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煮的并不是年夜饭,去回报爹的汪洋大海

你突然打电话说要来我家,电话里,你轻描淡写地说:听你二伯说,巩义有家医院治腿疼,我想去看看。先到你那里,再坐车去。你不用管,我自己去
你腿疼,很长时间了。事实上你全身都疼,虽然你从来不说,但我无意中看见,你的两条腿上贴满了止痛膏,腰上也是。你脾气急,年轻时干活不惜力,老了就落下一身的毛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也不好,老年人的常见病你一样都不少。年轻时强健壮实的身体,如今就像被风抽干的果实,只剩下一副空架子,弱不禁风。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你就来了。打开门后我看见你蹲在门口,一只手在膝盖上不停地揉着。你眉头紧锁,脸上聚满了密集的汗珠。我埋怨你不应疼成这样才去看医生,你却说没啥大事。
你坚决不同意我陪你去医院,你那么忙,这一耽误,晚上又得熬夜,总这样,对身体不好你的固执让我气恼。正争执间,电话响了,挂断电话,却不见了你。我慌忙跑出去,你并没有走出多远,你走得那么慢,弓着身子,一只手扶着膝盖,一步一步往前移。
看你艰难挪移的样子,我的心猛地疼了一下,泪凝于睫。我紧追过去,在你前面弯下腰,我说:爸,我背你到外面打车。你半天都没动,我扭过头催你,才发现你正用衣袖擦眼,你的眼睛潮红湿润,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风迷了眼。又说:背啥背?我自己能走。
纠缠了半天,你拗不过我,终于乖乖地趴在我背上,像个听话的孩子。我攒了满身的劲背起你,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沉,那一瞬,我有些怀疑:这个人,真的是我曾经健壮威武的父亲吗?你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背上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使劲弓起来,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到小区门口,不过二十几米的距离。你数次要求下来,都被我拒绝。爸爸,难道你忘了,你曾经也这样背着我,走过多少路啊?
18岁那年,原本成绩优异的我,居然只考取了一个普通的职业大专。我无脸去读那个职专,也无法面对你失望愤怒的眼睛,便毅然进了一家小厂打工。那天,我正背着一袋原料往车间送,刚走到起重机下面,起重机上吊着的钢板突然落了下来。猝不及防的我,被厚重的钢板压在下面,巨大的疼痛,让我在瞬间昏迷过去。
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里,守在我床边的你,着实被吓坏了。你脸上的肌肉不停地跳,人一夜之间便憔悴得不像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块钢板砸下来时,所幸被旁边的一辆车挡了一下,但即便是这样,我的右腿也险些被砸断,腰椎也被挫伤。
治疗过程漫长而繁杂,你背着我,去五楼做脊椎穿刺,去三楼做电疗,上上下下好几趟。那年,你50岁,日夜的焦虑使你身心憔悴;我18岁,在营养和药物的刺激下迅速肥胖起来。50岁的你背着18岁的我,一趟下来累得气都喘不过来。
就是这时候,你端来排骨汤给我喝,你殷勤地一边吹着热气一边把一勺热汤往我嘴里送,说:都炖了几个小时了,骨头汤补钙,你多喝点儿我突然烦躁地一掌推过去,嘴里嚷着:喝喝喝,我都成这样了,喝这还有什么用啊?!
汤碗啪地一声碎落一地,排骨海带滚得满地都是,热汤洒在你的脚上,迅速起了明亮的泡。我呆住,看你疼得龇牙咧嘴,心里无比恐惧。我想起来你的脾气其实很暴烈,上三年级时我拿了同桌的计算器,你把我的裤子扒了,用皮带蘸了水抽我。要不是妈死命拦住,你一定能把我揍得皮开肉绽。
然而这一次,你并没有训我,更没有揍我。你疼得嘴角抽搐着,眼睛却笑着对我说:没事儿,爸爸没事儿!然后,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你完全像换了一个人,那么粗糙暴烈的人,居然每天侍候我吃喝拉撒,帮我洗澡按摩,比妈还耐心细致。我开始在你的监督和扶持下进行恢复锻练,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你陪着我一起用双拐走路。我在前面蹒跚而行,你紧随着我亦步亦趋,我们成了那条街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2010年腊月三十这天,早上7点多钟起床,妻子已在包棕子,而持续了近月余的冷空气不知为何悄然远去,万里晴空上,久违的太阳笑了起来。天气不冷,我也即刻着手杀鸡煮肉,准备前往老屋。
自从父亲去世后,我就把母亲接出老屋到小街上与我同住,从而老屋就那样一直空闲着,但逢年过节我都要去老屋一趟。因为老屋堂中挂着祖先的灵位,去就是摆那么些饭菜,在牌位前点香燃烛烧纸,以示敬意和怀念先祖们。每年大年三十这天,我和妻子、女儿、儿子是雷打不动地要回老屋上香的。
忙乎到中午11点多才准备就绪,懒的拿摩托,我们就走路。好在老屋距我现在居住的小街不远,个把小时的路程,又是公路。临出门时,我交代母亲看家,等我回来再煮年饭。母亲听完我的话小心翼翼地问我:我煮饭等你们好吗?菜你们回来自己煮。
望着母亲的样子,我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母亲随我生活五六年之久了,母亲连一餐饭都没煮过,碗也未洗过一只。之中的原因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年老了,都79岁了。而那多功能的电压锅、电磁炉,母亲不会使用有危险。另外就是母亲的卫生不达标。
很小时,我们几姐弟全靠母亲一个人挣工分养家,母亲根本没有时间打理家务,随随便便地喂养我们,什么细菌邋遢,都不是母亲所要追求和讲究的,她讲究的是只要我们不饿死,只要我们能长大成人就可以。于是一直生活在农村的母亲,天长地久养成了不讲卫生的习惯。
我看见你煮过饭,懂得按那电锅上的哪一颗是煮饭的。我会把手洗干净,把锅、米洗干净的。母亲见我没吱声,就像小孩样对我保证起来。
母亲的话说到了这份上,我还能说什么?母亲虽然不太讲究卫生,但毕竟是我的母亲,在这样的大年日子里,我不能嫌弃我的母亲,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我们在屯里老屋上香后,又与乡亲们聊了会儿天,回到家时已是下午5点钟。我赶忙把那些备好的年菜拿出来一样一样的放到盘子里,摆开桌子,放上电磁炉吃火锅。当我去揭开电压锅舀饭时,不竟目瞪口呆,母亲煮了满满一锅米饭。这能吃的完吗?平时我们一家人也就煮那半斤装口盅两盅就足够了。再说,我一个月才一千来元收入,妻子又没有工作,两个小孩又读书,日子过的拮据自不必细说。常言说量体裁衣,生活中我从不允许家人干浪费之事,尤其在米饭方面。而母亲?真的是老糊涂了?今天竟煮这一大锅饭,我看要吃几餐都不完。而我又讨厌吃冷饭呢!倒丢多可惜啊!一斤米2元5角哟!在我愣神间,母亲搓着双手惶恐地来到锅边说:往年年夜饭,你们都够着煮那么点,吃的不剩。我今年就多煮了一点。
我知道这个习俗,母亲是图个好彩头—-年年有余。母亲常愧疚地说她空活了一辈子,没给我们儿女置办得一样像样的东西。尽管我们无一埋怨她。如今母亲一定是感觉自己确实老了,她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煮这样一顿年夜饭吧!煮下她的一个心愿,愿我这个贫穷的儿子能在来年富裕起来,年年有余。
感谢母亲。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世上只有嫂子好,有嫂子的我哟,像块宝,今生遇到了好嫂子,幸福享不了唱这首歌的,是家住都昌县北山乡一位普通农民,他叫刘书梓,今年
45岁。23年前,他不幸失去双手。和他同龄的嫂子邵月玉23年如一日,给他喂水喂饭,精心护理,才使曾经绝望的他坚强地活下来,并感受到人世间最多的温
暖和关爱。
23年来,每每想起嫂子在自己身上倾注的心血和汗水,刘书梓的心里就会涌起无尽的感激,也总会含着眼泪,深情地唱起世上只有嫂子好
遭遇意外:初恋男孩不幸失双手
刘书梓有兄弟两人,在刘书梓童年时父亲病故。由于家境困难,初中未读完的他就辍学回家,跟哥哥在鄱阳湖以打鱼为生。1983年的春天,刚满22岁的刘书梓跟邻村的女孩吴霞谈恋爱,两人经常坐在清澈的小河边,卿卿我我,互诉衷肠。
转眼到了9月份,快要过中秋节了,刘书梓想趁过节的机会孝敬一下吴霞的父母,就偷偷买来雷管,准备炸一些鱼,送给吴霞的父母吃。9月8日傍晚,
他瞒着哥哥,和一个朋友到鄱阳湖里去炸鱼。当刘书梓在湖水中寻找鱼时,不慎引爆雷管。轰隆一声,刘书梓只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当刘书梓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哥哥刘书浪坐在病床旁边,嫂子邵月玉则用勺子喂药给自己喝。刘书梓想坐起来,一动身子,腰部感到钻
心的痛;想动一下手,可双手也根本不听使唤。意识到自己要成为残废人后,刘书梓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顿时痛哭不止。女友吴霞看到刘书梓伤成这样,心里
非常难受,在病床前百般安慰刘书梓。
刘书梓住院1个月,共用去了4000多元,花光了哥哥的全部积蓄。因受伤严重,刘书梓的双手被截除。回到家后,60多岁的母亲看到失去双手的刘书梓,想到他的未来,哭肿了眼睛。1个月后,女友吴霞托人给他带来一封信,正式提出分手。
母亲过世:嫂子成小叔子亲娘
屋漏偏逢连夜雨。1983年年底,刘书梓的母亲查出患晚期胃癌,到许多医院治疗都不见效,病情越来越严重。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为了赚钱给母亲治病,刘书浪天天到湖里打鱼,护理母亲和刘书梓的重担全部落在邵月玉的肩上,过度的操劳使她比真实年龄要苍老许多。
1984年3月10日,已经奄奄一息的婆婆拉着邵月玉的手,流着泪吃力地说:月玉啊,你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好媳妇,我死后最不放心的是书梓
啊!邵月玉眼里闪着泪花,坚定地说:妈,你放心,我会照顾书梓一辈子的。婆婆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又拉着刘书梓的手说:书梓,我死后,嫂子就是
你的亲娘了,你一定要听嫂子的话啊。刘书梓早已泪流满面,说:妈妈,你放心,今后我一定听嫂子的话!晚上,刘书梓的母亲安详地走了。
有一天,刘书梓的朋友来看望他,刘书梓流着泪叙述了嫂子精心护理自己和家里的困难。为不增加哥嫂的负担,央求朋友给他买包老鼠药,喂给他吃。
走到房门口的邵月玉,听到刘书梓说的话后,心理十分难受,她走到刘书梓的床前,开导他说:你为什么要轻生呢,许多残疾人都坚强地活下来了,现
在报纸和电视里经常宣传的张海迪,她双脚瘫痪,还自学成才,她就是你学习的榜样经过一番开导,刘书梓流着泪羞愧地对嫂子说:嫂子,我要坚强地活下
去! 于心不忍:出门乞讨被嫂子劝回
1984年8月,邵月玉的第一个儿子出生,本来坐月子需要专人护理,可丈夫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得天天出湖打鱼卖钱,邵月玉只得硬撑着虚弱的身子
照顾刘书梓和孩子。由于刘书梓的腰部受伤,躺在床上不能动,邵月玉每天都要按时给刘书梓喂饭喂药。每天早晚,邵月玉和丈夫都要帮刘书梓翻一次身。为避免生
褥疮,邵月玉还坚持为刘书梓早晚按摩。12月初,在嫂子的精心护理下,刘书梓的腰伤终于痊愈,可起床活动。
1987年,邵月玉的女儿降生,生活负担更重了。刘书浪为能捕到更多的鱼,每天天刚蒙蒙亮,就扛着渔网出门,直到天黑才能回家。照顾两个孩子和
小叔子的任务全部落在邵月玉的肩上,这一切,让刘书梓觉得愧对哥嫂。为了不增加哥嫂的负担,他决定出去乞讨。那年7月10日,刘书梓来到父母的坟前,叩了
几个头后,擦干泪水毅然往县城走去。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