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印度阻止的那场轮奸,中国大山里的海伦

引导语:那一点一滴的爱,在孩子们心里留下了长久的温暖。

引导语:病中拿什么献给自己所敬仰的前辈呢?唯有画了。

引导语:倒下后,我听见了优钵罗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看见不远处地上被撕成碎片的绿色沙丽,那几个刚刚偷袭我的混蛋,此刻全都迫不及待地围了过去。王八蛋,这帮人渣!

从光明到黑暗

1976年,58岁的石鲁在病中画了一幅《仙寿图》,图上有5个结在枝头的仙桃。

01

2007年,刘芳曾反复做一个梦:夜晚,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抬头,忽见满天繁星。她抓住身旁的人,说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那时,她刚失明。

图上方用朱笔题写了为子云老人祝寿的话,下方用墨笔写道:盗得仙桃敬寿人。石鲁。这幅画是献给艺术家王子云的。(最新经典文章
)

因为营养健康方面的原因,许多中国工程公司不愿意雇佣印度工人。

10年前她就知道,这一天终将到来。早先她有点夜盲症,到1997年,她眼前晃起了水波纹。银色、金色、蓝色的光圈,宛如一朵恶之花,层层花瓣不断绽开,她看世界时像是隔了一个鱼缸。

病中拿什么献给自己所敬仰的前辈呢?唯有画了。画什么呢?想来想去,画了5个仙桃。6年后,石鲁病故,这幅画陪伴子云老人过了14年。

可印度穷,政府为了提高本地人的雇佣率,08年左右就开始慢慢限制中国工人签证的发放,变相的逼着你雇印度人。

一纸命运的判决书从天而降不治之症。医生说,这叫视网膜色素变性,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一。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但,印度人全民信教,信的还乱七八糟。

腿一软,刘芳险些瘫倒。

不能宰牛,但犁地的水牛不是牛;不吃牛肉,但牛奶就能喝。

那年她26岁,在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刚工作4年,跟相爱的人结了婚,8个月大的儿子在襁褓中咿呀学语夜深人静时,她咬着被角,在黑暗中哭泣。

最糟心的,是有些啥肉都不吃的人,敢提鸡蛋和鱼都立马跟你急。

她曾是个快乐单纯的姑娘,苹果脸,身材娇小,往往人还没到就先听到笑声,绘画、写诗、书法、唱歌、跳舞,样样都行。

这种人要么是极高种姓比如婆罗门祭司,要么是《摔跤吧爸爸》里的妻子那样,严格的印度教徒,绝对素食主义者。

她喜欢教书,而且教得别出心裁。批改作文,写评语前先画个卡通脸谱表明整体印象,笑容灿烂的、一般微笑的、瘪着脸的、痛苦扭曲的,有的还顶着鸡冠、留着羊角辫这样的轻松幽默,让学生们看得笑逐颜开。

招人的时候,老高带上了我,他朝地上啐了一口,等下你就这么问,chicken的米西米西?不吃的全他娘的不要,回头买菜还不把老子烦死。

若失明了,还怎么画出一个笑脸?

我说,老高,那好像是日本话。

她专门去学了两年绘画,希望用画笔留住这个缤纷的世界。她画得最用心的是一只猫头鹰:黄褐相间的羽毛,站在枯枝上,背景是湛蓝的天空,最动人的是那对眼睛又圆又大,仿佛能看穿一切黑暗。

印度这国家,强奸犯忒多,变态可不比日本少。 老高缩缩脖子,直摇头。

视野一天比一天窄,视线一年比一年模糊。

那天陆陆续续面试了不下四五百个印度人,库玛一家就在其中。

2001年,她读的最后一本纸质书,是《笑傲江湖》。

不少年纪大些的印度女人,是不愿意抛头露面给外国人工作的,丈夫也不让。

2006年,她看到的最后两个字,是课本封面上的语文。

库玛家不,不仅夫妻两个,甚至还带着小女儿一起来应聘。

2007年,她完全被黑暗包围。

小姑娘应该有十一二岁了,但常年营养不良导致有些过于瘦弱,但继承了父亲身高的优势,个头已经有母亲高了,五官有着印度人种的深邃,睫毛又密又长,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当年的一段录像保存至今:学生放学了,刘芳从讲台上拎起包,摸索到门口,回头望了一眼她已看不到的空荡荡的教室,缓缓带上门。

拜托你,让她们两个来做饭吧,我家没有别的男人在了,不放心让她们自己在家啊!
库玛苦苦哀求道。

在黑暗中抓住光明

我这人虽心软,但该问的还得问,能吃鸡肉吗?

初见刘芳,很多人不相信这是个盲人。

库玛犹豫了三秒,点点头,可以,可以的。

在家,她扫地、洗衣服、倒开水、冲咖啡、炒菜、在跑步机上锻炼,动作熟练得几乎与常人无异。借助盲人软件,她发短信比很多正常人还快。在学校,她可以独自走近百米,下两层楼,转5个弯,轻松找到公厕。

那好,明天来上班吧。

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年她是怎样挺过来的。

快来谢谢叔叔。库玛向一直藏在妻子身后的小女儿招呼道。

2008年年初冰雪灾害发生时,小区停水停电,她拎着大桶,摸索着下6楼去提水。巨大的冰坨子在头顶摇摇欲坠,天寒地冻,一步一滑,最后她累得晕倒在地不知多少次绊倒、磕伤、撞墙、烫出水泡、碰碎杯子,现在她的小腿上还满是伤痕。沮丧、灰心、绝望,她想过放弃。但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如果生活不能改变的话,那就改变生活的态度。

小姑娘穿着鲜艳的绿色纱丽,怯生生地探出身子来,飞快地摸了我的脚一下,又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小声地说了句,纳玛斯戴。

更令人称奇的是,她带的班成绩不仅没有退步,中考反而还出了两个语文单科状元,成绩在白云三中至今无人超越。

库玛说,这是他们印度人对尊敬者的最高礼节。

有人建议她病退或休息,她婉拒道:那样我的生命就真的终止了。

库玛慈爱地看了眼女儿,她叫优钵罗,是梵语里青莲花的意思。

一个盲人要想留在讲台上,无疑要付出超出常人几倍的努力。

看得出来,库玛很疼爱自己的女儿。

写板书,她有时会写歪,有时会重叠到一起。一次,她没留意走到了讲台边缘,一脚踏空,摔在垃圾桶上。学生奔过去扶她,说:最后两个字都写到墙上去了。

02

多年以后,她的学生说:刘老师歪斜叠加的板书,是我们青春记忆里最美的画面。

雇佣了优钵罗,我有些忐忑,毕竟她年纪太小了。

眼睛沉入了黑暗,唯有心能抓住光明。

老高听了后狠狠吸了口烟,也没啥,印度童工全世界最多,好多干的还都是采矿啥的高危行业,就做个饭,招就招了吧。

她尚未全盲时,有一次学生们发现,刘老师把课本拿倒了,照样侃侃而谈。这才知道,她根本没有看书,而是在背诵课文。

我说,你可别打人家小姑娘主意啊,她爸爸可宝贝她的紧。

为了教好书,刘芳把初中3个年级的文言文全部背了下来,把其他重点、难点也一一记牢,她把几大本厚厚的讲义全都装在了脑海里。视力越来越差,她的课却讲得越来越精彩。

老高瞪我一眼,兔崽子,你哥我是那种人吗?我也是有原则的好不好。

说、学、逗、唱,她几乎变成了相声演员,她的课堂上充满欢声笑语。眼睛不好,上课就一定要生动,才能把几十双眼睛吸引到我这儿来。

说归说,我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老高,因此时不时地会多跑去照看一下优钵罗母女俩,一来二去的跟库玛一家就比较亲近了。

她用耳朵批改作文。学生朗读,她和全班同学一起即时点评。

熟悉了之后,优钵罗活泼了许多,常缠着我听中国的事情。

感情再充沛一点儿。他这个角度大家想到没有?她像个乐队指挥一样调动着全体学生。

尤其喜欢听中国女孩的事情,在知道她们不仅能自由的上学、逛街、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甚至能自由地选择丈夫的时候,优钵罗有些向往,又有些沮丧,要是印度也可以就好了。

该我了!我有不同看法!学生们热烈响应。

我不擅长哄小女孩,慌乱中想起刚好身上带了块儿绿豆糕,赶紧掏出来递给她。

听、说、读、写,多种训练同时进行,比单向的教师批阅效果更好。

优钵罗吃了一小口,大眼睛亮了一下,好好吃!

学生们越来越喜欢她。听说她可能不再担任班主任,学生们跑去求校长,哭着说:一定要把刘老师留下啊!毕业了,他们把自己的弟弟妹妹领来,点名要进刘芳的班。

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又把那块儿小小的绿豆糕,小心翼翼地包起来,剩下的给爸爸妈妈吃,他们还没有吃过呢。

打开一扇心之门

我的心揪了一下,没事,还有呢,你吃吧~

2009年的一天,年轻老师章玉嘉向刘芳求助,声音都颤抖了:我们班有个女生想自杀。(感人的故事
)

优钵罗噌的一下抬起头,真的吗?那我可以给我姐姐带一块儿吗?捧着绿豆糕的手开心的有些发颤,却依旧舍不得吃。

找到那个女生后,刘芳一伸手,摸到女生纤细手腕上厚厚的纱布。这个平常很文静的小姑娘来自一个重组家庭,她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当然可以啦~

刘芳用一块布蒙上她的眼睛,说:你就这样跟着我一天,试试我是怎样生活的。

优钵罗甜甜一笑,一边小心的把绿豆糕收起来,一边满面骄傲的说道,我姐姐可漂亮了,是我们村有名的美人,尤其是头发,又黑又亮,迷倒了好多小伙子呢!

一天之后,刘芳问:容易吗?

优钵罗的姐姐嫁去了老德里,为了让她嫁进高种姓人家,库玛几乎耗尽了家产,连犁地的水牛都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