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奥斯卡颁奖幽默答谢词

国际影坛第一大奖奥斯卡金像奖,是众多影迷和影星时刻关注的。它的颁奖仪式上一些获奖者的发言尽管很短,但却妙趣横生,风趣幽默,令人忍俊不禁。

大学时,我有个最为欣赏的学长。他文笔洋溢,辩才无碍。毕业前夕,他怀揣着理想上路,去了一家省级青年报做编辑。不料,报纸没办出生路之前,就抛弃了他们。中间辛苦的那几个月,做版、坐班、采访、写稿、编辑,全部成为“实习”。

有些人一旦患上癌症或心脏疾病等重症,就会深信自己是“病人”,为此紧锁心扉,闭门不出,呈现出抑郁症状。

反战影片《西部无战事》曾获第三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该电影是由环球电影公司出品的。1931年公司总经理雷姆利接过金像时的答谢词是:“除了抱孙子那一回,这是我一生中最榮耀的时刻。”

于是他在毕业时回了家乡,混迹一年,困顿万分。该怎么办?这个学长开始一年的沉淀与反思,他重新开始寻找理想的时候,也对自己的人生重新规划。

患病自然不是喜事,但患了病未必就是病人。

第四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授予玛丽·德雷斯勒,她领奖时说:“我想,为人应当朴实谨慎,可说真的,今晚我感到自己很了不起!”

他跟我说,他要考研,表示要回来和师弟们在一所普通大学上晚自习,读书。但是,他半途放弃了考研,又去了某个热门大型網站。我很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说是因为那网站许诺给他高管位置,还有不菲的薪水。

迄今为止,我见过许多患病的人,他們像普通人一样与人交流,投入工作,享受生活。

“光头影帝”尤尔·伯连纳因主演《我和国王》而获奖,他在颁奖台上如是说:“我希望这个奖没有搞错,无论你们给我多么珍贵的东西,我也不会还给你们了!”

去了之后,他发现好多红红火火的事件都是策划炒作,很低级庸俗。他又觉得跟自己的理想差距太大。于是他又回了家乡的法院,做了两年,觉得气闷,跟周围格格不入,放眼望去都是混日子的庸者。他辞职,去了北京某个响当当的大电视台,在外包机构做片子。

即使现在患了病,病后的“你”也没有发生改变。“患病≠病人”。

1949年获第2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的简·怀曼,她在影片《约翰尼·贝林达》中出色地塑造了一位聋哑母亲,她的答谢词是:“我因为在影片中一言不发而获奖的,此时此刻我想我最好是继续保持缄默。”

眨眼,十年过去。

能治好的癌症治好了就没事。若是反复复发、转移的不治之症,就该像面对自己的逆子一样,优先考虑今后如何与之相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