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就是学会适应变化,我们离诚信社会还有多远

身残,不是余秀华的错;心残,是余秀华的罪。无耻也当有种,否则何以披着一张人皮啊,迟早被人扒光了!

我参加工作20年,经历了一潭死水一样的国企工作,然后是企业改制等中国经济改革气象万千的各段历程。这20年,身不由己经历了十多个岗位:车间实习生、办公室科员、统计员、车间操作员、党支部宣传委员、办公室主任、记者、编辑、新闻网站负责人、政务微信运营推广者……我在不断地迭代中得到新生,总是在一个个的试错中得到全新的知识,在重重的压力之下,逼着自己打开审视这个世界的另一双眼,我非常累,也身不由己。但回望时,有时真的会被自己感动:你呀,怎么会经历那么多呢?走出校门时的那个青涩莽撞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已经判若两人,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多一些。这个世界不变的就是变化,你怎么可以不变,一个人的成长始终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根本,归根到底,成长无非就是学会适应变化。

社会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社会里的人出了问题,这个社会就会生病。问题是,为何有人就这样大张旗鼓地欺骗他人?他们这样做的底气何在?

余秀华火了一阵子,颂之者谓才女不问出处,批之者谓诗歌界浮躁炒作。是也,非也,可证社会对余秀华是有争议的。但我想,下面这个事情,对余秀华评判应该无争议。

每一个人在这个变革时代里,都有可能一脚踏空。前几天,一位杂志编辑在QQ上给我留言,说杂志明年休刊了,他要失业了,接下来不知怎么办。“从一而终”的职业选择,已越来越受到挑战。原先一个工人,在岗位上待的时间越久越值钱,越受人尊重,但现在不行了。因为变化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世界在变,你不变化,就落伍了,也会被无情淘汰。这是一场类似于地壳造山的运动,能量巨大,无坚不摧,原先稳定的板块正在解构,新的山脉正在隆起,沧海桑田,一切皆有可能。每一块石头,每一块泥土,不再属于哪个板块,它们全部获得了自由。

韩非子的法治思维,是立基于诚信的。我们都知道,商鞅在开始变法的时候,就是通过“立木建信”树立起法律的权威的。“言必信,行必果”,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得以建立的基础。当一个社会的诚信土崩瓦解时,还要侈谈法治社会,实在是个大笑话。

这个还不是大问题,问题是,余秀华对待众人之批评让人骇然。爱护她的读者很善意提醒她,她一点素养都没有;网友善意与劝:“桀骜不驯不适合人到中年的你,我愿意相信今晚的余老师是醉酒了。”她回答是:“你这个中年妇女怎么样?安分守己的傻×吧。”我纳闷,余秀华何以下作无底线?我对其读诗没多大兴趣了,转而对其做人很是疑虑。我见过泼妇,泼妇也不是这样子的,泼妇出言不逊,给她拉偏架的来劝她,泼妇也不会转身破口大骂。余秀华不管是真批评她的还是善意规劝她的,她一律骂去,所用之语比泼妇更有過之而无不及。

男人有60岁开外的年纪,这应该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手艺。本来有一份手艺,可以守着它终老。可是现在不行了,那些技术高超的桶匠、木匠、篾匠……因为机器化大生产时代的到来,在一夜之间失业了。我有一个从业10年的木匠亲戚,他可以徒手在木头上雕出栩栩如生的花,但从10年前开始,他就失业了。儿子造新房子,他自告奋勇要为新居里打造家具,儿子拒绝了。因为家具市场里成套的家具价格更便宜,樣式更美观。老木匠也觉得有道理,他无话可说。

当一个社会缺失了诚信,就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丧失殆尽了,接下来,就只看谁的骗术更高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