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妈打电话,多攒些假日回来陪你

男人是军官,常年在外,一年唯一的一次探亲假,就成了他和她的蜜月。每次分离,都仿佛是一块肉生生被拽开,两块都滴着血。女人更是愁肠百结,郁郁寡欢。
男人来信了,说:明年是结婚周年纪念日,我要多攒些假日回来陪你。
男人的假日是这样攒下来的: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因为表现出色,获得嘉奖。颁奖的时候,他红着脸对首长说:能不能把所有的奖励换成几天假期?首长笑了:那就给你十天假期。还有一次,他发表的论文引起专家的关注,在接受奖励时,他又提出同样的要求。他在信中忍不住兴奋地写道:算上探亲假的三十天,我一共积攒了六十天假期,整整两个月啊
女人捧着信看,喜悦的泪水滴在了信纸上,慢慢洇成一朵笑着的向日葵,心跟着轻舞飞扬起来。她终于领悟到,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再次离别时,便不再那样凄悲。因为她知道,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独特的幸福,与分秒不离、长相厮守的爱情比起来,他们的幸福更加显得珍贵。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这是我无意中看到的一个故事:

母亲没念过书,大半辈子住在农村,没见过什么世面.到城里来,也是拗不过我好说歹说,到城里为我带娃儿!
母亲不喜欢城里的生活,不喜欢墙上贴的画,不喜欢花花绿绿的地,不喜欢过厕所找不到一点和要方便的感觉.她说,城里人住的房子像火柴匣子.有一天,母亲问:对面那家姓啥,怎么不见来往过?我说我也不认识,母亲流露出一种深深的失望和惊讶.
我知道母亲是孤独的,那种孤独,来自对一种生疏的幸福无法介入.
我在写字台上,那部精巧的乳白色电话机不时地鸣响,当然都是我和妻子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没有人认识我母亲.母亲偶尔接一次电话,也往往是应上一句后,话筒便传到我或妻子的手上.我与人通话时,母亲便呆呆地立在一旁,好奇地看,然后,眼里是一片旷远的失落.
有一次,我突然像明白了什么,当对方挂上话筒之后,我把声音提得高高地说:我母亲身体还好呢,谢谢你对我母亲
的问候…这时候,我发现母亲的眸子亮亮的,脸上的皱纹一下子舒展开来.由此,我终于懂得母亲在希冀什么–就像我能懂得一只在精致的鸟笼里禁闭了许久的鸟,会渴求什么一样….
我向一个女同事讲起我母亲,告诉她我母亲喜欢嗑南瓜子,喜欢梳那种老年人往后拢的头发.喜欢听旦角儿唱的黄梅戏,还喜欢说一句口头禅—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穷窝.没想到,女同事接过我的电话号码时,眼眶里居然盈满了晶莹的泪水!
这天黄昏,我家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我接过一听,便急切地叫唤:妈,您的电话,您的电话!
母亲闻声走过来,用一双惊喜而疑惑的眼睛望着我,讷讷地竟不敢靠前.我把听筒塞进母亲的手里,一字一顿地说:妈,您听,是您的电话!母亲把听筒靠近耳畔,捧着听筒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我默默地退出房间,走到母亲经常呆呆伫立的阳台上,面对家乡的方向,泪流满面……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有一个小孩子,在他很小的时候,经常去一颗大树下玩,大树也常对他说,让我们一起开心的玩吧,每一次那个小孩都答应了。有一天,小孩长大了,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只知道玩的孩子了,可是大树还是对他说,让我们大家一起玩吧,孩子说:不,我现在不想玩了,我想要玩具,你能给我吗?

大树说,我没有玩具,我只有果实,你可以摘去换成钱去买玩具,孩子很高兴的把果实摘了下来。换成了玩具。

又是很多年过去了,小孩子长大成人了,并且有了自己的家庭,这一天他又来到了大树下,大树还是对他说,让我们一起玩吧。孩子说,不,我现在有自己的家了,我需要房子,你能帮我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