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声爹,用生命回馈爱情

做了母亲的韩蕊,还没有见过儿子一面。儿子铁蛋出生后被紧急送往儿童重症监护室,她没有见到;孩子满月出院后又被家人送回了老家,她还是没见到;好不容易等到儿子百天,丈夫、父母却仍不让他们相见。
直到2011年6月18日,儿子出生第110天时,韩蕊才终于第一次见到了儿子。
为什么孩子出生110天后,才能与妈妈第一次相见呢?
回馈爱情有很多种方式,她却仅此一种
2011年2月7日,怀孕27周的韩蕊在丈夫兰凯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北医三院做孕检。胎儿很健康。大夫说完后顿了顿,但是,得赶紧拿掉医生欲言又止,兰凯已猜出八九分。
在韩蕊的左大腿上,有一个用手就能摸到的鸡蛋大小的肿瘤,一迈步就疼得钻心。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瘤这个词再次跳入兰凯的眼中时,他比谁都明白:妻子再一次站在了生命的风口浪尖,癌症复发且来势凶猛。这是兰凯和妻子3年来一直在回避和害怕的事情,但是,最害怕的终于还是来了。
病情刻不容缓,趁着癌细胞还未转移,得马上做截肢手术。截肢手术前,先得做引产手术。韩蕊却拼命摇头:不!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要生下来!在生命和孩子之间,这个28岁的女子选择了后者。没人能说服她放弃孩子.她说:回馈爱情有很多种方式,但对我来说,却只有做母亲这一种
2006年9月,武汉。当时,兰凯刚考入中国地质大学读博士,韩蕊则在湖北美术学院读研二。一个是来自湖北仙桃农村,一心读书正在考GRE准备出国留学的书呆子;一个是来自河北邢台,喜欢看宫崎骏动画,被称为动画才女的艺术系女生。兰凯的本科同学正好是韩蕊的研究生同学,觉得他们俩很登对,极力撮合他们见面。
第一次见面是在湖北美院外的一家小餐馆。韩蕊梳着高马尾,穿着白色套头衫、工装短裤、白球鞋。她对瘦瘦的、戴着眼镜的博士生没啥好感,尤其当她客气道:要不这顿饭我请你吧?兰凯竟然说:好啊,好啊。韩蕊知道,她跟这个男人肯定没戏了。
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是爷们看完别哭“什么叫老婆美女最好也看
这天,白云酒楼里来了两位客人,一男一女,四十岁上下,穿着不俗,男的还拎着一个旅行包,看样子是一对出来旅游的夫妻.
服务员笑吟吟地送上菜单.男的接过菜单直接递女的,说: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女的连看也不看一眼,抬头对服务员说:给我们来碗馄饨就行了!
服务员一怔,哪有到白云酒楼吃馄饨的?再说,酒楼里也没,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不安的望着那个女顾客.女人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旁边的男人这时候发话了:吃什么馄饨,又不是没钱?
女人摇摇头说:我就是要吃馄饨!
男人愣了愣,看到服务员惊讶的目光,很难为情地说:好吧.请给我们来两碗馄饨.
不! 女人赶紧补充道,只要一碗!
男人又一怔,一碗怎么吃?女人看男人皱起了眉头,就说:你不是答应的,一路上都听我的吗?
男人不吭声了,抱着手靠在椅子上.旁边的服务员露着了一丝鄙夷的笑意,心想:这女人抠门抠到家了.上酒楼光吃馄饨不说,两个人还只要一碗.她冲女人撇了撇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馄饨卖,两位想吃还是到外面大排挡去吃吧!
女人一听,感到很意外,想了想才说:怎么会没有馄饨卖呢?你是嫌生意小不愿做吧?
这会儿,酒楼老板张先锋恰好经过,他听到女人的话,便冲服务员招招手,服务员走过去埋怨道:老板,你看这两个人,上这只点馄饨吃,这不是存心捣乱吗?
张先锋微微一笑,冲她摆摆手.他也觉得很奇怪:看这对夫妻的打扮,应该不是吃不起饭的人,估计另有什么想法.不管怎样,生意上门,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他小声吩咐服务员:你到外面买一碗馄饨回来,多少钱买的,等会结帐时多收一倍的钱!说完他拉张椅子坐下,开始观察起这对奇怪的夫妻.
过了一会,服务员捧回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往女人面前一放,说 :请两位慢用 .
看到馄饨,女人的眼睛都亮了,她把脸凑到碗面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
,用汤匙轻轻搅拌着碗里的馄饨,好象舍不得吃,半天也不见送到嘴里.
男人瞪大眼睛看着女人,又扭头看看四周,感觉大家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盯着他们,顿感无地自容,恨恨地说道:真搞不懂你在搞什么,千里迢迢跑来
,就为了吃这碗馄饨?共7页1234567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她10岁生日那天,她爹再也没有从井下上来。迫于生活的压力,娘带着她又嫁人了。

她第一次看到他,惊住他怎么这么老这么丑?和她亲爹比,他好像老了不止10岁,眼睛小得只有一条缝,满脸的褶子,有50岁了吧?她看到他就烦。

这个男人娶了她娘后,也去矿上干活了,发了工资,一分不少地全交给她娘,下了班,买花生买糖葫芦给她,期望她叫他一声爹。

她偏不。

娘让她叫爹,她执拗地说,凭什么?我爹已经死了。他站在一边,尴尬地笑着说,那就叫叔吧。

叔她也不肯叫,嫌他邋遢,而且吃饭没吃相,呼哧呼哧的。

14岁,她到镇上读初中了。每个周末,他跑来接她,一路上他问长问短,她答得少,因为觉得没必要和他说。同学问她,接你的男人是谁?她答,一个远房亲戚。

但他每次来看她,都会带好多好吃的给她,他说,你娘让我带给你的。后来有一次她发现,娘并没有带东西给她,是娘说漏了嘴,娘说,家里用钱紧,这个月就不带什么给你了。

但是她还是收到了他送来的饼干和奶粉,他说,你娘说了,你正长身体呢,要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

虽然来自农村,可她觉得,自己并不比那些城里的孩子吃得差。她知道,是这个男人关心着她。那时,她小小的心里,有了些许的温暖,但那一声爹,她是叫不出口的。

她考上了高中,他说,不如,我们搬到城里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