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姑娘瘦姑娘,良心当铺

良心当铺的境况一天不如一天,眼看就要关门大吉了。良心当铺的老板张一品因为得了一场大病,眼睛意外失明,只得把当铺交给了儿子张三宝打理。这张三宝一不懂得经营,二不识货。前不久,又因为贪财,一连错收了几件假古董,亏了两千多两银子。

这时,黑瘦拿着一瓶红酒回来了,见姐姐们脸上异样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五个胖子却一起扑上来,抱住她放声大哭起来。

作者:刘继荣

十天过后,赎当的日期到了,可老头却没有来。那个青花瓷瓶,就算是当铺的了。这个瓷瓶,少说也能值两千两银子,没想到最后却赚了一把。

那是一张中华骨髓库的通知书,通知上说骨髓捐献者配型成功,请准备好尽快接受骨髓移植手术。上面还说,接受骨髓捐献的,是一名白血病小患者。

我心里暗暗地笑,我知道,一旦我说什么东西好吃,母亲非得逼我吃一大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就这样,我被她喂得肥肥白白,怎么都瘦不下去。而且,不贬低她,我怎么有机会占领灶台?

张一品继续说道:我知道当铺早晚都要交给你打理,于是。就在大病之后装着失明了,让你来打理当铺,哪想到你贪财好利,急于赚钱,没有良心,不到一个月就亏了两千两银子。为此,我很气愤,可我还不想让当铺就此败了下去,于是就化装成一个有病的老头拿一个假瓷瓶来当,没想到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给了我二十两银子,于是我就找出我珍藏多年的古董瓷瓶拿来当给你,如此一来,就没人敢收购这个当铺了,而你也就有了信心了。

几个胖子一听,立刻大笑起来。

姨妈还告诉我,母亲老早就患了眼疾,看东西很费劲。我紧紧地把那袋油糕抱在胸前,一颗心仿佛被人挖走。

年终,一盘账,当铺扭亏为盈,除去各种开支,还赚了三四千两银子。

这时,黑瘦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大胖让坐在旁边的二胖帮黑瘦听一听,先告诉对方,让他们过会儿再打来,二胖于是就把黑瘦的包打开,拿出手机接听起来。

母亲的耳朵不好,我解释了半天,她仍旧热切地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几次三番,我终于没有了耐心,在电话里大声嚷嚷,她终于听明白,默默挂了电话。

3.

这一天和往日一样,六个女生回来时又都是垂头丧气的,互相诉说了各自的遭遇后,便早早地就上床休息了。就在这时,不知谁的手机响了,五个胖子同时去看,可又都失望极了,原来响的是睡在上铺黑瘦的手机。

母亲真的老了,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来,总是满怀热忱地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转三次车,光是工作、孩子已经让我分身无术,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回家。

2.

可没想,就在二胖拿手机的时候,他从包里带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来,大胖顺手拿过一看,呆住了!另外几个以为大胖发现了什么秘密,也都围过来看,也全愣在那儿了!

隔几天,母亲又问同样的问题,只是那语调怯怯地,没有了底气。像个不甘心的孩子,明知问了也是白问,可就是忍不住。我心一软,沉吟了一下。

因为有了这个值钱的青花瓷瓶在,良心当铺依然开张着,而且生意越来越兴隆。

二胖立刻表示赞成,还说:平时她家困难我们照顾她,这回她成功了,说不定一个月的工资能开两桌!现在不是讲究超前消费嘛,我们可以先借钱给她,等她以后领了工资,不就还上了?

姨妈告诉我,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母亲就已经不在了,她走得很安详。半年前,母亲就被诊断出了癌症,只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仍和平常一样乐呵呵地忙到闭上眼睛,并且把自己的后事都安排妥当了。

6.

没容黑瘦说下去,大胖就说:我知道,你现在一时还没钱,我们已经替你想好了,我们可以先借给你,等你下个月拿到工资了,不愁还不了我们。你说呢?

我哽咽着,趴在车窗上大叫:妈,妈,你小心些!她没听清楚,边追着车跑边喊: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4.

黑瘦没再说什么,于是六个女生便立刻下楼打车来到宴海楼,坐定后就开始点菜。她们约定一人点一个主菜,五个胖子于是先后报上菜名,价格最低的也在五十块以上;点菜之后,大胖又点了一份千年菌菇浓汤,最后提议为了给黑瘦庆贺,再来一瓶上等红酒。

可是,母亲啊,我真的有那么忙吗?

那天晚上,张三宝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父亲张一品。张一品听了,笑着对张三宝说:当铺能起死回生,看来还是靠那个瓷瓶呀!张三宝说:是呀!那么值钱的一个瓷瓶,那个老人才只当了五百两银子,一直没来赎!张一品说:那是人家见你有良心,送你的!送给我的?张三宝莫名其妙。

二胖说:她不是说去洗手间的吗?

可是没几天,母亲的电话催得越发紧了。她说,葡萄熟了,梨熟了,快回来吃吧。我说,有什么稀罕,这里满街都是,花个十元八元就能吃个够。母亲不高兴了,我又耐下性子来哄她:不过,那些东西都是化肥和农药喂大的,哪有你种的好呢。母亲得意地笑起来。

张三宝不由得有些纳闷,问: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张一品笑着说:因为我就是那个老人

大胖边哭边说:傻妹妹,你你怎么不早说呢,姐姐误解你了呀!

原来,我挑剔着不肯下筷的饭菜,是她在视力模糊的情况下做的,我是多么的粗心!我走的那个晚上,她一个人是如何摸索到家,她跌倒了没有,我永远都无从知道了。

5.

黑瘦说:是我呀!

天很黑,母亲挽着我的胳膊。她说,你走不惯乡下的路。她陪我上了车,不住地嘱咐东嘱咐西,车子都开了,才急着下去,衣角却被车门夹住,险些摔倒。

刘老板指着那个青花瓷瓶说:就这瓷瓶,就能值五千两银子。你说你的当铺经营不下去了,开什么玩笑呀?!刘老板说完,袖子一甩,带着自己的两个伙计走了。张三宝愣在那里,好半天,他上前捧着青花瓷瓶,说道:这瓷瓶值五千两银子,这么多!

三胖多了个心眼,悄悄跟在黑瘦后面,不多一会儿,就回来笑着问其他几个胖子:你们猜,黑瘦去哪了?

我大声地叫她,她急急抬起满是热汗的脸,四处寻找,看见我走过来,竟惊喜地说不出话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