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鱼的故事,拾馒头的父亲

拾 馒 头 的 父 亲

唐朝贞观三年,在某个州府有个叫孙公的官员,专门监督炼铁,那孙公的妻子早逝,留下两个女儿,孙公以父代母职把两个女儿拉扯长大,一个十六岁一个十四岁,长得美若天仙,朝廷皇上选妃时,两姊妹同时都被选上了。

我一直相信每个人都至少有一个守护自己的天使,他们有的化作亲人陪伴在我们身边,有的化作朋友带给我们欢笑,有的化作爱人给我们最真挚的爱,让我们这群孤独的鱼对世间有了牵挂。

16岁那年,我考上了全县城最好的高中。听人说,考上这所学校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大学。父亲欣喜不已,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我将来能考上大学,将来坐办公室就不用下地种田了。

两姊妹深知父亲不愿让女儿进宫,但又不能违抗圣旨,因为母亲早逝,父亲把她们扶养长大成人,两姊妹如进宫,父亲晚年无人照顾,于是两人都不愿进宫。

有空给孩子们讲讲三条鱼的故事吧。

恰巧这时我家在县城的一个亲戚要搬到省城去住,他们想让我父亲去帮忙照看一下房子,还给父亲建议说在县城养猪是条致富路子,因为县城人多,消费水平也高,肯定比农村卖的价钱好。父亲欣然答应,一来这确实是个好法子,二来在县城还可顺便照顾一下我。

负责选妃的官员将此事禀告皇上,皇上恼羞成怒,于是降旨罢了孙公的官,罚他去炼铁炉,而负责选妃的官员亲自带人马去强接二女进宫,两姊妹见父亲官职被贬了,心中痛苦不堪,于是私下商量,死也不肯离开父亲,于是两人假意愿随官员入宫,但提出要求,在走之前要见父亲最后一面。

01

等我在高中读了一个学期后,父亲在县城也垒好了猪圈,买来了猪崽。我平时在学校住宿,星期六的时候就去父亲那儿过夜,帮父亲照料一下小猪,好让父亲腾出时间回家去推饲料。

两姊妹在炼铁炉前见到父亲,父女三人抱头痛哭,父亲擦了眼泪说:儿啊!你们安心去宫中伺候皇上,爹自会照料自己的。两姊妹含泪点头,双双跪地向父亲拜别,然后乘其不备,一起跳进了炼铁炉中,就在这一瞬间,只听轰隆一声炼铁炉炸开了,铁水奔涌而出,渐渐的,那奔流而出的铁水变成了两个铁女人的形象。

第一条是海洋深处的大马哈鱼。母马哈鱼产完卵后,就守在一边,孵化出来的小鱼还不能觅食,只能靠吃母亲的肉长大。

猪渐渐长得大起来,家里的饲料早已吃了个精光,亲戚送给我们家的饲料也日趋减少。买饲料吧,又拿不出钱来,父亲整日显得忧心忡忡。

孙公见两个女儿以身殉孝,自觉得活得没意义,于是自己也跳炉自尽了,事后,人们为了两姊妹为孝殉身,便为她们盖了一座庙,取名为铁女寺,盖成后,寺中的法师主持了落成典礼,命人将两尊铁女像抬进寺中供奉。

母马哈鱼忍着剧痛,任凭撕咬。小鱼长大了,母鱼却只剩下一堆骸骨,无声地诠释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

我也愁在眉上急在心里,但也一筹莫展。有天我去食堂打饭时,发现许多同学常常扔馒头,倒饭菜,我突然想到,把这些东西拾起来喂猪不是挺好吗。

可是怎么也抬不动,法师在一旁指点说:这是千斤小姐,你们抬时一定要虔诚,不然会抬不动。于是人们烧香化纸,磕头礼拜,果然,就把两尊铁女像抬进寺中去供奉。后来,人们便将千斤小姐的斤改为金字的金来颂扬两姊妹的品德比金子还贵重。

大马哈鱼是一条母爱之鱼。

我回去跟父亲一说,父亲高兴得直拍大腿,说真是个好主意,第二天他就去拾馒头剩饭。

02

我为自己给父亲解决了一个难题而窃喜不已,却未发现这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父亲那黑乎乎的头巾,脏兮兮的衣服,粗糙的手立时成为许多同学取笑的对象。他们把诸如丐帮帮主、黑橡胶等侮辱性的绰号都加在了父亲头上。

第二条是微山湖的乌鳢,据说此鱼产子后便双目失明,无法觅食而只能忍饥挨饿,孵化出来的千百条小鱼天生灵性,不忍母亲饿死,便一条一条地主动游到母鱼的嘴里供母鱼充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