难了。

06

狼牙确实是上乘之选。送狼牙走时,它好像懂了什么,眼里蓄满了泪水,我也眼角湿润,但我不敢跟它有亲密举动,怕它舍不得,更怕自己舍不得。

娘拉住女孩的手,打量着女孩毫无血色的脸,许久许久,眼眶红了,对他说:去吧,娘不拦你。

我很清楚去部队对于狼牙来说,是一个一生难遇的好机会,从曾经差点成为别人盆中餐的傻狗完美蜕变成了一名战士,活得更有尊严,且无论生老病死,都会得到更多的保障和善待。

娘说:出来了,娘煮鸡蛋给你补补身子。

这是狼牙的荣光,也是我的骄傲。

他哎了一声,笑着望了医生和女孩一眼,忙向手术室走去。

3

他知道,他的方法成功了,善良的娘,一旦知道捐献骨髓是怎么回事,一定不会拦他的。

之前我的职业是做禽类养殖,生意好时救助流浪狗并不觉得有多大压力。可是2012年那场禽流感像一阵大风,将我的事业与财富刮得一干二净,加上父亲手术,我欠了近六十万外债。

他猜对了。

之后的几年,我都在努力打工还债,虽然因为狼牙的关系,让我有了一点名气,但我多数时候依然是入不敷出,捉襟见肘。

六个小时后,他捐献了骨髓,走了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