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把我埋在这片土地上,逃离疯人院

你还以为老师很闲吗?一篇文章来看看老师的工作到底是怎样的。

引导语:村里死人的时候要在灵堂挂上一张百家帐,那张百家帐谁家用过之后就自己保存着,等到村里又有人死了,别人就会过来取。

引导语:结婚前一天,余虎对父亲说:总有一天我会离婚!父亲斥责:离就离,反正现在肯定得结!

今天就是教师节,老师您辛苦了,教师节快乐!

1

前言

题记

死亡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它能放大人们的感官,像巨石投入平静的湖面,惊醒一些沉寂。

在集体主义化的中国,一个人是不完整的,他甚至都不能构成存在的单元,他们会被排斥在家庭体系之外,或者被忽视得厉害,必须结婚生子构建一个完整家庭,才会构成一个被尊重的独立单元。

老有人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望着我们:哇,当老师多闲,几堂课一上就逍遥自在了!遥想当年,当我的梦想还是做个语文老师时,俺也是这样想的。网上有个良心帖子,帮老师算了一笔帐,结果老师每年要比公务员多工作298个小时!算法之精准,结论之公允,令天下老师眼含热泪呀!

大胆的年轻人灵巧地把火药混着黄土填进铳中,插上引线,压实,再拿下嘴里的烟头,吹去白灰,点上轰隆一声巨响,丧铳的声音在雨后清冷寂静的山村回荡。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老师,到底有多闲呢?

丧铳加剧了笼罩在空气中的无形的阴郁,人们纷纷提前做饭,希望在夜幕降临前结束晚餐。往日里的悍妇此刻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旁边的小孩指着铳响处问:妈,那是什么响?妇人慌忙一拍小孩的手指:别乱指!小孩从母亲的脸色中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低头扒饭,不再言声。

2015年10月8日,余虎起得很早。

1.

忌讳也好,迷信也罢,在这种恐惧晦暗的氛围中,人们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始拼凑死者的一生。

前一天,他已经收拾好衣服,这几天他已和妻子协商好,要趁国庆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余虎打算一办完手续,回家拿上衣服就跟小杨离开。

课表,绝非徒有其表

● ● ●

这天早晨,妻子租了辆车,坐进副驾驶,余虎坐进后排,两个哥哥分坐在他左右。他有点奇怪,我们去离婚,哥哥们跟着干什么?妻子说,做一个离婚见证。

当老师,最令你义愤填膺的一句话是不是老师不就是每周几堂课吗?其实,课表课表,绝非徒有其表,每一堂课的背后,是教案、是课件、是学生、是讲台、是作业、是家长、是考试、是评价、是检查此处省略一万个字!

有一个家庭的故事,经常被村人提及。15年前,死去的男人叫硬石,这外号怎么来的已无从考证,死亡年纪是三十还是四十,也早就没人在意。

之前,余虎的妻子去庙里烧了香,她试图尝试各种方法,来挽回自己的的家庭。但这是徒劳的,半年以前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恋的事实。

就说批改作文吧,一篇作文八百字,四五十篇作文,得有四五万字吧,批改一次就是精读一本中篇小说,并且情节各显神通语言各领风骚。读罢,你还要圈圈点点写评语,就算你是点评大师金圣叹,也会有点儿抓狂的。

村里人说,硬石年轻时很帅,又高又白净,以前在生产队,许多女青年都在偏僻的山路上截过他。他人不但帅,还写得一手漂亮字,生产队往上边寄的材料都是他写的。平日里做人也实在,借钱准时还,碰上别人吵架,他总是站出来说公道话,所以硬石离开生产队的时候,很多人惋惜。

所以,她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2.

当时村里只有硬石一个人离开了生产队,他到外地去做工,虽是砍树,但赚的却比村里人多,人们又开始为他感到庆幸,都说硬石是个人物,见过大世面,他去的那是大地方啊,要撑船过水的

1

我们用一生在备课

打工挣了钱回来,没多久硬石就讨了个高大的老婆,家务农活无不爽手麻利,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他成家后没再离开村子,生了三个儿子后又得了个女儿,旁人都羡慕不已,可因为子女多,一家人的日子也日渐拮据起来。

令余虎始料未及的是,车子并没有开往民政局,而是在一个白色大门前停了下来。

苏霍姆林斯基讲过一个故事:一位有30年教龄的历史老师上了一堂精彩的公开课,有人就问:老师,您的课堂太有感染力了,你花了多久时间来备课?这位历史老师回答:每一堂课,我都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但现场准备,却只花了十五分钟。

我没见过硬石帅的时候,记忆中他都是黑红黑红的,留着两撇八字胡。听奶奶说,早年爷爷被人欺负,他帮过许多忙,所以我恭恭敬敬地叫他石叔。但他却经常拿我开玩笑,总说你姑呢?我说不是姑,是妈!他说,就是姑,你是你姑从河里捞来的。

余虎随即被妻子以及妻子的哥哥和父母绑了起来,那是驻马店市精神病院,一家成立于1970年的公立医院。妻子所谓的方法,就是送余虎去治疗同性恋。

是啊,老师就是用一生在备课,哪一堂课不是穷尽你毕生之所学?一句把教材读厚,把课文教薄,最见老师的心血啊!所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若用在老师身上会更加精妙。你不但要读教材,还要读学生;你不但要讲知识,还要讲道理;你不但要抓课堂,还要抓考试(好文章阅读
)

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会很生气,我家的狗也陪着我生气,朝着他一顿吠,谁都喝不住。平时,我一扬声,家里的狗就会乖乖地摇尾巴,但面对硬石,这招毫不奏效,有一次狗还咬伤了他。

他们似乎已经跟医院打好招呼了。把我带过去后,没进行任何沟通、检验,就把我带到病房的床上绑了起来。余虎如此回忆。

3.

我不能理解狗对硬石的仇恨,便问爷爷,爷爷说硬石身上有酒味,我豁然开朗,因为每次硬石出现,都是黑红黑红的脸,满身酒气。但奶奶不同意,她说,那个酒鬼,整天喝得踉踉跄跄,夜路走多了,有鬼跟着。

没有任何问诊或检查手续,余虎不断地坚称自己没有病,不需要治疗,但一切都是徒劳。

一堂课,岂只是45分钟的嘀答

2

进去后,我就被他们绑在了床上,到了下午有几个高大的男子过来强行把我的衣服脱了,并换上精神病房的病服。在精神病房的第一天,余虎不肯换衣服,他们强行脱我的衣服时还嘲笑说,你就是同性恋?让我们看看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余虎被嘲笑污辱,却无力反抗。

一堂课,哪里是45分钟那么简单啊!时间嘀答,你得让数十个哪吒不闹海,还要教他们博古通今知书达礼。教育最殚精竭虑的事儿,就是要用短短的45分钟,教化别人长长的一生。

硬石虽然经常喝醉,但在外边不会发酒疯,不像村里的另一个酒鬼,一喝醉就拿着板砖到学校骂街。硬石即使喝醉了,在外边见到人也是微笑着的。看他脚步踉跄,村里人都会提醒他,回家的时候过木桥小心一点,别掉河里了。

接下来送到余虎面前的,就全是药了。

比如吧,萍老师上课很少责怪孩子不听讲,我把碎碎念的时间都拿来思量如何将45分钟的课堂安排得精彩纷呈。5分钟精彩演讲,5分钟配乐朗诵,5分钟小组竞赛,5分钟电影欣赏,5分钟动手操作,5分钟文本改写一分一秒皆要苦心熬制,其繁复精细,不亚于烹一道名菜佛跳墙。

与对外人的态度不同,醉酒后的硬石在家里就是个怒目金刚,经常打得妻儿满村跑。硬石的老婆常带着淤青跑来跟我爷爷哭诉,爷爷奶奶去劝硬石,他当场答应了,可过后还是照样打。实在经不住打了,她就跑去找小卖部的老板,求他别卖酒给硬石,硬石知道后大怒,回家把锄头柄都打断了。

余虎问医护人员他吃的是什么药。对方并没有回答。只是命令他立即在其面前吃掉。余虎知道自己并没有精神病,而医院也从来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检查,就直接开药给他吃。但他也知道。除了顺从,自己别无选择。

4.

于是,硬石的老婆开始常往娘家跑,但儿女们要上学跑不了,依旧被撵得满村跑。

因为从一进来,他就听到其他病房传来的叫声,那是其他病人不服从安排、不吃药后被管理人员殴打的声音。

老师,从来就不只是老师

● ● ●

我经常在打饭时看到其他人被殴打辱骂,半夜里这些场面又会出现在梦中,几番惊醒以后,我只想逃出去。

何况,老师从来就不只是老师,术业专的要做学科组长,文笔牛的要做宣传干事,管理强的还要当主任和校长。每一种角色,除了用心扮演还要迅速切换学生无精打采,你得是个超级演说家;学生文具失踪,你得是个神探福尔摩斯;学生心情不爽,你得是个知心妈妈。

有年春天,硬石拎着酒瓶醉醺醺地回到家,见儿子们没去学校,仰起头喝完小半瓶酒就去找棍子,边找边骂:不去读书,在家里蹲着,能蹲出吃的来吗!大儿子小峰见势头不对,带着弟弟们撒腿就跑。

余虎想过跳窗。但他住在四楼,外面有一个防盗铁窗,还有一道玻璃,在外面还有一道。你从里面走,要穿过一扇刷卡的门,必须家属陪同才能出去。如果护士看到你在门旁边,他会叫你离开,否则也会打你。厕所里都不会让你待长的,而且我知道,跳下去肯定死定了。

最有爱的角儿要数班主任了,几十个学生,每天总有几个迟到的早退的和不交作业的,碎到你借了我块橡皮我欠你把尺子,你都得管。偶尔,还有几个家长驾到。反正吧,你不曾当过小陀螺,你就不知道班主任的晕啊!

门前是被河水冲出来的小悬崖,落差有七八米,后面是山,唯一通往木桥的路又被父亲硬石堵住了。小峰只能带着弟弟们往山上钻,边钻边回头梗着脖子吼:你没给我们报名,怎么去上课!老师让我们回来找你要钱报名!

2

5.

你去不去?不去我打死你!硬石说着就把棍子砸过去,我昨天才跟校长讲过,没钱,先上着课,过阵子再缴学费。你们敢不去,我一个个都丢河里浸死他!小峰脚一滑,差点从山上滚下来,忙揪住一把杂草道:老师不准,我不敢去,要去你去!

小杨此时的内心是近乎崩溃的,8日上午,他跟余虎最后一次通话只得到一个消息:余虎被关进了精神病院。电话还没打完,余虎的手机就被夺去,小杨联系不上,只好从外地赶来,在驻马店的医院,一家一家地打听。打听了四天,在驻马店第二人民医院心理科,一医生说,你去前面那幢楼问问,那里关的都是精神病人。

老师从来不下班

硬石举起酒瓶咚咚咚地就往山上冲,一边跑一边骂。

小杨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的询问,才终于问到了余虎的名字。但他被医生告知,家属特别交待,除送他来的妻子和哥哥外,拒绝任何人探视。

有人用每天八小时来演算老师的工时,别闹了,老师从来不下班好吗!下班了,七十二行,行行可以关机大吉,唯有老师不行!

还未到上学年龄的小妹从屋子里跑出来,哭着喊哥哥们。硬石喝道:你再哭,再哭连你一起打死了!这个时候小峰的母亲背着一担草正走到桥头,听到叫骂声,连忙把草扔下,踢掉拖鞋就叫喊着往家里跑。

小杨是余虎的男朋友,两人是在网络上认识的。

午睡时间,你要随时恭候几个小捣蛋上房揭瓦;傍晚放学,你还要担心几个小游侠迟迟不归。总之呢,只要有一个学生还在学校流连还在街上闲逛,你都不能稳坐钓鱼台。当所有的孩子都安全到家了,你的晚餐才敢安心下咽!万一呢,再有个孩子离家出走了,这一夜你就别想消停啦!

小峰的两个弟弟听到母亲的呼喊哭了起来,邻居倚在自家门前不敢上去劝,遥遥望了会儿叹道:那个酒鬼又发颠了。说完就进了屋。

余虎出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家里六姐弟中排行最小。16岁初中毕业后,他开始做点小买卖,他喜欢上衣颜色鲜亮,裤子口口袋袋,露出一小片皮肤。他身量纤细,手指摆成一个纤柔的姿势,买衣服都要专门去全县最潮的店。大家都夸他时髦,可是没有人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夜色渐浓,还有未接的电话和未回的信息,QQ头像一闪一闪,也许就是家长朋友有惑了,大到学习小到交友,不一一作答他们怎能美美入睡?等到月上梢头了,你又要挑灯备课批改作业,或者像萍老师这种,再熬制几篇新鲜文章

小峰的母亲让儿子们赶紧往田里跑,硬石喝醉了追不到那儿,说完忙把在一旁的小女儿抱走。三兄弟绕过屋子,跑下坡,穿过木桥上了大路。硬石追到桥头就不追了,喷着气大骂。小峰三兄弟不敢停留,一直跑到大路另一边的田野中间才停下,一个个伸长脖子回头往家的方向看。

余虎觉得,可能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是这样。

老师,到底有多闲?天知!地知!

几个同族的亲戚听到声音赶了过来,站在桥头,却不敢上前。硬石一直守在桥头,直到夜幕降下来也不曾离去。其他人见没办法,也都叹了口气,纷纷散去。

2001年左右,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一名同性,余虎爱上了他,相处了一年半,对方却告诉余虎,自己要结婚了。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夜里春雷滚滚,黑暗深处传来脚步声,有人喊我爷爷:阿叔,坏咯!硬石几个崽不见咯,快起床帮忙找咯!

于是,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这样的感觉又回来了,并且变得更糟,余虎彻底感觉被人欺骗了。那人告诉余虎,结婚吧,结了婚就好了。

爷爷应声出了门,最后和几个亲戚在山沟里找到了惊惶的小峰三兄弟,那是条很深的山沟,沟顶长满了荆棘藤蔓,大白天沟底也暗无天日,平时没人敢去。

● ● ●

老人们提起当时的情况,拍着手感叹:一个个吓坏了,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你。

余虎感觉自己找到同类的希望越发渺茫,那时,父母正好给他介绍了邻村的林红,认识三个月,两人结了婚。结婚前一天,余虎对父亲说:总有一天我会离婚!父亲斥责:离就离,反正现在肯定得结!

第二天,小峰的母亲走了,听人说是半夜里收拾好东西,要去南方打工。从那以后,我再没见过她。

颇有经商头脑的余虎很快宽裕起来,尽管当时,林红觉得余虎在那方面非常冷淡,但她还是认为余虎是个好丈夫,是因为每天起早贪黑的进货才疏于照顾自己,而且在外奔波没有沾染半点女色。很快,孩子也出生了,他们购置了两层的房屋,还有一部价值20多万的车,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3

平日里,余虎偶尔会上网看看电影。一个下午,妻子看摊,孩子上学,余虎突然想到,网上有没有两个男人之间的电影?出乎他意料,这样的片子很多。面红耳赤的余虎开始思索,是不是实际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