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听来真故事,看完久久不能平静

引导语:你遗憾终生,有什么意义呢?

引导语:我从年轻插队时起,多年生活在社会底层,结交了不少奇人异士,对于民间智慧从不敢小盱。他们也每每把我当成挚友,将从不示人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我。

引导语:几篇经典。

郭生白老先生一辈子做中医,八十几岁时还在讲课,站在讲台上可以讲八个小时,不用话筒,声如洪钟。

那是一个寒冷冬日,吃过早饭后推门进来一位不速之客,就是我要说的这位在山区乡镇行医的乡医老赵,看打扮介于县城和乡村人之间,四十多岁,个子很高,嗓音洪亮。因看了我的书,很是敬仰,特来拜访。那些年人们还没有条件在茶馆会客,我的家中常会不请自来一些素不相识的客人,写作时我会提醒访客注意时间,但老赵来时我正给自己放着假呢,于是沏茶倒水,从望闻问切开始,聊得很是投机。聊了一阵,老赵将目光转向我的妻子,说她体质有些虚寒,需要补一补。我告诉他,那一年妻子常为我忧心,以致影响了健康。老赵说不妨,若信得过,我给她开上几副药,吃后会大有补益。

《我的晚年》

我当年拜郭老为师的时候,磕完头,他把我拉到一个房间聊天。他问我:你想问什么问题吧?

此前我们已经中医中药地聊了一阵,自觉对他有把握,于是请他把脉开方。

有一位老人,用了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

我认为师父不光是讲大道理的,还是讲生命解决方案的,书里讲的都是大的,小的都是要磕头人家才肯讲的。

老赵把脉后拿起纸笔略一蹙眉,刷刷刷很果断地开了处方。在交给我的时候特意叮嘱,抓药时一定不要理会药房师傅的话,放心照吃就是。我接过药方一看,用我那时尚有限的中医知识来看,称得上是一剂虎狼之药,于是向他请教:如此大热的补药,患者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老赵一笑:对于虚症若小打小闹地补一下,只会使虚火更盛,完全达不到补的目的。只有补到一定的份量,火才能沉入体内,起到补的作用。

他的老伴过世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可孩子长大后都出了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

于是,我说:来一点实际的,师父,你给我讲讲女人到底是什么。师父老泪纵横,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我相信师父是愿意让我讲出来的。

见我将药方收好,老赵踌躇了一下,说:我来找你,其实是有件事想麻烦你,你别见怪。见我很明朗的表情,他说前一阵遇到了点难处,想让我帮个小忙。我点头:只要能做的,但说无妨。他有些尴尬,似乎不好开口。我又鼓励,于是他说,想从我这里借五百元钱,但将来一定会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

孩子不在身边,所幸老人还有个学生,跟进跟出地伺候他。

当年我们九个拜把子兄弟,我排行老六。老五死了,然后大哥、二哥他们坐下来商量,老五死了以后,嫂子怎么办?看兄弟里面只有我还没有结婚,就说:老六,要不然你跟嫂子过吧。当时老大还问:你喜欢吗?我说:挺好的,嫂子挺漂亮的,人挺好,性格也温和。但是不知道嫂子愿不愿意?(qq空间哲理日志大全
)

原来是这么个事,我松了口气,立刻从里屋取出钱来交给他。老赵将钱收好后,无论如何要写个借条,那年头五百元钱还算个钱,但还是被我坚决拒绝了。

许多人都说:看这年轻人,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着老头子,好像很孝顺的样子。谁不知道,他是为了老头子的钱。

那个年代,一个女人也不容易,于是他们就去问嫂子愿意不愿意,结果嫂子也愿意。那好办,大哥做主,大家是拜把子兄弟,老六,你就跟老五的老婆一块过吧。你把她娶了,给人家一个名分。

转天妻子拿着药方去了附近一家药店。开药店的老板是个当地有些名气的医生,我们早已是朋友,我散步时路过他的小店,常会进去侃侃中医中药一类,很是投机。老板对着药方一时有些发楞,问抓给谁吃?妻子说自己吃。朋友大摇其头:这个药大补,如此大的量,你这个年龄吃了不仅无益,还要掉头发的。于是妻子将老赵的话重复给他,说开药方的医生早说了,不要管药房的师傅说什么,照抓照吃就是了。老板仍不放心,找到家里,听到我的解释方说:既是如此,我就不说什么了。

老人的孩子们,也常从国外打来电话,叮嘱老父要小心,不要被学生骗了。

我回家思前想后,觉得不能对不起哥,就跟嫂子说:嫂子,这样吧,这一辈子有我一口干饭,就绝不让你喝粥,但是我不能对不起哥。第二天嫂子悬梁自尽。

妻子接连吃了乡医老赵的几副药,一点火没上,且效果奇好。那一阵走出来,许多人都觉得她脸色红润,人也显得年轻了。

我当然知道!老人总是这么说,我又不是傻子!

老先生在那儿哭,我也不知该说什么。等郭老的情绪平复下来,我问:那您怎么看这件事?他说:你得问自己,当时喜欢不喜欢嫂子。如果嫂子喜欢你,你又喜欢嫂子,你当时拒绝,你是真的怕对不起哥,还是怕别人说呢?其实是怕别人说。

之后不久我回了北京,直到1990年底才又回到榆次,只打算小住。说来也奇,到榆次没几天,老赵居然又一次寻了来,专程为了还钱。其实我早将他借钱的事忘到脑后,倒是他的另类药方让我一直记忆深刻。我问他之前可曾来过?老赵摇头,说上次见面后这还是第一次来榆次。于是我告诉他自己一直住在北京,这是才回来不久,住不了几天还得回去。说罢两人相视大笑。老赵得意地说:我算准了你会在,咱们就有这个缘。

终于有一天,老人过世了,律师宣读遗嘱时,三个孩子都从国外赶了回来,那学生也到了。

他又说:人要活在一个真实的自我世界里面,没有真,会很可怜。其实没有多少人关心你最后会怎么样,人家怎么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两个当事人,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她能嫁,你也能娶,有什么不行呢?非要搞到最后嫂子自尽,你遗憾终生,有什么意义呢?

老赵说,上次他进门前确曾想过,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伸手借钱,不知会不会被人看成骗子,也不知你这个作家会不会诚心待我?

遗嘱宣读之后,三个孩子都变了脸,因为老人居然糊涂到把大部分的收藏都给了那个学生。

听完这个故事,我觉得这个师父没白拜,师父把最真的东西告诉我了。

这件事已过去二十多年,几年前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我妻子的电话,说他现在诸事顺遂,什么时候路过北京想见上一面。我们没有再见过面,但人生的这次缘分还是留下了有趣的记忆。

老人的遗嘱写着:我知道我的学生可能贪图我的收藏,但是在我苍凉的晚年,真正陪我的是他。就算我的孩子们爱我,说在嘴里、挂在心上,却不伸出手来,那真爱也成了假爱。相反,就算我这个学生对我的情都是假的,假的帮我十几年,连句怨言都没有,也就算是真的!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我从年轻插队时起,多年生活在社会底层,结交了不少奇人异士,对于民间智慧从不敢小盱。他们也每每把我当成挚友,将从不示人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我。

《最大的炫耀》

我很珍重与乡医老赵们的交往。

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路虎,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正愁眉苦脸时,这时走过来一个路人。

路人问:赔得起么?

老头:赔不起!

路人说:赔不起还不跑,等人家来找你啊!

老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这时这名路人拿出钥匙开着路虎走了!

人一生当中,最大的炫耀,不是你的财富,也不是你的精明,更不是你的手段;而是一种简单的理解和体谅!

《轮回》

多年前,每到清晨,她要送他去幼儿园前。他总是哭着对她恳求:妈妈,我在家听话,我不惹你生气,求你别送我去幼儿园,我想和你在一起。

急匆匆忙着要上班的她,好像没听见似的,从不理会她在说什么。

他也知道妈妈不会答应他,因而每天都是噘着嘴边哭喊着我不要去幼儿园,边乖乖地跟在她身后下楼。

多年后,她年岁渐老,且患上老年痴呆症。他在为生计奔波打拼,没时间照顾她,更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

思虑再三,他想到了一个地方。

在做出抉择的前夜,望着他进进出出,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的神志似乎清醒了许多:儿啊,妈不惹你生气,妈不要你照顾,不要送妈去养老院,我想和你在一起哀求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变得越来越弱,最后便成了哽咽。

他沉默了又沉默,反复寻找说服她的理由。

最终,俩人的身影还是出现在了市郊那座养老院里。

在办完手续,做了交接后,他对她说:妈,我我要走了!

她微微点头,张着没有牙的嘴嗫嚅着:儿啊,记住早点来接我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