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没锁门,一份感动千万人的爱

那是我九岁时发生的一件事。那时,人们很穷,尤其我家,更是穷得要命。当时,我们一家六口人,父母和我们兄妹四个,算得人多劳力少的人家。父母整日不分白天黑夜地在生产队累死累活地干,可无论怎么努力,怎么挣,也不够吃,家里的境况很糟,简直要揭不开锅了。

母亲病危的时候和父亲谈过一次。母亲问父亲:为什么只和你过了27年,就不得不离开?父亲说:不会分开的。可是,母亲仍然满怀悲伤地离开了我们。

姗发现了父亲脸上的泪,父亲低低地问姗: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男孩,他可靠吗?姗望着自己的脚尖,点了点头。她听见父亲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们准备结婚吧
午夜十分,姗从昏迷中醒来,浑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脑子里空白一片,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般长久,重症病房的呼吸机还在帮助她呼吸,她努力想坐起来,腿脚却很不听使唤。趴在她床边的男人都被异样的声音惊醒,抬起了他的头,喷涌出泪水,撕心地大喊:大夫,大夫,她醒了,她醒了
姗睁大了眼睛,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眼窝深陷,面容憔悴,两鬓泛白,皱纹刻在眉间。姗看着他,亲切在心里弥漫开来,爸爸姗轻轻叫了声。男人愣了一下,猛然紧紧抱住了姗,哽咽着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四年了父亲的泪落在姗脸上。
姗的身体还很虚弱,美丽的脸显得有些苍白,对于从前的事情她想不起来,从爸爸那里知道了关于她的故事:她原来是家银行的出纳,有着很爱她的父母,还有一个很爱她的男友,正在婚礼的前个月,银行内部的保安起了歹心,一天中午,在她和另一个同事值班的时候,持枪抢劫了银行。她和同事大声呼救,被保安一人开了一枪,同事当场死亡,姗腹部中枪后仍然和保安博斗,纠缠中头部咂到了窗台。姗的手术整整做了六个小时,尽管极力抢救保住了她的性命,但是因为脑部受到了强烈的撞击,姗就再也没醒来姗的母亲受了很大的刺激,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货车撞倒,带着无取限的牵挂和遗憾离开了人世。
几年间,父亲四处求医,姗也辗转来到了这个城市的医院,但得到的结论都有是一样的:她醒来的机会几乎是零,就算是醒来,智力也会像几岁的孩子一样。父亲对这个晴天霹雳的结果并没有死心,他四处借钱,哪怕有一点点期望也不放弃。
为了筹措昂贵的医药费,他卖掉了家里的房子,但是很快就所剩无几。为了早点治好姗,节省开支,他白天在建筑工地挥汗如雨地干活,晚上就到医院守着姗,饿了就喝开水就着馒头充饥,困了就在姗的床边打盹,长期的营养不良和劳累也导致了身体的虚弱,但是他有信心,他一定能等到姗睁开眼睛。
经过了一个月的康复治疗后,姗出院了,只是说话还有点含糊,还要在这个城市继续呆下去,定期到医院做复查治疗。父亲带着她租了一间房,白天照顾姗的生活,晚上等姗睡下去后拣些瓶瓶罐罐的,好换来一点微薄的收入。共4页1234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没办法,父亲和母亲商量,还是把小妹送人。

父亲在操持母亲丧事的时候,三天三夜没有合眼。我怕他会累倒,劝他早点休息,可父亲执意要守夜。到凌晨的时候,父亲突然放声大哭:我一辈子没有和你发过脾气,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当时,我隔村的姑父没有孩子,和姑姑十分希望有一个孩子,就和我父母商量,想在我们兄妹中间引一个去。父亲和母亲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个个都是心头肉,结果,一个都舍不得。

我真不知道怎么劝解他。

现在,父亲旧事重提,姑父和姑姑当然很高兴,就一口应承下来。

父亲在母亲走之前的前半年,去查过一次身体。他经常喝酒,身体一直很棒,有一段时间突然感觉不适,跑到城里要做仔细的检查。这件事过去很久我也没有在意,为母亲守夜的晚上,父亲告诉我,母亲先走他也就放心了,要是他先走了,他怕母亲没有人服侍,一个人孤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