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故事,强奸犯良知复苏勇于承担

2002年底,意大利的一些报纸上出现了一条特殊的寻人启事:1992年5月17日,在瓦耶里市商业区第5大道的停车场,一个白人妇女被一个黑人小伙子强奸。不久后,女人生下一个黑皮肤的女孩。她和她的丈夫毅然担当起抚养女孩的责任。然而不幸的是,如今这个女孩得了白血病,紧急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她的生父是拯救她生命的唯一希望。希望当年的当事人看到启事后,速与伊丽莎白医院的安德烈医生联系。

内容来源:邓莉,图文综合自网络

罗吉今年四十四,是个厨师,小有名气,尤其对做鹅有一手。最近,他凭借一道口水鹅,在全国厨艺大赛上拔得头筹。

这则寻人启事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人们议论的焦点是:这个黑人会站出来吗?显然他面临着两难选择,如果站出来,他将面临名誉扫地、家庭破裂的危险;如果保持沉默,他将再一次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这个故事将是一种怎样的结局呢?

一个多月前,我收到了一位在银行工作的作者给我发来的私信。她说想告诉我一件她亲身经历的事情,问我能不能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起初,我没有答应。后来,她在私信里敲了一大串字符发给我。看完这个故事,我感触很深,决定把它写出来。

得奖后,罗吉迫不及待地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罗吉离开老家整整三十年了,这次他回去,有两件事要办:第一,给母亲上坟;第二,也是最重要的,要在哥哥白善喜面前,出出那口憋了三十年的气!

白血病女孩牵出了一个耻辱的隐私

这天,银行的业务大厅走进一位西装笔挺的先生,他拎着一个公文包,取号、等待。不一会儿,叫号器提示轮到他办理业务了。

罗吉回到老家,先到母亲的坟上烧纸磕头,把得奖喜讯告诉她。哥哥白善喜听说罗吉回来了,带着五岁的孙子毛毛来接他,看着这个已经花甲的老人对自己讨好地笑,罗吉心里又气又怨。他佯装热情地跟着哥哥回到了家,并从车上搬下许多食材,说今晚要一展厨艺,招待乡邻吃大餐。罗吉在厨间忙活,毛毛欢蹦乱跳地过来看热闹,罗吉叫住他说:毛毛,想不想要大红包?毛毛点点头,罗吉在他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在意大利瓦耶里市的一个居民区里,35岁的玛尔达是个备受人们议论的女人。她和丈夫比特斯都是白皮肤,但她的两个孩子中,却有一个是黑色的皮肤。

他缓慢起身,走到窗口前,轻声对业务人员说:我收到了我爱人的信用卡账单,账单显示有100元年费需要缴纳。

晚上,乡邻如约而至,罗吉在哥哥家的院子里拼了一张大桌子,将菜摆了满满一桌。上了最后一道口水鹅,罗吉便关了灯,点上一支蜡烛,说:今晚我们来一顿烛光晚餐吧!朦胧的灯光下,菜显得更诱人了。罗吉举杯道:谢谢大家赏脸来,我想先给大家讲个故事。从前有个人,他非常吝啬。有天晚上啊,这人在家里吃肉,突然,有个穷亲戚来串门,他想把肉藏起来,可已经来不及了,亲戚就要进来了,大家说说,有什么好法子让亲戚吃不到肉,又说得过去?

2002年秋,黑皮肤的莫妮卡接连不断地发高烧。最后安德烈医生诊断说莫妮卡患的是白血病,唯一的治疗办法是做骨髓移植手术。

ldquo;您好,先生,我行信用卡的年费只要任意刷卡满6次就能减免掉的,您可以转告您爱人,这样就不需要缴纳年费了。办理业务的姑娘礼貌地提醒他。

乡邻都笑了,七嘴八舌谈笑间,毛毛如猴子般灵巧地爬上桌子,噗地一口吹灭了蜡烛,大声说:幺爷爷,我知道!不是晚上吗,这样将油灯一吹,亲戚就看不见桌子上的肉啦!

医生分析道:在那些与莫妮卡有血缘关系的人中,最容易寻找到合适的骨髓,你们全家以及亲属最好都来医院做骨髓匹配实验。玛尔达面露难色,但还是让全家来做了骨髓匹配实验,结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医生又告诉他们,像莫妮卡这种情况,寻找合适的骨髓的几率非常小。

ldquo;没事,我给还了吧,通知她可能不太方便。他坚持说。

毛毛天真的话引来满桌子的爆笑。罗吉直夸毛毛聪明,偷偷塞给他一个红包,然后打开电灯,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善喜。白善喜的脸涨得通红,低着头不敢看人。

现在还有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玛尔达与丈夫再生一个孩子,把这个孩子的脐血输给莫妮卡。这个建议让玛尔达突然怔住了,她失声说:天哪,为什么会这样?她望着丈夫,眼里弥漫着惊恐和绝望。

姑娘心里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可还是继续礼貌地问他:您怎么会联系不到您爱人呢?

罗吉看着白善喜的表情,心里充满了报复过后的满足感。这兄弟二人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一切还得从三十年前说起

比特斯也眉头紧锁。安德烈医生反复向他们解释,现在很多人都采用这种办法拯救了白血病人的生命,而且对新生儿的健康也没有任何影响。这对夫妻只是听着,久久沉默。最后他们说:请让我们再想想吧。

他的态度一直特别平静而温和,反问姑娘:你知道马航MH370吗?

罗吉幼年丧父,过了几年,母亲罗氏带着他改嫁到白家沟。半年后,罗吉的继父又病逝了。白善喜是继父的孩子,长罗吉十来岁,当时已经成家单过。继父过世后,两家各过各的,跟一般乡邻一样相处。

第二天晚上,安德烈医生正在值班,突然值班室的门被推开了,是玛尔达夫妇。玛尔达紧咬着嘴唇,丈夫比特斯握着她的手,神色肃穆地对医生说:我们有一件事要告诉您,但您必须保证为我们保密,因为这是我们夫妇多年的秘密。医生郑重地点点头。

ldquo;知道的。姑娘更觉得奇怪了。

罗吉小时候家里很穷,在他十四岁那年,又闹自然灾害,他们娘俩成天吃不饱。这天晚上,罗吉又饿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好面子的罗氏让他趁黑去哥哥家借点粮。

ldquo;那是10年前,1992年5月的时候。那时我们的大女儿伊莲娜已经两岁了,玛尔达在一家快餐店上班,每天晚上10点才下班。那天晚上下着很大的雨,玛尔达下班时街上已经几乎空无一人了。在经过一个废弃的停车场时,玛尔达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惊恐地转头看,一个黑人男青年正站在她身后。

ldquo;我爱人就在那上面。他说。

罗吉起了床,摸黑来到村东哥哥家,一进哥哥家院子,饥饿的罗吉一下就闻到一股他从没闻过的香味,罗吉的口水如山泉般往外涌,包也包不住。他没吱声,悄悄来到哥哥家门前,透过门缝,仔细往里一瞧,见白善喜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子边吃饭,豆大的油灯在饭桌上微微亮着,一碗热腾腾的肉在昏黄的灯光里冒着奇香。六岁的侄儿一边狼吞虎咽地啃着肉,一边说:香,真香,鹅肉太好吃了!罗吉这才知道,桌上摆的是鹅肉。他恨不得立刻奔到桌边,尝尝鹅肉是什么滋味。罗吉使劲吞了吞口水,敲门喊道:哥,开开门,我是罗吉!

那黑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棒,将她打昏,并强奸了她。等到玛尔达从昏迷中醒来,踉跄地回到家时,已是凌晨1点多了。我当时发了疯一样冲出去找那个黑人算账,可是早已没有人影了。那晚我们抱头痛哭,仿佛整个天空塌了下来。说到这里,比特斯的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他接着道:不久玛尔达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位办理业务的姑娘就是我的作者,她告诉我,她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对那位先生说了好几次对不起,并且马上给他办理了业务。他依旧和气,还对她说,没事的,他就是为了让这张卡一直保持正常使用状态,万一哪一天他爱人要用呢。

屋里的一家人听到喊声,明显被吓了一跳,罗吉扒着门缝看见嫂嫂慌里慌张想将鹅肉端开,可满桌子的鹅骨头一时收拾不了。哥哥见状,一个起身,将嘴凑到油灯前,噗地把油灯吹灭了。这个小小的吹灯动作,像一把匕首,深深插进了罗吉的心,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了,如同半夜里做了一个梦,现在,梦醒了,只剩下无穷的肉香让他回味。

我们感到非常可怕,担心这个孩子是那个黑人的。玛尔达想打掉那个胎儿,但是我还是心存侥幸,也许这孩子是我们的呢。就这样,我们惶恐地等待了几个月。1993年3月,玛尔达生下了一个女婴,是黑色的皮肤。

2018年7月30日,在等待了1603个日夜后,马来西亚政府公布了一份长达822页的马航MH370终极报告,报告的结论是无法确认失联原因。也正是看到了这份报告后,我的作者忍不住告诉了我这个故事。

哥哥白善喜摸黑开了门,说:罗吉啊,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已经睡下了!罗吉一听这话,心里极不是滋味,他说明了来意,白善喜叹了一口气,摸索着走进屋里,端出一碗米糠,说:唉!我们家也揭不开锅了。

我们绝望了,曾经想过把孩子送给孤儿院,可是一听到她的哭声,我们就舍不得了。毕竟玛尔达孕育了她,她也是条生命啊。我和玛尔达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我们最后决定养育她,给她取名莫妮卡。

有人说,无法确认说明还可以有好的期盼:再过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飞机安全归来,飞机上的乘客都容颜未老,飞机油箱是满的,咖啡是热的而你,还是我的。

罗吉捧着一碗糠回到了家,神情恍惚,嘴里开始说起胡话来,一直吵着要吃鹅肉,说吃不到鹅肉就不活了。罗氏开始没在意,后来,罗吉跪在母亲面前哀求道:妈,求求你,让我吃一顿鹅肉吧!罗氏吓坏了,答应第二天就去买鹅。

安德列医生的眼眶也湿润了,他终于明白这对夫妻为什么这么惧怕再生一个孩子。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啊,这样的话,你们哪怕再生10个,也很难生出适合给莫妮卡移植骨髓的孩子!

人与人之间的结局,若非生离,便是死别。怎么说呢?珍惜你身边的那个人吧,在离别到来之前。

第二天罗吉睡醒,罗氏端上一碗香喷喷的鹅肉,说:孩子,快吃吧!罗吉高兴坏了,问母亲哪来的鹅肉,母亲没有言语。罗吉这时才发现,家里唯一像样的家具母亲陪嫁的箱子没了。罗吉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吃了一小碗鹅肉,郑重地跟罗氏说:妈,我已经十四了,想到城里去找点活。

良久,他望着玛尔达,试探着说:看来,你们必须找到莫妮卡的亲生父亲,也许他的骨髓,或者他孩子的骨髓能适合莫妮卡。但是,你们愿意让他再出现在你们的生活中吗?玛尔达说:为了孩子,我愿意宽恕他。如果他肯出来救孩子,我是不会起诉他的。安德烈医生被这份沉重的母爱深深地震撼了。

那顿饭后,罗吉就别了母亲,背着包袱进城了。罗氏命薄,没两年也走了,罗吉伤心难过,从此再没回过老家。在城里,罗吉要过饭,扫过大街,掏过厕所,在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眼前总能出现一碗香喷喷的鹅肉。后来,罗吉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特殊的寻人启事掀起骨髓捐献热潮

罗吉举起筷子说:刚刚跟大家开了个玩笑,现在我宣布,大家可以尽情吃喝了,但我有个不情之请,这道口水鹅是我特意为我哥哥做的,大家可否口下留情?说完,罗吉将一只鹅腿夹进了白善喜的碗里。大家说:罗吉,这可是得大奖的金牌菜,大家都想尝尝呢!白善喜的邻居马大婶心直口快,笑着接话:我知道我知道,罗吉当年离开家,想吃鹅肉,他的母亲逮了我一只鹅,是白善喜帮忙还上的!罗吉这是要报恩呢!

人海茫茫,况且事隔多年,到哪里去找这个强奸犯呢?玛尔达和比特斯考虑再三,决定以匿名的形式,在报纸上刊登一则寻人启事。

罗吉不知道还有这茬,正要发问,突然听得啪的一声,白善喜的手筛糠般颤动起来,菜一口没到嘴边,碗就掉在地上,打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