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揭色男勾淫女的八招秘籍,美好的文学世界

●兵兵,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生活并不是风平浪静的。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世上的美好与丑恶是等量的,但你觉得世上的丑恶明显多于美好,其实绝大部分美好都留在了纯洁的文学世界里,留在现实世界里的美好很少。因为美好的事物趋向于纯粹,不愿意和丑恶留在一个世界里。而丑恶的事物不喜欢纯粹,例如丑恶的人会用美好的外表掩饰自己的丑恶,而不是里外都显得丑恶,再例如丑恶的人也希望找个美好的恋爱对象。量化的说,世间的美好和丑恶各占一半,美好的五分之四留在清纯的文学世界里,剩下的五分之一和全部的丑恶留在现实世界里,因此现实世界里绝大部分是丑恶。从无到有的事物,都是正负等量的,因为0等于正1加负1,其中0就是无,正1就是阳性的事物,负1就是阴性的事物,宇宙运行也必须按照前后等价的数学规则。

古典文学揭色男勾淫女的八招秘籍

●“在儿童文学作品《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爱丽丝问“蛋人”是否可以使用同一个字词来指不同的东西。蛋人傲慢地说:“我使用一个字词的时候,我要它指什么意思,它就是什么意思,不多也不少。”2011
年10
月杨振宁在与《中国新闻周刊》的访谈中说“中国现在很民主”,他扮演的就是蛋人的角色,他和蛋人一样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在公共说理中,任何人都不应该随意对字词作特别定义,更不应该随心所欲地使用字词,以致是非不辨。”
—-徐贲《明亮的对话》

现实世界已经残败了:很多朋友之间打着友情的旗号,实质是巴结利用。很多恋人之间打着爱情的旗号,实质是男为女貌、女为男财的互利关系。很多人丑恶、自私,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和最大程度的获取利益。世间的丑恶和自私,大家应该看的很清楚了,不用我多说。所以去唯美的文学世界吧,否则这辈子可能就白活了,要知道人生的根本意义是美好和爱,现实世界可能无法实现这样的意义。我之所以写关于美好的小说和散文,因为我想成为唯美世界的“接引人”,在现实世界里觉醒的人,就会让更多的人觉醒,就像鲁迅用文学呐喊,让人们的精神觉醒。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昨天

●我想起了自己的梦想。我喜欢看书,喜欢写东西,脑袋常常像一枝迎春花的枝条一样,风一吹就冒出一骨朵一骨朵想象的奇花来。我想当个作家,身边随时有一叠洁白的稿纸,一支出水流畅的黑钢笔,把我所感受到的美好和悲哀都一点一滴地写下来,构成一个用文字创造的宏大世界。想写的时候就写,无话可说的时候就静静看风吹过石榴叶,再也不要为某种目的而写。
我想起了我的老实巴交的爸爸,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更深地了解他,热爱他,我很愿意像他一样,无论将来的前程如何远大,都做一颗亲切而温暖的“五角星”。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六角星》

丑恶的现实世界不会欢迎我这个“接引人”,所以我被很多人误解和排斥,我无法适应现实世界,所以生活中经常倒霉。我看见一个天使雕像,有着洁白的翅膀,我说:“错了,天使的翅膀应该是伤痕累累的,而且天使也不应该是白色的,因为越洁白的事物,就越容易被摸黑摸脏,天使真正的样子是黑色的,带着伤痕累累的翅膀。”相反,丑恶的人,善于用美好的外表掩饰自己,并懂得怎样避免被其他丑恶的人摸脏抹黑,还善于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因此那个洁白无损的天使雕像,其实是恶魔。

男人好色,到底是对还是错,暂且搁置一边不论,反正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也只是说说罢了,悦己者不见得就是指男人,女人之间同样存在着欣赏。单说古代好色男人是如何哄女人的,就此延伸开来,倒也妙趣横生。通过以下他们最爱做的八件事,你会发现,古代男人并非都是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呆头鹅,他们会一边吟诵着可怜飞燕倚新装,一边贼眼溜溜地动着心思,盘算如何实现名花倾国两相欢的销魂目的。

●我梦见过的可能都是假的,我守望过的可以的真的。站在告别童年的十字路口,我稍微一回头,看到盛大的送行嘉年华。我曾在那里,我可以义无反顾的往前走,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我会一直在那里。
—-《那么近的再见》

美好的人喜欢美好的事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还没有达到信仰和奉献的程度,因此只是被接引人,而唯美世界的接引人是本性美好,被丑恶损害后,愤恨丑恶,因此强烈追求与丑恶相反的唯美,并与丑恶作斗争的人,就像鲁迅用笔杆子与敌人斗争,只有如此之人,才能接引别人到美好的世界。

古典文学揭色男勾淫女的八招秘籍

●“再见了。”我轻声地说。孔雀的眼睛一下子湿了起来,鼻孔抽动地看着我,红雀斑可爱地跳动着,跳进了我的眼里,就留了下来。我把右手贴在玻璃门上,孔雀也伸出手来,和我的贴在一起,我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早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像一瓶刚刚打碎的新鲜草莓酱。我就带着满身轻盈的粉红阳光走在了来时的路上。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孔雀舞》

有些美好的人,觉得小说里的女主角不是真实的,所以小说中的爱情也就不是真实的,因此对文学没兴趣。那么“真实”怎样定义?有了妻子,就有真实的爱情了吗?世上很多女孩追求男孩,是看上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其实本质就是利用,就是“真人假爱”。小说中虽然女主角是假的,但是作家用真情去写的小说,就是“假人真爱”。演员要求“入戏”,就是完全把自己当成戏中的角色,作家也是如此,太入戏,完全融入在文学世界里,而忘记现实世界的自己,也就忘记女主角是假的。再有,作家写小说时,把自己当成男主角,并且会把女主角当成真人来看待,因为将来痴情的女孩阅读这个小说时,就会把自己当成女主角,在文学世界里,和作家的化身相爱,这份爱是真心的爱,所以男主角和女主角都不是假人,这就是“真人真爱”。

一、极力赞美女人,让她慢慢融化。

●窗外的柠檬树安静地生长着,抽出椭圆形的嫩叶,绿得如图一枚枚娇嫩的贝壳。从窗口望过去,能看到光滑的褐色树干,带着淡淡的墨绿,从枝干到树叶,都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气。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有的痴情男孩,追求不到喜欢的女孩,于是到唯美的文学世界里找寻爱情,这并不代表不幸。相反,如果他追求到了喜欢的女孩,可是那个女孩是自私的,而不懂痴情,那么男孩这辈子的付出就白费了,还不如到文学世界里找寻真正的爱情。那有人会说:“我要到现实世界里找寻真人真爱”,或许太难了,装成穷人去追求女孩,试一试就知道了。

和如今的女人一样,古代女人也喜欢被人赞美,耳朵根子普遍的软如棉絮。唐代大美女杨玉环,够美了吧,白居易说她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万千宠爱在一身,这还不够,她还跟唐明皇死磨硬泡,要求将李白请来为她写赞美诗。对李白来说,赞美女人正是他的拿手好戏,不加思考,也能把女人忽悠得如痴如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你看,把杨玉环夸成仙女了,她能不高兴?

●何谓轻小说?什么样的小说算是轻小说?有人说,那是指在封面、彩页、内文插图等处大量使用动漫风格插图的小说。在书店内所看到的大部分轻小说都是如此,我认为此定义充分地说明了其外观上的特征;不过,没有插图的轻小说也是存在的。有人说,只要在轻小说的书系发行,任何小说都可以算是轻小说。我觉得此观点非常简单易懂。然而,过去那些在轻小说书系发售的书籍,也出现过后来删去插图,当作一般文学作品发行的例子。有人说,轻小说的读者年龄层比儿童文学高,主要读者群是国高中生。以购买客群来看,我认为正是如此。不过,即使年龄增长,许多人还是会继续阅读轻小说,包括大学生与成年读者的数量也很多,因此轻小说未必只限于「国高中生取向的作品」。那么是否由故事内容来分类呢,倒也
(亲情日志大全 )

很多人戴着“面具”活着,如果美好真诚的人,装成又穷又傻的人,独自去接触这些戴着“面具”的人,这些人就会摘下“面具”,露出丑恶、自私的真样子,可以此感受现实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再或者,一个富豪,企业破产了,一无所有,曾经一大群来讨好他的朋友们,都不再搭理他了。曾经在酒桌前,那一大群人都向他敬酒的时候,他可曾看清那一大群人是戴着天使面具的魔鬼。魔鬼们戴上天使面具的时候,地狱就伪装成了天堂。

别说年轻女人了,就是老太太,也喜欢被男人夸。北宋时有个曹太后,是苏东坡的粉丝,据说两人关系比较暧昧。苏东坡写的《洞仙歌》,就是借助花蕊夫人来赞美曹太后: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倚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最后一句很直白:虽然太后岁数已老,我也不会忘记你的美貌和温柔。

●儿童文学作品故事大多发生在路上,而路是儿童成长的途径。 —-梅子涵

文学世界是美好的,虽然有斗争,但不要塑造丑恶的人,正面角色和反面角色只是斗争关系,不会使用丑恶的手段来损害对方,而且对方很惨的时候,出于怜悯之心,还会帮一把。一旦美好的文学世界写了丑恶,文章就被污染了,读者的心灵也可能被污染。而那些以“丑恶、自私、金钱、地位、荣耀、享受”为中心思想的小说,本来就是污染人心的。

古典文学揭色男勾淫女的八招秘籍

●我们没有在童话的摇篮里躺过,睡眠过,没有童话的阅历和记忆。儿童文学就是寒冷中盖在孩子身上的那条暖暖的毯子。
—-梅子涵

矛盾普遍存在,阴阳生万物:有美好的人,就有丑恶的人,有痴情的人,就有自私的人,有单纯的人,就有复杂的人,有真诚的人,就有虚伪的人。美好的人,往往痴情、单纯、真诚,而丑恶的人,往往自私、复杂、虚伪。因为丑恶的事情,往往为了满足自私,也往往需要复杂的构思和虚伪的掩饰。

二、爱扮酷,同时不忘善解人意。

●“新黄金十年”希望出版社完成从童书出版到童书创作的转变。目前,国内将欧美的经典童书作品大部分引进出版后,开始引进其他语种作品,引进版作品趋于饱和状态。不论图画书,还是校园儿童文学,国内儿童首先接触的都是外国作品,但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具有本土文化内涵的原创作品,还需要更多如《这就是二十四节气》《写给儿童的中国地理》《学会管自己》这样接地气的作品,更期待新一代作家能够将符合本时代气息的作品带给孩子。再如在当前的智能手机时代,真正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80甚至90后作者,更能洞察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王连升《出版界语录》

丑恶、自私的人,最大程度的保护利益和获取利益,相反,美好、单纯的人为爱奉献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丑恶、自私的人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于是就猜疑那是装样子或阴谋诡计。丑恶的人喜欢把不理解的事情往丑恶的方面猜疑,丑恶的人最不理解美好的人,而且美好的人比较单纯,不知道自己哪些行为容易被丑恶的人猜测,所以美好的人和丑恶的人之间容易产生误会,这种误会的结果就是美好的人被丑恶的人伤害,因此天使的翅膀是伤痕累累的。

在古代女人的眼睛里,最酷的男人,莫过于喝醉了酒,在夕阳的伴随下,慢慢地远去,走的是那么的义无反顾,头也不会,连最后的笑容也不愿施舍,留下的只是那斜阳余辉映衬远远离去的熟悉背影。

●在他们的心里,永远都有一个不可撼动的位置,那个位置,给了自己最亲爱的家人。可家人也是人,人与人之间,总是不断地摩擦、融合,家人因为更亲密,摩擦也就更多。不过,就算是刺猬,也终会为了家人,把自己身上的芒刺一根根拔掉的吧!
—-夏川山《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单纯就是简单、纯粹,纯粹就是不惨杂丑恶。简单要有一个底线,太单纯就无法生存了。单纯不意味思想匮乏,只是不往丑恶的方面复杂,所以显得简单。而且这个简单是非情感因素的简单,而情感因素是丰富的。

因此,古代男人扮酷,一般离不开酒和以夕阳为代表的苍凉的环境渲染,王翰的《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简直酷毕了。当然,喝酒扮酷的同时,还要显得温情脉脉,比如柳永就是个中高手: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女人看到男人这个样子,差不多心就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