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向好处想,弄斧要到班门

曾经遇到一个修行者说,他之所以和修行结缘是因为一位大师救了他,如果没有大师告诉他凡事多往好处想想,估计他现在早都不在人世了。
是啊,人生在世,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年,却要经历各种好事、坏事,尝遍酸甜苦辣各种滋味。

7年前,获得国际信息学奥赛金牌的高中生范浩强,毅然加入一家AI创业公司,只是因为——“挺酷的!”

由守约看一个人

生活是美好而沉重的。人生有苦又有乐,丰富多彩而又艰难曲折,就像白天与黑夜的互相交替一般。一个人快乐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连路边的鸟儿都似在为他歌唱,花儿都似专为他开放;痛苦时,落日西风,万念俱灰,睡梦中也在滴泪。

如今,穿着卡通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留着小平头,范浩强坐在位于北京中关村融科资讯中心的旷视研究院,俨然一个标准的互联网公司程序员。他的职业——算法研究总监,让很多人好奇。

一个自尊、可信而成功之人,必定是严格守时、守约的,他们言简意赅、言则必负、谨言慎行,尊重别人其实是自珍自重。那种轻易以没办法为由而食言、毁约,惯于显摆、说大话、水话、拉关系,或者总是以客观原因而随便迟到和给别人带来不便的人,必定是不够自尊且无能成大事者。

人总是避苦求乐的,都希望快乐度过每一天,但生活本身就充满酸甜苦辣,快乐和痛苦本是同根生。当你快乐时,不妨留一片空间,以接纳苦难;当你痛苦,不妨想到往昔的快乐。

范浩强上小学和初中时,就是奥数比赛领奖台上的常客。2011年7月,上高一的范浩强作为中国队的4名参赛选手之一,在泰国芭提雅以599分的成绩夺得第23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第二名。

拒绝

心往好处想,才能帮我们冲破环境的黑暗,打开光明的出路,才能获得更多更大的人生乐趣。在困顿、苦难面前,一味哭丧着脸,除了磨掉自己的锐气外,是不会赚到任何同情的眼泪的。只有颤抖于寒冷中的人,最能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也只有从痛苦的环境中摆脱出来,才会深深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就像火车过隧道,即使在黑暗中,也要看到前方的光明。

同年10月,清华大学信息学总教练唐文斌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旷视。他向范浩强发出了邀请。

拒绝一个人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尊敬他,并和他拉开距离。所谓敬而远之。

两个不同的囚犯,从狱中望窗外,一个看到的是森冷的高墙,一个看到的是喷薄的朝霞。无疑,面对同样的遭遇,前者心中悲苦,看到的自然是满目苍凉,了无生气;而后者心往好处想,看到的自然是霞光满天,一片光明。

同学们忙着备战高考的时候,范浩强被保送至清华大学,并通过“二次招生”考试考进了清华大学“姚班”——计算机科学实验班。

拒绝,是一种力量!

人生的道路虽然不同,但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窗外有土也有星,有快乐也有痛苦,就看你能不能一心只往好处想。

他一边在“姚班”学习,一边在旷视工作。在半工半读的情况下,一直保持了全班第一名的成绩。在大一军训时,他就完成了一篇ICCV论文。

阻力与动力

网上流传的一个哈佛大学教授蓝姆·达斯讲过的故事说,曾经有一个因病入膏肓,仅剩数周生命的妇人,整天思考死亡的恐怖,心情坏到了极点。蓝姆·达斯去安慰她说:“你是不是可以不要花那么多时间去想死,而把这些时间用来考虑如何快乐度过剩下的时间呢?”
他刚对妇人说时,妇人显得十分恼火,但当她看出蓝姆·达斯眼中的真诚时,便慢慢地领悟着他话中的诚意。“说得对,我一直都在想着怎么死,完全忘了该怎么活了。”她略显高兴地说。

2017年,范浩强本科毕业,伸向这位“天才少年”的橄榄枝很多,他也曾考虑是否去做“计算机理论研究”。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要在这块儿搞出行业里最牛的技术”。在他看来,“这个时间点上,AI就是最大的事情,商业化落地是最重要的一环”。所以他依然留在旷视,为打造服务于各商业领域的AloT操作系统,以及建构具备连接物联网设备能力的生态系统添砖加瓦。

记得蒙田说过一句话,大致意思是,风力若没有树叶的阻挡,本来显不出那样的强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