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掉眼泪,十年青丝为谁白

10年前,她34岁,儿子4岁半。丈夫是她28岁时经人介绍认识的,都在大龄青年的边缘,见面后彼此感觉还可以,几个月后便结了婚。第二年儿子出生,日子平淡安宁。
一切就在那个暖风融融的四月天改变了,周末,儿子去外婆家,她跟丈夫吃过晚饭,沿着马路散步,丈夫习惯性地走在她左边。突然,一辆摩托车迎面飞驰而来,刹车不及,在她的惊叫声中,丈夫被撞了出去,头摔到路边的石头上。
医生说,即使抢救过来也会成为植物人。她说,即使是植物人,也要救。
一次次丈夫眼看不行了,在她的坚持下,医生一次次把他从死亡线上拽回来。
医药费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撞人的青年家在偏远山村,生活都成问题,根本支付不了医疗费。除单位补助了一些,别的都是她借来的,她的记事本上密密麻麻记了一长串名字。
好友委婉地劝她,人已经救不醒,又没钱,不救了吧她的父母也说,医生都说救不醒了,你放弃了吧最后,她的公婆流着泪说,别救了。
她何尝没想过呢,丈夫即使不死,也不能养家了,以后还债、抚养儿子的重担都要落在她肩上。而且,丈夫只要活着一天,她就要伺候一天。
可是,一天晚上,儿子哭着问她:爸爸是不是就要死了,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她心如刀绞,想起自己幼年丧父,只保留着一张爸爸的照片,但却总不能把照片上的爸爸与记忆中那个模糊的父亲形象重合起来,这成为她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她想,4岁半的儿子记忆还不牢固,如果丈夫此时死去,儿子就会像当年的她一样,随着时间推移,爸爸的形象在心中慢慢模糊。
她仍旧全力救治丈夫,继续借钱,但是借钱的难度越来越大,因为人们都知道,那么多钱很难偿还了。几个姐妹急得直骂她:你一层一层往身上套枷锁,下半辈子都别想解脱出来了。夜深人静,她拿出记事本,看到上面不断增加的人名和数字,感觉有一座山向她压来,压得她喘不上气。
丈夫的命保住了,但也像医生预言的那样,成了植物人。
她把丈夫搬回家,给他擦洗、喂饭,跟他说话,给他按摩、听音乐。她从报上看到有的植物人昏迷很久后又有了知觉,她渴望自己也创造一个奇迹有一天,丈夫的眼皮会眨一下,然后,他的脸上有了表情,慢慢会坐了,会站了,能认出她和儿子了他们又成为幸福的一家人。
但奇迹没有出现。10年后,丈夫还是死了。不过,在人们眼里,她的植物人丈夫活了10年零7个月,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奇迹了。
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昨天傍晚的时候,儿子不吃晚饭就睡了,我怕他第二天起得早影响我的睡眠质量,况且最近实在熬夜太多,所以我也不敢再玩电脑便早早的睡下。

不是谎言,是让人泪流满面的沉甸甸的母爱。
22岁的威尔特是纽约州莱茵贝克小镇的居民,也是美国一个很有名的棒球运动员。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威尔特成名后,记者扛着长枪短炮蜂拥而至。面对无数镜头,威尔特极其平静地叙说着自己的成长经历。有记者提到,这一生中,你最感激的人是谁时,威尔特眼中闪着泪花答:我妈!威尔特停了停,既而又补充道:我妈是乞丐!
《纽约州时报》以《我妈是乞丐》为题,整版介绍威尔特的成长经历。一时间,纽约州的大街小巷。到处传诵着一个乞丐妈妈成功培养出一个棒球王子的佳话。然而《我妈是乞丐》一文刊出后没过几天,《纽约州时报》编辑部的电话几乎都被打爆了:报料严重失实,威尔特的母亲不是乞丐!
威尔特制造假身世,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编辑疑惑。一时间,谩骂声铺天盖地而来,比威尔特在国际上领了大奖还吵得厉害。
为澄清事实真相,记者们又蜂拥着朝威尔特的老家而去。
威尔特的老家是一栋别墅,对于记者的造访,母亲没有答话,只是痛苦地摇着头。记者见在威尔特母亲嘴里掏不出半句话来。便径直来到威尔特外公家。外公史沫斯是当地有名的牧师,家里很富有。他完全否定了威尔特的说法。记者一行人,录下了史沫斯的录音。
后有人提供信息说,威尔特的父亲是纽约州一所知名医院的医生,母亲是该院里的一名护士。记者打电话给这所知名医院,院长十分肯定地说,一切属实。
面对记者的质疑,威尔特却依然十分从容地说:我妈是乞丐!
记者没有反问,而是打开了史沫斯的录音。听完外公史沫斯的录音,威尔特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我妈是乞丐!
威尔特终于说出了连外公史沫斯都不知道的事实。
他说,我5岁的时候,得了一场怪病,生命危在旦夕。爸是一个有名的外科医生,但当时爸被抽到外地做援救工作去了,医院里的名医也抽走了,院方不敢实施手术,要求转院。可是,时间就是生命,转院延误时间,就意味着有生命的危险。这时,妈跪下了,磕着头。妈乞求着,看着比乞丐都伤心。院方答应了妈的请求,手术很成功。我的生命,被我妈捡了回来!
从小,我是个淘气鬼,上课不用心,常和一些小伙伴在一起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惹老师和家长生气。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和一个小伙伴打架,摔伤了他的右肋骨,校长要开除我。妈领我进了校长室,妈乞求着,希望校长能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面对妈的请求,校长无动于衷。最后是妈的一个长跪。感动了校长,我才得以有留校学习的机会。
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果然,儿子凌晨不到四点就醒了,我困意正浓,不想理他,可他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尿尿、一会儿又让我给他剪指甲,我知道反正是睡不成了,索性起来写日记。

刚起床却遇着停电,我摸索到手机给他照明,这时,我看到了昨晚老公发的一条短信:

老婆,我带来的几条内裤都穿烂了,怎么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