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赶走自卑不是变壮大这么轻易,都是有惊无险

几年前,我写过题为《让大学生自己报到行不行》的小文:大学开学了,几乎每所大学都会出现一景:家长满头大汗地扛着行李,陪孩子报到,给他们铺床叠被。这样做,体现父母对孩子的关爱的同时,也让我们再次想到现在孩子自主、自立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家长不放心让孩子一个人外出求学?连上大学了还要处处包办,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养成独立生活的能力?

所谓厉害的人,其实都经历过磨难,狠狠地逼过自己,拼命努力过,熬过苦难岁月,才拥有了强大的内心和刚强的意志,成就了自己的辉煌人生。

最后,专注于可控的因素,坦然面对自己的不足。

不由得一阵感动,同时也觉得自己以往的想法太单一、太片面、太固执,掺杂了太多的想当然,还有对年轻人太多的傲慢与偏见。

这个时刻,正是深刻体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时候,唯有咬紧牙关,在沉默中苦苦努力,用自己的坚持,用自己的拼搏熬过人生的寒冬。

自卑情绪很难消灭,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呢?总不能任由它在体内发酵,并时不时从潜意识的层面跳出来,干扰我们的工作、生活秩序?

本来想给大学生“上一课”的,结果却被他们给上了一课。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被爱情打击过的人,才能看透爱情,才不会去奢望很多,在以后的爱情里,心情就会波澜不惊了,学会用平和的眼光看爱情,用平和心接待爱情,因为他们更懂得了婚姻的本质,知道了珍惜。

有一个女孩给作家三毛写信,向她倾吐种种不如意。三毛在回信中,提到她在自我介绍中,用到了诸如最底层、贫乏、黯淡、自卑、平凡、卑微、能力有限等这类非常糟糕的词汇。女孩自愿将这些不好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身上,造成了她在生活中的种种苦恼。三毛提到自己曾经反复思考“生命的终极意义是什么”,她给出的答案是“寻求真正的自由,然后享受生命。”她给女孩提出的第一点建议,就是将信中那些糟糕的词汇从生命中扫除,不轻看自己,不胡乱给自己贴标签。找到了自卑的深层次,就应该着手给自己疗伤。最先要做的就是三毛给女孩信中的这点建议,不用糟糕的词汇描述自己,不因为某件事做得不好,就彻底否定自己这个人。

现在我知道了,家长可以送孩子去大学报到,大学生也可以带父母出来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很多父母为了照顾家庭、养育孩子含辛茹苦,忙着上班、劳作挣钱,平时很少有机会外出旅游。即使有机会、有时间,也可能会因为舍不得花钱等因素,而选择了放弃。现在,孩子终于长大成人了、考上了大学,孩子带父母一起看看自己的学校、尝试一些“第一次”,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这恰恰是现在的孩子有责任、有担当、讲亲情的体现啊。

一个真正有出息的人,不会因为一点挫折和失败就退缩,反而会越挫越勇,他们不会安于现状,总是在寻找机会提升和改变自己,吃过苦,尝过甜,受过伤,活得就更坚强。

我们在意识层面会忽视它的存在,它不会自动消失。直到某个时刻,它从幕后走到台前。任何心理方面的缺陷,都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些症状。触发心理问题的事件,不过是导火索,不是引发自卑的深层次原因。这个时候不该产生“将它就地正法”的心理。自卑情绪是一个警告信号,提示你要学会与自己的内心沟通。你可以自己活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沿着这条时间之河回溯,找到触发自卑情绪的那个时间点。也许那个时间点,某个人的一个动作或一句话,让你难以释怀、挥之不去。用一种宽容之心接纳它,给自己这个暗示:我并非完美的,也曾是胆小的、无助的人。不过通过这些年的努力,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么弱小。

很显然,我是坚决反对家长送孩子上学的,认为这是大学生缺乏自理能力的体现。并且,也确实有不少例子支持我的观点。但我却不该固执己见,忽视了最基本的判断前提,一是要全面地看问题,不能只看到一部分情况,而看不到另一部分情况,否则难免以偏概全;二是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能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就认为事物是一成不变的。只有与时俱进,不断更新观念,才能更客观、更理性。

走过孤独寂寞的苦。

其次,尝试着不用糟糕的词汇描述自己。

开学季,人民网在微博上发起“大学新生报到带不带父母”的投票。我原本是要投给“不要,长大了能自己搞定”选项的,但一位网友的留言却让我陷入了深思。

鲁迅说过: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真正的勇士,就要愿意吃苦,要负重前行,不因为艰难困苦而退缩。

武志红在《感谢自己的不完美》一书中说:“各种负面情绪本身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试图消灭它们,我们视它们为失序,由此想控制,以为控制的局面就是秩序。”对于自卑这个“黑衣人”,不该用硬碰硬的方式去剿灭它。说实话,如果不能正确认识一种情绪,我们永远做不到消灭它。情绪不该去消灭,而是要学会与它沟通、和解,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我们人格中的一部分。

记得之前有媒体报道,一名从山西太原到天津报到的大学男生因为欠缺自理能力,与父母在超市中走散后竟手足无措,连租房地点和父母的手机号都忘记,竟蹲在路边哭泣。幸好,有路人帮忙联系到了家人。男大学生蹲在路边哭泣,令人产生错觉:这个大小伙子到底是天之骄子呢,还是幼儿园大班的?不,他恐怕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如,小朋友遇事还知道找警察叔叔呢,这大学生却只知道哭。可以想见,平时他在家里过着怎样娇生惯养的生活。

扛过人生落魄时的艰难险阻。

弗兰克·卡德勒《重建自我:从阴影走向光明》中提到:“我们都需要催化剂,来激活和开启我们自身因为种种原因而关闭的部分。”没错,因为种种原因,比如父母、家庭、学校以及其他因素,我们的体内被种下了自卑的毒素。这种毒素的毒性不大,短期内看不出它的危害性。

网友“查理哥”说:“我第一次带我爸来学校,让他经历了很多第一次。他第一次坐高铁,第一次来我的城市,第一次踏进大学的校园,他得回去工作我还不舍得让他走,想带他到处观光。真的不要说大学生长大了,该独立,不带父母来这种想法,和父母共同分享进入新生活的那份喜悦真的弥足珍贵。”然后,他发了一长串“太开心”的表情。

不要问爱情有多苦,有多酸,有多伤,每个人的爱情都有命定的路线,只要勇敢一些,坚强一些,大胆一些,迈过上天为设定的坎,你就会成熟了。

即便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做了那么大改变,为什么自卑如此顽固地寄居在我们体内?个体心理学的先驱阿德勒,是与弗洛伊德并驾齐驱的心理学大师。他在代表作《自卑与超越》中明确告诉读者,理解一个人,要从他的过往入手。阿德勒深入探究了自卑情绪产生的原因,那些生理有缺陷、被父母忽视的孩子,很容易种下自卑的种子。他们会在与他人比较时,产生自己不如人的想法。也许他们会在后面的人生中扭转颓势,成为他人眼中的成功者,但是這些童年时形成的想法,却不会轻易磨灭。自卑的根是在小时候埋下的,很难随着成长过程慢慢痊愈,哪怕他成为受人敬仰的人。

面对这个大宝宝,我们是该生气还是好笑?这样的大学生绝非个例。难道,这就是高考选拔出来的佼佼者?难道,这就是我们社会未来的顶梁柱?社会在发展,我们的生活也日益富足,但与此同时,下一代却患上了“缺钙症”,成了温室中的花朵。家长应该为此反思,教师应该为此反思,整个社会都应该为此反思。开学了,让大学生自己报到行不行?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培养大学生,我们还要培养大人。

一个人只有在艰难险阻中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忍耐,学会了拼搏,不断的积蓄力量,不急不躁,才能真正大彻大悟地成长,而这样的成长,就是一种历经沧桑的成熟,挺过了艰难险阻的困顿,熬过了严寒酷暑,就能迎来人生的希望。

首先,要做到与自卑这种情绪沟通,找出自卑的根本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