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我就泪奔了,一个震撼世界的真实故事

总有一个瞬间,让我们泪流满面。

来源 :小故事网

有空给孩子们讲讲三条鱼的故事吧。

1

1941年,德军入侵比利时,占领了疗养胜地威苏里城。

第一条是海洋深处的大马哈鱼。母马哈鱼产完卵后,就守在一边,孵化出来的小鱼还不能觅食,只能靠吃母亲的肉长大。

他们一家搬了新家,隔壁的男主人是位人民警察。

驻军司令克鲁伯少校一上任,就接到集团军参谋长李斯特将军的命令:到荣誉军人院,枪毙一头名叫骑士的公牛。

母马哈鱼忍着剧痛,任凭撕咬。小鱼长大了,母鱼却只剩下一堆骸骨,无声地诠释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

他的孩子平常有点咋咋呼呼,每次放学回家,都会很用力地敲门,边敲边喊:爸爸,快给我开门。

李斯特

大马哈鱼是一条母爱之鱼。

即便是带了钥匙,也不愿意自己开。

少校大惑不解,将军为什么会和一头牛过不去?

第二条是微山湖的乌鳢,据说此鱼产子后便双目失明,无法觅食而只能忍饥挨饿,孵化出来的千百条小鱼天生灵性,不忍母亲饿死,便一条一条地主动游到母鱼的嘴里供母鱼充饥。

一次行动中,邻居警察牺牲了,只留下妻子和10岁的儿子。

副官告诉他:将军和这头牛有仇!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将军还是个少尉。

母鱼活过来了,子女的存活量却不到总数的十分之一,它们大多为了母亲献出了自己年幼的生命。

后来,父亲很严肃地对自己的孩子说:以后回家自己开门,再喊我,当心我揍你。

在索顿河战役中,比利时人为了突破德军的雷区,组织了60头公牛开路,领头的公牛撞瞎了将军的右眼,那公牛也踩中地雷,炸伤了一条腿。

乌鳢是一条孝子之鱼。

孩子不知所措,难过的低下头。

将军和公牛倒在血泊中,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就在将军拔枪要射杀这畜生时,一枚炮弹飞来,把他震晕了。

第三条是鲑鱼。每年产卵季节,鲑鱼都要千方百计地从海洋洄游到位于陆地上的出生地那条陆地上的河流。

父亲看着孩子眼睛说:你一喊爸爸,隔壁的10岁哥哥听见肯定不好受。为哥哥想想,你自己拿钥匙开,好吗?

将军由英俊小伙儿变成了独眼龙,当然恨透了这头公牛。

央视动物世界曾经播放了鲑鱼的回家之路,极其惨烈和悲壮。回家的路上要飞跃大瀑布,瀑布旁边还守着成群的灰熊,不能跃过大瀑布的鱼多半进入了灰熊的肚中;跃过大瀑布的鱼已经筋疲力尽,却还得面对数以万计的鱼雕的猎食。

2

后来他得到消息,这头牛成了那次战役中唯一幸存的牛,战后被送进了威苏里荣军院。

只有不多的幸运者才可以躲过追捕。耗尽所有的能量和储备的脂肪后,鲑鱼游回了自己的出生地,完成它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谈恋爱,结婚产卵,最后安详地死在自己的出生地。

他们孩子刚出生三周,就夭折了。

克鲁伯少校带人到了荣军院,这里关押着400名比利时荣誉军人和负伤疗养的战士。

来年的春天,新的鲑鱼破卵而出,沿河而下,开始了上一辈艰难的生命之旅。

纵然无限悲痛,他们还是决定给孩子写墓志铭:

他下令:凡是受伤的,都送到特别营处理,健康的军人,都送到劳动营看押。

鲑鱼是一条乡恋之鱼。

ldquo;墓碑下是我们的小宝贝。

骑士被带来了,这是一头黑色的老公牛,神态安详,右后腿已经瘸了。

常常想,在这个世上至少还有三条鱼让我们感动。

他既不哭也不闹,只活了二十一天 ,花掉我们四十块钱。

历尽战火洗礼与人事沧桑的老牛骑士

一条是父母,给了我们生命,目送着我们走向远方,无怨无悔地付出直到无所付出。

他来到这世上,四处看了看,不太满意,就回去了。

当克鲁伯拔出手枪对准它时,比利时军人都怒吼起来。

一条是子女,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天就与我们结下了血脉之缘,从此无比信任相伴到老。

3

一个瘦小的男子走出人群,径直来到克鲁伯面前,说:少校,我是比利时陆军中士约瓦克,也是这头牛的勤务兵。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不能杀害这头牛,你必须把它当做战俘对待!

一条是故乡,无论飘得多高,终有一天我们还是要踏上这条回家的路。

他一直怀念高中和同桌没被捅破的爱情。

克鲁伯听了一愣:一头牛?当做战俘?笑话!

我们都是一群孤独的鱼,不小心游到了这个世界上,从此被这个世界收留,成为今生今世三条鱼最大的牵挂。

如今28岁了还没谈过恋爱,父母到处为他安排相亲。

约瓦克郑重地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请你看吧,这是利奥波德国王给它授勋的命令。

被逼无奈跑去看相亲的对象,竟然就是他的高中同桌。

克鲁伯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授予骑士比利时王国陆军上校军衔,颁二级荣誉勋章1917年12月l1日。

他激动得脑子发热,开口就问:谈吗?

克鲁伯傻眼了:这是一头有军籍的牛,而且军衔比自己还高!按照《日内瓦公约》,他无权枪毙它,只好把它关到战俘营去。

女孩:谈!

他给李斯特将军打了电话,报告了这个意外情况。

他又问:订婚?

将军告诉他:那就在战俘营里合法地处理它!我不相信它在那里什么错也不犯!

女孩:订!

01

4

死亡陷阱

夏正正讲过一个小故事。

根据德军的战俘营管理规定,战俘严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当场击毙的。

他外婆离开人世的那个黄昏,外公在病房里陪伴着她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

克鲁伯少校有了主意。

外婆临去前对外公说放学了。

这天,他命令士兵把骑士和战俘们带到了木料厂,那里有刚卸下的五车皮木头,克鲁伯要让骑士套上牛车,拉那堆积如山的木头。

一直假装平静的外公,听完这句话后,像个孩子似的大哭起来。

对于一头养尊处优的老牛来说,这种苦差事它肯定无法忍受。

葬礼结束后,他问起外公这三个字的含义。

只要它稍有抵触,士兵们就会用鞭子抽它,激怒它,它一反抗,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枪毙它!

外公告诉他,这是从前和外婆还在上小学时,外婆常说的一句话:

出乎少校意料的是,骑士没有反抗,而是拉起沉重的车子,默默地向前走去,一趟、两趟、三趟

ldquo;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它的身上开始流汗,残腿一瘸一拐很是吃力,可它仍摇摇晃晃地坚持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